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护卫在都市〕〔学霸的黑科技时代〕〔我有那么一个火〕〔重生之灰姑娘奋斗〕〔我什么都懂〕〔我偏偏是巨星〕〔华娱从1980开始〕〔透视神婿〕〔这个仙尊真憋屈〕〔暴力丹尊〕〔影后的咸鱼男友〕〔重生媳妇有点甜〕〔我真是非洲酋长〕〔时间重启游戏〕〔美漫丧钟〕〔重活之美女如云〕〔近身狂婿〕〔游戏王之传说再临〕〔隐形学霸超A的〕〔都市无敌战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二百二十二章:温家的谋算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三个月前,常舒儿已经十六岁,到了及鬓的年龄,常大人开始张罗着给她找个如意郎君。

    一时间,京兆府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毕竟他爹常大人的身份是天子的宠臣,无论商贾还是四品以下的官员都想攀附。

    温家虽然是盛京中的商贾,可他赚银子的速度一点不差。

    接到消息的温良才,每天都会殷勤的来常府报道,常大人见温良才一表人才,温文尔雅,跟常舒儿简直郎才女貌,也就更是乐见其成。

    吉祥跟小欢身为常舒儿身边的丫鬟,温良才自然会少不了给她们好处,也好让她们行个方便。

    相处久了,常舒儿也被他的大方豪爽有些打动,就在两个半月前,也就是常舒儿第一次让小欢送回礼给他,直到次日天大亮才回到常府。

    因为那天天气突然下起大雨,所以常舒儿也没在意,没想到只那一个晚上,就让身边的丫鬟跟那个死男人珠胎暗结。

    如果今天不是有玉瑶,等自己嫁过去才知道这事,肯定恨不得啖其肉,食气骨,到那时候,就算她有她爹撑腰,那也不能纵容他们合离。

    越想越觉得眼前这个死丫头可恨,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就像淬了毒的针,透着一股怨毒。

    如果是温良才,那就不难解释小欢今天的行为。

    “小欢,是不是温良才叫你给常姑娘下毒来陷害我的?他是不是还许诺你什么?”玉瑶眸光幽深如狼,透着森冷,叫人泛寒。

    看着她的眼神,小欢感觉自己无处遁形,更是不敢有丝毫的保留,哑声说道:?“温公子他给了我一包药,说让我趁机下到小姐的身上,到时候小姐一定会中毒,他再把解药拿出来,那样小姐就会对他心存感激,到时候小姐嫁给他了,我就可以做为陪嫁丫头跟到温府,到时候他再纳我进府,小姐在庄子上出事,常大人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邀月池也就经营不下去了,到时候他再出价买下来。”果然是一剑双雕,好谋算。

    这下终于真相大白了,没想到居然会是温府,温家,她很快就将今天的事回报给他们的。

    玉瑶嘴角挂着冷冷的笑,看起来越发妖魅。

    “小姐,小姐我知错了,小欢真的知错了,求您原谅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常舒儿冷冷的笑道:

    “你居然还想下次,我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你的主子,我倒要看看温良才那个狗东西他来不来救你。”

    “吉祥,让人把她带出去给我打,往她肚子上狠狠的打,不把这个小贱种打下来,难消我心头的恨,还愣着干嘛?还不动手。”吉祥刚准备找根棍子,赫然发现眼前有一根胳膊粗细的棍子递到她眼前。

    “不用客气,直接用这个打吧,不要太感激我,这出戏还不错。”水倾绝如清水撞击青石发出的声音,突然在周围几人耳边响起,透着股戏谑。

    玉瑶眼角抽搐了几下,这个水倾绝还真是无处不在。

    不过温良才还真是用心良苦,为了报自己当初的奚落之仇,居然连常舒儿身边的丫头都不放过,好个一箭双雕。

    吉祥将棍子握在手中,看着地上的小欢,眼底的不忍只一瞬间便化成狠辣。

    “吉祥,吉祥我错了,求你帮我求求小姐,我的孩子是无辜的,求你了。”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唯一的倚仗。

    当初温大公子可是答应过自己,只要自己能让他如愿娶小姐进门,到时候自己生下孩子,至少也会是良妾的身份,若是孩子没了,她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孩子?你还是先想想怎么保住你这条狗命再说吧,怪只怪你不该打咱们大小姐的主意。”说完手中的棍子应声落下。

    “常姑娘,你想管教下人还是回府的好,今天可是我庄子新开张,不想见血。”吉祥高举的棍子被玉瑶拦在半空中。她只是不想亲眼看着一个未成形的小生命就死在她面前。

    “现在这内鬼已经找出来了,那常姑娘是不是也应该兑现诺言?你的脸并非庄子上的精油跟花露所致,现在是不是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开庄子了?”

    常舒儿恶狠狠的看着玉瑶,心头的火气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恨不得将她胸腔撑爆。

    似乎是想起什么,嘴角挂起一抹冷笑,道:?“咱们的约定好想是还包括治好我的脸,现在我的脸并没有好,这可不算。”

    她今天铁了心要治这个女人,又怎么肯善罢甘休。

    玉瑶冷冷的笑出声,那张扬的笑,让常舒儿感觉心头隐隐不安,难道这个女人还有什么后招?

    “那你现在再看看你的脸?”春桃将一柄铜镜放在她面前,看着里面映衬出来的脸,常舒儿心头大惊。

    刚刚还红肿不堪的脸,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开始恢复过来,这太不可思议了,可是刚刚自己并没有吃过解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常大小姐刚刚昏过去了,要不是我家小姐给你吃过解药,你早就不知死多少次了。”春桃说话向来直接,更不会拐弯抹角,让常舒儿无从反驳。

    眼神深深看了玉瑶一眼,厉声喝道:“你们都是傻子吗?还不快带本小姐回府?”

    吉祥立刻扶着常舒儿,身后紧跟着一脸苍白的小欢,躺在地上的侍卫也一并被带走了。

    所有人狼狈的离开后,眼看着庄子上的精油所剩无几,刚刚还在看热闹的人,都争先恐后的购买。

    庄子上剩下的人各自忙碌起来,春桃夏荷等人更是忙的脚不沾地,玉瑶完全将水倾绝给无视。

    等到庄子上所有的客人离开,玉瑶跟四个丫头全都累瘫在地,不愿起身。

    “主子,这是是今天所有的银子,请您过目。”吴宇航拿着手中的账本来到玉瑶面前,一并放下的还有一个盒子,双手隐隐有些颤抖。

    “多少?”玉瑶知道肯定会不少,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多,盒子里有一沓银票,还有不少碎银子,看样子应该有二十几张,可当玉瑶看清楚上面的数额,也被吓个半死。

    每张都是一千两,那二十几张就有两万多两,这真的太多了。

    果然女人疯狂起来吓死人。

    “瑶儿这赚钱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看的本公子都心生嫉妒了,怎么办呢?本公子想,如果把瑶儿弄去水清国,那水清国将来会不会成为四国中最有钱的。”

    “不好意思,本姑娘暂时没有想离开北辰国的打算,所以水清国如何跟我没多大关系。”玉瑶漫不经心的回答。

    她现在刚在盛京开张,连脚跟还没站稳,又怎么可能去什么水清国,简直是开玩笑,如果以后她有足够的能力,也许可以去水清国游玩一番。

    她现在只要看着水倾绝,就全身起起鸡皮疙瘩,要是整天跟他在一起,她自认为还没受虐倾向。

    “那如果你成了本太子的太子妃呢?到时候,还不是得跟我一起去水清国。”玉瑶抬头正对上水倾绝这张倾城妩媚的脸。

    近的都能看到彼此脸上的绒毛,玉瑶赫然被吓了一跳,猛然站起来头顶直接跟水倾绝的下巴来个亲密接触。

    嗯――

    闷哼声从头顶传入耳中,疼的玉瑶差点飙出泪来。

    双眼噙着泪花,一脸哀怨的瞪视着捂着下巴的水倾绝。

    他果然是自己的灾星,只是跟他挨的近一点,自己准会受伤,看来陌染那家伙说的果然没错,以后一定要离这家伙远一点。

    “小心!”

    “小姐……”

    就在玉瑶转身的瞬间,犹豫双眼被泪水模糊,眼前的东西根本看不真切。

    双脚踢在身后的板凳,身子顿时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完了,这次肯定会摔个大马趴,再次肯定,一定要离水倾绝这厮远点。

    “舒服吧,本公子的身子可是柔软舒服的很,如果你不介意继续躺在我身上,我当然也不会介意,瑶儿果然很香,不错,我喜欢。”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反而身后向是多了一堵海绵,柔软无比。

    “你们这是干什么!”霸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玉瑶不用看也知道这充满犀利的话是谁发出的。

    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从地上轻飘飘的转换了位置。

    感受道身后人温暖的身体,玉瑶闻着那股熟悉的味道,心中更加安定。

    轰――

    震耳欲聋的响声在屋子里响起,玉瑶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她身后躺的地方,所有的桌椅应声而碎,化成粉末在房间内散开。

    让玉瑶双眼迷蒙,看不真切。

    陌染,浓黑的眉如两把利剑,斜斜的横在发鬓两边。

    一双眼,宛如含着两颗墨玉,漆黑的眸子里似透着一股冷冽,使他全身俨然围绕着一层黑雾。

    俊魅孤傲的脸庞,无形中散发着一股不可抗拒的高贵与霸气。

    手如铁钳,将玉瑶的身体禁锢在他怀中,不容她有丝毫反抗。

    “没想到大将军居然还舍得回来?刚刚这里可是出了一场好戏,瑶儿刚刚就差被请进京兆府的大牢里喝茶了,北辰国的官员还真是不错。”水倾绝绝美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手中的折扇却碎成残片。

    眼角下的泪痣更是鲜红如血,更显妖娆跟邪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