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掠婚:顾少,〕〔首辅家的长孙媳〕〔摄政王爷欺上门〕〔武神皇庭〕〔盛唐风华〕〔齐欢〕〔婚色荡漾:顾少,〕〔你的眼神比光暖〕〔大国名厨〕〔悠然山居:世子妃〕〔九封龙帝〕〔都市之无限选择系〕〔辽辽天地间〕〔太阿神帝〕〔英雄无声〕〔无敌天帝〕〔诸天老不死〕〔我就是卖猪肉的〕〔萌宝驾到:爹地投〕〔无敌双宝:首席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四十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时空定格。

    来人正是工作中的黑白无常。

    两人现在是工作状态,平常人是看不见他们两个的。

    黑无常拿着一本厚厚的名簿,白无常拿着勾魂绳,毫无生机的眼睛里死气蔓延。

    “救人呢,看不出来吗?”花思慕耸肩,无所谓地摊手。

    “不可以,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你不能随便改变人的命运。”黑无常把手里打开的名簿啪地关上,冷硬地开口。

    白无常见黑无常有些生气,忙说,“小慕,人界有人界的规律,你可以插手妖的生死,但你不能乱了人界秩序啊。”

    “不就救一个人,秩序能怎么乱?”

    “说不行就是不行。”黑无常一副免谈的样子。

    “我花思慕说行就行,今天就是我父皇在这里也拦不住我。”花思慕把针灸的工具摊开,往床头柜上一放,用动作表明态度。

    她鬼妖娘娘要做的事情,这天上地下没有人能拦住。

    她向来随心所欲。

    黑无常拿着名簿的苍白手指用力,“是不是要大哥把你送回妖界你才听话?”

    顿时气氛紧绷。

    白无常把手搭在花思慕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小慕,这人的命数就该是如此,你救的了她这一时,你也救不了她这一世。

    并且你会受到惩罚的,黑大哥也是为你好。”

    “我只要她这一时。”花思慕头疼。

    她没算到黑白无常会拦着她,失算失算……

    现在她没有恢复妖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不然打一场就好了。

    黑白大哥执拗起来真的很烦啊。

    “哦,为了你身后的小鬼吗?”黑无常语气诡异,向花思慕身后的宫乐乐伸出手,黑色的指甲锐利。

    花思慕擒住黑无常的手,眸色冰冷,“你不能动他。”

    “理由?”

    “欠我的十万不用还了。”

    明明是和问题毫无关联的回答,却格外有用。

    黑无常快速地松开手,和白无常退到一边。不仅如此,还把病房里的医生们都转移出去,给花思慕施针空出位子。

    解除时空定格,动作一气呵成。

    花思慕无语。

    早知道就这句话这么管用就早点说了,还用得着废话半天,他们这么爱钱让她觉得他们上辈子是穷死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哎呦,没错啊没错啊,花思慕嫌弃地摇头。

    黑白无常在一旁压低帽子,挡住眼睛。

    咳咳咳咳……相信小妹,一届鬼妖娘娘这小小惩罚肯定没问题,肯定能逢凶化吉,咳咳咳……

    房间里还剩宫林杨。

    发现一个眨眼间医生都不见了,韩漠的女伴正拿着针弯腰,一旁的监测极其发出急促而尖锐的响声。

    “你干什么?!”宫林杨怒吼。

    花思慕没有抬眸,“不想她死就给我好好坐着,不要打扰我,否则她必死无疑。”

    宫林杨已经没有心力去追究为什么医生会突然消失,这个女人究竟什么人。

    他看着病床上紧闭双眼的妻子,哭了,哭得像个毛头小子。

    花思慕凝神施针,不受周围的杂音的影响。

    时间过去半晌。

    花思慕取下最后一针。

    病床上的人微微睁开眼睛,监测仪器显示人体机制目前保持稳定。

    花思慕长呼一口气,这全然没有求生欲望的人是真的难救……

    宫林杨跪在床边,握住他妻子的手,放在额间,哽咽地说,“思妍,你不要离开我,儿子离开了我,你不能离开我……”

    林思妍眼角滑落眼泪,“林杨,我的儿子死了,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虚弱的声音显示声音主人的疲惫,“乐乐那么小,他才七岁啊,他大好的生活还没有开始。

    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呢?老天怎么这么不公平呢……

    他之前还和……和我说想去游乐园,我为什么没有答应他……

    他那么乖巧的一个孩子,一直都是我的小骄傲啊……林杨,你还记不记得我刚怀孕的时候……你陪我去做产检,你说……你说他以后要把他培养成才,把公司集团交给他……然后你带我去环游世界。

    现在什么都没了……”

    林思妍躺在床上,说得断断续续。

    宫林杨哭得泣不成声。

    突然房间里爆发出嘹亮的哭声,花思慕吓了一大跳。

    墙边白无常握着手帕放声大哭,眼睛哭得通红,肿得睁不开,“呜呜呜呜呜——太感人了呜呜呜……”

    黑无常丢脸地把帽子压低压低再压低,遮住整张脸。

    花思慕皱起小脸,朝白无常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他们的儿**乐乐都还没什么反应,白大哥哭这么惨,真的丢死人了,还好人类听不见。

    白无常咬着手帕呜咽。

    “不可能,不会的,你们根本就不喜欢我。”宫乐乐接受不了,崩溃地捂住自己的脸,连连往后倒退几步。

    这和他从小到大感受到的完全不一样。

    花思慕把她针灸的工具收拾,轻描淡写地重复宫乐乐的话,“不可能,不会的,你们根本就不喜欢我。”

    宫林杨和他的妻子向花思慕看去,不明白她的意思。

    花思慕挑眉,“你们儿子说的。”

    “我儿子?我儿子没死是吗?我就知道我儿子没死……”林思妍从病床上强撑起身子,看向花思慕的眼里带着希冀。

    宫林杨搂着她的肩膀,支撑着她。

    即使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还是抱有一丝幻想。

    两人屏住呼吸。

    “不,他已经死了。”花思慕残忍地打破他们的幻想。

    林思妍被抽去力气,软软地倒回床上,“是啊,我亲眼看到的……”

    “你们还没回答呢。”花思慕说,“他死了是真的,这句话也是真的。”

    “他是这么想的吗……”婧婧累得几乎睁不开眼睛,“也是他应该恨我们,我们不是好父母……”

    以为眼泪流干了,没想道一提起来还是忍不住流泪,泪水源源不断。

    婧婧气若游丝。

    “思妍乖,你先不要说话休息一会儿。”宫林杨擦擦眼泪,安抚地摸摸婧婧的头发。

    起身坐在床边,身形颓废,长叹一口气,“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不喜欢自己孩子的父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