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神的自我修养〕〔宠妻总裁坏透了〕〔巨富女婿〕〔萌宝向前冲:带着〕〔总裁爹地请温柔〕〔农门医女:猎户王〕〔医武高手闯天下〕〔闪婚甜蜜蜜:总裁〕〔假婚真爱,傅少的〕〔邪王追妻:神医狂〕〔农女有田超给力〕〔重生宠婚:霍少,〕〔神医嫡女:冷王溺〕〔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修仙琐录〕〔浪子邪医〕〔我的女仙老婆〕〔我的房分你一半〕〔回到大唐当皇帝〕〔天赋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妖娘娘驾到 第五十九章 准你不开心半小时
    韩漠俯身抱起花思慕,稳稳的一个公主抱。

    “啊。”花思慕轻叫一声,突然的腾空让花思慕条件反射地搂住韩漠的脖子。

    鬼妖娘娘的老脸顿时有些发烫,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你干嘛?我的腿没事,我自己可以走,快放我下来。”

    “别动。”韩漠淡淡地看一眼怀中的人儿。

    “哦。”花思慕弱弱地闭上嘴巴。

    安静如鸡。

    任由韩漠抱着他走出警局。

    “诶,我可以直接走的吗?”花思慕后知后觉自己出了警察局。

    居然这么随意的吗?

    “嗯。”韩漠比平时还要安静。

    “啊我忘记小童童了,她还在那里,快快,快回去。”花思慕搂着韩漠脖子的手用力,身子起来些扒在他的肩膀处往警局张望。

    韩漠顺着怀里闹腾的花思慕,“会有人送她回去。”

    乾寒宫的负责人自觉加班,请来自家律师进行交涉,宗旨是把对方往死里告,顺便把花思慕的朋友送回家。

    能做到乾寒宫的总负责人位置的人,能力自然不用说,考虑的比一般人都要周全。

    韩漠清楚自己手下的水平。

    花思慕这才安心地窝回韩漠的怀里,韩漠的怀抱不像他本人看起来冷冰冰,有着舒服的温度,还有淡淡的薄荷味。

    把冷风抵在背后,留一处温暖。

    此时夜已深,一路很寂静,几乎没有行人。街道两旁的路灯投下橘黄色的光晕。

    花思慕抬头向韩漠的脸,背光看不太真切,从她的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韩漠高挺的鼻梁,完美的下颌线。

    他的表情就是一贯的没有表情。

    也不生气,也不发怒。

    把所有的情绪都吞下,自己消化。

    花思慕双手捧住他的脸,变得很认真,注视着他的眼睛,“韩弟。”

    脸被一双柔荑捧住,传来细腻的温暖。

    韩漠脚步一顿,低眸。

    “你是不是不开心了?”

    “没。”韩漠淡淡应声,继续往车的方向走去。

    “哼,口是心非,明明就有。”花思慕咕咕囔囔一句,念在韩漠当她代步器的份上,就放过他这一回。

    报复性地搓搓韩漠的脸,才满意地收回爪子,“本宫准你不开心半个小时。”

    “就半个小时哦,不能再多了。”

    “多一秒也不行。”

    “你凭什么为别人的错误,为别人的不堪买单,让自己不开心?没道理啊,不开心的应该是那群人才对。”

    “这么想想半小时还多了,缩减五分钟。”

    “都说哭出来就没事了,你要不要也试试这个方法?嗷嗷嗷,我还想到一个,我最近看一个电视剧,说你想哭的时候,你就道理,这样眼泪就会流回去。”

    “哈哈哈,你可以在大哭的时候倒立,记得叫我看一……下,哦,好吧,韩弟看起来对这个建议不是很满意。”

    花思慕的小脑袋靠在韩漠的左胸口,絮絮叨叨。

    韩漠看起来没什么反应,只抱住花思慕的手紧了紧,把她牢牢地抱在怀里。

    放慢脚步。

    只想这条路长些,长些,更长些……

    就这样走到天荒地老。

    ……

    “小童童,你安全到家了咩?”花思慕洗完澡洗完头,穿着软糯的珊瑚睡裙,趴在床上和童烟雨开视频通话。

    “已经到家了,是后来来的那个人把我送回来。”在视频那头,手机被架在一旁,童烟雨手在脸上涂抹做睡前护肤。

    “真太不好意思了童童,都怪韩漠。“花思慕吐吐舌头。

    童烟雨笑道,“得了您嘞,您这见色忘义可是会受到谴责的,我稀里糊涂一晚上最后算是明白,你这是怒发冲冠为红颜。”

    为红颜这三个字,童烟雨靠近镜头说的,还加了重音。

    “嗯……为红颜不太确切吧,韩漠不是我女朋友啊,我可是大哥,应该是怒发冲冠为兄弟。”

    花思慕托腮思考后得出一个确切的形容。

    韩漠要是知道估计会吐血。

    就说不能让她整天叫韩弟吧,还真把她当兄弟嘞。

    童烟雨意味深长地轻笑,摇摇头没有接话。

    “小童童,你说为什么人会对一个跟本不了解的人恶意这么大啊?”

    没有了解,那些不负责任,难以入耳的话就这么轻易说出口,这对被伤害的人不公平不是吗?

    花思慕自己还苦恼上了。

    童烟雨思考片刻,缓缓地说,“我觉得是因为狭隘,见不得别人的优秀,只能通过贬低别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算是一种变相的自我慰藉。”

    “此言甚是有理。”花思慕赞同地点头。

    “是要讲给韩漠听吗?”童烟雨拍着爽肤水,语气笃定。

    “诶?你怎么知道?”

    “这还用猜,你就差写在脸上——怎么安慰韩漠了。”

    花思慕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把手机摆正,正儿八经的样子,“小童童,你跟我说说关于那个传闻的事情,为什么大家都不敢接近韩漠。”

    “这件事情我多多少少也听到一些,一开始韩漠只是有些孤僻,但大家对他还是没什么想法,还有不少女同学偷偷暗恋他。

    后来不知怎地就有传闻说韩漠的亲人全都去世了,人言可畏,传闻愈传愈烈,说只要触碰过韩漠的人都会死。

    特别是那一件事情,班上一位同学不小心撞到韩漠,一个星期后死于家中。

    谁不怕死,这件事情当初很轰动,自打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接近韩漠。”

    花思慕听童烟雨的讲述,不觉皱起眉头,这整件事情感觉把剑都指向韩漠,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看起来无懈可击,实际上漏洞百出。

    这个传闻是谁最先传出来的?有何居心?这可是别人的家事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