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五百一十七章:想知道凶手
    “我看张大人这心还不够诚,咱们的右相大人可是拿出了十二分的诚意来,难道这个榜样还没让张大人学会吗?”听着陌染明目张胆的讨要‘赔礼’,玉瑶的眼角都紧跟着抽搐了起来。

    没想到这陌染无耻起来,真是无人能及,更不要说他这种腹黑,难怪盛京中的人听到陌染,都会闻之色变。

    张富阳脸色顿时一喜,只要能拿东西换自己女儿,他什么都可以换。

    说起来张富阳真是可怜,他这辈子有一妻三妾,身边的丫鬟也有不少,可就是子嗣上不多。

    这辈子也就只有嫡女张淼淼,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那儿子还不是正室所出。

    他母亲因为自己一直掌管着刑部的事,找了个道士帮他看过,说是因为他这辈子怨鬼缠身,所以子嗣上不会旺盛。

    前几年他还有心思折腾了,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能再有孩子,他也就歇了这心思,一心一意的想抚养好自己这两个孩子。

    没曾想,这女儿被她娘养成嚣张跋扈的性子,儿子太小,反而性子软弱。

    今天张淼淼得罪了陌染,这一身的毒,要是就这么折腾去了,他还怎么跟张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啊。

    张富阳连连点头称是,小心翼翼的道:“我,我只在盛京的城外,有一片百亩的良田,不知道大将军肯不肯赏脸收下?”

    张淼淼在心里恨的牙痒痒,眼神却不敢再落在玉瑶身上,生怕被她发现内心的恨。

    “张大人果然是我朝的楷模,居然这般清廉,可是我怎么听说,最近张大人在城外刚置办了一个庄子呢?这庄子好像还在你那个夫人名下。”张富阳越听后背上的冷汗就积的越多,脸色苍白,全身不住的颤抖。

    这陌大将军可是早就将他的底细给摸的一清二楚,刚刚自己还抱着一丝侥幸,现在可再不敢耍什么小心思了。

    “这,这大将军赎罪,下官不知,下官不知啊!那庄子应该是臣的夫人帮着置办的,臣这就让人回去将庄子的地契送来给夫人。”

    心里满是苦涩跟心疼,早知道他就不会命人去将那庄子给抢来了。

    没错,那庄子他可是早就看上很久了,可那个庄子一直是盛京中许家的田产,许家正是盛京中的商家大户。

    他们家的大公子,因为跟御史大夫家的儿子打架,没想到居然将御史大夫家公子的眼睛打伤了,为了能免他儿子一命,许家硬是用那处田产做了交换,将儿子给救出去。

    这刚到手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捂热乎,就像煮熟的鸭子飞了,张富阳心里一阵肉疼。

    这个田产当初他收下的时候,就是怕会被御史大夫家的人给觉察,他才会用了他夫人的名字,没想到,这样的小事居然还是被陌大将军给发现了。

    这样的事他怎么可能不惊诧!没想到大将军两年没在盛京,却依旧对盛京中的消息了如指掌,这样的洞察,不止是张富阳,连林右相都惊出一身冷汗。

    面上虽然不表露出半分,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林右相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事天衣无缝,他趁着陌染不再的这段时间,心情早就放松下来,也没有当初了那般戒备。

    没想到这才过去多久?这陌大将军居然消息会这般灵通,那他到底对盛京中的消息还知道多少?还有他做的那件事,不知道――

    林右相震惊的抬起头,正对上陌染那双漆黑的双眸,看到林右相的脸色,冷硬脸上的线条微微一勾,露出一抹邪魅。

    看着陌染的笑,就想一把利刃在林右相心中划了一道,让他整个人变的心惊肉跳。

    仿佛一切都逃不过他的这双犀利的眼睛,让人无处遁形。

    “原来张大人也是识时务,本将军现在可以带我的夫人离开了吗?”陌染说着将手牢牢的锁在玉瑶的腰间,挑衅的眼神正好落在身后的水倾绝身上。

    果然,就看到水倾绝的眼神跟着落在陌染的手上,那犀利跟冰冷,恨不得将陌染那双手给盯出一个窟窿来。

    转瞬又恢复如常,脸上的表情僵硬的又变成原来的样子,那短短的一瞬间,让北辰琪儿看的分明,心里对玉瑶的怨恨更甚。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干嘛总是要勾引着自己的水太子,水太子他这样风光霁月的男人,只有她这样身份高贵的人才能配得上,这个女人她还不配。

    不过既然陌染已经跟这个玉瑶成亲了,她没什么还要霸占着水太子的喜欢?

    她不许!

    水太子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现在自己的母妃跟父皇都不喜欢自己,她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

    既然这水太子喜欢玉瑶,那她何不……

    打定主意的北辰琪儿,带着她身边的人想要立刻回了宫,林府的人全都出来相送,自然少不了玉瑶跟陌染。

    玉瑶刚坐进林府门前的马车,就感觉自己身子被一股霸道的力气给禁锢住。

    “瑶儿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还有那个该死的字据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要是我没能来林府,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要好的出现在我面前吗?嗯?”陌染每一个问句,都让玉瑶感觉身后的力气变的加重,直到嘞的自己快喘息不动。

    胸口就像积压了一口闷气,每一次的呼吸都让自己变的胸口坠疼。

    玉瑶微微挣扎,道: “你先放开我,我,我快喘不过气了。”

    陌染双眸锐利带着一股冷冽,虽然表情依旧冷漠,手上的力气却放松了几分。

    “瑶儿,你不乖!”陌染灼热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在玉瑶的耳边响起。

    玉瑶真想给他一个白眼,她什么时候不乖了?她自己怎么没有发现?

    玉瑶转头对上陌染的双眸,四目相对,玉瑶此时就像坐在陌染的怀里,两人就像依偎在一起。

    驾――

    马儿一声嘶鸣,嘴里发出一声叫,身后的马车跟着一个晃动,将车帘给抬起了大半,外面的人清晰的看到了里面两人依偎再一起的动作。

    这样的甜蜜,刺痛了站在外面的水倾绝的心,眸光灼灼透着一抹森冷,让身后的知心打个寒战。

    此时水倾绝就像一棵殷红潋滟的娇花,瞬间被冰冷冻结,那种冷冽跟身上热情如火的红衣相结合在一起,让他就像一株带刺的玫瑰,只可远观不敢近前。

    身后的知心出声道:“太子……”

    水倾绝手中折扇轻摇,眼中闪着莫名的光,道:“走!”

    北辰琪儿只能眼睁睁看着水倾绝离开,气的在原地跺脚。

    “公主殿下,这时辰也不早了,再不回去,着宫门就要关了。”

    要不是身后的怀嬷嬷提醒,她都要跟着水倾绝的脚步离开了。

    北辰琪儿又不舍的看了水倾绝离开的背影一眼,这才上了自己的凤撵。

    林府终于重新恢复了安静,所有人全都乖乖的离开了院子。

    陌染直到看到水倾绝那殷红的背影离开,他嘴角才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

    那个男人已经来这里太久了,也是时候让他从北辰国滚回水清国去了。

    “瑶儿,你可曾忘记,当初我说过,只要你不乖就会有惩罚。”玉瑶眉头微拢,在眉心打成一个结。

    这好像只是他得一厢情愿吧?自己有说答应吗?

    自作多情。

    “无聊!”

    玉瑶挣扎着想从陌染的身上离开,却突然碰到了背后*滚烫如拿铁一样的胸膛,还有一个用脚后跟都能感受到的东西。

    “瑶儿这是打算玩火吗?虽然不介意瑶儿在马车里帮我灭火。”陌染低沉如大提琴般略带沙哑的嗓音,紧紧靠在玉瑶的耳膜边沿,像是一股电流,从玉瑶身上穿过直击她的心底,让人不由自主的打个轻颤。

    “流氓!”玉瑶再不敢有丝毫的挣扎,乖乖的坐在陌染身上。

    “看来瑶儿还想让我做更流氓的事。”说着一股温热落在玉瑶的唇上。

    这次的吻带着一丝惩罚的味道,霸道而灼热。

    马车在路上行驶,初十跟黑夜两人坐在马车上,马车赶的比牛车还慢。

    路,还很长,马车内的温度在不断攀升。

    不知过了多久,终陌染才不舍的结束了一个带着灼热而惩罚性的吻。

    玉瑶气喘吁吁,看着眼前带着一丝满足的陌染,手悄悄落在陌染的腰间,一个用力,陌染的背连的僵硬。

    玉瑶想再动手,可惜背后的肌肉变的坚硬如石,玉瑶再动不得分毫。

    “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我绝不会这般轻饶,瑶儿可是记清楚了?”

    陌染宽大的手掌,将玉瑶整个人禁锢在自己怀里,感受到她温热的体温,才两这颗心放下来。

    “想不想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陌染突然询问玉瑶。

    玉瑶其实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份答案,可她还想再确认一下,自然点头答应下来。

    她可是受害者,对于这个杀人凶手,她还真是多了几分期待,毕竟在林府,她也想知道这林右相对那凶手是如何处置的。

    这次林府之行,虽然有几分凶险,却难得的是让她得了两个庄子,还有一个别院,加起来可是要有七八万两银子。

    这场鸿门宴,来的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职游戏分身〕〔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首长大人晚上见:〕〔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