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二百四十二章:苏醒
    “主子,看这里的火,人已经离开一会儿了,咱们现在要不要追上去?”黑夜刚问出口,就被身边的黑逸给拉扯了一把。

    “你是不是傻吗?如果不追,咱们干嘛一路要马不停蹄的赶来,而且夫人只要在那个水倾绝手中,咱们就一日不能安宁,倒不如趁现在,咱们快把夫人抢回来,否则要是等水倾绝那家伙把夫人带去水清国,到时候再想把夫人带回来更是难上加难。”

    “那还等什么,咱们现在就追上前去,找到水倾绝那家伙,把夫人抢回来不就得了。”黑逸真想翻一个卫生眼给他。

    如果不是因为进山怕有什么蛇虫鼠蚁,出现什么意外,到时候耽误主子救夫人,说什么也不能把这个猪脑子的家伙带出来。

    黑夜这家伙,除了在对研究毒跟医术上动动脑子,其他的时候简直就像个白痴。

    “你以为主子不想,可是这个时辰的云雾山,山上伸手不见五指,咱们这样贸然闯进去,肯定会被冲散,到时候,咱们谁还去救夫人。”黑逸对于云雾山可是做好了功课,更是所有的事打听的一清二楚。

    “咱们还是耐心的在这里等到寅时,到时候雾气扩散,肯定能追上水倾绝……”黑逸刚准备将熄灭的火重新点燃,就听见陌染出声说道:

    “……走……”

    说完,率先走出山洞,留下黑逸一个人坐在洞中郁闷。

    感情他刚刚说的话,主子根本连半句都没听进耳朵里,皱着一张菊花脸,默默跟了上去。

    他可不想走进去,连个人影都找不到。

    他现在真为主子的智商担忧,居然变的跟黑夜那家伙一样,虽然他也跟想快些把夫人水倾绝那家伙手中抢回来。

    明知道瑶儿就在自己前面,陌染又怎么会坐的住,现在他恨不得直接冲出去将水倾绝那家伙碎尸万段,虽然敢带着自己的瑶儿离开,简直就是在找死。

    此时,水倾绝他们也面临着一大难题,玉瑶全身都暖烘烘的,就像置身在大火炉中,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主子,咱们不能再往前走了,现在雾气渐渐变的浓烈,里面的湿气跟淡淡的瘴气会让玉姑娘受不住,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先暂时躲避一会儿吧。”身边的知心出生声提醒着。

    最让知心担心的,还是水倾绝身上的伤,这里的瘴气对于身体好的人,倒没多大影响,可是对于有伤的两人,只能加速破坏伤口。

    水倾绝感觉自己的伤口像被蚂蚁啃咬一般,密密砸砸的疼从胸口传出。

    看了一眼胸前脸色潮红如夕阳的玉瑶,咬咬牙,“让明一加快速度,争取在一个时辰之内赶到山顶。”只要到达山顶,到时候,应该离寅时就不远了,到时候他们也好一鼓作气,直接到达白仓岭。

    知心知道只要水倾绝下定决心,就无法改变,只能硬着头皮艰难的往山上走。

    越往山上走,山上的雾气越重,水倾绝身上的伤越疼,也许是同样感觉到那股疼痛,居然从玉瑶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水倾绝大喜过望,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玉瑶能醒过来,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瑶儿,你醒了吗?”水倾绝语气中透着惊喜。

    玉瑶感觉自己全身都软绵无力,她好想努力睁开眼睛,可用感觉像是陷入迷雾中。

    嗓子更是干裂的厉害,张张口,却发不出半个音符。

    “瑶儿,你先等一下,我这就给你倒水。”从知心手中拿过水袋,将水送进玉瑶口中。

    玉瑶好不容易睁开迷蒙的睡眼,又瞬间的迷惑。

    这里是什么地方?

    头顶上是漆黑如墨的天空,眼前却又漂浮着一层白色的迷雾,唯一的感觉就是身后靠住的温热。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粗嘎沙哑的声音像鸭子发出来一般。

    “瑶儿,你终于醒过来了。”水倾绝细长的桃花眼居然铺上一层氤氲。

    “水水倾绝?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我不是……”她好像记得自己跟黑衣人打架,后来被打昏过去,接下来的事就记不起来了,难道是他救了自己吗?

    “你这丫头,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被那些人给杀了,只要醒了就好。”听着他略显沙哑的声音,玉瑶伸出手。

    冰冷的指尖触碰到水倾绝的眼角,感受到他眼角的湿意,玉瑶手指瑟缩了一下。

    “你,哭了!”水倾绝像是才发现自己的异样,眼中闪过一丝尴尬,将玉瑶的手握在他宽大的掌心中。

    “瞎说,你肯定是眼花了,我才没有。”水倾绝怒瞪身后的人一眼,知心识趣的将眼睛撇向一遍,极力压制的笑令他的身体颤抖。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子会哭,而且还被人当众给揭出来,那尴尬的模样,真是太搞笑了。

    “是吗?可是我刚刚还摸到你的眼泪了。”这下,知心再憋不住了,扑哧一声笑出来。

    这玉姑娘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的不可爱,他现在都能预想到主子脸色铁青的样子。

    “玉――瑶――”那咬牙切齿的声音,让玉瑶感觉到真实。

    “水倾绝,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雾?”玉瑶从水倾绝怀里挣脱做起身来。

    “我说我正准备把你拐回水清国去,你怕吗?”玉瑶心中暗自诽谤,这个水倾绝果然很会自作多情,虽然他救了自己,可并不表示她愿意跟他离开,即使是――

    想起那个男人,她的心就止不住的痛,然后自嘲一笑,那个男人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差点被人杀死的事吧?

    “主子,寅时快到了,咱们还是快些走吧,不然,等会儿就会被那些人追上了。”明一从前面走过来,眼神落在玉瑶身上,冷冷的。

    谁?

    谁会追上来?

    是他吗?

    玉瑶双眸中闪烁的光,全都落入水倾绝眼中,魅惑的桃花眼迸发出一股冷幽幽的光,让人不寒而栗。

    那个男人都无情的抛下她,更是不相信她,为什么在她心里还是那么在乎他。

    他现在在心里居然开始嫉妒起陌染来,连他那双桃花眼都变的黯淡了几分。

    “走,咱们现在就上山。”水倾绝带着玉瑶,几人看着周围的雾,果真淡了许多,可见度已经有三四米远,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非常难得了。

    几人脚下加快的了,可还是没能快过陌染几人。

    “水倾绝,你想带着我的未婚妻去哪儿?”陌染幽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让正准备抬脚的玉瑶慢了一步。

    “陌染,你来的可真快,可是这里好像并没有你的未婚妻,我这次可是来贺寿的,现在想回我的水清国,难道陌大将军要阻拦吗?”

    原来还真的是他追来了,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可看着他,心里还是满是疑惑。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会选择这条路?而且还这么快就追上来?

    偌大的问号就像滚雪球一样变的很大,扶着玉瑶的手也跟着骤然一紧,虽然很轻,可还是被玉瑶给发现了。

    “如果绝太子自己回去我当然不会过问,可是你带着我的未婚妻,是想怎么样?”陌染居高临下的看着玉瑶那张惨白的小脸,此时玉瑶脸上的伪装都已经被去掉,陌染眸子中的冷光越发冷冽。

    “未婚妻?如果我没记错,当初你在大殿上请求赐婚,北辰国皇帝好像并没有答应,而且连你们家老夫人都差点撞墙而死,难道你要瑶儿回去再替你背上这逼死人的骂名吗?”水倾绝字字戳心,让玉瑶眼前回忆起当初陌染舍她而去时的决绝。

    呵!

    这个男人真是自大狂,他以为他是谁!

    “瑶儿,过来。”陌染显然没把水倾绝的话放在心上,深沉如海的眼眸向着玉瑶望过来。

    “水倾绝说的没错,现在,我们之间,好像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玉瑶说完,双眸已经变成蜘蛛网状的血红,配上她病弱的模样,比楚楚可怜更让人心疼。

    “瑶儿,你当真觉得我们之间全无关系吗?”陌染看的心里钝疼,现在还不是他解释的好时机。

    “你当初不是已经给我答案了吗?你的转身离开,让我成了众矢之的,更是成了整个盛京的笑柄,难道这还不够吗?”玉瑶情绪变的激烈,泛红的双眸更像是染上的血红,连苍白的脸色都透着红艳,本就病弱的身体更加摇摇欲坠。

    水倾绝及时出手,将她整个人靠进他的怀里,这简单的动作,让陌染看的睚眦欲裂,整个人充满阴仄,让紧随其后的黑夜两人硬生生倒退半步。

    主子真是太恐怖了,现在谁还敢上前去触这个霉头,简直是找死。

    “瑶儿,你能否在给我判死刑之前,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跟我回去。”陌染近乎祈求,让玉瑶有一丝动容。

    “陌染,瑶儿已经答应跟我去水清国,想瑶儿跟你回去,想都别想。”水倾绝靠的玉瑶更近了几分,嘴里的温度灼痛了玉瑶的脖颈,瑟缩了一下。

    “难道你真让他背负上不孝的骂名吗?”玉瑶猛然想起来,横在他们之间的好像并不止是误会,还有一个老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