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神极兵王〕〔一直觉醒一直爽〕〔万兽朝凰〕〔我的佛系田园〕〔黎隐传奇〕〔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真的只想跟个风〕〔天后的绯闻老爸〕〔冲出穹顶〕〔医武兵王〕〔总裁爹地超凶的〕〔重生之苍莽人生〕〔都市雄杰〕〔诸天之主〕〔福满农门〕〔主播哪里跑〕〔少年他曾勇敢过〕〔大明之雄霸海外〕〔豪门甜婚:给总裁〕〔倾墨染夜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五百五十九章:最让人痛心的家人
    外面天雷滚滚,仿佛正要印证玉瑶的话,一道惊雷顿时从公堂的上方炸开。

    “啊鬼!有鬼!她是个妖女!妖女!张大人,快,快找人来将这个妖女抓起来,快啊!”

    苗大年吓的惊叫出声,脸色铁青,看着玉瑶的眼神透着一股死灰,顿时猫着腰向苗老头身后躲藏。

    此时的吴氏跟苗老头两人齐齐护在苗大年身前,那护犊子的样子,好像要将人给保护的严严实实。

    玉瑶看着呆愣在旁边的苗家的小女儿,看着她的样子,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苗小翠。

    当年的苗小翠应该也是被他们两人这样狠心的抛到一边,然后为了他们这唯一的儿子,最后被狠心的卖掉吧?

    这苗家偏心儿子也不过是这个社会的一角,又会有多少跟他们一样的父母?为了给儿子铺路,狠心的将女儿推进火坑?

    玉瑶现在觉得罗氏跟玉忠平两个人,是这为数不多的好父母了,对他们都开明的多。

    就算当初家里被苗氏给赶出来,连吃的都没有了,也没有生出要卖掉她跟玉婷的想法,更没有因为大哥跟展哥儿薄待她们。

    张富阳看着如此没出息的苗大年,双眸中透着一股冷冽,冷幽幽的声音道:“闭嘴!什么妖女?这里是公堂,你再敢妖言惑众,当心本大人再让你尝尝板子的味道。”

    听着被打板子,苗大年眼神骤然一紧,瑟瑟发抖的身子从苗老头身后走出来。

    玉瑶冷着眼看着此时苗大年,脸上勾着一抹冷笑,道:“妖女?对,我就是妖女,专门来惩治恶人的妖女。”

    苗大年早就已经变的的六神无主,只是这样看着玉瑶这张清丽脱俗的面容,就让他吓的不敢直视。

    苗大年长长舒口气,极力稳住心神,这才张口说道:“张大人,草民,草民只是一时口不择言,求大人恕罪,不过就算那张遗书是假的,玉瑶也不能摆脱杀害我妹妹的可能,求大人给我们家一个公道。”

    “呵!”玉瑶冷哼出声。

    这贼喊捉贼,苗大年居然还不死心,玉瑶觉得可能是自己太仁慈了,所以,现在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软柿子。

    “张大人,既然这苗大年觉得我还是杀人凶手,那倒不如让苗小翠亲自来跟你们说个清楚。”玉瑶话音刚落,众人齐刷刷的眼神全都跟着落在躺在地上的死者身上。

    玉瑶没想到,第一个跳起脚来的人居然会是堂上一直没有离开的仵作。

    这个仵作是个老者,看起来有五十岁左右,眼中闪着奚落,看着玉瑶更是高抬着下巴,好像刚刚玉瑶的话有多可笑。

    他还不知道这尸体居然还能跳起来说话,简直可笑。

    “我说玉姑娘,想要尸体活过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这是不可能的,难道你真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不成?”仵作双手背后身后,嘴里发出一声冷哼。

    “你怎么就知道这尸体不能活过来?”玉瑶说着唇瓣上还留着一丝邪魅,迷一般的脸上更加让人看不真切。

    玉瑶眼神落在黑月身上,单单一个眼神,黑月就已经心领神会,立刻转身走出去。

    呲――

    几声抽吸声在公堂上响起来,尤其是苗家人,双眼瞪成铜铃,用力柔柔眼睛,脸上更是闪着难以置信。

    “不!不可能!”

    “我,我不相信,她怎么会……”

    “怎么可能?”

    一个个看着缓缓走出来的人,全都像是看到了妖魔鬼怪一样,表情惊诧中透着惊恐,闪着难以置信的光。

    不止是他们,连张富阳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猛然从身后的椅子上站起来,用手指着眼前的人,厉声暴怒,眼中极力压制着那丝惊诧。

    “你,你不是……”

    嘴角一僵,颤颤巍巍的声音中夹杂着战栗。

    目光忍不住来回在门外的女人跟躺在地上的女人穿梭,好像在对比两人之间有什么不同之处。

    可是单单这样看着,张富阳都觉得身上的汗毛耸立。

    一样的面容,一样的身段,只是不同的是,一个面色苍白如纸躺地上已经没有呼吸,而另一个面色虽然依然白皙却已经透着红润,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死而复生的苗小翠。

    苗小翠刚一走进来,目光就阴森森的注视着面前的苗大年,眼中闪烁着熊熊的怒火,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给烧死。

    “你,你是人是鬼?你不是已经死掉进水里淹死了吗?怎么可能?”苗大年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打结了,吓的脸色透着死灰。

    这不可能的!她怎么可能会活生生的?这不是真的!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苗大年狠狠闭上双眼,心中默念,这是幻觉,这是幻觉,这是幻觉……

    吴氏两边的脸颊肿成馒头,看着缓缓走进来的女儿,吓的嘴都紧紧闭起来,双目圆瞪,如果不是嘴角拉扯出疼痛感,她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走进来的人是来找他们索命的鬼魂。

    只有一直安静的待在他们身后的小女儿苗小悦,眼中闪着惊喜。

    眼看着苗小翠走进来,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跑上前去拉住苗小翠的手,眼中擒着泪水,簌簌的滑落下来。

    “二姐,二姐你还有影子,你的手也是热的,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说完就靠在苗小翠的身上。

    苗小翠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哭泣的妹妹,苗小翠并没有像从前一样,怜惜的将手放在她头上抚摸,看着她的眼神反而多了一分冷意。

    嘴角勾起,缓缓出声,道:“我没死,你不是跟他们一样,该高兴的合不拢嘴吗?”

    “二姐,我可是你的亲妹妹,现在看你好好的,我自然是高兴,又怎么会……”

    苗小悦看着自己空空的手,眼神骤然一紧,尽是不信。

    “高兴?你是我的亲妹妹,可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亲妹妹居然想要害死自己的亲姐姐,来换取自己的富贵,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啊!”苗小翠说着嘴角挂上了一丝苦笑,紧接着笑容逐渐变的冷了起来。

    真没想到,她一直以来最喜欢疼爱的妹妹,居然会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

    呵呵呵――

    笑着笑着,苗小翠的眼泪都落下来,那滚烫的泪珠子就像晶莹的珠子,重重砸在地上,就像她此时的心,摔的粉碎。

    苗小翠直勾勾的眼神盯在苗小悦脸上,想从她还略显稚嫩的脸上看到她那颗深埋在心里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

    这个小丫头才不过十四五岁的年龄,她在那风月场所,见惯了勾心斗角,在那里她都没败过,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个小丫头的手里翻了船。

    自己真傻,她一直觉得他们是自己的亲人,家人,可从始至终,他们根本都没把她当成一家人过,只当她是一家人的耻辱。

    “我只问你,苗小悦,他们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居然让你将我骗到家里?”

    苗小悦浑身一震,双眸泛红,仿佛眼泪马上掉落下来,那委屈的小脸都被涨成大红。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苗小翠看的更加厌恶,当初她就是被这样一张稚嫩可怜的脸给哄骗了,现在再出现在她面前,苗小翠只觉得让她恶心。

    “二姐,什么好处?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我骗你做什么?”看着苗小悦哭的眼睛泛红,苗老头立刻出声说道:

    “好你个死丫头,既然你没死干嘛要弄个吓人来吓唬人,还害的你大哥跟你娘一起被打,看看他们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苗老头说着就像眼前,那眼中的凶狠,恨不得将眼前的苗小翠给打死。

    吴氏虽然说不出话来,可那双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眼前出现的人,恨不得将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这个该死的贱骨头,没想到她居然还没死,这样的话,他们所有的计划岂不是全都泡汤了?那她这顿打――

    只要这样想想,都觉得胸口一阵气闷,这个女儿生下来就是来讨债的,先是祸害了自己的儿子还不够,现在居然又要来祸害自己的女儿?

    这个女儿可是她精养的,从来不舍的让她下地,生怕脸上的皮肤会被晒黑了,只让她待在院子里做些家务,她的长相本就是村里的头一分,她还指望着她能嫁进富贵人家,到时候她好跟着吃香喝辣,现在怎么可能由着这个该死的贱人来糟践她的名声。

    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声来,身子猛然站起来,扬起手将苗小翠的脸上给打的偏向一边,嘴角跟着流下一道殷红。

    苗大年刚刚看到苗小翠的时候还被吓个半死,差点以为大白天活见鬼了。

    直到听清楚苗小悦说的话,他才反应过来,看着身前倒映出来的影子,刚刚提着的心重重放回肚子里。

    苗大年见苗小翠居然活生生的走出来,刚刚的担心更是一扫而光,立刻跳起脚来破口大骂,道:“该死的贱丫头,你既然没死为什么还要整日的在外面鬼混?现在为了你一个人,还让爹娘跟着一起遭罪,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怎么不干脆死在外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