刚刚更新: 〔前任无双〕〔修真医圣在都市〕〔喜上眉头〕〔巡灵见闻录〕〔天才萌宝 : 爹地〕〔一胞三胎,总裁爹〕〔哥哥,不可以〕〔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抗日之暴力军团〕〔农家丑妻〕〔重生最强奶爸〕〔秘巫之主〕〔斗罗之新神庭〕〔我的姐姐——有毒〕〔亲爱的江先生〕〔都市绝品狂尊〕〔叶先生别闹〕〔非凡保镖〕〔入骨暖婚:总裁好〕〔相公别懵:夫人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十一章 是救赎,是恩赐
    花思慕麻溜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积木,放进韩漠手中的容器中,安抚道,“放心吧,我会负责,我帮你重新搭城堡。”

    花思慕在勇于承担责任的优秀品质的驱使下,自告奋勇地替韩漠搭城堡。

    把城堡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韩漠看她兴致这么高昂,默默地往后挪了挪,把最佳位置留给她。

    在好不容易搭起来的高台又一次倒塌后,鬼妖娘娘彻底爆炸。

    “韩漠!你为什么要搭这么难的积木,连扣在一起的凹槽都没有!”

    花思慕捧着手里光滑的木块崩溃中。

    “这让人怎么拼?!”

    这是第三十二次失败,掉落的积木还不断波及到周围其他建筑。

    韩漠看得眼皮直跳。

    “没事,我来拼就好。”韩漠伸出手,试图接过花思慕手中的积木。

    花思慕有些用力地转回身,背影带着强忍的烦躁,“莫挨老子,我今天不把它拼出来我就不信花。”

    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一块细长的积木,其余手指高高翘起。

    花思慕屏住呼吸,五官都在一起用力。

    “啪——”这一块积木在花思慕松开手后倒塌。

    韩漠捏了捏眉心,带着一丝倦意。

    “没事没事,我可以的。w..org”花思慕咬牙切齿地为自己打气,撸起袖子再来一次。

    ……一次又一次。

    花思慕坐在靠前的位置,表情格外丰富,搭上一块积木也会眉开眼笑,激动到捶地。失败的时候夸张地捂着心口倒下,不一会儿又打挺坐起,吹一吹刘海继续。

    韩漠坐在她的身侧,一双异瞳深深地凝视花思慕的侧脸。

    看得入神。

    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剩下眼前一人。

    ……

    最后一块积木被韩漠放了上去,城堡的修复工作告一段落。

    至于为什么是韩漠放,是花思慕怕自己一个手抖,城堡又毁于一旦。

    “啊——好累~”花思慕躺在地上,额头的空气刘海散开,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爪子僵直在空中。

    “不敢相信啊不敢相信,年纪轻轻居然有手抖的毛病。”花思慕感慨道。

    刚才搭积木的时候手抽风一般狂抖。

    韩漠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唇角勾起迷人的弧度,笑容荡漾开来,平添几分柔和。

    花思慕睨了他一眼,磨牙,“你在笑我?!”

    威胁意味很是浓烈,长得好看又怎样?敢嘲笑鬼妖娘娘也是死罪。w..org

    路过的佣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看到什么?韩少爷居然笑了!!!

    自打他们来到这座古堡,就没有看到韩少爷笑过,连唇角一丝弧度也没有看到过。

    花姐是贵人啊。

    韩漠收回笑意,“没有。”

    “最好是没有,哼。”

    盘腿倒在地毯上的花思慕突然想起自己原来的计划,刚刚被韩漠这么一打搅,忘得一干二净。

    韩漠不是不让别人碰嘛,今天她偏要碰。

    鬼妖娘娘就喜欢这些危险的事情,越不让她做她偏要做,可以天生反骨。

    女佣(一号)得没错,女人的心思可不好猜,不生气可不要真觉得就不生气,直男想法是大忌。

    花思慕乌黑的双眸染上兴奋的色彩。

    “韩漠你站起来。”花思慕利索地站起。

    “干什么?”

    “你先站起来站起来站起来……”

    虽然不明所以,韩漠还是站起来,在韩漠的对比下,花思慕显得格外娇。

    阳光从韩漠的背后照过来,在韩漠的身前投下一片阴影,刚好把花思慕笼罩。

    没有任何预兆,花思慕扑进韩漠的怀里,圈住他的腰。

    韩漠没有丝毫防备,被抱了个满怀。

    怀里的身体带着一股馨香,软软的,甜甜的。

    韩漠感觉花思慕冲过来的时候一定冲撞到他的心脏,不然他的心跳为何如此失常,在胸腔内剧烈地跳动着,躁动不安。

    浑身血液加速流动。

    韩漠浑身僵硬,双手张开,像个木头人一般艰难而又缓慢地低下头。

    正对上花思慕亮晶晶的双眸。

    花思慕仰着头笑靥如花,带着得逞的得意,狡黠灵动。

    韩漠呼吸一滞,僵硬地笔直倒下。

    “哎呀妈呀。”花思慕惊叫。

    两人双双倒在毛毯上,花思慕扑倒在韩漠的身上,倒是一点也不痛。

    韩漠的手碰到城堡的围墙,积木水一般倾泻在他们身上。

    城墙倒了,韩漠的心也……溃不成军。

    花思慕灵活地站起来,拉开下眼皮,伸出舌头朝倒在地上的韩漠坐鬼脸,“略略略,碰你一下怎么了?刚刚我还抱你了呢!来打我呀~~~~”

    这是她对昨晚的事情开展的一个的打击报复。

    韩漠狼狈不堪地坐起,身上的积木掉落在毛毯上。

    花思慕嚣张地笑着跑开,不时回头做各种鬼脸。

    “空空空空空……”心脏剧烈地跳动,韩漠的呼吸急促,胸膛起伏,看过去的画面都变慢,如慢动作处理过。

    雾雾霭霭,一切带上朦胧的色彩,看不真切。

    花思慕的裙子随着她的跑动,在空中旋转开来,像花朵一样绽开,裙摆上的碎花五彩斑斓。

    腰肢盈盈一握。

    长长的黑发在空中海藻一般散开又轻轻落回到肩头,头上的碎花发饰若隐若现。

    一双黑得纯粹的水眸正闪着光,卷翘的长睫毛,娇艳欲滴的嘴唇衬着一口整齐的白牙,笑容有着治愈一切的能力。

    是比花还要绚丽的鬼妖娘娘呐~

    韩漠在很多年后回忆起这一幕,笑得神魂颠倒,“就像是乌云密布的天空,阳光透过缝隙,温柔而坚定地跳了下来,义无反顾地拥抱我,而花思慕就是那束阳光。

    你让我形容,我想尽世间一切美好词汇,山川湖海,万物圣灵,皆不如她。

    花思慕于我而言是救赎,是恩赐。”

    长期处在黑暗中的人,一旦触摸到阳光,那滋味真是要了命了。

    花思慕已经跑出副客厅,娇俏的声音还传了过来,“还有这次城堡不是我弄倒的,你自己拼吧我不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漠在围墙倒塌的城堡旁坐了很久很久,愣了很久很久。心……混乱地跳了很久很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妖娘娘驾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