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三百五十九章:上门道谢
    “你干嘛不让我说?你看看那个老东西小气的样子?居然连一百两都舍不得拿出来,我看他被玉家给赶出来了,简直就是想在我们杨家吃白食的。”杨大山心里正在敲边鼓,他刚刚还想着等桩子要银子来,他就可以还上昨天他欠的银子。

    玉忠平那个老家伙,居然如此不上道,明天要是那几个家伙来要银子,到时候怎么办?

    “你瞎咧咧个啥?就知道胡说八道,你没听说过吗?这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这玉忠平虽然现在被玉家那丫头给赶出来,可他身上肯定还藏了不少银子,现在可不能得罪他,你给我安分点,知道吗?”杨大山听见孙氏的话,刚刚还在嚣张的气焰立刻就像泄气的气球,蔫了下来。

    玉忠平回到自己房内躺在床上,听见周围两边邻居家热闹的声音,他心里的孤寂就像长出来的荒草,开始疯长起来。

    想起以前自己在玉家过年,前几天因为家里没有钱,住在那个破房子里,可一家人的心聚在一起,是暖的,罗氏更是贤惠体贴,对他嘘寒问暖。

    可是现在的杨媚儿,整天仗着自己身怀有孕,向自己要银子,今天本该一家人共享天伦,没想到却是一家人都向他伸手要银子。

    一百两的红包,他们杨家人还真敢开口,这么多年,就算手里有银子了,他给四个孩子也从来都只是三五两的碎银子。

    脑海里不听的回想着之前的重重,让他冰冷的心变的多了几分温热。

    吱嘎――

    房门从外面被人推开,杨媚儿那张清秀的脸露出来,脸上带着怒容。

    挺着大肚子,想着玉忠平的床前走过来,?“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要逼着我娘死吗?家里人都快吃不起饭了,这大过年的,难道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们杨家吗?”

    说着双眼含着氤氲哭的凄凄惨惨,如果是以前,玉忠平一定怜惜的将她抱进怀里,好好安抚一番,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玉忠平无视她的眼泪,硬着心肠转身,不去看她的眼泪。

    杨媚儿见玉忠平没有理她,眼中的幽光快速闪过,想起那人教她的招数,立刻变了脸色,谄媚的坐到床上,用手轻轻推推玉忠平的身子,柔声说道:

    “老爷,媚儿知道老爷的难处,可是打从媚儿嫁到玉家,我爹娘就一直承受着村里人的眼色,可是即便这样,媚儿也心甘情愿,只是苦了我爹娘,他们整日里不敢出门,只能待在家里,这地里都荒废了,粮食也没了指望,这日子可要怎么过啊?”杨媚儿说的情真意切,反倒让玉忠平动容。

    转身看到杨媚儿眼角压制的眼泪,将她的身子轻轻靠在胸前,“媚儿,不如咱们等过完年就去城里买一个小院,我也好出去找份工做,这样也不用再打扰你爹娘,咱们也不会坐吃山空。”

    听见玉忠平的打算,杨媚儿眼珠子快速转了一圈,心绪难宁,脸上却看不出半点波澜。

    “相公说什么都好,谁让媚儿嫁给你呢,不过,我爹娘跟大哥大嫂他们……”杨媚儿显然看出来玉忠平已经有所缓和,自然再接再厉。

    玉忠平从衣袖中拿出一百五十两银票放在杨媚儿手中,道:“只此一次。”

    杨媚儿拿着银票,笑的倒在玉忠平怀里,“我就知道老爷对媚儿最好了。”

    次日,等杨媚儿将银票放在杨老婆子手中时,杨家所有人对杨媚儿又是一番夸赞,孙氏更是红了眼,没想到这玉老头还有这么多银子。

    大年初一,杨家的院子里呼啦啦围了满满的一群人,七大姑八大姨全都来凑热闹,看看这土财主到底是什么样子。

    杨老婆子看着在自家里不停吃东西的人,眼睛都快盯出来了,这些人简直就是来蹭吃蹭喝的,幸好玉忠平提前准备了不少铜板,这一天下来,玉忠平手中的铜板就像流水一样的给了出去。

    这样的情况一连五天,杨家门前都被挤满了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连村长媳妇都给惊动了。

    后来还是杨老婆子心疼银子将院门给锁起来,这才杜绝了上门的人,这玉忠平当散财童子的日子才彻底结束。

    话分两头,大年初三这一天,玉家也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陆云笙。

    “你是什么人?想找谁?”看了眼来人,开门的忠伯仔细询问。

    进来屋子里有好些人,三婶罗氏正带着玉箩儿来串门,屋里热热闹闹,不时有欢笑声传来。

    路过的玉婷看着忠伯在门前,停下脚步问出声。

    “是玉三小姐吗?小生陆云笙,今天特意前来道谢。”玉婷没想到居然会是陆云笙,脸上闪着惊讶,眼中却带着一丝窃喜。

    她还以为之前陆云笙说会来亲自道谢,只是开玩笑,这都过去十几天了,开始玉婷还有所期盼,后来几天就慢慢将这个人淡忘了,没想到现在又突然冒出来。

    忠伯看两人认识,将院门打开,就看到陆云笙带着身边的小厮,手里拿着好些东西,站在门前。

    “陆公子,当日不过是举手之劳,没必要让你这般破费。”玉婷来到门前,看着陆云笙有些局促的站在自己对面,玉婷脸上的笑容更加重了几分。

    陆云笙再次看到玉婷,脸上透着一丝红晕,激动的手脚不知该放在何处。

    连日来的思念像是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倾泻而出,“三,三姑娘,并非在下不受信用,实在是这几天家里忙碌,家母又有些病重,这才姗姗来迟,请三小姐不要怪罪。”

    玉瑶见玉婷久久不回,出来一看,就看到陆云笙正跟玉婷两人对望。

    看来这个陆云笙还是有心之人,再结合着之前传来的消息,显然如果玉婷嫁给陆云笙也还是不错的选择,至少能衣食无忧。

    想着玉瑶对陆云笙多了一丝探究,陆云笙生的不算英俊,却也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家世却是比当初的林家好了许多。

    虽然陆云笙的爹也是经商,可他却有一个在朝为官的二叔,这次回来正是因为陆家的老祖宗想要祭祖,再加上陆云笙的爹想要让陆云笙走科举这条路,所以才让他跟着一起回来,不要管铺子里的事。

    虽然玉瑶觉得陆云笙的家事还算不错,可玉瑶打从心里不太喜欢让玉婷嫁进这样家里复杂的人家。

    陆云笙的爹还有三个妾室,两个陪房,虽然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有妾氏很寻常,可玉瑶打从骨子里不喜欢有后院乱糟糟的人家。

    她倒宁愿玉瑶嫁给一个普通待她如珠不会有三心二意的男子,再加上自己给玉婷多些陪嫁,至少这辈子不用半夜里独自垂泪,忍受分享自己丈夫的痛苦,所以玉瑶还在观望,如果他能对玉婷一往情深,顶住家里人的压力不纳妾,玉瑶自然乐的玉婷能幸福美满,可是如果陆云笙辜负了自己对他的期望,那就――

    一时间玉瑶脑海中百转千回,玉婷还一脸羞怯的看着陆云笙。

    “玉婷,还不快请客人进屋?”玉婷猛然听见身后传来玉瑶的声音,脸蛋红彤彤一片。

    陆云笙自然没有半分推辞,有进屋去,罗氏听着动静,从内室走出来,看着陆云笙举手投足都充满书生气,看着他的眼神越发满意。

    一直待在房内的玉箩儿跟陶氏,看着这样年轻的后生,知道罗氏跟玉瑶准备待客,忙告辞离开。

    临出门,玉箩儿眼神还不忘盯在陆云笙身上深深看了一眼,脚下险些移不开步。

    陶氏转头就看到玉箩儿眼中的灼热,心中顿时生出警觉,忙伸手将她拉到身前,声音低沉,“箩儿,你一个姑娘家还留在这里干嘛?快跟娘回去。”

    玉箩儿被拉的一个趔趄,差点被陶氏给拽倒,心不甘情不愿的被陶氏给拉着离开的玉家。

    走在路上,玉箩儿将陶氏的手甩开,“娘,我自己走。”

    陶氏气愤的看着还不舍得回头看玉家的玉箩儿,手重新拉住她,死死捏住她的胳膊,“回家。”

    一路上陶氏都冷着脸,回到家中,房门被猛然关上,吓的玉三郎向旁边观望,母女俩刚进屋,陶氏一巴掌打在玉箩儿脸上,双眼如炬,声音被猛然拔高。

    “你看看咱们这个家,如果不是有你二婶一家,咱们能住在这么好的院子,兴哥儿能去盛京那么好的书院读书吗?刚刚你也看到了,刚刚那个后生看玉婷的眼神,还有他身上的穿着,那样的人不是咱们能高攀的起的,箩儿,今年你已经十七岁了,等过几天,娘就再去打听一下常家,等年下,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嫁过去,人家常子熙可是……”陶氏说的情真意切,显然跟玉箩儿没在一个频道上。

    玉箩儿厉声将陶氏的话喝止,“娘,为什么我不能高攀?我到底哪里不如玉婷那丫头了?论美貌我并不输给她,刺绣功夫,嬷嬷说,我比玉婷那丫头都做的好,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只能找常家那样穷的揭不开锅的人家,刚刚您没听说吗?陆公子他只是来报恩的,对玉婷只有恩情并没有男女之情。”

    陶氏听见玉箩儿的话,气的脸色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