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五百二十八章:相互学习
    吱嘎――

    房门从外面被推开,孙颜青刚走进门,就看到正斜躺在软榻上,韩进手中执着一本书。

    “回来了?”

    这个男人单单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成功吸引住自己的目光,可他为什么总要对自己这般若即若离?

    他就像挂在天上的月亮,总有种遥不可及的感觉,让她的心轻轻撕扯着难受。

    “嗯!回来了。”

    孙颜青心里一阵难过,这就是他们平日里说的最多的话,没想到也仅仅是这简单的几个字。

    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然后熄灭蜡烛,一夜无话。

    孙颜青看着背向着自己的韩进,心中更加笃定。

    次日天刚亮,孙颜青早早的就去厨房转了一圈,然后又去主院跟韩夫人请安,一切都这样的平安无事。

    只是从那以后,韩夫人每天都病恹恹的,先大夫来看病,却什么都没看出来,把韩进跟韩大学士急的着急上火。

    只是韩夫人这病也不是每天都这样,隔一两天就会难受,然后躺在床上。

    期间,孙颜青一直守在韩夫人床前,连夜里,她都不舍离开,还亲自动手煎药,再亲手喂进韩夫人嘴中。

    直到韩夫人的病情稍有好转,整个韩府中的下人,都在感叹少夫人的贤惠体贴孝顺。

    韩府中的事玉瑶并不知道,而此时她已经回到了邀月池。

    这林右相可是送了她一个庄子,现在正好可以过去看看,再加上张富阳送的那个地,也很不错。

    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又有了这样好的收获。

    这几天,陌染好像格外的忙碌,自从那天她从陌府中离开后,已经有好几天没见到他的人影了。

    据玉瑶猜测,应该是跟林府中听到的消息有关,不过这已经不是她该关心的事了。

    她可要好好盘算一下,这两个庄子要准备种什么好。

    这天天刚亮,玉瑶就起身坐在马车里去看她的新庄子,来的时候,庄子上正在收拾。

    等玉瑶的马车刚停下来,周围所有人都像是没看到她这个人一样,各自忙着手中的事。

    玉瑶柳眉轻挑,这是准备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吗?呵呵!看来他们真把她玉瑶当软柿子给捏了。

    “初一,教教他们看到主子应该怎么做?”初一是今天又重新回到她身边的。

    陌染觉得她身边的人太少了,打算将初七跟初六送到她身边,却不想被玉瑶给拒绝了,直接向陌染要了初一。

    那天的情形是这样的。

    “如果你真打算将人送过来,不如还是将初一送过来吧,她我用的习惯了。”初十正现在玉瑶身边,听见夫人依然让初一待在她身边,小苹果一样的脸上透着欣喜。

    正打算代初一谢过,不想就听见陌染立刻说道:“不行,谁都可以就是初一不行。”

    “除了初一,我谁都不要!”玉瑶倔强的脾气也上来了,显然有着剑拔弩张的气氛。

    初十眼看着陌染脸上的怒色在蔓延,眼神都变的犀利,她大气都不敢喘,悄悄的走出去。

    主子跟夫人都是这样气场强大的人,她出声只能做炮灰的料,还不如乖乖的离开。

    房内两人四目相对,眼中同样透着犀利,各不想让。

    玉瑶再心中腹诽,这个该死的家伙,他难道就不知道让一步吗?非要跟自己过不去。

    看着两人就像斗鸡眼一样,冷冷的出声道:“无聊,我谁都不要,自己去找。”起身刚准备离开就感觉腰间多了一双铁钳。

    “放开!”

    “不放,这辈子都不放。”说着将头放在玉瑶的脖颈上,叹息一声。

    “这辈子,我陌染算是栽在你这小丫头手里了,不过让我答应也可以,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条件?”陌染这个无耻的人,居然还想要什么条件。

    这人是他准备硬塞给自己的,还非要留下来不可,现在反而让自己给他一个条件,简直是不可理喻。

    玉瑶翻个白眼,挣扎着从那双铁钳中逃脱,不想被身后的人直接给揽到身前,低哑的嗓音充满魅惑,道:“既然你不知道什么条件,不如让我来教教你。”

    初十待在院子里,从正午一直等到太阳西斜这才看到主子一脸春风的从房内走出来,吩咐他为夫人准备沐浴用的洗澡水。

    半夜里,她在房内看到了初一的身影,虽然她的身子变的消瘦了几分,却没有什么大碍。

    初十次日来到玉瑶房内时,正好看到玉瑶正准备穿衣,看到她身上那朵朵绽放在白嫩肌肤上的红梅,脸色瞬间变成赤红。

    难怪主子会答应夫人让初一回来,感情是夫人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初十深深在心里给玉瑶拘几把心酸泪。

    初一看着玉瑶像是两人从来没发生过那晚的事一样,初一依旧沉默,却也不是完全无视玉瑶的存在,这就够了。

    玉瑶也没打算让初一能感激自己,纯粹是她觉得初一这个女人,她真的是用惯了不想换人。

    再说,既然那晚初一没有杀害她,今后也不会,既然能把这样放心的人放在身边,干嘛还要再跟一个不知根底的人重新认识呢?她玉瑶可是很忙的。

    初一听着玉瑶的吩咐,脸上虽然看不出半点神色,眼角却跟着抽搐了几下,这个女人还真是自觉,她可是整个炼狱中都有明的杀手,现在却只能给她做一个打手,真是太侮辱自己的身手了。

    尽管不想听,她还是走上前,她可没忘记,主子找到她时说的话。

    她从来没见过主子会出现这样严肃的表情,透着一股凶狠,让她背脊生寒。

    “初一,回到夫人身边,你的职责就是保护夫人的安全,去吧。”初一以为自己听错了,眼中闪着不敢置信。

    “你没有听错,这是夫人吩咐的,去吧。”尽管初一不明白为什么玉瑶还会将自己留在身边。

    “是!”

    初一拖着自己的身子刚准备离开,就听见身后传来陌染略带无情的声音,道:“你最好不要再动别的心思,不然我不介意亲手送你下地狱。”

    初一心中瞬间像是比吃进了蛇胆还要苦,陌染的话就像印证当初玉瑶的话一样。

    主子果然待自己没有半点的情意,连基本的男女之情都没有,她现在还能再奢望什么。

    初一脸色看不出半个神色,只看到一抹冷色,道:“是,手下一定拼尽一切保护夫人。”

    “下去吧。”陌染也从初一眼中看到了几分释然,不过手却被狠狠攥紧,要是初一敢再做出一丝伤害瑶儿的事,他一定说到做到,亲手解决了她。

    初一本以为玉瑶一定会给自己脸色,或者是为了报复自己,可她猜错了。

    玉瑶不但没有半点奚落自己的意思,更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反而还是像之前一样对自己非常信任。

    初一第一次觉得玉瑶就像个迷,她完全猜不透她心中的想法,从她身上似乎看到了跟主子一样的影子,不,应该说是两人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初一冷笑,她还想要奢望什么,难怪主子会喜欢她,她确实有过人之处。

    初一出手,这些人管事不过就是群乌合之众,显然是受了别人的命令,特意来给玉瑶找麻烦的。

    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人,玉瑶缓缓从马车上走下来,等所有人看清楚她的面容先是一阵呆愣。

    这女人哪里是什么什么坏人,分明是一个仙女。

    和煦的日光之下,女子就像踏着光而来,白皙如玉的肌肤透着点点櫻粉,双颊泛着微微的红润。

    瓜子脸上露出一双凤眸,熠熠生辉的眼神中透出云雾般的光彩,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人。

    这样倾城潋滟的女子,居然就是他们的主子,简直太迷惑他们的眼睛了。

    狠狠用衣袖擦了几遍,这才敢确定他们看到的是真人。

    这个女人应该安安静静的待在画纸上,霎那间从画纸上飘下来,让人难以置信。

    听见院子里哀嚎声,从房内走出来一个人,看了要周围的情况,立刻大声呵斥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可是林右相家的人,谁准许你们来这里捣乱的?”一个年老的管事看他身上的衣服,应该是这里大管事。

    这个老头子看来这几年在这庄子上作威作福习惯了,从中应该也捞到了不少油水,吃的身宽体肥的,身上的衣服都快赶上盛京中的七品官了。

    啧啧!没想到这林府中也养出了不少的蚂蝗专门吸庄子上的血汗钱。

    既然他先蹦出来,那玉瑶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先拿这个人开刀。

    “初一,教教她我到底是谁?”初一下手自然不会客气,黑色的身影一晃而过,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人就已经来到大管事面前。

    啪啪啪――

    一连串十几个巴掌狠狠煽在对方脸上,等初一停下来时,那大管事差点还在原地打转。

    脸顿时肿成了猪头,连嘴都快找不到地方了,看着他的样子,玉瑶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神色。

    边向前走,边嘴角点评道:“嗯嗯,这次打的不错,初十,看来你还要好好跟初一学学,看看,这才叫水准,下次如果还有不老实的,就换你来,也好让你练练手。”

    初十跟初一相互对视一眼,对夫人这种恶趣味,她们的只能默默接受,不过真是太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