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守望先锋一点也不〕〔我以为你不会爱我〕〔我家娘子甜又暖〕〔这爱妃有毒〕〔天命神符师:君上〕〔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剑破拂晓〕〔都市无敌神医〕〔我有祖宗十八代〕〔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狂婿〕〔近卫狂兵(唐欢韩〕〔人生阅读器〕〔银鸦之主〕〔自然秘语〕〔龙都天骄〕〔一世魔尊〕〔乔千柠君寒澈〕〔邪帝枭宠之神医狂〕〔我不想酿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三十六章 书拿反了
    花思慕扛着宫乐乐一路狂跑回城堡。w..org

    加长奢华的房车已经停在门口,随时准备出发。花思慕把宫乐乐塞进房车里,威胁道,“不准逃跑,心我打断你的腿。”

    宫乐乐眼冒金星靠在椅背上,感受一股天旋地转。他后悔了,他为什么要跑。

    没等宫乐乐回答,花思慕甩上车门,快速往城堡里跑。

    一口气哒哒哒跑上二楼,“我回来了!韩弟是不是等很久了?”

    韩书拿反了漠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视线落在书本上。

    专注的样子。

    听到花思慕的声音才抬头看她一眼,视线落在花思慕的脸上停顿几秒钟,又把视线投向书本,半晌回答,“没有,我才没有等你。”

    晚宴造型师已经早早等在房间内,专业的化妆工具一字排开。

    正摆弄工具的造型师听到韩漠哀怨的话,背过身默默地笑了,肩膀抖动。

    花思慕出去的时间确实有点久。

    韩漠刚开始只是假装不经意地路过窗前,扫一眼窗外看花思慕回来了没有。

    之后频率愈加频繁,上升到每隔几分钟。

    所有人都能很明显地感受到韩漠的焦虑。

    就这样过了几个时之后,韩漠立在窗前,双手搭在窗台上,一动不动,俨然成为一块望妻石。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花思慕像个窜天猴从森林里冲了出来。

    韩漠动了,窗前久站的姿势让他的腿有些麻痹。

    迅速拖着腿到沙发上坐下,麻痹感让韩漠的脸部略微扭曲。

    顾不得这些,快速抽过一本书翻开。

    在花思慕出现在余光里的那一瞬间,神色如常。

    “没有,我才没有等你。”

    很幽怨的一句话,就像是朋友明明有,却赌气偏要没有。

    “切——”

    花思慕朝韩漠走去。

    韩漠警惕地往后挪,喉结滚动。

    “书拿反了。”花思慕扯过书本摆正后塞回韩漠手里,一双美眸里带着戏谑。

    韩漠,“……”

    **!

    ……

    房车平稳地行驶,韩漠靠在椅背上闭眼假寐,鼻梁高挺,烫过的头发三七分,帅气逼人。

    花思慕一身华丽的晚礼服坐在一侧。

    被点了哑穴,同时绑成粽子的宫乐乐躺在椅子上,弱,可怜又无助。

    韩漠的威压虽然被压制住一些,但对宫乐乐这个鬼来还是很强烈。

    宫乐乐一句话也不(主要是被点了哑穴不了),苍白着脸忍受着,脸色发黑。

    宫乐乐闭着眼抵抗韩漠强势的气息。

    一只手温柔地覆在他的额头,一股舒服的气息传过来,包裹住他,替他抵抗威压。

    宫乐乐胸闷的症状缓解不少,能比较轻松地喘上来气。

    抬眸看向花思慕。

    花思慕看着窗外,景色划过,转瞬即逝,专心看景色的样子仿佛她什么也没做。

    眉眼柔和。

    察觉到宫乐乐的视线,花思慕瞪过去,眼睛瞪得滴溜圆,凶气毕露。

    用口型,“看什么看。”

    “……”宫乐乐收回视线,闭上哭得红肿的眼睛。

    好吧……

    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坐在副驾驶的黑曜递过面具,“少爷。”

    韩漠接过戴上。

    “为什么戴面具?”花思慕不解,好好的又不是什么化妆舞会。

    一个黑色的面具,碎钻镶嵌,闪着细碎的光。

    面具只遮住眼睛部分,从外面看无法看见韩漠的眼睛,但从韩漠的视角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韩漠戴上面具增添几分妖异和神秘。

    “回花姐,少爷这么做自有他的用意。”一路不曾开口话的黑曜冷不丁插话。

    花思慕勾唇冷笑,眸中寒光闪过。

    这么明显的敌意她要是没有感觉到,那几百年的鬼妖娘娘怕是白当了。

    少爷这么做自有他的用意,这句话言外之意,你算什么?你懂什么?你不必知道。

    看似恭敬的回答,实际上阴阳怪气。

    花思慕向来不喜端着鬼妖娘娘的架子,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任人欺侮。

    一掌拍在皮质座椅上,周身气场冰冷至极。

    “放肆!”花思慕呵斥,不留情面,“我和你主子话插什么嘴?难不成你是主子?”

    平躺在座椅上的宫乐乐怕被波及,面色僵硬地缩了缩脖子。

    “不敢……”黑曜辩驳。

    “不敢?!”花思慕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面上带着冷笑,语调陡然加重,“做都做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我看你的胆子大得很!”

    黑曜低头一言不发。

    “韩弟,这就是教导的好手下?”花思慕最后还不忘嘲笑韩漠。

    韩漠本来就不好的脸色愈加地差。

    声音冷若冰霜,“滚去领罚,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黑曜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彻底慌了。

    从副驾驶站起,走到韩漠跟前单膝跪地,“手下无心,还请韩少爷看在手下忠心耿耿的份上,让手下继续跟在你身边做事。”

    花思慕双手环胸坐一旁冷眼看着。

    “滚下去,不要让我第二遍。”

    黑曜咬牙,转向花思慕,“花姐,我为我的唐突向你道歉,对不起,请您原谅。”

    “哦,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想原谅。”

    “那要我做什么,您才能原谅我?”黑曜收紧拳头,关节泛白。

    花思慕全都看在眼里。

    “滚下去黑曜。”韩漠眸色暗沉。

    黑曜固执地跪在那里,低头一声不吭。

    “哟,还逼我原谅。”花思慕嗤笑。

    弯下腰和黑曜对视,黑白分明的瞳孔深不见底,“你道歉,我可以选择原谅,也可以选择不原谅,这是我的权利,你明白吗?

    不是所有的对不起就应该得到原谅,当随便的一句对不起就能得到没关系的时候,对不起就失去它的意义。

    我不是圣母,没必要原谅每一个人。”

    花思慕得理直气壮。

    我就是生气,就是不想原谅你咋地,你倒还站在道德至高点上啦?

    花思慕直起腰,“并且你的姿态告诉我,你根本不想道歉,心口不一的事情少干,别苦了你自己。”

    黑曜最后被韩漠亲自踹下车。

    “哼~”花思慕没好气地瞪了眼韩漠,侧过脸不理他。

    被怒气波及的韩漠很无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妖娘娘驾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