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鉴宝直播间〕〔重生之阵法大宗师〕〔农门福女娇宠日常〕〔我真没想入赘〕〔权少,一吻成瘾〕〔妻手遮天:全能灵〕〔跑酷巨星〕〔最强角色扮演〕〔联盟之峡谷当爹人〕〔武侠之神级魔王〕〔弃女仙路〕〔美女总裁的战神保〕〔我的强势女总裁〕〔七神物〕〔你好,老公大人宠〕〔精灵之我的亲和力〕〔我在赵国当官〕〔灾难始终慢我十步〕〔学霸的科幻世界〕〔亘古圣约之匿迹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九百七十八章:缩头乌龟
    下午的时候,陌染才从宫里出来,同样跟着一起回来的还有圣旨。Δ书阁ん.『k→shu→.co

    等福公公将圣旨的内容读完,玉瑶还没回过神来。

    福公公道:“玉夫人,您请接旨吧,这可是将军好不容易才帮您求来的,整个北辰都没有几位,您可要体会将军的这片心意。”

    “福公公说的是,玉瑶接旨,定然会记得夫君的心意。”玉瑶起身,将圣旨接在手里,顿时感觉手中的圣旨变的沉甸甸的,重千斤。

    这是一道册封玉瑶为正一品夫人的圣旨,如果说之前玉瑶还只是陌染的将军夫人,可现在她已经是有品阶的命妇。

    她现在见了一般的妃嫔跟公主,都不用行礼,而皇后也只能受半礼。

    这让玉瑶以后在宫中行走多了一分尊荣。

    这份荣耀,是陌染给她的。

    福公公还没有离开的打算,接着道:“皇上刚刚口谕,已经吩咐人去给熊大人下旨,等会儿熊大人应该会亲自上门来跟您道歉,到时候您且受着便是。”

    玉瑶下意识转头看向身边的陌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今日进宫后才传来的旨意。

    就不知道他到底在宫里做了什么事?居然让皇上这般轻易就答应了。

    “福公公,辛苦您老了,这边请。”玉瑶脸上带着得体的笑,让黑月将福公公请到前厅备茶。

    这下,院子里只剩下她跟陌染,道:“陌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不相信皇上他会突然良心发现。”

    “没什么,我不过是给他看了一样东西,让他不想让文武百官看到的东西,没想到就这般轻而易举的给你讨来这个诰命,既然给了就是你的,尽管收着便是。”玉瑶看了眼面前的诰命服,心里一阵温暖。

    虽然陌染说的如此简单,可玉瑶还是从他话中听出了几分艰难。

    声音中那几分冰冷,更是让玉瑶觉得心疼。

    这皇上本就畏惧陌染,又怎么会突然给自己加封呢?还让熊豹亲自来给自己道歉,定然是陌染用的什么手段。

    “到底是怎么回事?”玉瑶不想让陌染跟北辰睿作对,只是不想让他更加痛恨陌染的位高权重,功高盖主。

    “瑶儿,咱们先进去再说。”玉瑶跟着陌染两个人进了内院。

    此时玉瑶看着眼前的人,道:“别想我会放过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之前受的伤,一并说来听听,不能拒绝,否则我会担心。”

    玉瑶眸光灼灼,看着陌染的眼神带着几分坚定,让陌染叹息一声。

    他就知道,依着瑶儿的洞察,一定不会这般轻易的过关,昨天只是她太累了,现在恢复了元气,自然开始兴师问罪了。

    “瑶儿,你听我说,你不是让黑夜帮我送去解药吗?自然将我们身上中的毒给解了。

    后来我杀出重围,不小心让人给刺了一下,一直没敢送消息出来,我只是不想让消息泄露出来,动摇军心。

    后来没事了,就听黑夜提起林清悦那个女人陷害你的事,我这才命人将消息送出来,只是不想让你担心,这才一直让黑月他们瞒着你。”尽管陌染说的简单,玉瑶还是从只言片语中听出了其中的凶险。

    “刺到哪儿了?让我看看。”玉瑶说着就在陌染身上动起手来。

    她要亲眼看看他的伤,否则她会担心。

    “瑶儿,你觉得为夫能有这么强的定力吗?”陌染将玉瑶的双手攥住,握在掌中,不让她挣脱的机会。

    玉瑶抬起头,正好撞进他那双犀利的眼神中。

    “瑶儿,这可是青天白日,如果你想让全府的人都知道,那我自然不介意……”陌染说着,眼神越发的幽暗,眼底隐隐有火苗在跳动。

    “果真没事!”玉瑶狠狠啐了一下,这才关切的询问道。

    “没事,你还不了解我吗?昨天瑶儿不是就已经亲自验证过吗?还有你的灵泉水,药效可非比寻常。”陌染道。

    回想起昨天陌染的力量,玉瑶不自觉红的脸。

    “没事就好,我还不是担心你吗?”说着,整个人偎进陌染的怀里,脸上含着甜蜜。

    陌染道:“这福公公还在院子里,如果这个时候把他一个人留在外面,不太好吧?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回来。”陌染说着,一个甜蜜的吻落在玉瑶额头。

    “好,你去吧,我已经吩咐人热好了早餐,一会儿就送过来,我等你。”玉瑶依依不舍的道,顺手帮他整理好衣襟。

    “好,等我回来。”将人送出去,尽管陌染已经回来了,可玉瑶就感觉一分钟都不想跟他分开。

    陌染挺直的脊背刚从房间走出来,走出前院,身子跟着拱起来,额头上冷汗直流,手顺势捂住胸口的位置。

    黑夜立刻从暗处走出来,担忧的道:“主子,您的身体还没完全好,现在还需要静养,您又何必急着出门?再说,这件事您倒不如跟夫人说一下,夫人身上可是有治疗伤口的齐药,定然能很快治好。”

    “闭嘴,这件事谁都不许说,听见没有?快扶我回书房。”陌染说着,嘴里就感觉多的几分腥甜。

    看了眼身后的院子,两个人的身影快速离开了。

    岂不是,就在他站在的不远处,玉瑶已经将刚才的谈话听个清楚。

    等陌染重新进门时,玉瑶已经在桌上炖好了一锅人参汤,见陌染回来,脸上带着笑,迎上去,道:“陌染,这是刚刚为你准备的,快喝了吧。”

    陌染看着玉瑶恬静的笑,一仰头,将碗中的参汤尽数喝完,刚才发生的事,在彼此心中心照不宣。

    玉瑶在靠近陌染时多了几分小心,而陌染对于玉瑶的照顾,更是乐在享受,谁都没有说破。

    只是这天夜里,等玉瑶睡下之后,陌染披了一层清冷的月光,直奔驿馆而去。

    而驿馆的庭院里,雪迷城那倾绝的身影,坐在院子里,随手正在烹饪茶水。

    雪迷城嘴角带着醉人的笑,出声道:“大将军既然来了,为何不进门?可是因为本皇的茶不够香醇?”

    陌染一身黑衣,从暗处走出来,衣袂翻飞,自带一股高冷。

    撩起身前的衣襟,直接坐在雪迷城对面。

    两位同样倾城潋滟的人坐再一起,自然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尽管在这夜色中,依然让人无法忽视。

    雪迷城亲自为陌染斟茶,道:“大将军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多谢!”陌染言简意赅,将面前的茶一口喝尽。

    雪迷城脸上依旧带着淡然的笑,道:“不知大将军为何谢我?”

    “明知故问,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陌染清冷的出声,看着雪迷城的眼神带着冰寒。

    “如果我说我唯一的条件就是让你把瑶儿让给我呢?你肯吗?”雪迷城抬起头,眼眸不再是温暖的,到底带着几分冷冽。

    “雪迷城,你是在找死!”陌染低哑的嗓音像是水涧青石,清冷,冰寒,带着刺骨的寒霜,汹涌的向着雪迷城涌过来。

    那夹杂着内力的话,凌厉的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直接插在雪迷城的心底。

    “既然做不到,又何必虚假的来还什么恩情?”雪迷城抬起手,将陌染手中的茶水斟满,满的从杯中溢出来。

    “雪迷城,你好像一直没搞清楚,瑶儿她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她从来都不会属于你,不管是这辈子,下辈子,还是下下辈子。”陌染强忍自己想要动手的冲动,牙齿都恨不得在打架。

    “那可不一定,瑶儿她是一个人,从来都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也许现在不会是,可难保以后。”雪迷城猛然喝了一口茶,感受到茶水的苦涩,只觉得穿肠而过,直达到心口。

    纵然他心里不承认,可陌染他说的是事实,瑶儿她确实不属于自己。

    只要一想到这样,他就觉得格外的窒息,看着眼前的陌染也带着一股仇视。

    “雪迷城!”陌染二话没说,直接对着雪迷城挥过去一掌,夹杂着一股内力,直冲雪迷城面门。

    雪迷城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两个人赤手空拳,更快对打起来。

    听着院子里的动静,刚刚还在隔壁院子里的水倾绝跟着走出来,看着两个人居然在打斗,整个人慵懒的靠在院墙上,看起来热闹。

    还不忘点评一下,啧啧道:“雪迷城,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武功,倒是让本太子有些刮目相看了。”

    又转头看向陌染,道:“我说陌染,你不是号称战神吗?没想到你居然只有这点本事,连咱们雪黎国皇上的指头都没有碰到,简直就是侮辱战神两个字。”

    雪迷城两个人正在打斗,手上挥出的内力不减,此时风无邪也听到声音,一脸慌张的走出来。

    风无邪道:“陌大将军,皇上,你们怎么动起手来了?难道就不怕北辰皇上怪罪下来吗?”

    风无邪的武功根本就没法跟两个人相比,想要阻止,没几下就被躲开。

    风无邪,只能求助的看向站在高墙上的水倾绝,道:“水太子,您快帮忙阻止皇上,他们这样如果惊动了其他人,会招惹不少的麻烦。”

    水倾绝潋滟的凤眸中,透出一股冷冽,很快又恢复平静。

    冷漠的勾唇道:“你担心什么,就算招惹麻烦,也只会是陌染,跟雪迷城可没有多少关系,既然有人上门挑衅,自然不能做缩头乌龟,你安静的待着,只等着看戏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修真家族平凡路〕〔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