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五百四十章: 以牙还牙
    林莞儿向来知道这个玉瑶难缠,没想到她眼神居然这般犀利,只是单单这样看着,就能感受到这股冷。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la

    玉瑶看着眼前的人,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也并非全无脑子,至少在这件事上,还是认识的非常清楚的。

    自己还真没打算让陌染知道,毕竟陌染为了跟自己在一起,已经背负了太多东西,她又怎么可能再加上罪责呢。

    玉瑶冷眼看着林莞儿,唇角勾起,道:“我到底是不是诬陷,你自己心知肚明,不过,这人真不是我杀的,你想让我承认,别痴心妄想了。”

    “你承不承认又有什么重要呢?只要所有人都觉得人是你杀的这就够了,而且这里有这么多刑拘,我倒想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你的骨头硬?”林莞儿脸色铁青而又凌厉,看着玉瑶的眼神带着犀利。

    玉瑶柳眉轻挑,道: “奥?看来如果我自己不交代清楚,林姑娘就打算对我屈打成招是吗?只是我现在非常好奇,这林姑娘一直被关在林府中,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人来将苗寡妇杀死的呢?还是说这背后可是还藏着什么人?而林姑娘你也不过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只为了能找我报仇。”

    林莞儿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慌乱,尽管表情恢复的很快,自然被玉瑶给捕捉到。

    “难道这背后还真有别人不成?不然我来猜猜看?到底是谁还敢自己有仇?”玉瑶故作思考眼神却依旧冰冷,让林莞儿心头出现难得的慌乱。

    “玉瑶,你别想故意岔开话题,我不会上你的当,这人是死在你的庄子上,你想如何都难逃干系,我倒想看看今天你的骨头是不是跟你的嘴一样硬。”说着顺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过来一根皮鞭。

    “还愣着干什么,将牢房打开,我倒要看看她玉瑶是不是真的有三头六臂,今天本姑娘一定要将这个女人给打的招认为止。”玉瑶听见林莞儿这样嚣张的声音,心中一阵冷笑,脸上的表情更是带着嘲讽。

    冷冷的看着林莞儿,声音低沉透着一丝沙哑,道:“林莞儿,你以为就你之前那些小伎俩对我管用吗?你知道之前你找来的那两个人是怎么死的吗?”

    “什么两个人?我,我怎么不知道。”林莞儿眼神一阵瑟缩。

    “你不知道也没关系,就当我说个笑话给你听也是一样的。”玉瑶勾唇一笑,眼中尽是嘲弄。

    这个林莞儿既然深更半夜的来看自己,居然还想有所隐瞒,那她怎么会答应?

    “你,你说的对,那,那两个人怎么了?”林莞儿处于好奇,她跟着出声询问。

    问完又觉得脸上燃起来潮红,自己好像又被这个女人给套路了,不过既然都已经说开了,她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反正这里的人都被她买通了,她也不怕被其他人知道。

    今天可是难得的机会,连老天爷都觉想为自己报仇,今天夜里带着阴沉,现在居然下起了小雨,正好可以掩盖自己的痕迹。

    玉瑶勾唇露出邪魅一笑,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将她脸上的表情照的更加冷冽,让人不寒而栗。

    玉瑶张嘴说道:“那两个人死的可真是太惨了,尤其是后来那个细长眼睛的大哥,他――”

    “他怎么样?”林莞儿急切的询问,脸上的表情更是变的难堪。

    她这样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索性对着玉瑶张口说道:“那两个人就是我派去你身边的,可那又怎么样呢?既然他们两个人已经死无对证,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再说,你现在依然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我只恨那两人没能将你给杀死在山上,倒真是可惜了。”

    林莞儿话中含恨,恨不得将玉瑶给撕碎了,眼神更像是淬了毒,让人心生胆寒。

    “奥?原来那人真是林姑娘的人,你还以为他们不过是瞎说呢,只是可惜了,那两个人现在应该早就被撕个粉碎,进了那熊瞎子的肚子里,当时那场景,真是让人记忆犹新,到现在我还记得最后那个人临死前嘴里发出的声音,那种凄厉真是让毛骨悚然,还有他们最后嘴里还喊着,想要将他们背后的主子拉去黄泉,早知道这背后的人是林姑娘,我就不会让他们将这话说出口了。”林莞儿气的全身颤抖,脸色透着阴沉,双眼迸发出来的狠辣更是让人心颤。

    “玉瑶!你……你……”该死!这个女人居然敢诅咒自己。

    手中的鞭子被捏的咔咔响,上面的倒刺在闪电的照射下更是闪着刺目的亮光,刺激着人的眼球。

    “死奴才,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人给我带出来,难道还让本姑娘亲自动手吗?”说着一脚狠狠踹在身边一个狱卒的腿上,踢的那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面上却不敢露出半点不满,眼中闪着讨好,连连说道:“是!是!”

    他心中却在诽谤,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是林右相的嫡女,自己根本就不必看她脸色,可他现在不过是小胳膊,哪里能拧的过林家的这条大腿。

    玉瑶冷眼看着狱卒将牢房打开,玉瑶轻声说道:“林莞儿,你现在将牢房打开,一会儿,你会后悔的。”

    “后悔?怎么可能?我看你还是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吧。”林莞儿说着还不忘挥动一下手中的鞭子。

    果然,这好心果然被当成了驴肝肺,既然这样她也不用客气了。

    还没等狱卒靠近,玉瑶就已经乖乖的从牢房内走出来。

    林莞儿生怕今晚的事泄露出去,所以将看守牢房的人全都给赶离了这边,只留下了这几个的。

    只是没想到这反而还了玉瑶机会。

    玉瑶刚走出来,林莞儿就已经迫不及待,手中的鞭子挥出,在空中放出一个响亮的声音。

    只是鞭子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被玉瑶给攥在手中,一个用力,林莞儿手中的鞭子就已经易主了。

    “……你……”林莞儿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眼中尽是不敢相信。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四肢无力,现在怎么可能还有力气抽出鞭子是吗?我刚刚已经跟你说过了,那小小的伎俩,真的还不够看。”玉瑶手中的鞭子立刻反打回去。

    啪――

    应声,在林莞儿身上留下了一道血红的鞭痕,胸前的衣服跟着被打的裂开,露出里面一道血红的痕迹。

    林莞儿疼的脸都皱成了一团,眼中含着氤氲,“玉瑶,你居然敢……”

    玉瑶脸上的玩味变的冷冽,葱白指尖弹弹手中的鞭子,锐利的眸子一眯,闪着森寒。

    “我有什么不敢的?现在我在你眼中不就是个软柿子吗?既然这样,我如果不让你揉捏够怎么行呢?”说着还不忘再狠抽了林莞儿一下,林莞儿嘴里立刻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大叫。

    “我明明,明明已经给你……”林莞儿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艰难的张口说道。

    眼神还不忘落在已经倒在地上昏迷的狱卒,那眼神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这个该死的人,收了自己的银子,居然没给自己将事情办妥,简直就是头蠢货。

    “是啊,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明明下过药的饭菜我已经吃了一整天,可我这身子就跟没事人一样,你说是不是连老天爷也觉得我是被人给冤枉的,才会格外站在我这边呢?”玉瑶还不忘露出一个天真的表情,惹的林莞儿怒不可遏。

    “你,你是不是用了什么妖法?吃了那么多的软筋散怎么可能没事?我不相信。”那药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弄来的,上次这个女人在皇宫中吃的也是一样的药,上次能起药性,这次根本不了可能会失了药性。

    她不相信!

    “是啊,我也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不如,还是林姑娘来告诉我答案怎么样?”说着手中的鞭子再次挥出,重重打在林莞儿身上,顿时皮开肉绽,疼的林莞儿直抽冷气。

    “你,你居然真的……”身上的疼提醒着林莞儿,这玉瑶是真的没有中软筋散的毒。

    “是啊,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不如,还是请林姑娘再好好试试这药效怎么样?”玉瑶说着脸上露出一个邪恶的笑,看的人胆颤。

    玉瑶看了一下黑月隐身的地方,林莞儿就看到黑月慢慢从黑暗中走出来。

    “你!”葱白的手指落在黑月身上,眼中闪着不敢置信。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别人,刚刚明明这狱卒说,从来没有人来过,那这人难道是死人吗?

    “来,来人,快来……”嘴里的话还没喊出去,就看到从黑月的手中飞出一个弹珠,就看到林莞儿只能大张着嘴,嘴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月,让咱们林大姑娘多吃点,让她也来尝尝这牢饭的滋味。”玉瑶声音平淡,一双细长的凤眸透着犀利。

    听见玉瑶的吩咐,林莞儿嘴上发不出半点声音,眼神却透着躲闪,喉咙里更是急的发出呜咽。

    黑月刚刚躲在暗处,要不是收到夫人警告的眼神,早就恨不得出来给这个女人点教训,这个该死的女人,突然想趁着主子不在对夫人下毒手,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