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一百四十五章:长舌妇
    玉瑶看着他们刚刚走出来的出口,感觉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他们走了这么久,居然一直还在玉家村的后山,而且这出口居然就是之前她挖到人参的地方。

    几年前她种下的那棵特殊的种子,现在已经生根发芽,长成了两人高的树,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主人,主人,这就是之前空间里的那颗弥月树吗?居然生长的这样好,真是太好了,以后只要你吃了这棵树上结出的猕月果,就能百毒不侵,而且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就能起死回生。”小狸儿的话回荡在玉瑶耳中,没想到当年她随手种下的树居然还能有这样大的功效,太不可思议了。

    玉瑶问道:“那这棵弥月树什么时候才会开花结果?”这树都快种了四年了,才长这么丁点大,要开花结果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

    “这……这个小狸儿就不知道了,……之前……从来没有人种出来过……”

    “叽叽喳喳说了半天等于没说,白让我高兴一场。”玉瑶自动屏蔽了与小狸儿的传话,不想看到它这张婉娘一样的脸,趁陌染不注意,直接将小狸儿给扔进空间里。

    “臭主人,居然这么对小狸儿,以后它都不会理她了。”小狸儿愤愤的声音在空间里回荡,恨的它忍不住抓狂,系统机械的声音跟在一旁安慰。

    等陌染带着玉瑶从半山腰下来的时候,正巧碰到正一脸急切带着人进山寻找的玉锦堂。

    “瑶儿,真的是你,你终于没事了,这三天三夜你都到哪儿去了?把大家都急死了。”玉锦堂抓住玉瑶双手,将她从陌染手中接过去。

    陌染纵然心中不悦,还是强忍下来,他知道玉瑶有多在意玉锦堂这个大哥,家人就是她的底线,当初秦段离就是碰触了她的底线,所以才会让她这般决绝。

    这边接到消息的黑鹰,快速飞奔过来,“主子,属下保护不利,请主子责罚?”

    同样跪在地上的还有刘勇,看到这里,玉瑶跟玉锦堂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没想到,陌染时刻都记挂着玉瑶等人的安危,让玉瑶的心掀起惊涛骇浪。

    这个男人,难怪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能及时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原来自己身边一直有他的暗线。

    板起脸,怒目而视,心里却充满甜蜜。

    “……瑶儿……”

    玉锦堂虽然也很意外,看了两人一眼,总觉得二妹与陌染之间好像发生些许变化,不过他乐见其成。

    “好了,咱们还是先回家吧,爹娘他们也很担心你们。”两人很快下了山,玉瑶刚进村就听见催氏幸灾乐祸的声音。

    “我说这玉瑶她就是个下贱胚子,这才刚别人嫌弃,成了没人要的弃妇,就跟着小白脸私奔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龌龊的事来,呸!简直不知羞,也不知道这玉老二家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才报应在玉瑶这个死丫头身上。”

    “催氏,你放屁,谁让你在这里乱嚼舌根的,当心烂舌头,我家瑶儿才不是那种人,都怪我这个当娘的,该死的人应该是我才对,我可怜的瑶儿……”

    敢出来骂人的居然回事罗氏,玉瑶看傻了眼,她这个娘从来都胆小懦弱,不敢跟催氏争吵过半句,没想到居然会为了维护她跟催氏大吵出声,看来她已经想清楚了。

    玉锦堂眼底闪着欣慰,对着玉瑶说道:“之前咱娘她也只是心疼你,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事,你看……”

    毕竟是自己的亲娘,母女哪里有隔夜的仇,对着玉锦堂说道:“大哥放心,咱娘我从来都没怪过她。”

    能化开两人的心结,玉锦堂自然欢喜,不过娘这次做的真的太过分了,要不是陌染突然出现,当天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催氏,今天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现在可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而且,我现在可是有未婚夫的人。”玉瑶说着话还不要看了身边的陌染一眼,那眼神不言而喻。

    催氏早就见过陌染,可是从来没想到这样一个风姿卓越的男人会要玉瑶这双破鞋,她不相信。

    “玉瑶,你别想骗我,这男人他又不是傻子,会放着好好的姑娘不要来娶你这个没人要的弃妇?做你的春秋大梦。”催氏得意洋洋的说完,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对视着玉瑶。

    罗氏看着玉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泪眼连连,对上催氏的刻薄,她心里更加自责。

    “瑶儿……你没事……真好!”

    说着将玉瑶搂进自己怀中,自从知道秦段离的真面目她整日的自责,要不是三弟妹跟平哥的开导,她还会绝食自责,这无疑是在瑶儿心口洒盐。

    “娘我没事,咱们等会儿回家再说,您好好休息。”虽然罗氏在秦段离这事上做了错事,也算片面的让她看清楚秦段离的人品,而且罗氏的初中都是想让她嫁进好人家,不用再受苦。

    天下没不是之父母,他们永远不会坑害自己的子女,当然,苗氏跟催氏这样的人除外。

    陌染冷冷的看着催氏,催氏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寒冷的冰窟中,冷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颤抖着道:

    “你,你想干嘛?我,我又没说错,玉瑶这个贱人,她就是没人要的弃妇,说不定早就被姓秦的男人给看光了,她跟婊子还有……”

    话音未落,两边的脸一麻,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每根神经,整张脸顿时肿成猪头。

    清冷的音符像一根根带着冰渣的刺,直扎进催氏的心中,道:“催氏,你好的很,我陌染从来不屑打女人,今天你居然能让我破例,不过,在我眼中,你就跟将死的猪没两样。”

    玉瑶眼角抽搐了几下,她还真是佩服陌染的攻击,骂人都不带任何脏字的,她还真怕催氏这个老女人会听不懂他的人话。

    “你,你竟然敢打人,来人呐,这个死男人被玉瑶这个贱女人给迷了心窍,居然光天化日之下乱打人,还有没有天理,乡亲们可要为我做主啊!”说着躺在地上洒起泼来,肥胖的身体在地上来回翻滚,看的玉瑶再次眼角抽搐。

    这个老女人还能不能换个新招,这样伎俩她都司空见惯了,出现了免疫。

    走过的人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连半个人都没上前帮忙,玉瑶可是一直帮衬着村里人,现在村里人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全都是她的功劳,别人又怎么会得罪她。

    陌染没给她乱嚼舌根的机会,走上前,脸色平静如水眼底却闪着惊涛骇浪的怒火,靠近她耳边说了几个字。

    之间催氏一个轱辘从爬起来,就像身后被狼撵似的,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就跑走了,众人被这戏剧化的一幕给看傻眼了,再看陌染的眼神带着一丝探究。

    真想质问一下他刚刚对催氏说了什么话,居然会有如此好的效果。

    催氏狼狈的逃走,那速度真不像她那吨位能做到的,看她像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玉瑶忍不住走上前小声的出声问道:“陌染,你刚刚到底跟她说了什么话?”

    陌染剑眉轻挑,故作神秘一笑,转身离开,这次陌染没有往玉瑶家方向去,反而向着耀月城的方向离开,留下一脸不愤的玉瑶兄妹。

    这个陌染难道想吃饱不认账?

    玉瑶双眼瞪视着他的后脑勺,双眼折射出的戾气恨不得在他脑袋上戳过窟窿。

    “大哥,咱们走。”既然他不声不响离开,她玉瑶也不会强留,她就当自己被狗啃了。

    玉锦堂看着气恼的玉瑶,心中含笑,看来二妹对陌染也并非没半点感情。

    三日后天刚亮,就看到一行十几人抬着大红的梨花木箱子向着玉家村走来,打头的是一对活着的大雁。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大雁的啼鸣声在这旭日初升的早晨格外嘹亮,声声敲在陌染的心头,让他多年平静的心湖泛起丝丝涟漪。

    今天陌染显然精心打扮过,一头墨锦似的黑发垂在脑后,仅在发顶束了一支紫玉发簪,一双斜飞的墨眉,宛若天际翱翔的鹰,自由而尊贵。

    细长的眼眸顺着眉上挑,透出一泓清透的眸光。

    宽大的暗红色滚边长袍,笼在他身上,卓然飘逸。

    腰间镂空的金缕腰带更显华贵,配上外面薄如蝉翼的黑色薄衫,即纯洁,又邪魅,即华贵,又高雅。

    嘴角勾起的唇瓣更找张扬,让跟在他身边的黑鹰打个寒战,主子居然也能笑出春心荡漾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受不了了。

    “黑月,你感没感觉,主子今天笑起来叫人慎得慌?”黑月送黑夜一个大大的白眼,心中诽谤。

    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眼神,主子这是高兴,高兴好不好?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你没觉得吗?我刚刚居然看到主子笑的很――骚包!对是骚包,主子他真的是陷进去了,说不定以后就会变成一个妻管严,到时候你说我们是要讨好主子,还是要讨好玉姑娘?”

    黑夜还在不停的说着,还询问这黑月的意见,久没听见黑月回答,问道:“唉?你的眼睛怎么了?难道是抽筋了?”

    黑月一脸同情的看着黑夜,丢给他一个节哀的眼神,驱动身下的马恨不得远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