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四百八十五章:肆意的掠夺
    眼看着玉瑶已经跳上马车,正好追来的初十看到玉瑶的身影,跟在马车后直接越了上去。

    “小姐,初十终于找到您了,您真是太不厚道了,也不跟初十说一声,让初十好找,差点让您吓死了。”初十突然跳上马车,吓的玉瑶一跳,正准备出手,看到初十这张幽怨的脸,这才姗姗的将手收回来。

    “你这丫头,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初十的小圆脸咧开嘴给了玉瑶一个微笑,“我要守着夫人,自然您在哪儿,初十就追到哪儿,您别想甩掉我。”这下玉瑶再心里狠狠翻个白眼,这丫头居然把自己差点说成狗皮膏药了。

    看着初十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样子,玉瑶露出一丝无奈,道:  “好了,想跟你就跟着吧。”初十这下高兴了,直接跳回到马车前,跟吴宇航坐在一起驾车。

    马车走在乡间的小道上,车轱辘发出几声声响, 玉瑶闻着空气中散发出来的青草香,心里一阵舒畅。

    再往前走了没多久,玉瑶就渐渐闻到了浓郁的花香,现在已经是春末,勤劳的蜜蜂也已经出行,花草间还伴随着飞舞的蝴蝶,看起来果然不比桃花村的桃花源差。

    在盛京这个地方,能有这样的景色,难怪会有不少文人骚客前来,就连她都有些舍不得闭上眼。

    “小姐,已经到了,您快下来吧。”玉瑶从马车内走出来,一路上就看到已经有不少的村里人在田间忙碌,将即将凋谢的花摘下来,准备送进庄子。

    等玉瑶走近,他们全都被玉瑶这张倾城脱俗的脸给吸引的驻足。

    “这个女子真是太漂亮了,莫不是仙女下凡吧?”

    “我看也是,她长的真好看,还有蝴蝶在她身边围绕,一定是蝴蝶仙子也喜欢咱们这片花海,所以才会忍不驻足。”

    “对,你说的真是太对了,她一定是蝴蝶仙子。”

    …… ……

    没想到玉瑶来了趟花田,隔天就传出蝴蝶仙子也喜欢那花田,前来驻足的消息。

    “小姐,没想到您现在居然变成蝴蝶仙子了。”初十站在旁边打趣道。

    “不过是他们心中所想,难道嘴长在他们身上,我还能阻止得了吗?”玉瑶对于什么蝴蝶仙子只能一笑了之。

    边走边看向地里的鲜花,有的已经开始凋零,这样下去,这些花他们根本就用不完,只能白白的糟蹋了。

    “吴宇航,这两年这些花就只能这样零落成泥吗?”玉瑶伸手从地上捡起一片片花瓣,有些心疼。

    因为这些花瓣只能用来做一些面脂跟面油,玉瑶觉得倒真是可惜了。

    吴宇航倒是没有玉瑶这份惜花的心,淡淡的说道:“这事去年的时候,我就已经跟大少爷说过了,这样下来,佃农们感觉他们根本就收不到粮食,而且只能够基本的温饱,这样下去,他们根本就没多少余钱。”

    玉瑶听后,心里一窒,早前倒是自己的错,居然把这事给忘记了。

    玉瑶转身看了一眼还在议论的人,脑海里像是突然生出了一个念头,带着身边的两人,快速的回到庄子里。

    玉瑶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手中的笔不停的在纸上写写画画,直到天黑透,这才伸伸已经僵硬的胳膊。

    脖子也变的动弹不得,伸开腰身终于站起来,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东西,玉瑶露出了一抹 淡笑。

    “初十将这些交给黑月,让她以最快的速度找齐盛京城中的乞丐在城中传唱,务必让他们两天内将消息传出去。”初十心里虽然不明,可自然按照玉瑶的吩咐,将手中的信拿过来,消失在庄子上。

    玉瑶透过漆黑的夜,喃喃的自语,“事情成不成就看这几天城中人的反应了。”

    玉瑶双眸在红烛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明亮,似星辰,似明月,熠熠生辉。

    窗外拐角的地方,透过红烛看着玉瑶映在窗上的影子,心里一阵温热,瞬间便驱散了他身上的冰冷。

    “瑶儿,我想你了!”不过才短短一天的时间,陌染就感觉时间仿佛从一只蹦跳的小白兔变成了慢吞吞的蜗牛。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今天真的感觉自己生病了。

    夜幕刚刚降临,他就已经忍不住了,迫不及待从陌府里出来,直奔这庄子上。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怕面对她,害怕看到玉瑶那张生气的脸,更怕她会对自己冷漠。

    他现在就像把缩在乌龟壳中,不敢出现在玉瑶面前,生怕看到她厌恶的脸。

    玉瑶跟陌染那像是有特殊的感应,在陌染刚出现的那一刻,玉瑶就已经感受到了。

    自从她服用了生命力泉水以后,她的鼻子异常敏感,独属于陌染身上那股青竹香,早就已经传到她鼻子里。

    他,来了!

    可是这个该死的男人还是那么的自以为是,自大狂,活该让他自己伤心痛苦。

    玉瑶愤恨的将房内的蜡烛熄灭,然后跳上床休息。

    直到深夜,玉瑶都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用感觉自己的鼻子里毛孔里,全都是属于那个男人的气味。

    尼妹!这个死男人到底想怎么样?

    简直就是扰人清梦,可玉瑶又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就只能憋住气将自己全都猛在被子里。

    “该死的臭男人,之前不是最擅长死皮赖脸的硬赖在我身边吗?怎么现在反倒知道脸皮的重要来了?如果他敢进来我就……”

    “瑶儿想怎么样?”陌染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想念,本想玉瑶肯定已经睡下了,所以只进来看看她就走,没想到刚进了她的房间,就看到她躺在床上就像烙煎饼一样,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甚至连自己站在外面都知道。

    她可真是一个坏心的丫头,明知道自己守在门外,就是不肯让自己知道,而且还故意将蜡烛给熄灭,害自己在外面吹了半夜的冷风,到现在还全身发冷。

    “你,你怎么进来了?”玉瑶猛然从被子里翻出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陌染,脸上露出一抹惊讶。

    这个男人,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居然悄无声息,简直就可以媲美猫步。

    房间里异常黑,玉瑶只能看到眼前陌染的身影。

    陌染却完全不同,黑夜里,他虽然不能如同白昼一样却依然能够视物。

    陌染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玉瑶,双眼立刻变的多了几分灼热。

    之前因为玉瑶将自己蜷缩在被子里,身上的里衣早就已经变的松垮垮的。

    胸前的衣领向下敞开,露出雪白的肌肤,那微微的朦胧感,比完全展现在他面前更加充满诱惑。

    随着陌染眼中温度的升腾,玉瑶感觉房间里的空气都在变的稀薄温热。

    久久没听见陌染的声音,玉瑶忍不住上前迈了一步,差点碰到陌染的鼻尖,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只能用厘米来计算。

    近的玉瑶鼻子种呼出的灼热,尽数撒在了陌染的脸上,房间里一片静谧,两人连对方的心跳声都能听的清楚。

    陌染听见玉瑶的话嘴里发出一声轻笑,道:“瑶儿不是早就已经知道我就在门外吗?而且脚长在我身上自然就这样走进来的!”

    听着陌染胸腔中的震颤,玉瑶这才淡笑她俩的距离是有多近,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的自大,心里一阵愤恨。

    伸出脚,对着眼前的男人狠狠踢出一脚,怒嗔道: “无耻!”

    陌染不闪不避,任由重重的一脚踢在他身上发出‘砰’的一声。

    听着那声音,玉瑶都在心里替陌染一阵酸爽。

    自己刚刚踢出来的力道有多重,她是最清楚的,玉瑶急了,道:“你是傻瓜吗?干嘛不躲?”

    “我为什么要躲?瑶儿这样还会生气吗?”玉瑶冷哼一声,怒气冲冲,“我为什么不气?我都快气死了,谁准许你来我的房间的?滚出去。”玉瑶对着陌染又踢过来一脚,可这次却发现他的脚被陌染给握住,不给玉瑶挣扎得机会。

    “陌染,放手!”玉瑶觉得自己一只脚根本就没法站稳,身子不停的来回晃动。

    因为刚刚的踢打,本就松垮垮挂在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变的摇摇欲坠,胸前的衣服被拉扯的更开,露出一片雪白。

    陌染只觉得自己的双眼都变的热切,灼热的光恨不得直直盯在玉瑶身上。

    “不放,这辈子都不放。”猛然,玉瑶感觉自己瞬间扑进了一个带着寒气的胸前。

    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跟灼热,玉瑶还没来得及回味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唇上猛然一冷。

    那感觉,好像前世吃进去了一块雪糕,将缠绕在心头里的热给散发出来。

    随着陌染霸道的深入,玉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的战栗起来。

    蓦然,感觉扶在腰间的手变了味道,玉瑶轻微的挣扎,落在陌染眼中却是变成了一股挑衅。

    “……唔……”

    玉瑶经受不住,微微发出一声享受的闷哼。

    玉瑶听着自己这样美妙的声音,在心里狠狠鄙夷,恨不得将自己的嘴堵住。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只感觉陌染放在腰间的手一滞。

    下一秒,霸道的掠夺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带着灼热的火焰,要将她点燃。

    夜,无比漫长。

    两人谱写的曼妙一直没有停歇,直到天空中绽放出美妙的乐章才停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