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贪心
    韩予溪看着玉瑶,不想再提起之前的腌渍事,免得污了她的耳朵。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之前……”见韩予溪并没有提及的意思,她身后的婢女跟着开口道。

    “翠香,在瑶儿面前瞎说什么?还不快闭嘴?”韩予溪不想让瑶儿跟着担心,立刻出声呵斥道。

    玉瑶自然嗅出了其中的味道,道:“大嫂,难道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让我知道的吗?如果是大哥……”

    “不关你大哥的事,相反,这件事让我对你大哥更加喜欢了。”韩予溪说完脸颊上飞快闪过一抹绯红。

    “既然不是大哥的错,那我更要听一下了,大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说,那就让翠香来说。”玉瑶声音平静,可总让人感觉不容拒绝。

    “小姐,这样的事没什么不能让大小姐知道的,反正大小姐不是外人,自然也该知道。”翠香被韩予溪养在身边,一直是个无法无天的性子,立刻出声道。

    “好,翠香,既然大嫂不想说,就由你来说。”玉瑶开口了,翠香看了一眼身边的韩予溪,见她没有拒绝,这才张口说起来。

    “大小姐您不知道,一个月以前,姑爷他从外面带了一个女人回来。”翠香这话简直就像一道炸雷,响在玉瑶心里。

    “我大哥他……”玉瑶眼中闪着愤怒。

    知道是玉瑶误会了,韩予溪瞪了翠香一眼,这才出声道:“你别听这丫头瞎说,根本就不是她说的这样,还是由我来跟你说吧。”接着韩予溪开始娓娓道来。

    原来就在一个月之前,玉锦堂从城外的庄子上经过,没想到顺手救回来了一个家里受灾的难民。

    看着人昏死过去,命人将人给带回府里。

    只是没想到等那个人醒过来,吃饱喝足之后,玉锦堂这才知道,那灾民居然是名女子,而且还是逃婚出来的。

    这下,韩予溪听说了她的经历,难免心生同情,便想着将人留在府里,也算不叫她饿死街头。

    只是没想到那个女子是个心大的,看着玉锦堂年轻俊朗,又有官职在身,身边也只有韩予溪一位夫人,便生出了邪念。

    时不时就在玉锦堂眼前晃悠,端茶倒水,自也勤快。

    韩予溪因为怀着身孕,对她又心生同情,也没往其他的地方想。

    只是她经常晃悠在玉锦堂面前,有时间连他经过的书房都能碰到,这让玉锦堂生了几分不悦。

    邃想给那女子几两银子,将人打发出去。

    只是没想到这女子哭天抢地的,说还没报答玉锦堂的救命之恩,说破天,也想留在韩予溪身边侍奉,这让她心里又多了几分为难。

    玉锦堂听见是韩予溪帮她求情,不想惹韩予溪生气也就勉强答应下来,只是将人远远打发到厨房里帮忙。

    只是没想到这下给了这个女人有机可乘,居然敢动手在玉锦堂的饭菜里下催情粉。

    幸好当时韩予溪因为不想吃东西早早的就躺下了,否则她一个孕妇要是服用了催情粉,非得让孩子流下来不可。

    玉瑶听到这里,双手都攥的咔咔响,她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无耻的女子。

    她不但不感激溪儿的恩情,居然还做出抢夺她夫婿的事,卑劣至极,让玉瑶不耻。

    “后来呢!我大哥他……”玉瑶关切的道。

    提起来,韩予溪即自责又心疼,跟着道:“相公他自然不会让那个女人得逞,不过她手段也是厉害,居然将相公身边的人都给引走了,等她进了相公的书房自然是扑了空。”韩予溪提起这事,不由得露出几分笑意。

    知道大哥没有中计,玉瑶反而松了一口气。

    “后来呢?大哥他岂不是……”玉瑶的目光不着痕迹的从韩予溪身上扫过。

    韩予溪怒嗔的打了玉瑶一下,娇怯的道:“想什么呢你?你以为你大哥是那等不知道轻重的人吗?”

    “那我大哥他岂不是……”玉瑶想想都替大哥心疼。

    “是,相公他生生跳进了后院的池塘里,寒风刺骨的冷了一夜。”韩予溪回想起来,都觉得心脏骤疼。

    初正的夜里,寒风肆虐,等相公被人抬出来时,整个人都冻僵了。

    在床上躺了两天,这才勉强能起来活动筋骨。

    “当时我真想随便找来一名女子,然后让相公给要了,虽然我会伤心难过,也比看着他被折磨来的好过。”韩予溪说着,双手都在颤抖,眼底的心疼更是让玉瑶感受的到。

    “那个女人呢?我大哥如何处置的?”玉瑶现在就想知道那个女人是如何处置的!

    她现在真恨不得在场,将那名女子给千刀万剐了。

    “当天夜里,就被捆在了柴房,后来让你大哥给送到了衙门里,此时已经被发配到西北去了。”韩予溪说完,玉瑶一阵唏嘘。

    没想到这几天,大哥还经历了一场这样的事,难怪之前在北辰明轩的府上看到他的时候,就感觉他轻减的许多。

    一直站在旁边的翠香道:“小姐,照我说,您跟姑爷还是太心善了,没的才让那个小贱人敢爬到你头上来,哼!”

    玉瑶觉得翠香的话半点都没错,道:“大嫂,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虽然我相信大哥的人品,可难保会出现一些别有居心的下人,你该硬气一些,来震慑住府里的下人,没的让那些下人再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来,不仅让大哥伤身,你也会跟着担忧,对我这小侄儿不好。”

    知道玉瑶是真的关心她,韩予溪露出淡笑,道:“知道了,就是为了相公,我也不会再给别人有机可乘。”

    见韩予溪果真放在心里,玉瑶这才跟着笑起来。

    玉瑶问道:“溪儿这次来找我,所谓何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了吗?果真是个小没良心的。”韩予溪反问道。

    “怎么会!我自然欢迎,只是我大哥看的紧,又怎么肯让你出门的?”玉瑶忍不住调笑一下韩予溪。

    “就知道你鬼心思多,我说不过你,不过这次我是想问你,你是否要跟着我们一起回耀月城去?”韩予溪问。

    “回耀月城?你们这是打算回家了?”玉瑶心思微动。

    她其实也很想跟着去,尤其是关于她的身份,她心底到底还是存着疑惑,只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去追问。

    她怕,怕那个待她至亲的家人会因此而消失掉。

    她更多的是不敢询问。

    不过回耀月城,却让她跟着心动。

    反正最近陌染不在盛京,她自己待在这府里也百无聊赖,倒不如跟着一起回去一次。

    还有玉婷的孩子,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应该已经大些了,她这个小姨还一直都没见过他呢。

    “瑶儿,不如你一起去如何?反正你待在家里也无聊,不如跟着一起回家去,我想爹娘肯定都想你了。”韩予溪有几分忐忑的道。

    韩予溪她其实是有自己的私心,她这是第一次去玉家老家,心里有一些恐慌。

    她早就听玉大哥说过,这玉家村里还有他的爷爷奶奶三叔一家。

    每次听他提及爷爷奶奶的时候,他都会有几分躲闪,恐怕这爷爷奶奶两个人会不好相处。

    尤其是她心里还有阴影,她的奶奶不就非常不待见她吗?所以她有些发怵。

    想让熟悉的玉瑶带着她一起,她多少会安心些。

    玉瑶看着她拉住自己的手,看着她眼底的忐忑,淡笑道:“你这也不是第一次见爹娘,干嘛这样胆怯?”

    知道玉瑶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心思,韩予溪露出一些窘迫,道:“我,我这不是……”

    “没事,你是咱们家的大功臣,况且爷爷奶奶也已经改了许多,早就不是那样难缠的人了,放心吧,不过既然你说了,我就跟你一起回去。”玉瑶笑着答应下来。

    “真的?”韩予溪跟着露出惊喜的表情,道:“瑶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难过,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就会说些甜言蜜语。”玉瑶点了一下韩予溪的额头。

    两个人嬉笑了一会儿,直到玉锦堂过来接人,玉瑶留两个人用完饭,这才出了陌府。

    三天后,玉瑶从陌府里准备好带回去的东西,跟着玉锦堂一家人出了盛京。

    只是才刚又了没多久,玉瑶用觉得身后像是有人跟着,可等她转身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玉锦堂看着玉瑶若有所思的样子,关心的道:“瑶儿,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

    “大哥,我总觉得像是有人跟着,可能是我想多了。”玉瑶道。

    玉锦堂为官这段时间,身上的气息变的越发沉稳了,眼神中更是多了几分冷冽。

    他向来相信玉瑶的直觉,既然她这样说,那定然是――

    “大哥,我大嫂怎么样?身子可有什么不适?”玉瑶询问道。

    “她没事,你不用担心,行了,快些进去休息吧,等明天咱们还要出发。”玉锦堂说完就转身出了玉瑶的房间。

    等到天微亮的时候,门外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跟着玉锦堂一声大喝,玉瑶猛然坐起来,冷冽的眼神看向门外。

    快速的起身,穿上外衣,快速走出去。

    等看清楚被玉锦堂抓在手里的人,眼中露出惊讶的表情。

    “怎么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