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五百八十七章:剧情反转
    此时女子的脸颊两边都泛着赤红,好像能随时滴出血来,上面还带着不少红色的小疙瘩,显然有些痒,女子很想动手却被男子给制止了。

    又仔细的帮着女子将面纱戴上,转身脸色顿时带着一股冰冷的疏离,道:“温大公子,你现在也看清楚,了,我妹妹脸上明显是用了你们家的面脂起了过敏的反应,现在你还有什么可推脱的吗?”

    “对,我们家小姐的脸也是这个样子!”

    “还有我们……”

    “我们家小姐夫人也是……”

    旁边的人更是跟着附和,这下温良才的脸色变的更加铁青,差点能喷出墨汁来。

    心中暗暗腹诽,道:这个该死的玉瑶,这下可真是给他招惹了大麻烦了。

    如果只是这两兄妹,他还可以找个理由随便搪塞过去,可现在这么多人,他就是想混过去都不可能了。

    身边的钱掌柜更是焦急不已,心中一阵忐忑。

    之前大少爷突然拿来这么多面脂跟精油,他就觉得不妥,可无奈他只是一个下人,这主子决定的事哪里是他能够插手的,现在果然出错了,这可如何是好?

    现在的局面,根本就不是大少爷一个人能决定的事,还有刚刚动手的这兄妹,他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

    能在盛京中随意动手的人,又岂是身份简单的人?

    他还是快些派人去找老爷来才对,不然,这大少爷要是再惹出什么麻烦来,他可是就真的要回家吃自己了。

    心里想着,立刻招来一个小厮,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声,眼看着他离开钱掌柜这才狠狠舒口气。

    “现在温大公子还觉得这是我们兄妹要污蔑你吗?”此时男子的声音中透出一股卓然,让他本就俊逸的五官都跟着透出一股神秘,让一直站在二楼看戏的玉瑶,眉头跟着蹙起来。

    “这,这也不能说明是我们铺子里的面脂出了错,再说,我们的匠人可都是按照邀月池庄子的面脂来做的,不可能他们的没事,用我们玉颜坊的就会有事。”温良才果然准备作死,没想到到现在还想把邀月池给牵扯进来。

    “这么说,温大公子是承认,你们玉颜坊中的面脂其实根本就是我们邀月池庄子上的面脂了,我这样理解对吗?”

    女子清悦的声音如水涧青石,格外的清冷,凉薄,就像带着一股冰渣子,直接砸进别人的心底。

    只见玉瑶缓缓从二楼走出来,半散的墨发披在身后,皮肤白若霜雪,透着点点櫻粉。

    瓜子脸上一双凤眸微眯,端庄秀丽中透出一股不自知的妩媚。

    其色娇若冬梅,春若夏雪,身上自带一股芳草般的清幽,让人不自觉想要亲近。

    蓝衣男子目光落在玉瑶身上,单单只露出一瞬间的惊艳,很快那潋滟的双眸有恢复平静,没能激起半点涟漪。

    反而是他身边的面纱女子,看着玉瑶走过来,居然直接跳到她身边来,将手中的鞭子收进怀中就准备拉玉瑶的手。

    玉瑶看着她居然这样自来熟,眼角跟着抽搐了几下。

    她其实很不喜欢跟陌生人这样亲近,等自己的手被小丫头拉住的时候,玉瑶居然没有想要挣脱的想法。

    这感觉真是太奇怪了,不过很快就被玉瑶给摒弃了。

    “大哥,大哥你快看,这位姐姐,她像不像……像不像……”说着好像话到嘴角又想不起来了,歪头沉思起来,露在外面的眉头都跟着蹙起来。

    “艳儿,还不快放手!”眼中露出一抹无奈跟宠溺。

    “姑娘,不好意思,我家小妹太调皮了些。”这名男子显然是及疼爱眼前的小丫头,不然也不会连她一个蹙眉都露出一丝异样。

    玉瑶觉得这兄妹真是太特别了,两人之间这种氛围,好像,好像――

    “无碍!”玉瑶说完,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诧。

    她从来都不是喜欢跟陌生人亲近的人,可眼前这个女孩,她却并不排斥,简直是太奇怪了。

    温良才看着眼前的人,立刻说道:“我看玉姑娘你根本就是跟眼前的两人是一伙的,你们其实早就已经串通好了,所以才想诬赖我们玉颜坊,玉姑娘,你果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你们大家可都看清楚了,我们铺子里的面脂跟邀月池中的很像,定然是这玉瑶伙同眼前的人将我们铺子里的药掉包了,借此机会来冤枉我们玉颜坊,你们现在所受的都是因为眼前的人,这罪魁祸首是他们邀月池。”温良才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刚刚还义愤填膺的人,跟着两道眸光落在玉瑶身上,那怀疑的光,就像一根根刚针,直接扎进玉瑶身体里。

    温良才眼中一阵得意,既然这玉瑶想要陷害他,那就让她们自己来吃下这口恶果,温良才眼中含着冷笑,看着眼前的人。

    “你这个无耻的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熟识了?不过是刚认识而已,我的脸就是用了从你们这里买的面脂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弄的本姑娘又痒又难受,大哥,他们这样随意污蔑简直太可恶了,要给他们一个教训才对。”说着撸起衣袖就准备动手,眼中还闪着仇视。

    玉瑶抬起头,正对上温良才的目光,道:“我想温大公子这脑袋里装的都是草吧?居然连这样的事情都想的出来,今天我不过是听说你们玉颜坊中有跟我们邀月池一样的面脂,所以特意来看看,没想到居然会招惹了一身的腥,还是说你们玉颜坊中的人都是傻子,就由着我们来调换你们的面脂?”

    温良才对玉瑶怼的哑口无言,一时间气的脸色都变成涨红。

    “我还是先帮你把这过敏症给处理一下吧,不然还有你好受的。”玉瑶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小瓶药来。

    白色的瓷瓶看起来莹白是雪,玉瑶将盖子拿来,就能闻到空气中散发着一丝青草般的香味。

    “姐姐,这,这东西真是太好闻了,甜滋滋的,这是要给艳儿喝的吗?”小姑娘看着玉瑶的眼神透着澄明,让人一下就看透她内心中的纯真。

    “是,给你喝的。”

    小丫头看了身边的蓝衣男子一眼,见他点头这才高兴的将药瓶喝了进去。

    没多久,小丫头就感觉脸上传来一阵清爽,已经没有刚刚的那股痒意。

    露在下面的额头上,那股潮红,肉眼可见的快速退下来,让周围的人看的直叹息。

    “姐姐,我,我这是好了吗?”

    小丫头将脸上的面纱解开,刚刚还潮红如霞的脸颊已经恢复了白皙,圆圆的苹果脸上早已经变的光滑细腻,哪里还有半点小红疙瘩!

    本就姣好的五官现在更是显露出来,眉不画而弯,脸颊绯红,透着白嫩。

    一双潋滟的星眸,像是泛着亮光,那单纯的模样,更是引起别人的保护欲。

    看来眼前的男人将她保护的很好,不然也不会有这样一双澄明的眼眸。

    “好了!”

    玉瑶看着小丫头露出可爱的表情,绝艳的脸上跟着露出一抹淡笑。

    本就不俗的容貌,顿时就像盛开的梅花,倾城潋滟,让人移不开目光。

    黑月刚走进来,正好看到玉瑶的笑,心中一阵腹诽,这夫人干嘛要在别人面前露出这样的笑,简直就是引人犯罪。

    不过,眼前的这个男人定力还算不错,居然没将目光盯在夫人身上,至少这样等主子回来的时候,不会又莫名其妙蹦出一个情敌。

    看着小丫头恢复如常的脸,周围的人更是议论纷纷。

    “这,这简直太神奇了,居然,居然就这样好了?我家夫人可是看了好几位大夫都没有治好的。”

    “是啊,我们家小姐也是,看着自己的脸变了样子,差点都急哭了。”

    “我家小姐也是不敢出门,从昨天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夫人都发话了,今天要是再不将小姐的脸治好,就要打断我的腿,这下终于有救了。”

    “是啊,还有我,还有我……”

    这下所有人看玉瑶的目光简直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救星,双眼都放着光。

    “玉姑娘,您这药水可还有?我想为我们家夫人求一瓶,只要姑娘您说个价,我定会将银子奉上。”有个年长些的嬷嬷,直勾勾的盯着玉瑶,就差上前来抢了。

    “对,对,还有我,玉姑娘,我也为我们家小姐求一瓶药,银子自然不成问题。”

    “还有我,还有我……”

    “我,我也要,我也要……”

    …… ……

    这下刚刚还安静的落针可闻的玉颜坊,就像早上起热闹的菜市场,顿时变的热闹起来。

    没一会儿,玉瑶就被所有人围在中间,春桃跟夏荷两个人将玉瑶给隔开。

    等去请温国锋来的小厮带着人进门以后就看到这样热闹的景象。

    害的温国锋还以为进错了门,向着外面看了一眼,目光触及到烫金的玉颜坊三个字,这才确定下来。

    此时的温良才看着被围起来的玉瑶,双眸恨不得能喷出火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定然是早就谋算好的,不然身上怎么会带着能解过敏的药物呢?

    这次他显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仅是害的玉颜坊的名声一落千丈,还为玉瑶又免费的做了宣传。

    这下玉瑶的邀月池又再次红火起来,那庄子上的面脂定然也会成了整个盛京城中众人争抢的对象。

    一想到这样,温良才看着角落里恨不得变成阴影人的冬梅,眼中闪着凶光,让人从心底发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