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大佬飒爆了 第26章 “抄袭”画家(26)
    贺家似乎只为了打发一个私生子的住处。

    他住进来的时候连个家具都没有。

    床还是他单买的。

    贺禹以前不觉得有什么,感受过虞凉家的温暖之后,贺禹突然这里觉得有点冷,空荡荡的,冷的他发抖。

    贺禹洗了个澡,抱着自己,在沙发上睡下。

    叮——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明天来我家吃早饭,早点睡,晚安,明天见。——虞凉”

    贺禹冷的发颤的心脏,看到短信后,渐渐地变得暖和起来。

    =

    第二天,贺禹还没睡醒,就听到敲门声响起。

    他头有些闷疼,鼻子塞塞的,浑身又冷又烫。

    贺禹从沙发上下来,头晕晕的,他去拉开了门。

    虞凉站在门外,她脸色看上去有些冷,眉心皱着,似乎非常的不高兴。

    “怎么……”

    贺禹话没有说完,直接晕倒在了虞凉身上。

    虞凉碰到贺禹额头,细眉皱起。

    这么烫。

    发烧了?

    虞凉抱着贺禹进房,扫了眼四周,诧异的愣了下。

    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沙发,这是正常人住的地方吗?

    虞凉把贺禹放沙发上躺下。

    她去其他房间看了看。

    跟客厅一样,什么家具都没有。

    好在洗手间里有毛巾。

    虞凉浸湿了毛巾,敷在贺禹头上,点了个跑腿,买退烧药。

    =

    贺禹再次醒来的时候,头闷痛的感觉已经好很多了。

    他眨眨眼,刚想动,发现手臂被人枕着。

    女孩手臂压着他的,侧头靠着沙发睡着,她睫毛长长的,白皙清冷的小脸一脸安谧。

    比她醒着时候少了几分清冽,安安静静的,让人忍不住的靠近。

    她一直在这里照顾他?

    贺禹心脏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一下。

    沉默片刻,贺禹抬起手。

    他手伸向女孩的脸颊。

    虞凉睫毛动动。

    贺禹手僵在半空,在虞凉眼睛睁开的瞬间,收了回来,贺禹垂下眼睛,眼睛暗了几分。

    “没事了?”

    虞凉抹抹贺禹的头,确认退烧了后,走出去。

    贺禹这次有时间打量四周。

    这不是他的房间。

    房间里有女孩的馨香,意识到自己住在哪里,贺禹愣了下。

    片刻后,虞凉端着一碗热粥回来。

    “喝了。”虞凉用半命令的语气。

    贺禹不觉得这语气有什么不对劲的,听话的乖乖喝了。

    看到她脸上露出来的满意的表情,唇瓣略微向上翘了下,贺禹弯起唇角。

    =

    虞凉收到一条短信。

    光照画廊?

    照?

    虞凉挑了下眉,又细又长的手指敲打着手机,她很快就用手机查清楚了光照画廊背后的老板是谁。

    跟她想的一样,光照画廊的老板是贺照,那天她看到跟贺禹起冲突的男人。

    虞凉干脆利落的拒绝对方。

    拒绝完后,虞凉点开相册,贺禹的睡颜跳了出来。

    贺禹发烧晕过去的那天,她偷偷拍的,虞凉微微眯起桃花眼,唇瓣挑起一抹清浅的笑,细长的手指摩挲了一下贺禹好看的又有些硬朗的脸。

    真好看!

    056:死颜狗!

    虞凉:“嗯?”

    056:!!!

    它继续装死!看不到它!

    第二天,虞凉在网上看到了光照画廊的消息。

    与光照画廊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虞凉非常熟悉的名字。

    林思月。

    光照画廊居然聘请了林思月当他们的画手。

    056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诧异的愣住了。

    林思月不愧是命运之子,被虞凉这个大魔头虐成这样了,还能峰回路转的遇到其他的机遇!

    光照画廊。

    056迅速的看了眼剧本。

    剧本原剧情里,光照画廊成为国内最有知名度最大的一家画廊,在国际上都小有名气,画廊的创始人贺照,成为最年轻的福布斯榜人物。

    命运之子还是有希望战胜虞凉这个大魔王,成功的把虞凉这个大魔王踩在脚底下,让虞凉过程悲惨的一生的!

    056暗自给自己打了打气。

    虞凉只看了一眼这个消息,就没放在心上,她收起手机,出门准备去贺禹的画廊。

    画廊。

    贺禹刚到画廊,就在画廊见到几个人。

    他们穿着简单,其中一个男人穿着西装,三十岁左右,模样沉稳,见到贺禹进来,当即呵斥道。

    “贺禹,我对你非常的失望,我的画放在你的画廊里展示,是相信你,可是你呢,居然让人毁了我的画,你知道我为了画这幅画,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吗?”

    男人眼底划过一抹暗光。

    他的画放在贺禹这种不出名的画廊展出,当然不值多少钱。

    他压根不觉得这幅画被毁了,有什么。

    这是一场意外。

    但是。

    袁浦必须要怪罪到贺禹身上。

    因为他昨晚收到一笔钱,对方要求他来找贺禹的麻烦。

    还许诺给他,可以让他的画在光照画廊展出。

    光照画廊啊。

    比贺禹的未来画廊不知道高出来多少个档次。

    他当然要选光照画廊。

    以他的画技水平和他画出来的画,这辈子都没有可能在光照画廊展出。

    这个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只是让贺禹赔偿他的画而已。

    他的画被毁,贺禹本来就有责任。

    他来要求贺禹赔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未来画廊会对你们的损失全部负责的,你们造成的损失,未来画廊全都会按照合同赔偿。”

    贺禹抿紧嘴唇,他看得出来袁浦在故意找茬。

    当初他找袁浦来入驻画廊的时候,袁浦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袁浦的资料他看过,一个二流画家,这辈子都不太可能在画廊展出他的画。

    他的画廊刚刚开业,需要画家的画支持。

    所以,袁浦答应合作的时候,他也就顺口答应了。

    但他没想到!

    贺禹眼睛暗了一瞬,瞳孔的墨色渲染开来。

    “我们的呢?”

    其他人追问。

    “所有人的损失,我们都会赔偿!”贺禹眼睛沉冷的扫了眼说话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