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四百七十五章: 唇枪舌战
    “水倾绝,别让他死了。”玉瑶清幽的声音从水倾绝身后传来,让准备动手的水倾绝顿住。

    虽然他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不配活着,不过既然玉瑶开口了,他自然也不会违背玉瑶的意思。

    陌雨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身后那个女人会开口救自己,只要能让他不死,自然是高兴。

    脸上露出一抹高兴的神色,忙准备开口道谢,却被水倾绝的声音给打断。

    “虽然你今天不用死了,不过刚刚我记得有人已经为自己选择好了出去的方式,既然这样,那就让我送你出去好了。”说着不由分数,一手简单的将他整个人给提起来。

    陌雨凡就像一直小鸡子一样被水倾绝从房内提出来,顺着打开的窗口,直直给扔下去。

    玉瑶只听见陌雨凡嘴里发出一声惨叫,还有身体重重落地发出的声音。

    嘭――

    那声音就像一个大大的冬瓜,被直直给扔下去摔个粉碎一样。

    单单听着那声音,玉瑶都能感受那那股酸爽。

    真真是太好了,现在看来,那个陌雨凡应该能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这样的话,那个陌老夫人就没有时间来找她跟陌染的的麻烦了。

    正想着,就看到水倾绝想倾城绝艳的脸重新出现在她面前。

    玉瑶竟然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殷红,这才猛然想起来,自己身前的衣服刚刚被陌雨凡那家伙给解开了,正露出里面的里衣。

    玉瑶冷声开口,道:“看够了没有?”

    水倾绝的视线被玉瑶这冷漠的声音给打断,眼神反而恢复了清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暖暖的注视着玉瑶,出声道:

    “没够,什么时候都看不够,难得能欣赏到这样的美景,我怎么也要多看一会儿。”

    “无耻!”玉瑶反而被水倾绝给揶揄的脸色涨红,白皙如玉的脸上透出櫻粉,看起来就像熟透的水蜜桃,让人想要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怎么会无耻呢?这送上门来的午饭,天底下哪有平白放弃的道理?都说秀色可餐,我也不过是秉持着古人的喜好体验一下而已。”水倾绝说着居然还直接坐到玉瑶对面。

    手顺势端起刚刚的酒杯,斟满酒水,紧接着一饮而尽。

    看着他一脸陶醉的样子,让玉瑶更是气的差点吐血。

    如果刚刚她没记错,陌雨凡给自己喂酒的时候,用的正是刚刚水倾绝手中的杯子。

    这样的话,玉瑶居然有种间接接吻的错觉,刚刚还被气的殷红的脸,渐渐又燃烧起来的趋势,恨不得烧灼起来。

    玉瑶决定直接将眼前的男人给无视,愤恨的想要转身,可惜自己全身软绵,一个趔趄差点撞在地上。

    看着玉瑶差点栽倒在地,眼疾手快一把将玉瑶给重新捞会自己怀里。

    玉瑶没感受到预想中疼痛的来临,睁开眼,正对上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眼底藏着的灼热让玉瑶不敢再跟他对视。

    “玉儿这是准备对我投怀送抱吗?本太子虽然不太喜欢这个地方,可只要对方是玉儿,本太子可以勉为其难。”听水倾绝张口闭口的玉儿,玉瑶感觉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身体微微的挣扎几下,见水倾绝没有半点想要放开的意思,声音嘶哑透着一股薄怒,道:“水倾绝,还不放开?谁对你个色鬼投怀送抱了?本姑娘不过是不小心而已。”

    玉瑶感觉到身前男子胸腔里的震颤,就知道他想要取笑她,在心里狠狠把他给鄙视了一番,然后才 厉声说道:“水倾绝放开,不然以后我们就是仇人。”

    眼中的冷,让水倾绝乖乖放手,微微隔开了一段距离,听见水倾绝说道:“你这个女人怎么会这般心狠,刚刚我可是又救了你,不都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吗?怎么到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这里,就是对我冰冷无情呢?”

    玉瑶狠狠翻个白眼,这个臭水倾绝,真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什么,而且自己也没打算死,这算哪儿门子救命之恩?

    “水倾绝,我有说我要死吗?再说,就算今天被陌雨凡那个贱男人给羞辱了,你也不会非死不可,顶多就当自己被狗咬了,难道狗咬了你,你还想再从狗身上咬回来吗?所以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救命之恩。”

    这样的话,玉瑶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敢说出来,她感觉依着水倾绝的为人,绝不会在这里对自己做出任何的事来,不过是想着惹怒自己而已。

    玉瑶的算盘果真打的不错,看着玉瑶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水倾绝绝艳的脸上露出一股怒容,指着玉瑶张口说道:

    “你,你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羞耻心,而且刚刚那个男人可是陌染的二弟,你,你居然……”看着水倾绝有些口吃的样子,玉瑶在心里一阵暗笑。

    她现在巴不得让水倾绝讨厌自己,这样的话,就根本不会有联姻的事了。

    这样一举两得的事,玉瑶可是高兴的很,接下来更是不遗余力的开始抹黑自己。

    “我怎么样?这有什么,这才多大的事,你不是知道吗?我之前可是自请下堂的弃妇,现在能得到陌染的喜欢,我又怎么会轻易放手呢?自然是好好巴结着他,我就是这样的人,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玉瑶见水倾绝没有说半句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玉瑶心中一阵窃喜,更加高兴的开口说道:

    “‘我这个人可是最喜欢银子,只要给我银子,我倒是不介意……”玉瑶正准备洋洋洒洒的再说上一通,就听见水倾绝充满魅惑的嗓音响起来。

    “那你准备要多少银子?”突然听见水倾绝的声音,玉瑶到嘴的话被狠狠掖回嘴里,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水倾绝接着说道:

    “给你一百万两银子怎么样?我买你跟我回水清国。”玉瑶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现幻听了。

    双眸瞪的大大的,眼神落在水倾绝身上,显然难以置信。

    狠狠咽下一口口水,好不容易才重新回自己的声音,立刻大声道:

    “不卖。”

    你大爷的!这个该死的水倾绝居然以为自己想要卖掉自己,再说,自己可是无价的。

    一百万两?

    如果自己想要,她大可以自己赚回来,花自己赚来的银子,心安理得。

    自己不过是想要刺激眼前这个男人让他进宫跟北辰睿那个家伙说清楚,不让自己再联姻。

    玉瑶看着水倾绝那双潋滟的双眸中露出来的揶揄,这才恍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被眼前这个该死的男人还耍了。

    他早就洞察了自己的目的,却一直都没有拆穿,就等着自己挖好的坑,然后跳进去。

    果真是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狡猾的就跟狐狸一样,跟陌染那个该死的男人有的一拼。

    这都过去这么久了,也不知道陌染知不知道自己被人给抓来了,有没有出来寻找自己?

    正想着,玉瑶突然听见房门被人从外面撞开,然后就看到黄妈妈慌慌张张跑进来。

    “对不住了玉姑娘,我刚刚忘记叮嘱人来守着了,你没事吧,我现在就……”边往里走嘴里边说着,等走进房内就看到水倾绝正坐在玉瑶对面。

    眼神直直往下看,还没看清楚玉瑶的样子,就感觉玉瑶整个人已经被一名男子给挡在身后。

    “把东西放下,滚出去。”水倾绝暴怒,潋滟的身姿直直挺在玉瑶面前,连身后的玉瑶都能感受到水倾绝身上发出的冷冽。

    黄妈妈看着水倾绝的样子,心里咯噔一声,不敢再有丝毫的停留,立刻将东西放下,准备逃离这个地方。

    正打算抬脚出去,就听见玉瑶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来,“黄妈妈,你留下,水倾绝你给我出去。”

    现在她还等着黄妈妈帮自己将衣服给整理好,她可不想一直让眼前这个男人注视着自己。

    “玉瑶,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没想到刚利用完本公子,就准备让本公子离开,想都别想。”这个该死的女人,果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自己刚刚才将她从那个男人手中救出来,现在转身就翻脸不认人,果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

    “什么利用不利用的这话说的对难听,再说本姑娘也没说不会报答你,等我好了,我一定好好的感谢你的相救之恩。”玉瑶翻个白眼,不再机会被自己气的差点七窍生烟的水倾绝。

    黄妈妈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脚下差点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听这两人的意思,难道刚刚闯进玉姑娘房间里的人是被眼前的男子给打出去的?

    然后接下来,两人还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黄妈妈自行在脑海里补充着那不和谐的画面,越想越觉得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黄妈妈,还不快来帮忙?”玉瑶眼看着水倾绝已经被自己气到说不出话来,一脸得意。

    水倾绝不想再看到玉瑶这张嚣张的嘴角,转身走出去,将一室的温暖尽数带走。

    等路过黄妈妈身边,让她顿时感觉身边一股冷冽的寒风刮过,让她忍不住打个寒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职游戏分身〕〔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首长大人晚上见:〕〔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