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伴谣永久〕〔二嫁司少闪婚妻〕〔顾安童司振玄〕〔武心潜龙〕〔叶轻魂沈碧晨〕〔杀神〕〔非凡奶爸〕〔亿万娇妻:阎少,〕〔林逸〕〔君予妾意三生三世〕〔忍界之我能复生〕〔重生都市之风云天〕〔诸天万界是这么来〕〔至高猩球〕〔陈青阳沈墨君〕〔自走棋入侵异世〕〔日本东京地狱变〕〔我的专属神级副本〕〔生而为王萧阳〕〔我可是宝可梦豪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五百五十六章: 验尸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让人拉出去打?”张富阳怒火攻心,看着眼前的人恨不得将人给万箭穿心。

    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在这里胡说八道,虽然这件事是事实,不过这件事自然不能让这个男人明摆着说出来。

    张富阳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长长舒口气,幸好这个玉姑娘并没有发现异常,不然,他做的安排岂不是就暴露出来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将人给我拉出去打,狠狠的打。”这下苗大年被捂了嘴直接拖出去。

    噼啪――

    重重的棍棒声如雨点一样的落在苗大年身上,才打了五六下,人就已经双眼发晕。

    玉瑶只是冷笑看着,看着眼前的人简直就像是猴子在耍把戏,他们之间的猫腻,不过是玉瑶全当没看到而已。

    这样的把戏居然也敢拿到她面前,真不知道是他们太低估自己的智商还是太高看他们自己了。

    刚刚虽然苗大年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苗大年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今天这出戏,不过是张富阳或者是他背后的人搞出来的事,这件事完全是挖好了一个坑,然后等着自己跳进去。

    这样的事,真当她玉瑶是傻子不成?

    等外面的板子打完了,苗大年被重新拖回来,仅仅才打了十板子,就听见他嘴里不断的哀嚎。

    果然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外表看起来还算硬朗,可没想到这才十个板子下去,人就已经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看来这几年,因为他读过几年书,整个被年家人给养残了。

    “苗大年,现在你们一家状告玉姑娘杀人,你可还有什么证据?总不能单凭这样简单的猜测就想要让本大人来定她的罪吧?”张富阳坐在上面张口说道。

    “张大人,我觉得,现在您是不是该将死者带上来?不然,就算有他们所谓的铁证,我玉瑶也绝不会承认。”这下张富阳面露喜色,立刻命人下去两人抬上来。

    很快最后的两个衙役就将死者抬上来,连死者还没看清楚苗家人就已经扑上前去,尤其是苗家老婆子。

    苗家老婆子姓吴,吴氏整个人恨不得都趴到死者身上,嘴里哭天抢地的喊道:“我的女儿啊!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没想到你因为一块地就被人给害了,这黑心肝的人简直就该下地狱去,让她不得好死,玉瑶,你还我女儿的命来。”

    说着只是眼神闪着犀利的光却再不敢扑上来。

    玉瑶只是冷冷的站在旁边,听着苗家人对她无限的谩骂。

    玉瑶身边的黑月脸色立刻黑下来,手中的剑被捏的啪啪响,这个该死的老东西,居然敢骂自己家夫人,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黑月还没动手,立刻被玉瑶给拦下来,双手环胸,唇角勾起一抹邪魅,道:“你们就这么确定眼前的人是你家女儿吗?”

    听见玉瑶突然出声,吴氏挂在眼角的泪水,就像被突然定住了一样,半天没能掉落下来。

    苗大年重新跪在地上,跟他身后的苗老头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张口说道:“这还有什么不确定的?这不是你刚刚让大人将我家小妹带来的吗?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简直就是没有人性,我妹妹都已经死了,你居然还让她死不安宁,你这个杀人凶手。”

    苗家人显然是认定了玉瑶就是那个杀人的凶手,不断的恶语中伤她,好像只要他们这样说着,玉瑶就会是那个罪人。

    不得不说,这苗家人真是太天真了。

    玉瑶莞尔一笑,正对上上面的张富阳,接着问道:“难道张大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张富阳眉头轻蹙,道:“玉姑娘,这人都已经带来了,那地上的人自然就是死者苗小翠,这还有什么错吗?”

    玉瑶唇边的笑更大了,脸上的邪媚让人看起来更加心颤。

    “看来张大人也觉得是苗小翠,既然这样,不如咱们就将这死者揭开来看看不就好了?”玉瑶说完猛然将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揭开。

    正趴在死者身上痛哭的吴氏,立刻从死者身上跳起来,指着玉瑶破口大骂道:“你,你这个贱女人,凭什么这样对待我的女儿?她,她已经被你给杀死了,你居然还敢这样……”

    正说着就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给拉扯了几下,吴氏低头就看到正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儿,怯怯的看着自己,用眼神示意让她闭嘴。

    吴氏哪里还肯,她完全发挥了自己泼妇骂街的本领,想要将玉瑶骂人没完,没想到才刚准备张口,就被忍无可忍的黑月一巴掌打过来,打的她嘴角立刻流下鲜血来。

    “瓜噪!你再敢发出一个字,我就让你这辈子都开不了口。”黑月眼中的冷冽,透着嗜血的煞气,让吴氏立刻闭上了嘴,眼中闪着恐惧,再不敢出声。

    “吴氏,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不然我也不介意等会儿让你知道当堂辱骂本大人是什么罪。”玉瑶双眸黝黑,就像一股透着冷气的深潭,让人不寒而栗。

    张富阳刚刚还再看戏,毕竟让吴氏多骂玉瑶几句,也好让他出出气。

    这玉瑶刚刚说出的话,才让他猛然想起来,这玉瑶可不是白身,除了是陌染认定的夫人之外,她还是皇上亲自册封的七品女官。

    这样的身份又岂是一个乡野村妇能够随意辱骂的?

    张富阳正想着就听见玉瑶冷幽幽的声音响起来,道:“我想张大人可能记性不太好,这当堂辱骂朝廷命官,可是藐视皇上的大罪,就该将人拉出去杖毙才是,您说对吗?”

    杖?杖毙?

    怎么会这般严重?

    吴氏脸上闪着惊恐,恨不得将刚刚的话全都收进嘴里,下意识去看向自己身边的大儿子跟苗老头。

    这两个人可是她的主心骨,这么多年来,她在村里横行霸道,不过就是仗着她儿子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读书人,而苗老头更是凭着儿子攀上了村里的里正,村里没有人敢招惹她。

    再加上大儿子早就跟她说过了,只要她能给玉瑶这个女人添堵,到时候大人自然会高兴,所以她这才大着胆子在这里撒泼。

    要是她早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朝中的女官,就是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随意的辱骂。

    吴氏吓的脸色都透着惨白,跪在地上双腿打颤,想起刚刚大儿子身上挨的板子,顿时觉得自己的屁股一阵紧缩。

    那板子要真落在她老婆子身上,肯定不出几下,就会打出血来,就她这老胳膊老腿的,可怎么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噗通一声,直接买对着张富阳跪下来,求饶道:“求大人赎罪,老妇人不过是,不过是疼女心切,所以才会这般口不择言,求大人饶命啊!饶命!”

    张富阳怒不可遏,心头的怒火都快被挑起来,没想到这苗家人居然都是些无用之辈。

    这玉瑶还没半点错处,苗家人就已经一连折损在她手里两个人,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妖孽。

    “还愣着干什么?来人,吴氏因藐视朝廷命官,掌嘴二十,不得求情。”张富阳整张脸都跟着快喷出墨汁来,双眼透着阴沉。

    这玉瑶果然就是他的灾星,不过等会儿他自然是有机会将这个女人给抓起来,到时候,等那个人出来,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啪啪啪――

    一连二十下,巴掌落在吴氏脸上,顿时听着她嘴里发出惨叫,最后直接只能听着她呜咽声,连张嘴都拉扯着嘴疼。

    等二十下全都打完,吴氏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张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双唇更是肿成香肠,轻轻扯动几下,嘴里立刻发出一声闷哼。

    看着她的样子,这几天只能喝稀粥了,吴氏抬起头拿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死死瞪视着玉瑶。

    看着一家人狼狈的样子,玉瑶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这次她还真喜欢打人的这个衙役,两边看起来还算对称,不错,她满意。

    如果让苗家人知道玉瑶脑海中的想法,一定会气的昏死过去。

    “玉姑娘,现在人也已经打了,本官是不是可以审理此案了?”张富阳冷冷的眼神带着暴风雨一般的飙风,玉瑶却半点都没有感受到,面色依旧。

    “自然,大人不是一直在审理案件吗?可惜,我想大人应该先把死者的身份确定好才是对的,不然我倒是不介意再让他们苗家人身上增添一桩罪过。”

    张富阳被玉瑶这嚣张的态度给成功将他心里的怒火点燃,那愤怒立刻汹涌的向着玉瑶奔腾而来。

    “玉姑娘,看在陌大将军的面子上,张某人一直觉得这案子里应该有什么误会,所以才会格外的给你机会,不过你居然敢质疑我的,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公事公办,来人,传仵作。”

    听着张富阳的话,刚刚还想出声提醒他的苗家小女儿,立刻不敢再出声。

    希望刚刚是她看错了,而且这死的人的脸明明跟姐姐很像,虽然在她记忆里,姐姐跟小的时候不太一样了,不过那五官分明是,只是――

    正想着,就看到一个老者从外面走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