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剑皇〕〔一月一千万零花钱〕〔带上女儿去修仙〕〔穿书后我成了国宝〕〔兵之神〕〔都市绝品狂尊〕〔无敌从长生开始〕〔逆流纯金年代〕〔都市之我是武神〕〔主宰之王在都市〕〔细雨湿流光〕〔主角是洛尘的小说〕〔神豪阔少〕〔都市仙尊洛尘〕〔捡个大佬成女王〕〔陛下欠我一条命〕〔执念成宠〕〔锦上妻〕〔神医嫡女有空间〕〔重生种田:首辅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五百三十九章:全天下心中的恶人
    林莞儿根本就不相信这懿旨上的事是皇后娘娘吩咐下来的,“这不可能!皇后娘娘她绝不会这样对待我的,她不会,这懿旨分明是假的,假的。”

    “混账孽畜!还不快给我跪下谢恩!”林右相也跟着站起来,将跳脚的林莞儿给拉这重新跪下。

    这雷霆雨露都是君恩!

    纵然林夫人再不甘愿,也只能跪求谢恩。

    她的莞儿现在真的已经被皇后娘娘给舍弃了,这以后只能嫁进墨家去,小心翼翼的过活。

    幸好这皇后娘娘还对莞儿有几分怜惜,这懿旨是在莞儿跟墨子熙定下婚约后才下的。

    这墨家之所以能答应这门婚事,将这件事给答应下来,不过是看在莞儿在皇后娘娘面前的这份体面。

    如果是在婚事还没定下来之前,那她娘家人肯定不会将婚事答应的这般爽快。

    谁也不想咽下这令人恶心的苍蝇,毕竟那天莞儿的身子被那么多人看到了,这顶绿油油的帽子,谁家都不想背。

    如果在让墨家知道了这件事,到时候肯定又会是一场麻烦,毕竟莞儿的郡主头衔已经被褫夺了。

    林莞儿被林右相压着谢了恩,看着林莞儿那恨不得吃人的眼神,宣读懿旨的太监也没敢多待,更是不敢要什么赏银,立刻夹着尾巴从林府中逃回了宫中。

    林莞儿眼看着太监离开,立刻从地上跳起来,伸出手,对着林雅儿那张精致的脸左右开弓。

    没几下,林雅儿那张娇媚的脸被打的肿成馒头,手上边撕打着嘴里还大声尖叫道:“林雅儿,现在看着我没了郡主的头衔,你开心了!得意了!小贱人,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姐姐,这真的不关雅儿的事,您刚刚也听到了,这都是皇后娘娘的旨意,雅儿也半点都不知情,您总不能凭着你嫡姐的身份,就欺压我。”林雅儿委屈的眼泪簌簌的落下来。

    “小贱人,你别得意,在林家,你也不过是低贱的庶女,凭什么跟我挣跟我抢?”林莞儿刚被下人给拉开,立刻有想扑上去撕打林雅儿,吓的她向这林右相身后躲,眼中却闪着冷笑。

    林莞儿的手差点抓到林雅儿脸上,被挡在她身前的林右相一巴掌给打在脸上,林莞儿嘴角立刻挂上了一道殷红。

    “你闹够了没有?发得哪门子疯?简直跟市井上的泼妇没什么两样,你娘她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你看看你,哪里还有半点大家小姐的样子!如果你不想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等着待嫁,就让你娘跟你一起滚出林府住到庄子上去,也让她好好教教你这性子。”林右相怒火中烧,说的话更是没有半点余地,尤其是林夫人,听见林右相的话,心中一片冰冷。

    自从上次赏花宴会后,她被剥夺了掌家权,之前林府中的下人,还都对她有点畏惧,现在如果她再被赶到庄子上去,那她大夫人的位子就真的被易主了。

    林夫人想着额头上的冷汗流下来,第一次看着林莞儿的眼神染上了怒火。

    啪啪――

    响亮的巴掌落在林莞儿脸上,将她整个人都打蒙了,林夫人眼中的冷光,更是像一把利刃刺激着林莞儿的神经。

    “莞儿,娘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你的那些女则女戒都学到狗肚子去了吗?还不快跟你爹道歉?”林夫人自然是聪明的。

    她可不止林莞儿一个嫡女,现在情形明显对她跟莞儿不利,别怨她,现在她也不过是想要保全我们娘三个的将来,所以只能暂时委屈莞儿了。

    林夫人看着林莞儿脸上的红印,心中一阵心疼,尽管这样,的只能硬起心肠,别开眼。

    “娘,您怎么能……”林莞儿没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娘,居然会动手打自己,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过是她被褫夺了郡主的封号。

    她好恨!

    这所有的源头全都是因为玉瑶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所以自己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她设计陷害,让自己成了整个盛京中的笑柄,更是连带被皇后姑姑嫌弃。

    全都是因为她,因为那个该死的贱女人,她不止设计陷害自己,还将陌染从自己身边给抢走,又把自己送到那个该死男人的床上。

    她怎么可能不恨!

    她现在恨不得将那贱人,啃其肉,食其骨,打碎她的骨头,抽了她的筋。

    还有林雅儿,这个该死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不过是卑贱的庶女,她居然妄想踩在自己的身上往上爬,她不甘心。

    可是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暂时将心底的想法收起来,毕竟现在她被自己爹护着,自己只能默默再寻机会。

    至于玉瑶那个贱女人,她对她的恨,现在比对林雅儿还要更重一百倍。

    自己落得这个下场,成为盛京中的笑柄,全都是拜她所赐,她要报仇,她一定不能让玉瑶这般逍遥。

    没想到这机会来的这么快。

    她被送回自己的房间,闭门思过等着待嫁。

    林莞儿一直派人在暗中打听关于玉瑶的消息,没想到她居然去了他们林家送给她的那个庄子,而且还 准备进山。

    这可是玉瑶白送到自己手中的机会,既然这样,她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她让身边的亲信直接找了个机会,寻到了那两个人,带着玉瑶她们进了山。

    本想着山中野兽出没,后山上还有熊瞎子,只要那两个人找机会给玉瑶他们下了药,就算不能毒死她,也能让山上的野兽给撕个粉碎。

    只是没想到这玉瑶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她不但完好无损的从山上回来了,而且她派去的那两个人,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那两个人十有*是有去无回,她曾经想让两人的家里人去玉瑶的庄子上闹,可还没来得及,他爹就派人将自己给看起来。

    所以这个计划就落空了,林莞儿气的狠狠将自己房内的东西摔个粉碎。

    她只是没想到这第二次的机会居然会这么快的又送上门。

    她知道北辰琪儿对玉瑶也是恨入骨髓,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不跟她分享一下呢?

    就在半个月前,村里那个女人居然找到玉瑶面前,找她大闹一场,那个女人还扬言,如果玉瑶不给她赔偿,她就一头撞死在这个庄子上。

    这么好的事她自然会帮那个女人实现,所以等庄子上的储水池竣工的那天,她花了五千两银子,这才将消息送到北辰琪儿手中。

    她一直被关在府中,而且身边的人根本就没有人是玉瑶的对手,次次都让那个女人给逃脱了,这次她就想让北辰琪儿找人出手。

    相信这么好的机会,北辰琪儿自然也不会轻易错过。

    果然,她才刚让人将消息送出去林莞儿根本就不相信这懿旨上的事是皇后娘娘吩咐下来的,“这不可能!皇后娘娘她绝不会这样对待我的,她不会,这懿旨分明是假的,假的。”

    “混账!孽畜还不快给我跪下谢恩!”林右相也跟着站起来,将跳脚的林莞儿给拉这重新跪下。

    这雷霆雨露都是君恩!

    纵然林夫人再不甘愿,也只能跪求谢恩。

    她的莞儿现在真的已经被皇后娘娘给舍弃了,这以后只能嫁进墨家去,小心翼翼的过活。

    幸好这皇后娘娘还对莞儿有几分怜惜,这懿旨是在莞儿跟墨子熙定下婚约后才下的。

    这墨家之所以能答应这门婚事,将这件事给答应下来,不过是看在莞儿在皇后娘娘面前的这份体面。

    如果是在婚事还没定下来之前,那她娘家人肯定不会将婚事答应的这般爽快。

    谁也不想咽下这令人恶心的苍蝇,毕竟那天莞儿的身子被那么多人看到了,这顶绿油油的帽子,谁家都不想背。

    如果在让墨家知道了这件事,到时候肯定又会是一场麻烦,毕竟莞儿的郡主头衔已经被褫夺了。

    林莞儿被林右相压着谢了恩,看着林莞儿那恨不得吃人的眼神,宣读懿旨的太监也没敢多待,更是不敢有什么赏银,立刻夹着尾巴从林府中逃回了宫中。

    林莞儿眼看着太监离开,立刻从地上跳起来,伸出手,对着林雅儿那张精致的脸左右开弓。

    没几下,林雅儿那张娇媚的脸被打的肿成馒头,手上边撕打着嘴里还大声尖叫道:“林雅儿,现在看着我没了郡主的头衔,你开心了!得意了!小贱人,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姐姐,这真的不关雅儿的事,您刚刚也听到了,这都是皇后娘娘的旨意,雅儿也半点都不知情,您总不能凭着你嫡姐的身份,就欺压我。”林雅儿委屈的眼泪簌簌的落下来。

    “小贱人,你别得意,在林家,你也不过只是低贱的庶女,凭什么跟我挣跟我抢?”林莞儿刚被下人给拉开,立刻有想扑上去撕打林雅儿,吓的她向这林右相身后躲,眼中却闪着冷笑。

    林莞儿的手差点抓到林雅儿脸上,被挡在她身前的林右相一巴掌给打在脸上,林莞儿嘴角立刻挂上了一道殷红。

    “你闹够了没有?发得哪门子疯?简直跟市井上的泼妇没什么两样,你娘她就是这样教你的吗?你看看你,哪里还有半点大家小姐的样子!如果你不想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等着待嫁,就让你娘跟你一起滚出林府住到庄子上去,也让她好好教教你这性子。”林右相怒火中烧,说的话更是没有半点余地,尤其是林夫人,听见林右相的话,心中一片冰冷。

    自从上次赏花宴会后,她被剥夺了掌家权,之前林府中的下人,还都对她有点畏惧,现在如果她再被赶到庄子上去,那她大夫人的位子就真的被易主了。

    林夫人想着额头上的冷汗流下来,第一次看着林莞儿的眼神染上了怒火。

    啪啪――

    响亮的巴掌落在林莞儿脸上,将她整个人都打蒙了,林夫人眼中的冷光,更是像一把利刃刺激着林莞儿的神经。

    “莞儿,娘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你的那些女则女戒都学到狗肚子去了吗?还不快跟你爹道歉?”林夫人自然是聪明的。

    她可不止林莞儿一个嫡女,现在情形明显对她跟莞儿不利,别怨她,现在她也不过是想要保全我们娘三个的将来,所以只能暂时委屈莞儿了。

    林夫人看着林莞儿脸上的红印,心中一阵心疼,尽管这样,的只能硬起心肠,别开眼。

    “娘,您怎么能……”林莞儿没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娘,居然会动手打自己,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过是她被褫夺了郡主的封号。

    她好恨!

    这所有的源头全都是因为玉瑶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所以自己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她设计陷害,让自己成了整个盛京中的笑柄,更是连带被皇后姑姑嫌弃。

    全都是因为她,因为那个该死的贱女人,她不止设计陷害自己,还将陌染从自己身边给抢走,又把自己送到那个该死男人的床上。

    她怎么可能不恨!

    她现在恨不得将那贱人,啃其肉,食其骨,打碎她的骨头,抽了她的筋。

    还有林雅儿,这个该死的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不过是卑贱的庶女,她居然妄想踩在自己的身上往上爬,她不甘心。

    可是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暂时将心底的想法收起来,毕竟现在她被自己爹护着,自己只能默默再寻机会。

    至于玉瑶那个贱女人,她对她的恨,现在比对林雅儿还要更加重一百倍。

    自己落得这个下场,成为盛京中的笑柄,全都是拜她所赐,她要报仇,她一定不能让玉瑶这般逍遥。

    没想到这机会来的这么快。

    她被送会自己的房间,闭门思过等着待嫁,这可是给了她机会。

    林莞儿一直派人在暗中打听关于玉瑶的消息,没想到她居然去了他们林家送给她的那个庄子,而且还 准备进山。

    这可是玉瑶白送到自己手中的机会,既然这样,她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她让身边的亲信直接找了个机会,寻到了那两个人,找到机会,带着玉瑶她们进了山。

    本想着山中野兽出没,后山上还有熊瞎子,只要那两个人找机会给玉瑶他们下了药,就算不能毒死她,也能让山上的野兽给撕个粉碎。

    只是没想到这玉瑶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她不但完好无损的从山上回来了,而且她派去的那两个人,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那两个人十有*是有去无回,她曾经想让两人的家里人去玉瑶的庄子上闹,可还来的来得及,他爹就派人将自己给看起来。

    所以这个计划就落空了,林莞儿气的狠狠将自己房内的东西摔个粉碎。

    她只是没想到这第二次的机会居然会这么快的就送上门来。

    她知道北辰琪儿对玉瑶也是恨入骨髓,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不跟她分享一下呢?

    就在半个月前,村里那个女人居然找到玉瑶面前,找她大闹一场,那个女人还扬言,如果玉瑶不给她赔偿,她就一头撞死在这个庄子上。

    这么好的事她自然会帮那个女人实现,所以等庄子上的储水池竣工的那天,她花了五千两银子,这才将消息送到北辰琪儿手中。

    她一直被关在府中,而且身边的人根本就没有人是玉瑶的对手,次次都让那个女人给逃脱了,这次她就想让北辰琪儿找人出手。

    相信这么好的机会,北辰琪儿自然也不会轻易错过。

    果然,她才刚让人将消息送出去,北辰琪儿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次北辰琪儿找来的人,是两个身手不错的男子林莞儿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心中多了几分胜算。

    林莞儿吩咐下去,直接将那个女人给绑起来,打昏过去,然后再将她丢进储水池中淹死。

    林莞儿原想着将那个女人直接给杀了,然后再丢进储水池中,可上次赏花宴会上的事,玉瑶寻找证据的那段,让林莞儿记忆犹新,她这次不想再让玉瑶逃脱了,自然是不留半点痕迹的将她至于死地。

    这才将那个女人直接给打昏,然后再将她丢进水中淹死,造成为了找玉瑶讨厌要赔偿,玉瑶恼羞成怒,这才将她丢进水造成淹死的假象。

    看来这次的心机并没有让她白费,至少现在玉瑶已经被关进了大牢,而且正好趁着她没有陌染在身边撑腰,如果现在不动手更待何时?

    林莞儿看着玉瑶这气定神闲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就像一股热流,自喉咙里齐齐往喉咙里涌,“玉瑶,你不要太得意,我虽然现在不是郡主了,可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现在你可是待在牢房里,而且身上还背负着杀人的罪名,难道你以为你这次还能逃的出去吗?”

    高傲的抬起头,眼中尽是嚣张跟得意,眼中透着报复后的疯狂。

    玉瑶幽幽的看着眼前有些疯狂的林莞儿,声音低沉透着清冷,道:“我是不是能逃的过现在你说未免还为时过早,而且你又怎么会知道那人是我杀的?难道是你亲眼看到的吗?还是那人的死根本就是你所为?”

    玉瑶看着林莞儿眼中一晃而过的慌乱,很快脸色又重新镇定下来,变的恢复如常。

    “你,你别胡说八道,这里可是大牢由不得你胡说八道,再说那人就算是我杀的又怎么样?谁看到了?你如果没有证据,就别在这瞎说,不然,我就再让加一条诬陷朝廷贵女的罪名,到时候罪上加罪,就算是陌染回来想要救你,相信这天下的人也绝不会轻易饶过你,我就不信你能一般自私,让陌染跟你一起遭受整个天下人的非议。”林莞儿说着心中更是多了一方得意。

    她相信玉瑶一定不会再让陌染身上再背负上更多的骂名,只要玉瑶是真心喜欢他的,就绝不会舍的让他成为全天下人心中的恶人。

    北辰琪儿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次北辰琪儿找来的人,是两个身手不错的男子,林莞儿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心中多了几分胜算。

    林莞儿吩咐下去,直接将那个女人给绑起来,打昏过去,然后再将她丢进储水池中淹死。

    林莞儿原想着将那个女人直接给杀了,然后再丢进储水池中,可上次赏花宴会上的事,玉瑶寻找证据的那段,让林莞儿记忆犹新,她这次不想再让玉瑶逃脱了,自然是不留半点痕迹的将她至于死地。

    这才将那个女人直接给打昏,然后再将她丢进水中淹死,造成为了找玉瑶要赔偿,玉瑶恼羞成怒,这才将她丢进水造成淹死的假象。

    看来这次的心机并没有让她白费,至少现在玉瑶已经被关进了大牢,而且正好趁着她没有陌染在身边撑腰。

    现在不动手更待何时?

    林莞儿看着玉瑶这气定神闲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就像一股热流,自喉咙里齐齐往喉咙里涌,“玉瑶,你不要太得意,我虽然不是郡主了,可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现在你可是待在牢房里,而且身上还背负着杀人的罪名,难道你以为你这次还能逃的出去吗?”

    高傲的抬起头,眼中尽是嚣张跟得意,眼中透着报复后的疯狂。

    玉瑶幽幽的看着眼前有些疯狂的林莞儿,声音低沉透着清冷,道:“我是不是能逃的过现在你说未免还为时过早,而且你又怎么会知道那人是我杀的?难道是你亲眼看到的吗?还是那人的死根本就是你所为?”

    玉瑶看着林莞儿眼中一晃而过的慌乱,很快脸色又重新镇定下来,变的恢复如常。

    “你,你别胡说八道,这里可是大牢,由不得你胡说八道,再说那人就算是我杀的又怎么样?谁看到了?你如果没有证据,就别在这瞎说,不然,我就再让加一条诬陷朝廷贵女的罪名,到时候罪上加罪,就算是陌染回来想要救你,相信这天下的人也绝不会轻易饶过你,我就不信你能一般自私,让陌染跟你一起遭受整个天下人的非议。”林莞儿说着心中更是多了一方得意。

    她相信玉瑶一定不会再让陌染身上再背负上更多的骂名,只要玉瑶是真心喜欢他的,就绝不会舍的让他成为全天下人心中的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