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三十三章 见义勇为敢死队
    韩弟一人走在前面背影孤傲。w..org多余的话一句都没的他实际上才是全场最哀怨。

    花慕叫他一口一个韩弟,叫别人这么亲热,也不见得她叫他哥哥,还有动不动就抱别人的习惯得给她纠正过来,女孩子家家这样多不好……

    某人的醋桶悄无声息地打翻。

    偏偏花思慕毫无察觉,拉着两位大哥的手笑得和花一样。

    很久很久以前,日子过了太久记不太清,当鬼妖娘娘还是不点的时候。

    那个时候黑白无常还是两个脏兮兮的鬼,花思慕和他们不打不相识。

    来也好笑,花思慕被黑白无常忽悠得那叫一个惨,偏偏还没察觉,被人卖了还帮他们数钱。

    等反应过来,鬼妖娘娘追杀他们追杀了整整一年,那是那个时候的花思慕除了学医做过最有毅力的事情。

    士可杀不可辱。

    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黑白无常有三百六十天鼻青脸肿,不成人样,哦,是不成鬼样。

    这感情也算是在厮打中培养出来……

    他们后来不知怎的关系铁得不得了。

    他们三人还自己取名是见义勇为敢死队,到处招摇撞骗……呸,后来是见义勇为,劫富济贫。

    其实当初花思慕和黑白无常一起招摇撞骗的时候,他们这三人的组织被妖后一锅端了。w..org

    这花思慕当初还是孩子嘛,总是会犯错误的。

    被妖后一通教育后,还是萝卜头的花思慕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后来三人哼哧哼哧地一个个道歉。

    这三人从此改邪归正,虽然有时候做法不是很光明磊落,但至少干的是正事。

    在妖皇的推荐下,黑白无常后来去冥界寻了一份差事,还是挺大的官儿。

    随着年纪长大,黑白无常也变得成熟,懂得照顾宠爱他们的妹。

    花思慕倒没有长大的样子。

    不过有他们在,妹可以不用长大。

    ……

    花思慕拉拉他们的手臂,示意一下,三个人头凑在一起。

    “韩弟是个有钱人。”花思慕捂嘴道,眼睛忽闪忽闪。

    黑白无常瞬间明白。

    三人默契地互相交换眼色。

    “花思慕,再不过来关门了!”平直没有起伏感的声音传来。

    韩漠站在门口看向他们,薄唇抿起,几分不悦。

    花慕怎么回事?个话需要头靠这么近吗?看来这点也要给她纠正纠正。

    三人齐齐扭头看他,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不怀好意的样子。

    常人若是这么被盯着,一定会觉得脊背发凉。

    而韩漠没什么反应,站在台阶上淡淡地注视着他们,似一位震慑九州的掌权者,睥睨一切。

    见义勇为敢死队突然感到一阵威压。噢肿么回事,居然被区区凡人吓到,不过看他们等会儿怎么大捞一笔。

    所谓三人成虎。

    见义勇为敢死队气势汹汹走进城堡。

    一个时后三人颓废状瘫倒在沙发上。

    “完了……全完了……输得裤衩都不剩了……”白无常喃喃道,原本就没有神采的眼睛现在一片死水。

    黑无常同眼神涣散,本就没有血色的脸现在更是一片惨白。

    这简直是耻辱啊,耻辱。

    他们见义勇为敢死队向来在赌场上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今天居然遭遇如此毁灭性的打击。

    花思慕坐在中间,艰难地从口袋里掏之前韩漠给的卡,这还没捂热就要飞了。

    鬼妖娘娘在心里泪流满面。

    她没有想到居然会由她来付钱。

    黑白无常身上根本就没有想会输,当赌局以定,该他们付钱的时候,黑白无常从口袋里颤颤巍巍抠出几百冥币……

    他们没有带人间的钱币。

    韩漠,“……”花思慕的两位大哥好像有点不正常。

    终于花思慕把卡递给坐在对面宠辱不惊的韩漠。

    韩漠捏住卡的一角。

    卡没动。

    另一角,花思慕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死死地捏住,**和灵魂都让花思慕无法松开手。

    花思慕目光哀求悲切地摇头,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着即将要失去钱财的悲伤。

    花思慕又耍赖了。

    不过刚才狂饮一桶醋的韩漠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呢?

    韩漠也摇头,矜贵地幅度摇头,脸上甚至一丝完美的微笑。

    “花慕,愿赌服输。”

    卡一点一点地被抽走。

    花思慕感觉自己的灵魂彻底被抽走了。

    一个的灵魂飞出了天窗。

    卡里面有十万,花思慕一分钱还没用过,现如今就这样易主。

    花思慕:我恨。

    白无常把手搭在花思慕的肩膀上安慰道,“慕,相信大哥,大哥会还你钱的,现在只是没有带那么多钱。”

    黑无常把手搭在花思慕的另一边的肩膀点头。

    “我信你们个鬼!”花思慕气不打一处来。

    在金钱面前,九百年的情谊算什么?

    她还不知道他们吗?从他们手里拿钱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你相信我们就好。”黑白无常欣慰地摸摸花思慕的头,妹果然是长大了。

    花思慕气结,这是她刚学的网络用语好吗?骂人的。

    “不行,我现在跟你们走一趟,一起去取钱,把钱还给我。”

    “啧,慕你就这么不相信大哥们吗?”白无常心痛道。

    花思慕拍案而起,“我信你们个鬼!”

    “哎呀,大哥真是有点不懂你,一会儿信一会儿又不信。”白无常雌雄莫辨的脸上有点纠结。

    目光投向黑无常,黑无常快速耸肩。

    花思慕吐血。

    想要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输,时间回到一个时之前。

    他们这次选择的赌博方式很是文雅。

    下棋,输的一方给十万。

    于是黑白无常很突兀地在别人家里开始下棋,还是两人对战一人。

    韩漠没什么意见。

    毕竟公平起见,花思慕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但这局棋表面上是2v2,事实上是3v1。

    韩漠无所谓,不管她帮哪边,至少他现在离她的距离最近。

    黑白无常一开始是想要凭借九百多年赌博的经验,用实力赢得钱财。

    这棋下着下着,他们的情况不容乐观。

    花思慕还在不断捣乱,拿着棋乱下,不时故意把棋子放进死路里。

    偏偏韩漠还纵容她。

    只在关键时刻偶尔下一子,牌局瞬间刷地翻转。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妖娘娘驾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