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天才保镖〕〔我爆了亿万BOSS〕〔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龙虎香江〕〔偏执老公霸道宠〕〔逍遥酒剑仙〕〔大夏庙堂〕〔我屠杀了恶龙〕〔聊斋县令〕〔涅槃重生:一代权〕〔君爷又被套路了〕〔红尘仙缘:小夫君〕〔王爷拿我没办法〕〔清穿之四爷不规矩〕〔万灵苍穹〕〔刀不语〕〔恋爱吗竹马先生〕〔都市医武狂龙〕〔都市绝品仙尊〕〔陆先生:宠妻百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二百一十四章:关于血型的问题
    “这伤是怎么来的?”玉瑶厉声问道。

    今天她醒过来的时候,同样也在自己的胳膊上发现了一个这样的伤口,虽然脑海中自由有了一个猜测,可她就是想听陌染亲自说出口。

    “不小心割到的,已经没事了。”说着快速将胳膊从玉瑶手中抽出,掩入袖中。

    玉瑶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陌染看了一眼,这瓷瓶他可是很眼熟,之前瑶儿让初一专程送给他一个,到现在他都没舍的喝,只是里面药水的颜色不同,这个里面的水,呈淡绿色,流动间像是充满勃勃生机,让他整个一震,一整天的疲惫居然瞬间就消散了几许。

    “这是用来止血的,快喝了吧。”玉瑶今天醒过来后,也已经喝过一瓶,连她胸前的伤都已经不再用血丝向外渗出,渐渐的开始闭合伤口。

    这么久以来,她也只收集到这么两小瓶,现在一下全都用掉了。

    不过用在陌染身上,她觉得一切都值得。

    陌染的谎言,玉瑶并不打算说破,乖乖的躺进他的怀里。

    月色清凉如水,透过斑驳的窗口,泄了一地金光,让依偎的人感受到来自对方的温热。

    玉瑶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睡了一整天,现在又在陌染怀里,肯定会失眠,没想到听着他的心跳声,不知不觉间又睡了过去。

    次日,等玉瑶醒过来,身边早已没了陌染的身影。

    玉瑶起身费劲的穿好衣服,额头上已经布满汗水。

    心里更是把北辰明轩给骂一百遍,以后一定要远离那个该死的男人,自己果然一遇到他,就准没好事。

    还在受苦的北辰明轩,突然一连打了十几个喷嚏,惹的身后的鲜血流的更猛。

    真不知道是谁这么惦记他,后背烧灼一般的疼,让他轻轻动一下都感觉钻心的疼,更不用说咳嗽,那就像被人拿针扎一样的疼。

    他真该谢谢她,在这时候这么惦记他。

    “瑶儿,你醒了?”听着屋里的响动,早已经等候多时的玉锦堂立刻推开房门走进去,及时出手将玉瑶扶住。

    “你现在身上有伤,快回去躺好,一会儿黑夜就会进来帮你看伤。”玉锦堂心疼的无以复加,心里却有些生气陌染那家伙。

    他居然以打扰玉瑶休息的名义,不让自己来看瑶儿,还派人专门在院门前将自己堵在门外,真是太可恶了。

    “夫人,我可以进来吗?”虽然房门大开,可黑夜还是先询问出声。

    上次的事已经在他心里留下阴影,他可不想再半夜被主子抓起来操练一遍,那酸爽真的让人终身难忘。

    “进来。”玉瑶看眼面前的黑夜,等他把完脉,玉瑶眼尖的看到他药箱里的输液器。

    “黑夜,药箱里的东西是你的吗?”黑夜快速将药箱关闭,忙摇头说道:“不是,那那是我借来的,对,是借的。”

    今早主子可是特意叮嘱过自己,不可以将昨天主子帮夫人输血的事说出来。

    “噢?那真是太可惜了,那东西我可是熟的狠,只是这东西太粗糙了,用来输血不太方便。”

    黑夜听着玉瑶的话,双眸立刻迸射出精光,听夫人这话,她肯定知道该如何改良,还会有比这更好的东西。

    “夫人,不知道您觉得哪里不好?您快说出来,我立刻就能动手改出来。”那渴求的眼神,恨不得直接让玉瑶快点动手。

    “这东西反正又不是你的,我就算知道也没必要跟不相干的人说这么重要的事,我看还是就让那消息烂在肚子里吧。”

    这下换黑夜成热锅上的蚂蚁,抓耳挠腮的,看着玉瑶欲言又止。

    “怎么会是不想干的人呢?这东西是……是……”他要不要说出来,这东西他可是已经钻研了许久都没能找到改良的好办法,如果夫人她真知道,那他医术上,肯定会更进一步。

    又想起主子折磨人的手法――

    “我只是想知道昨天是不是有人给我输血而已,我也只是一时好奇,就算我知道了,我也不会跟第三个人说。”

    死就死吧,这个黑夜再不迟疑,如竹筒倒豆子般将昨天发生的事全都说出来。

    黑夜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脸上没有丝毫变化的玉瑶,心中直打鼓,不敢出声打扰。

    玉锦堂最为震惊,没想到昨天还发生这样的事,刚刚自己还在心里责怪陌染,没想到他居然是为了救瑶儿,那为数不多的不满,很快就化成泡沫,消失殆尽。

    古代人研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随意毁之。

    没想到陌染居然会毫不犹豫的割伤输血给自己,心中的感动无以复加。

    冷静下来的玉瑶,心里想起来一阵后怕,这个黑夜真是太大胆了,居然在不知道两个血型的情况下就进行输血,要是一旦进入体内,血液出现排斥,凝固成血块,那自己就真的死翘翘了。

    现在她感觉自己有必要帮他科普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否则还不知多少人会死在他手里。

    “黑夜,你想知道为什么当初你实验的人两天后又死了三个人吗?”这下黑夜暂时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双眼瞪成铜铃,激动的说道:

    “难道夫人您知道怎么回事?”这事他到现在都没想清楚原因,看着玉瑶的眼神将信将疑。

    夫人连治病都不会,又怎么可能知道?

    当时明明好好的,身上的伤口也没再流血化脓,可为什么会突然莫名其妙就死了呢?

    “死的那几个人,是不是皮肤出现暗沉,寒战,发热等症状?”这下黑夜不得不信。

    夫人将那些人什么症状都说的清楚,看来真的知道原因,立刻竖起耳朵来仔细聆听。

    “夫人,那些人的确如您所说,您快说到底是为什么?”就连一直站在旁边静听的玉锦堂都竖起耳朵来倾听。

    他也很好奇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血型不同,也就是你输进别人体内的血跟自己的血融合不了,所以才会出现那些症状,严重的人,当场就会休克死亡。”

    血型?

    那是什么东西?

    黑夜被玉瑶说的更是一头雾水,不过他听到了重点。

    原因就是因为血型的不符,才会导致人死亡。

    玉瑶跟快速的帮黑夜科普了什么是血型的问题,他也认真的记录下来。

    随后,黑夜又询问出声,道:“夫人,可是这么多血型,我要怎么才判断出来?”

    玉瑶故作神秘的笑起来,双眼中透着一股精明,道:?“你今天晚上可以去找来大量的蚊虫,把他们活捉回来,到时候再把几个囚犯放进去,到时候答案自然就出来了。”

    黑夜一头雾水,血血型难道还跟蚊子有亲戚关系吗?

    脑海中萦绕十几个疑问,可还没问出口,就感觉背后一阵寒凉,让他下意识打个寒颤。

    “回来了?”玉瑶轻问出声。

    黑夜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主子回来了,提起手中的药箱就想拔腿就跑。

    身后传来陌染平缓的声音,道:“自己去找黑影领罚。”

    居然敢趁他不在,缠着瑶儿聊天,看着玉瑶眼底的倦怠,身上的冷冽更加明显。

    黑夜在心里叫苦不迭,却不敢有丝毫迟疑,快速走下去,临出门还不忘对着玉瑶使个眼色,抬头正好对上陌染漆黑如墨的双眸,吓的不敢再有丝毫动作,立刻消失在主院。

    玉锦堂也识趣的跟着黑夜离开,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四周静谧的可怕,让玉瑶感觉难以喘息。

    “你早朝回来了?”玉瑶慢悠悠的话,试图想打破这份尴尬。

    “嗯。”陌染双眸染上激动的神色,这种回到家有人等待的感觉,似乎已经十几年没在他生命中出现过,现在只是静静的看着瑶儿,都感觉到满足。

    陌染从早朝回来就跑来玉瑶身边,一身黑色靓丽的锦袍,胸前绣着一盘张牙舞爪的黑鹰,看起来彰显霸气跟高贵。

    满头的乌发用玉簪束起,锦袍上面附一层银色的铠甲,熠熠隐退月色,寒气逼人。

    高俊冷冽的脸庞,一双瞳仁炯炯有神,让他整个如出鞘的利刃,让人望而生畏。

    陌染用内力将身上烘干,身上铠甲退去,跳上床将玉瑶捞进怀中。

    沙哑着嗓音充满魅惑的说道:“天气还早再陪我睡一会儿。”

    玉瑶挣扎起身,天空中的太阳都高高挂起来,这厮居然会说早,努力控制着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道:“起来。”

    陌染可以不要脸,她可还要呢,如果两人真再躺在一起,整个将军府里的人,用脚趾头想也能想歪了。

    玉瑶感觉自己胸前的伤口已经慢慢在愈合,挣扎起身。

    “别动,不然我真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的住。”玉瑶这才停下动作,感受到身后他的紧绷,瞬间被定格住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心中暗骂‘流氓’。

    这下玉瑶紧紧缩进陌染怀中,看着染上那双已经染上情、欲的眼眸,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等陌染渐渐平息下来,玉瑶紧张的心这才放松下来。

    脸上不自觉爬上的红晕,让她如初春的荷花,透着娇粉。

    难得的静谧被院子里一阵吵闹给打扰,让陌染的眉头打成死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重生做神医〕〔极品赘婿苏允〕〔富贵锦绣〕〔云安安霍司擎〕〔听说她是校霸罩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