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四百一十四章:真实身份
    “什么?大哥你刚刚说北明轩他到底是谁?”玉锦展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怎么可能呢?

    那个人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傻子,如果他那样的人都是傻子,那这天下恐怕就没有头脑好的人了。

    北明轩,不对,现在应该叫他北辰明轩了。

    北辰明轩他虽然才来玉家没几天,可他的武功跟自己不想上下,还每次都能一句话就把自己气个半死,这样的人会是傻子吗?那他岂不是比傻子还要不如。

    “这很惊讶吗?小点声,难道你想把爹娘都吵起来吗?”玉锦堂忙低声呵斥。

    “可是,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大家不都在传这大皇子是,是个……”玉锦展说不出口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是个傻子对吗?不错,在盛京里的北辰明轩自然是人人眼中的傻子,可在玉家村的北辰明轩,却是聪明凌厉的,带着一股好胜跟不怒自威的气势。”玉锦堂淡淡的说着,话中的含义让玉锦展迷糊的脑袋瞬间变的清明。

    “大哥,那你现在跟着他……”玉锦展能在小小年纪就考中秀才,自然非常聪明,甚至不用点清就已经知道玉锦堂的意思。

    玉锦展担心的看着自己大哥,大哥这次跟着北辰明轩一起来,这岂不是已经被打上了他这一国的标签吗?

    那这样的话,大哥回到盛京岂不是很危险?

    在玉锦展心里,对北辰明轩生出了几分埋怨。

    “难道你以为我们玉家还能跟北辰明轩脱的了关系吗?”猛然想起来,陌大将军好像还是那个该死的北辰明轩的师父,二姐嫁给陌染,这样的话,他们全家都别想摆脱掉。

    “大哥这次跟你说这些事,就是让你知道,咱们现在跟北辰明轩已经是栓在一起了,而且他并不像你表面看起来那样的无能跟嬉皮笑脸,他心中藏着沟壑,所以以后你不可再针对他。”

    玉锦展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兄弟两人的夜谈,别人无从知道,等玉锦展离开玉锦堂的院子,就看到玉瑶缓步走进来。

    “大哥,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兄妹俩对着摇曳的红烛,相对而坐。

    “没什么大碍,不过都是些皮外伤。”玉锦堂知道玉瑶是关心自己,也不再隐瞒。

    “你们这两天都去干什么了?怎么会弄的如此狼狈?”玉瑶是真的担心,生怕北辰明轩这个家伙会让自己大哥受伤。

    “瑶儿,大哥就知道谁都能瞒过,就是瞒不过你。”玉锦堂露出一抹虚弱的笑。

    身子不再强撑着,轻轻的靠到后背上,疼的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大哥……”玉瑶忙走过去察看。

    “没事,我不过是受了一些内伤,等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应该没事了。”玉锦堂说的云淡风轻,可玉瑶却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

    如果依着大哥的身手,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受伤?肯定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

    “瑶儿不用担心,大哥真的没事。”玉锦堂轻咳出声,脸色从刚刚的红润透着一丝苍白,嘴角跟着流下了丝丝殷红。

    “大哥,快些吃下。”玉瑶快速从怀里拿出一颗健身丸,看着玉锦堂苍白的脸色有所缓解,这才放下心来。

    玉瑶扶着他,将他躺回床上,心里同样对北辰明轩生出了气恼。

    刚回到耀月城中家里的北辰明轩,一连打了十几个喷嚏,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这才停下来。

    心里不禁嘀咕,不知道谁这般惦记他。

    想着过个十几天后消息传到林清悦那个夫妇的耳中,相信她的脸色肯定比开了染坊都要好看。

    愉悦的恨不得跳起脚来,还有北辰睿,他的好父皇,他好不容易才养出来的人,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变成自己的人,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被气到吐血?

    玉瑶眸光灼灼,玉瑶紧紧盯着玉锦堂,眼底的担忧更是让玉锦堂心里一阵滚烫。

    想到前两天他的经历估计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就在两天前,黑逸把他带到耀月城跟北辰明轩汇合。

    北辰明轩二话没说,带着他离开的耀月城,直奔大队人马。

    刚出了城门不远处,就看到正停在原地的队伍。

    黑逸带着他们悄无声息的重新回到队伍中。

    两人进去营帐的时候,正看到替代他们的两个人*着胸膛,胸前背后都缠着绷带,殷红的鲜血渗出来。

    两人正相互帮着包扎伤口,突然看到两人进来,精神瞬间变的紧绷,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等看清楚进来的人,立刻大喜过望,差点相拥而泣。

    他们这一路真是太不容易了,真可谓是九死一生。

    从出了城门暗杀就一次跟着一次,每一次都异样凶险。

    最重要是不能施展武功,还要装傻充愣,每次都要东躲西藏的才能混过去。

    那些派到他们身边美其名曰保护他们的人,可以说才是真正刺杀他们的人。

    每次刺客刺杀或者是暗杀,他们都会以保护的名义将他们俩围起来,他们连躲藏的机会都被堵住。

    被刺客刺伤后,也没有人管他们,连大夫都省了,说这外面的大夫都是庸医,请大皇子先忍着,等回到宫后,再请太医专门医治。

    可是这‘傻子’北辰明轩根本就不懂,看到流血还要大呼小叫,所以他们两个人只能悲催的换来两个字。

    等着!

    虽然这玉锦堂不是傻子,可这假的就是假的。

    为了怕泄露的身份,两人只能等夜深人静的时候,相互上药。

    现在好不容易盼到两位主子回来,他们简直就是要喜极而泣了。

    “大皇子,玉大人,你们终于回来了,这样我们俩个人是不是可以功成身退了?”两个人就差对这两人进行顶礼膜拜了。

    “你们没被人发现吧?”北辰明轩答非所问。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摇头。

    听着他们的回答,北辰明轩的眼底立刻有一抹精光闪过,快的让两人难以捕捉。

    这眼神却被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玉锦堂给看个清楚,嘴角跟着抽搐了几下。

    看来这大皇子又准备算计人了,玉锦堂在心里为眼前的两人默哀。

    摊上这么个主子,只能是让他们自求多福了。

    “既然你们没被发现,我看你们做的也停高兴的,不如你们就继续做下去,我跟玉大人两人化个妆,然后直接混在队伍里,反正也只有一天的时间了。”两人刚刚还差点跳起来,脸上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就直接僵在了脸上。

    嘴里发出两声低沉的哀嚎,他们这是招谁惹谁了,他们恨不得现在就撂挑子,居然还要装一天。

    这一天,真的很有可能会发生许多未知的变数,他们这两颗小心脏真的快承受不起了。

    还有这满身的伤?难道两位主子看不到吗?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们两个继续,继续,就当我们俩不存在就好。”这两个大男人在他们面前晃荡,怎么可能当他们不存在?

    可惜眼前的这个是他们的少主子,只能悲催的称:“是!”

    如果仔细听都能听见他们声线中带着哭腔。

    北辰明轩跟玉锦堂两人,重新装扮了一番,然后非常顺利的混在队伍中。

    两人走在最后面,在休息的时候,都会刻意的减少存在感,就这样,一整天的时间,居然让他们打听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你们知道吗,这次皇上居然让一个傻子做主,还派了一个文弱的书生来做什么安远将军,简直就是太荒唐了。”

    “不过就凭那些个土匪,居然就派了我们两万人,这比荒唐更搞笑。”

    “你们看看骑在马上的人嘴里还流着哈喇子,简直就像一个弱智的儿童,他简直就是咱们北辰国的耻辱,难道皇上把他放出来就是为了让他……”

    伸出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死的动作。

    所有人立刻都噤了声,脸上同样闪着嘲笑,但笑不语。

    看来这群人都全都是这样认为的,玉锦堂听着他们的议论,莫名的感觉替北辰明轩感到心凉。

    虽然他贵为皇子,却为了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中活下来,成了整个北辰国的笑柄。

    更是被人这样肆意的讨论,真不知道他平日里嬉笑的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的心酸跟悲凉。

    两人快速退到没人的角落,两面都是墙,两人相对而站。

    北辰明轩嘴角勾起一抹自嘲,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连这些头脑简单的粗人,都知道我父皇要杀我,还有什么人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呢?”

    “呵!”我陪你底底的嘲讽,眼中闪着心殇,此时的北辰明轩身上带着浓浓的冰冷,就像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撒旦,邪魅而冷冽,让人望而生畏。

    “…… ……”玉锦堂有些找不到自己的言语。

    仿佛此时说什么话,都会感到苍白。

    北辰明轩双手狠狠攥在掌心,在掌心划出一道道血痕。

    北辰明轩低垂着头,脸上的表情看不真切,身上围绕的晦暗,越发浓郁,仿佛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这样的北辰明轩仿佛像个没了生气的人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