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三十九章 公然开小差
    花思慕拿了一大堆好吃的摆在宫乐乐面前,讨好地看着他,“乐乐,不要客气哈,吃。”

    宫乐乐垂着头,捧着一块奶油蛋糕,闷闷不乐。

    原本就无神的眼睛更是涣散,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花思慕不好做过多的举动,毕竟别人看不见宫乐乐,她只好安慰地摸摸他的手。

    看了眼腕表。

    指针刚好指向十点,也就是,还有一个钟头左右。

    宫林杨作为宴会的主人怎么还没有来,晾着这么多宾客迟迟不出现,真是失礼……

    花思慕拿起刚才没有吃到的奶油蛋糕,正准备塞嘴里。

    宫林杨来了。

    他脚步匆匆地走进会场,佣人们在一旁快步跟着为他别上扩音器。

    “实在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被扩音器放大的声音传遍整个宴会厅。

    花思慕遗憾地放下蛋糕。

    听到熟悉的声音,宫乐乐手里的蛋糕掉落在地上。

    宫乐乐条件反射地紧绷身体,转头看去,来人的面容让他有些愣住。

    父亲……怎么怎么……

    老了……

    在印象里一贯威严精明的父亲,现在俨然不像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人。

    原本全黑的头发,白了大半,脸上多了很多皱纹。w..org

    即使在笑着,也遮不去满脸的倦意,老态。

    他有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短短的几个月,父亲居然老成这个样子。

    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他是恨他,但这么一个意气风发的人,突然成了这副模样,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不上来的难过。

    “欢迎大家……”宫林杨在台上游刃有余地讲话,脸上自始自终是带着笑意。

    “好吃吗?”趁着宫林杨讲话,终于有了空隙的韩漠走到花思慕身旁。

    花思慕点头,“嗯。”

    反手虚挡住嘴,靠近韩漠轻声,“那个角落里的那个甜点特别好吃。”

    “哪个?”韩漠不知道花思慕的是哪个。

    “我不知道叫什么,就那个棕色的,看到没有,上面还有珍珠的……”花思慕给韩漠一顿指。

    韩漠终于看到花思慕的,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

    “回去让厨师给你做。”

    “哇塞,家里的厨师可以做吗?”花思慕惊讶地问。

    “当然。”

    “嘻嘻……”

    众人认真地听宫林杨讲话,紧张地为之后的竞标做准备,而韩漠和花思慕两人在下面公然开差。

    ……

    花思慕抬起手臂,手腕上的手表表带纤细,“还有三十分钟。”花思慕低声自言自语。

    “什么还有三十分钟?”韩漠听到问。

    不等花思慕回答。

    “韩总!”宫林杨扬声。

    结束开场白的宫林杨,关掉扬声器,径直向韩漠走来,在几米之外就伸出手,“幸会幸会。”

    韩漠伸出手握住,沉声道,“幸会。”

    宫乐乐此时身体站得笔直,和一面墙一样,黑色镜框下的眼里满是恨意。

    宫林杨脸上的笑容刺痛他的眼睛,自打他记事以来,父亲就从来没有在他面前笑过。

    即使他做得很好,很优秀,很成功。

    他总会冷着脸挑刺。

    可为什么在别人面前,笑得那么轻易。

    父亲就是不喜他吧,这种程度甚至可以得上是讨厌吧……

    “韩总,不如我们移步话?”宫林杨询问。

    韩漠颔首。

    “那这位?……”宫林杨看向韩漠身侧正准备跟上的花思慕,迟疑道。

    生意人谈生意时一般不会带上自己的女伴,毕竟涉及很多的商业机密。

    花思慕一脸无辜地看向韩漠。

    “她和我一起。”韩漠拉过花思慕的手,透着一股不容置喙。

    宫林杨也是个察言观色的人,立刻笑脸相迎,“那好,两位这边请。”

    其他来参加晚宴的人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看来这次合作h集团势在必得,基本上没他们什么事了。

    花思慕后知后觉宫林杨的意思。

    丫的,不让我跟着,你儿子还在我手里呢。

    还有你的妻子。

    心今晚我一个不高兴都不救了,哼……

    什么叫不知者无畏,不知道自己的死亡时间就是一件好事,就像宫林杨不知道今天就是他和他妻子的死期,否则哪还有心情谈生意。

    花思慕看时间越来越逼近,而他们还在交谈着一些她根本听不懂的词汇,不禁感慨道。

    他们谈话的具体内容花思慕听不懂,但能感受出来他们的字字不让,剑拔弩张。

    不过,她得打断一下了——

    “宫先生,我想你现在应该去看看你的妻子。”

    两人的谈话声戛然而止,目光转向花思慕。

    宫林杨面色沉下,“你什么?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花思慕不紧不慢地抬起手臂,指尖划过手表,“你的妻子只有最后十分钟的时间了,啧,时间过得真快。”

    宫林杨逼近花思慕,“你怎么知道?”

    韩漠先一步站在花思慕面前,把她挡在身后,阻止宫林杨的进一步靠近。

    “不相信啊~那倒数三秒,三,二,一”花思慕打了个响指。

    花思慕‘一’的话音刚落。

    佣人慌慌张张冲进房间,“不好了,宫先生,夫人失去意识了,医生正在抢救。”

    宫林杨跑出房间。

    花思慕拉着宫乐乐跟着跑出去,“喂——等等,我不知道在哪个房间啊——”

    韩漠跟在花思慕的后头。

    ……

    一群医生围在宫林杨妻子的病床前,为她做心脏复苏,注射肾上腺素。

    宫林杨坐在一旁,脸埋在双手里,背很弯很弯,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压垮了他。

    宫乐乐呆呆地看着医生们抢救他的母亲。

    看了大概有一分多钟。

    医生一直都在抢救,但旁边的检测仪器显示情况不容乐观。

    氧饱和度一直在下降,心跳频率越来越缓慢。

    花思慕站在一旁突然手被轻轻拉了一下,低头,宫乐乐声,“请鬼妖娘娘救救她。”

    “就等你这句话。”花思慕摸摸宫乐乐的脑袋,“放心吧,有我出马,不会有事的。”

    花思慕向病床走去。

    两人挡在她的面前,“妹你要干什么?”

    宫乐乐害怕地躲在花思慕的身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鬼妖娘娘驾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