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守望先锋一点也不〕〔我以为你不会爱我〕〔我家娘子甜又暖〕〔这爱妃有毒〕〔天命神符师:君上〕〔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剑破拂晓〕〔都市无敌神医〕〔我有祖宗十八代〕〔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狂婿〕〔近卫狂兵(唐欢韩〕〔人生阅读器〕〔银鸦之主〕〔自然秘语〕〔龙都天骄〕〔一世魔尊〕〔乔千柠君寒澈〕〔邪帝枭宠之神医狂〕〔我不想酿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四十九章 一切万恶的根源就是贫穷。
    靠,他靠近她只是去够了一下后座的湿纸巾。

    天知道她为什么要闭眼。

    啊啊啊啊!天呐!

    轰得一声,血液一股脑地冲上头顶,花思慕的脸巨红,还在发烫。

    和手上的冰凉对比,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韩漠没有察觉,认真地擦着她的手,用湿纸巾擦干净够再用干纸巾擦一遍。

    细致又温柔。

    淡黄色的灯光柔和他的眉眼,发梢被灯光穿透,变得金黄。

    花思慕难得这么安静,呆呆愣愣地看着韩漠擦拭她的手。

    “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吗?”

    韩漠擦好她的手,一抬头就是花思慕红得不行的脸,连眼睛都隐隐泛红。

    “我不困。”

    这是已死机花思慕的回答。

    韩漠,“……”

    已经擦干净还带着微凉的手覆上花思慕的额头,测量她的温度。

    花思慕话说出口就后悔了,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啪一下打开韩漠的手。

    焦急地狂按开车窗的按键,热噗噗的小脸凑到窗外,大吼,“我没事,我热的,啊,今天好热啊,怎么会这么热。”

    车旁边恰巧走过一个把自己包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路人听到这话。

    朝花思慕多看了几眼。

    如果他没记错,出门前看了一眼天气预报,今天晚上冷空气,气温直降至9度。

    不愧是年轻人。

    “你看什么看?”花思慕恼羞成怒,扒着车窗大喊。

    路人嘟囔一声神经病,然后裹紧衣服,加快脚步,匆匆离开。

    花思慕听到又爆炸了。

    “靠!你骂谁呢?有本事和我打一架啊!”花思慕脱掉外套,打开车门准备追上去。

    士可杀不可辱。

    韩漠在花思慕打开车门的一瞬间把拉住她的手腕。

    “有本事别跑啊,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骂骂咧咧的花思慕被扯回车内。

    坐在车内气呼呼,像个小辣椒。

    “好啦,你怎么了?真没有不舒服?”韩漠按住她的肩膀,把她的身体转过来。

    注视着她的眸子,不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花思慕也感觉到今天晚上情绪确实有些失控,冷静了一下开口。

    “没事,我自己就是医生我还不知道,我就是有点热,没事我们走吧。”

    韩漠注视了几秒,确认她说话的可信度。

    随后收回手,开车。

    靠近花思慕的车窗大开。

    深秋的风夹杂着湿润的凉意劈头盖脸地砸在花思慕的脸上,都要睁不开眼。

    脱下的大衣还没穿上。

    花思慕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有志气地不关车窗也不穿衣服。

    一路冻成狗。

    ……

    花思慕成功把自己整感冒了,喷嚏打得怀疑人生,裹着毯子捧着一整包餐巾纸擤鼻涕。

    旁边的垃圾桶都快要装满。

    “阿秋——”花思慕又抽一张纸巾。

    “药在熬。”韩漠在她身旁坐下,盘腿坐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怎么坐地上?冷吗?”

    花思慕擤鼻涕没空回答,丢了一个白眼以示回答。

    要不是你我能感冒吗?

    好端端离别人这么近,离这么近也就算了,这么美艳一姑娘在你面前,居然无动于衷,是不是玩不起?!

    本宫都几百年没感冒了。

    不过这些话花思慕是打死也不会说出口,老脸真的不能再丢了。

    见花思慕不是很想理他,韩漠安静一会儿找了个话题,“你力气挺大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不是力气大,我是贫穷。”花思慕斜韩漠一眼,带着一股浓浓的鼻音。

    是贫穷激发出她的潜力,她要是一个有钱人,犯得着这么卖力吗?

    一切万恶的根源就是贫穷。

    花思慕鼻子在多次擤鼻涕,用纸巾擦拭后,小巧的鼻尖红彤彤的,眼睛里水光朦胧,白嫩的脸泛着粉红,惹人疼爱的模样。

    身上是ove

    size的居家卫衣,整个人格外小巧,抱着一大包纸巾坐在地上。

    脸上的表情还有动作却是不太搭的凶。

    不过是奶凶奶凶的。

    应该没人能够抵挡这份可爱,韩漠也不例外,好心情地笑了起来,胸腔震动。

    双手撑在身后,身体微微后仰,清秀的眼睛噙着醉人的笑意。

    花思慕,“……”

    总有人在本宫落难的时候无情嘲笑。

    端药过来的奥斯薇娅见到这一幕差点把手里的药撒了。

    之前有女佣说见到少爷和花小姐在一起的时候经常笑,她还不是很相信,少爷从来不轻易笑。

    宛若一个面瘫。

    常年板着一个精致的脸,笑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说是大笑。

    所以她才会这么诧异。

    现在面对笑得这么开怀的少爷,是陌生的小脸,少爷原来笑起来这么好看。

    脚步有些顿住,奥斯薇娅犹豫着,不想上前轻易打扰这么美好的画面。

    “药拿过来。”

    她还是低估了少爷的敏锐性,奥斯薇娅只好把药端过去。

    “是按我的方子煮的吗?”花思慕把纸巾放地上,接过药碗,低头轻嗅。

    “是的,花小姐。”

    奥斯薇娅一边回答一边把勺子递给韩漠。

    眼神示意,【喂她——】

    喂药什么的简直不要太浪漫,这药一熬好她就马不停蹄地送过来,生怕药冷了,吹一吹什么的再喂更加浪漫。

    “嘶,好烫。”

    眨眼间,花思慕已经把空掉的药碗放回托盘,抽一张纸巾擦擦嘴角的药渍,打了个小嗝。

    韩漠把刚拿过来在手里的金色的勺子默默放回托盘。

    “花小姐,你喝药怎么这么快,不用急的。”

    花思慕得意地挑眉,“只要我喝的速度够快,苦就赶不上我,你们下次喝药一定要快狠准,一二三的事情。”

    奥斯薇娅惋惜离去。

    花思慕喝完药舒服很多,气色变好。

    “你明天想不想要上学?”韩漠问。

    “为什么这么问?”

    “明天可能会放假,如果你不想上课的话。”韩漠一手在手机上滑动。

    某人正准备恶意操控放假,因为花小慕感冒。

    这理由的名词永远就是花思慕。

    “别吧~我还想去上课呢?究竟是谁说要放假的,上次的假也是放得莫名其妙。这领导人是脑子瓦特了吗?学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怎么能学好?”

    花思慕以为又要放假,愤愤不平地开始吐槽。

    脑子瓦特的某领导人闻言。

    把对话框里编辑好的短信默默删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