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的网络帝〕〔我的日本文艺生活〕〔神帝归来〕〔龙抬头〕〔惹火娇妻:闪婚老〕〔朱颜祸妃〕〔都市狂尊〕〔透视神婿〕〔重生在90年代〕〔超级狂兵〕〔我就是卖猪肉的〕〔霸道老公宠入骨〕〔古探奇玉〕〔反派今天也很乖〕〔牧场小农女〕〔八零弃妇的开挂人〕〔农门医香〕〔人间杀神〕〔雪落关山〕〔我无敌了亿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二百七十二章:发现不妥
    自从惠娘每天都往家里拿银子,风婆子每次嘴上虽然还是骂骂咧咧,可也再没出手打骂。

    之前因为惠娘的传闻,风婆子觉得自己压村子里都抬不起头来,现在走在村子里却昂首挺胸,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昨日又因突然得了一两银子,嘴都高兴的合不拢了,难道的给了惠娘一个好脸色,也让她将隐瞒银子的忐忑给压下来。

    刘全看惠娘情真意切,感受到手中的柔软,自然心中一阵意动。

    修长的指尖轻挑,惠娘的脸色变的更加红润,眼底尽是娇羞,将手中从对方手中抽出,慌忙向四周看一眼。

    眉目含秋的样子,全都落入玉瑶眼中,好看的眉头蹙起来,眼中的不认同一闪而过,快的让惠娘都没能觉察。

    看着远处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玉瑶,惠娘眼中立刻闪过一丝慌乱,顿时感觉两人刚刚握在一起的手,变的滚烫。

    对着刘全羞涩的一笑,手中牵过巧儿,快速向玉瑶这边走过来。

    “……玉姑娘……”轻声细语,在玉瑶耳边响起,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惠娘,眼神又落在巷口的男子,眼中闪过一抹隐晦。

    “进去吧,早上更深露重,巧儿还只是个孩子,千万别让她着凉才好。”玉瑶将巧儿领着率先走进院子。

    跟在她们身后的,惠娘又看了一眼巧儿脚上已经被打湿的裤腿,心中生出一丝自责。

    刚刚她只顾着跟刘全推辞,居然连巧儿冻的发白的脸色都没顾及,想来,她这个做娘的还没有玉瑶来的上心,暗骂自己粗心。

    快步走上前,声音含着感激,对着正准备帮巧儿换衣服的玉瑶轻声说道:“多谢玉姑娘,今天是我大意了,以后不会了。”

    玉姑娘允许自己做工的时候还带着巧儿,这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恩情,她可不能再不识好歹。

    玉瑶看着巧儿被荷香领出去,这才转身柔声说道:“惠娘,我其实本不想管你的私事,可是素日里,我还是很看重你的。”

    惠娘立刻感恩戴德,道:“玉姑娘您是好人,惠娘这辈子都从心底感激您的恩德。”看着惠娘那双真挚的双眸,玉瑶知道,她今日说的都是真心话,心中的烦闷少了几分。

    “惠娘,我只是觉得你现在是这个样子,不应该跟男子靠的太近,如果刚刚男子对你有那个心思,就应该不能让你惹来非议,应该光明正大的上门去求娶,毕竟寡妇门前是非多,而且你让巧儿以后该如何自处?”显然,玉瑶是真心在替她打算。

    惠娘一边感激玉瑶待她的真心,一边心里充满苦涩。

    “多谢玉姑娘关心,惠娘自知配不上刘大哥,而且刚刚刘大哥跟我在一起,我也只是为了还他银子。”惠娘又将一个月前发生的事跟玉瑶说了一遍,心中却像是被一盆冷水打湿,将心底刚刚燃起的那丝火苗给浇的幻灭。

    “你能明白就再好不过了,今日还要去帮风家女子量尺寸,别忘了正事。”玉瑶叮嘱一声,这才走出去,屋子里留下惠娘在黯然心伤。

    玉瑶早就从她眼中看出了几分,希望今天的提醒,能点醒她。

    玉瑶今天还是一身男装走在街上,招摇过市。

    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玉瑶在风铃城已经是小有名气,就因为她开设的女人坊。

    女人坊自开业以来,整天都门庭若市,面脂跟面油因为空间里有数不尽的鲜花,自然能提供无数的原料,只不过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魏老六几人送来的玻璃已经快用尽了,今天天气不错,玉瑶想出城去看看魏老六住的村子。

    凌霄今天天刚亮玉瑶就已经找不到他人影,最近好像他一直都很忙,天不亮就消失不见,等日上三竿才会进铺子,下午等铺子关门,人就又消失了。

    有时候,玉瑶半夜起夜才看到他屋子里的灯还亮着,每天神神秘秘的。

    玉瑶看在眼里,却从来不会主动去询问,毕竟她知道,凌霄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如果他想告诉她,她就等着,如果不想说,那也是他自己的事。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她自己不也有秘密吗?又何必刨根问底,惹凌霄为难。

    玉瑶一身男装,骑着刚买来的马向着城外奔走。

    现在已经进入初冬,城外有一片血红的枫树林,有不少文人骚客,名人雅士,城中的世家小姐都来这里欣赏游玩,所以一路上,玉瑶遇到了好几家华丽的马车,从她身侧而过。

    玉瑶怡然自得的握着手中的缰绳,边走边把玩着手中的折扇。

    银色的面具在阳光的辉映下更加了几分神秘,露在外面的容颜,更是绝色,更想让人一探究竟。

    玉瑶身下白色的骏马,让她俨然已快融入在这红色的枫叶中,像一幅水泼墨画,迷了路人的眼。

    玉瑶看了眼身边的人,小丫头手中还端着一杯茶水,看着玉瑶的细长的凤眸落在自己身上,不自觉羞红了脸。

    “这位公子,我家小姐想请您喝被茶暖暖身子,毕竟这天寒地冻的,公子也是准备去红枫山吗?不如,公子跟我们一起上山如何?”玉瑶看着眼前杯子中还冒着热气的茶水,薄唇勾起,透着一抹轻笑。

    马车的车帘正好被挑起,露出里面女子娇俏的容颜,眼睛正对上玉瑶探来的目光,引的女子羞红脸,手却没将帘子放下来。

    女子一双明媚的杏眸,看着玉瑶露出娇俏的模样,两边的脸颊红扑扑的,透着一股可爱跟坦率。

    “听说红枫山的树叶特别红艳,我正好准备上山看一眼,能跟小姐同路,也是我的荣幸。”玉瑶说着驱马来到马车身边。

    玉瑶浓眉轻挑,眼神正落在马车的车身上,眼中闪着了然。

    电光火石之间,玉瑶瞬间改变的主意,眼前马车内的女子,没想到居然会是风家小姐,这可是天助她也。

    一路上,马车内的风如柳探出头里,一直跟坐在马上的玉瑶交谈。

    大多都是风如柳在问,玉瑶负责回答,这样的相处模式,却让风如柳乐此不疲。

    很快两人就大致了解的彼此。

    风如柳是风家的嫡女,更是风无邪一直头疼却喜爱的嫡妹。

    这次来红枫山,是因为她打伤了自己的父亲一直最宠爱的姨娘,害的她孩子没保住,又听闻红枫山上枫叶红了,一边为了躲避父亲的责难,一边为了散心。

    所以她才只带着几个下人,就跑出来,显然是逃难的成分占多数。

    说话间,马车已经停在山脚下,玉瑶起身下马,风如柳正好也从马车内走下来。

    眼神落在玉瑶的身上,嘴角勾起一抹纯笑,看起来是个个性爽朗的女子。

    难怪这样的女子会做出怒打姨娘的事,不过就是因为这份率真跟坦诚,才领玉瑶打从心里喜欢眼前这个丫头。

    风如柳,脸上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单单眼睛看着玉瑶,红了字张颜色极美的脸。

    雪白的脸颊通红,拧着自己腰间的一条飘逸的丝带低声说道,“玉哥哥干嘛这样看着我?难道是我脸上长东西了吗?”

    说着白净的小手,扶上自己的脸颊,还不忘用力擦几下,很快就红了一片。

    玉瑶快速伸出手,将她的脸从手中解救出来,道:“柳妹妹快别擦了,哪里有什么东西,我不过是看着柳妹妹颜色巧丽,所以多看了几眼,没想到却让你反而伤了自己。”

    风如柳白嫩的手还落在玉瑶的掌中,感受到来自对方掌心的温度,让风如柳脸上变的更加滚烫。

    玉瑶却明显没有在意,半点都没有要避嫌的觉悟,顺手从怀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

    “快擦擦,这东西可是女人坊中新研究出来的遮暇膏,好用的很,可别坏了柳妹妹的好颜色。”看着玉瑶随身拿出女子才用的面脂,风如柳双眼瞬间变的黯然,如蛛网般的血红将双眼弥漫。

    “柳妹妹这是怎么了?这东西可是还从来没拿出来用过,今天正好可以让柳妹妹来帮忙试试。”这话玉瑶说的情真意切,并没有半点虚假。

    这遮暇膏还是玉瑶昨天夜里刚研究出来的,所以连女人坊都还没上架,所以自然没有人用过。

    这话听在风如柳耳中,本来暗淡的眼眸就像被泪水冲刷过一样,变的明亮了起来,熠熠生辉。

    “就听玉哥哥的,香儿,帮我擦上试试。”风如柳脸上又恢复了高兴的模样,一双眼睛变的格外晶亮,似星辰,似明月。

    “小姐,这……”她生怕眼前的玉瑶是坏人,眼睛不安的看了玉瑶一眼。

    毕竟想害小姐的人实在太多了,这外面的东西不能轻易使用,就连水,都是她一手准备好放进马车里。

    “香儿,你真罗嗦,玉哥哥他是不会害我的。”玉瑶只是淡淡的看着。

    等香儿帮风如柳将遮暇膏擦在脸上,那脸上被手擦出来的红痕,如果不仔细察看根本就看不出来,看这效果,站在她身边的香儿,双眸都快瞪出来。

    这真的太神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