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神的自我修养〕〔宠妻总裁坏透了〕〔巨富女婿〕〔萌宝向前冲:带着〕〔总裁爹地请温柔〕〔农门医女:猎户王〕〔医武高手闯天下〕〔闪婚甜蜜蜜:总裁〕〔假婚真爱,傅少的〕〔邪王追妻:神医狂〕〔农女有田超给力〕〔重生宠婚:霍少,〕〔神医嫡女:冷王溺〕〔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修仙琐录〕〔浪子邪医〕〔我的女仙老婆〕〔我的房分你一半〕〔回到大唐当皇帝〕〔天赋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五十三章 他的开心是偷来的
    在大家的注视下,花思慕十指插入额前的发,把头发往后撩。

    一手握着钢管。

    双腿微微开立,缓缓坐下。

    两鬓已被汗水打湿,更显风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观众们彻底疯了,除了尖叫还是尖叫,尖叫声几乎掀翻乾寒宫。

    音乐一停,花思慕结束舞蹈,走到前面优雅颔首。

    dj这才反应过来走过去,“大家说这舞跳得好不好啊!”

    “好!”掌声响亮。

    童烟雨在台下给花思慕比了一个大拇指,她猜到她会跳得很好,可没想到这么好。

    花思慕收到信号,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敢问您怎么称呼?”dj靠近之后才发现本人这么好看,略显紧张。

    “花思慕。”

    “花小姐,请问你学钢管舞学了几年?”dj做个简单的访谈,把话筒凑近花思慕的嘴。

    这么厉害的舞蹈肯定是花了很多的功夫。

    “我一直都会跳舞,不过跳钢管舞是第一次,刚才现学的。”

    花思慕没有说谎,她刚才看钢管舞的舞者跳舞,她多看了几眼罢了,最后一个收尾动作也是她们舞蹈里的。

    “哇!”

    众人唏嘘,现学还能跳这么好?!

    dj绕了一圈,终于提到花思慕最关心的一部分——奖金。

    “还有没有人想要挑战?”

    “没有。”台下客人一致摇头,他们深知花思慕这一舞的不可超越性。

    现在要是上去,和花思慕的做比较,绝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两百万的奖金还是算了,还是不去丢脸了。

    “那么恭喜花小姐获得两百万的奖金奖励,以及今晚消费免单。

    最佳舞后,实至名归!!!”

    dj的话音一落,助兴的白色气体喷出,漫天的小纸片洒下,一个写着两百万的牌子被交到花思慕手里。

    这是她来人界第一笔自己赚的钱。

    天呐,好快乐!

    花思慕在舞台中央笑得合不拢嘴。

    台下客人们欢呼“舞后!舞后!舞后……”

    手下们这一段拍摄的画面有些颤抖,不得不说,花小姐的舞跳得太……好了些。他们不懂舞的也知道这舞的优秀。

    钢管舞一直风评不好,也是大众对它故有的误区。

    可看花小姐跳舞不会有这种猥琐的想法,只是纯粹的欣赏,享受艺术。

    他们一度看得眼睛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下巴都合不拢,尤其是那些高难度的动作,他们常年练武的知道这有多难,对身体的要求度有多高。

    也不知道少爷看到这一段视频是什么感受……

    这时候,花思慕跳舞跳累了,拿着奖金的凭证,拉着童烟雨去卡座喝酒。

    手下见状忙跟了过去,分散在花小姐卡座的周围,不让别人接近。

    “小慕,原来你跳舞这么厉害。”童烟雨赞不绝口,作为女生,她也被花思慕跳舞时身上散发迷人的气场深深吸引住。

    花思慕翘起一条腿,没有穿裙子坐姿就可以随心所欲。

    端着酒往嘴里倒去,“那是,姐什么不会?”

    妖界的人要是知道花思慕这一消息,不会感到意外。

    鬼妖娘娘的舞向来有摄人心魂的魔力。

    在战前她都会为即将出征的将士舞上一曲剑舞,气势恢弘,能破山河。

    剑之指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九尺高台之上,没有过多的矫饰,鬼妖娘娘衣着和战士一样的战甲,手握长剑,眉眼间尽是狠厉。

    挥舞的长剑锋芒毕露。

    台下即将出征的战士能够感受到来自血液,来自灵魂深处的振奋。

    哪怕最胆小的将士也会被鼓舞得红了眼。

    至于这种软软的舞,那撩人的姿态自然是得狐妖的真传,论妩媚和诱惑谁能比得过狐妖大人。

    花思慕向来一点就通。

    “童童你想吃什么随便点,姐有的是钱。”花思慕拍拍身旁的‘大奖’。

    这有钱人的滋味真是——妙啊~

    童烟雨配合地捂嘴笑,“那我就指望你包养了。”

    还没等花思慕得瑟完,口袋里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

    “啥?我听不到!”花思慕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的韩漠黑着脸重复,“你在干什么?”

    “啊?你声音再大一点!”

    耳边震耳欲聋的音乐成功地让韩漠的声音消声。

    花思慕宛如一位听力不好的老者,听不到就会很大声地讲话,“什么什么?我还是听不到。”

    韩漠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疲惫地扶额。

    电脑上正播放着花思慕跳钢管舞的样子,那么撩人,那么风情万种。

    韩漠直勾勾地盯着画面上的花思慕,眼神幽暗,喉咙有些发紧。

    过了许久,花思慕这才想到找个安静的地方,于是扛着‘两百万’的牌子,去厕所。

    这回终于能听到韩漠的话了。

    “干哈呢大兄弟?是遇到难题需要大哥帮助吗?”一个腋下夹着巨大牌子的女孩在厕所门口打电话。

    “你现在干什么?”韩漠清冷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

    他的声音也是薄荷味的。

    “我现在在那什么乾寒宫呢,这里太好玩了,我和你说昂~我刚刚可是跳舞赢了钱,一笔巨款,你猜猜多少?”

    这个两百万的牌子被夹在腋下,一直往下滑溜,花思慕伸出一条腿磨蹭着把它往上提。

    “多少。”

    “两百万!整整两百万,没想到吧!你就说厉害不厉害,我现在也是……”

    电脑屏幕上已经播放到花思慕拿奖的画面。

    漫天的纸片飘落,花思慕微缩脑袋去躲,笑得那样可人,拥有治愈一切的能力。

    韩漠原本想说的话突然说不出口,梗在喉咙。

    是的,他吃醋,他嫉妒那么多人看见她这一面。

    可他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呢……

    他开口只会扫她的兴,她这么开心,他不能做毁掉她开心的那个人。

    韩漠觉得自己就像个心里扭曲的人,一面是对她的占有欲,一面是自己的自卑,两者互相搏斗。

    而他的开心是偷来的。

    ……

    电话那边,花思慕正讲得火热。

    电话这头,韩漠低垂着眼眸听着,没有一点不耐。

    “你呢?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花思慕说了一通,说得口干舌燥,想起来他还没说他打电话过来什么事。

    “没事……玩得开心,少喝点酒。”

    “放心,我千杯不醉。你打电话过来就这事?真没遇到难题?”

    “没有。我还要忙,等会儿给你打电话。”韩漠仓促挂断电话。

    他不能再和她讲下去,再讲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马上飞回去。

    才出来小半天,就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

    花思慕听着手机里的忙音,问号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