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二十九章 授受不亲个屁,信不信我亲你?!
    深夜的森林里更为可怖,花思慕淡定的姿态宛若在逛自家后花园。

    韩漠在花思慕的身旁寸步不离,时刻警惕着四周。

    反而韩漠看上去有些紧张。

    花思慕扛着锄头笑嘻嘻,“啧啧,韩弟,要是害怕你可以叫出来,大哥我是不会嘲笑你的。”

    “……”

    “要不要大哥的肩膀给你靠靠?”

    “……”

    “乖,不怕,我会保护你的。”

    这句话的时候花思慕带着慈祥的光辉。

    “住口。”韩漠恼羞成怒,他怕什么,还是为了保护她,孩一点都不懂事儿。

    花思慕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见好就收,太过火可不好。

    不过还是拽拽的“切——”了一声,保持态度。

    韩漠:把她丢弃在这里可以吗?

    ……

    两人一路往森林最深处走去,花思慕惊喜的声音响起。

    “看到没有,那棵树旁边发银光的花就是月现花。”花思慕拽韩漠的袖口让他看。

    韩漠抬眸看过去,一朵朵银色的花绽在地上,密密麻麻的一大簇,远看像一滩月光。

    “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这么快就找到了,要知道月现很少见的,今天我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有。w..org”

    她每次寻找月现都要花上好几个晚上。

    花思慕看见药材都会不由自主地兴奋,尤其是这种稀奇的药材,血液开始加速流动。

    “来吧,宝贝们,我把你们全部都带回家。”花思慕把背上的箩筐拿下,弯腰在箩筐里掏什么东西。

    “找到了。”花思慕从背篓里扯出一大块绢布。

    直起腰,入目的画面让花思慕瞳孔一缩。

    原本在身侧的韩漠在月现花前面,弯腰朝月现花伸手。

    一只修长且指节分明的手不断接近银色的花朵。

    画面虽美,危险并存。

    “有毒!不要!”花思慕惊叫,咬牙全速朝韩漠跑去。

    月现花不能直接用手触摸,一旦与皮肤接触,瞬间溶入皮肤,顺着血液传遍全身。

    人会在短时间内昏迷,气息不断减弱。要是没有得到及时救治,气息衰竭到一定程度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月现花是药材亦是毒药。

    听到花思慕的尖叫,韩漠快速收回手,还往后退一步。

    反应速度贼快。

    “韩漠,你大爷的!”

    韩漠这一退让花思慕猝不及防 ,只能紧急刹车 可由于跑得太迅猛,脚是停住了,上半身还是按照原来速率往前运动。w..org

    身体笔直地朝月现花丛倒去。

    ‘呜呜~我的脸~我的月现~’

    花思慕为了保住脸蛋,脚尖用力,全身一百八十度旋转,换了种方法倒下,背朝下,脸蛋朝上 。

    至少……体面点。

    呜呜我的月现~可宝贵了。

    电光火石之间。

    韩漠拉住花思慕的手腕,手指扣得很紧,双眸泄露惊慌。

    用力一拉。

    “砰——”花思慕又再一次把韩漠压倒在地。

    绢布扬在空中,如轻纱缓缓覆在两人身上。

    月光变得朦胧起来。

    两人身影重叠,在模糊的光影中是一种绝色。

    韩漠呼吸粗重,胸口上下起伏,双手环在花思慕的腰上,依旧惊魂未定,差一点差一点点,怀里的女孩子就要受伤了。

    花思慕鼻子撞在韩漠的胸膛,一阵酸痛袭上脑门。

    唔好痛!鼻子都要撞歪了。

    没想到韩漠看起来这么瘦,身上都是硬邦邦的肌肉。

    花思慕趴在韩漠的胸膛上头晕目眩,撞了鼻子的后劲十足。

    还没等花思慕缓过劲来,韩漠已经把她从自己身上挪开,一秒都不让她多趴。

    花思慕的脑袋上还罩着白绢布。

    “韩漠你,别给我不识好歹!我可是救了你的命诶,你就这么嫌弃我?”花思慕把绢布扯下来,恼怒地捶韩漠的肩。

    “咳,男女授受不亲。”

    “授受不亲个屁!信不信我亲你?!”花思慕脱口而出。

    韩漠耳朵红得要滴血,“荒……荒唐……”

    花思慕反应过来自己了什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妈耶~都怪韩漠长得太好看,日常想亲一口,漏嘴了,罪过罪过。

    花思慕心虚地笑了,扯着嘴角尴尬地笑着,“啊哈哈,哈……呵哈……哈……”

    气氛十分尴尬。

    “嘿嘿,我们摘月现摘月现……”花思慕捡起绢布,一副忙碌的样子。

    月现花不能直接进行皮肤接触,但用绢布就可以采摘下来,并且绢布的柔软可以很好地保护月现花。

    这也是她为什么一开始在箩筐里找绢布。

    花思慕先用锄头把月现花周围的土松一松,再用绢布裹住,一鼓作气摘下一大束。

    鬼妖娘娘心是铁打的。

    不一会儿就重新邦邦作响,刚才的尴尬很快被抛到脑后。

    “走吧。”花思慕把用绢布裹好的月现往背后箩里一扔,痞气地扛起锄头,潇洒的鬼妖娘娘又回来了。

    ……

    月现脱离原本的生长环境,枯萎的速度较快。

    为了发挥最好的药效,花思慕必须立刻熬药,这熬药也很有讲究,得用柴火烧出来。

    花思慕在回来的路上捡了不少干燥的树枝,一股脑塞进韩漠的怀里。

    韩漠难得没有臭脸,给多少拿多少。

    花思慕动作很熟练,有的树枝过长,提膝双手一用力,树枝断成两截。

    韩漠接过,“看你的样子你家里的生活应该不是很艰难,你怎么会这么多”

    现在除了老人,很少人会干这些,更何况花思慕一个姑娘。

    “家境很好就不能学劈柴生火?这并不冲突不是吗?”花思慕并不赞同。

    韩漠点头。

    “能多学点东西总是好的,总会有派上用处的时候,那个时候就会感谢当初学习的自己。”

    这是花思慕自己琢磨出来的道理,这妖界千年,遇到不少的问题,作为鬼妖娘娘,遇到的问题不仅仅局限于平常生活,有的时候会感觉特别无能为力。

    这催促着她平日里能多学点就多学点。

    “喏~拿好,这个可以做支架。”花思慕把一根略粗壮的树枝递给韩漠,俏皮地眨眼,“韩弟,别看我哦,我会的多着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妖娘娘驾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