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90学霸妻:军〕〔被迫成为神壕的我〕〔联盟之冠军之路〕〔仙医帝妃〕〔婚内谋情:总裁太〕〔总裁的萌妻欢宝白〕〔我是万古主宰〕〔我再也不想低调了〕〔我有未来科技系统〕〔神武之三界封魔〕〔混在诸界〕〔空姐的神医保镖〕〔万象之主〕〔无敌从凯皇开始〕〔奶爸的漫威聊天群〕〔医妃攻略〕〔冷情公子太难追〕〔独步九天〕〔美女总裁的龙血保〕〔谍影风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六百一十章:亲自上药,我要杀了你
    此时东篱博宇将黑月的双手攥在手中,看着她脸上透出的殷红,他的心情莫名的好起来。

    原来这个丫头还知道害羞,这可是难得一见的事,毕竟黑月的脸上常年都是冷冰冰的。

    “嗯,终于有了小女人的姿态,不错。”东篱博宇顺势将黑月的手放开,避免她再挣扎,将背后的伤口扯的更开。

    “别动,不然我不介意直接点你的穴道。”东篱博宇高大的身躯猛然压下来,双眸中透着一股认真,将黑月给压制住。

    “……你……混蛋!”

    黑月脸色气的涨红,苍白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血色,看起来比刚刚可是好多了。

    东篱博宇眼看着黑月又要动手,二话没说直接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黑月只觉得一股温热在她脖颈处流窜,就像一股电流,狠狠击在她的身上直达心底。

    黑月唇瓣轻启,微微张开,双眸中更是透出一股冷冽,恶狠狠的盯着东篱博宇。

    心中更是一阵腹诽,道:“这个该死的男人,干嘛要靠的这么近?而且还把嘴里的热气不断的喷在她身上,他竟然敢点自己的穴道,等她能动了,定然会在他脸上再添上一巴掌,谁让她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帮自己换衣服的!”

    东篱博宇哪里顾得上管黑月心中的想法,手上的动作变的快起来,眼看着褒衣上的血晕开的更多,双眸中染上了一阵担心。

    尽管他手上的力道已经很轻很轻,可依旧扯的黑月嘴角一阵抽搐,喉咙里也跟着发出几声闷哼。

    等东篱博宇帮黑月上好药,黑月整个人都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

    全身都被汗水打湿,脸上惨白的可怕,等东篱博宇刚把她身上的穴道解开。

    啪――

    黑月用尽身上的力气,直接打在对方的脸上,这巴掌是他心甘情愿受的。

    他知道依着黑月的脾气,如果今天不让她打一巴掌,她这辈子都会不再理他。

    这样的事,东篱博宇又怎么会让他发生呢。

    “哼!东篱博宇,等我伤好了我定要杀了你!”黑月看着东篱博宇脸上的巴掌印,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冷哼,将头转向里面。

    “想要杀我,还是等你把自己身上的伤养好再说吧,我可不想被人说,欺负一个身受重伤的女人。”最后两个字东篱博宇咬的极重,眼中的玩味落在黑月眼中,让她气到抓狂。

    这个该死的男人,她明明早就知道,知道自己是女子他居然还敢……还敢对自己动手动脚,他定然是故意为之。

    黑月恨的咬牙切齿,即使隔着也能听到她嘴里发出格格的声音,让人轻易就感受到他的恨。

    “东篱博宇,你给我滚,滚出去。”

    东篱博宇好像并没有听见她的话,依旧我行我素,将桌子上的药端起来,“是你自己喝还是要我亲自喂你喝?”

    “东篱博宇,我让你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只要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恨不得杀了你,还不快滚!”黑月语调微扬,双眸泛红,眼底更是布满蛛网,看着东篱博宇的眼神透着煞气。

    “你想要杀我,也要等你有了本事才行,就你现在弱不禁风的样子,本公子可不怕动手,看来你是喜欢本公子亲自喂你喝才行,既然这样,那……”东篱博宇将衣袍一撩,就打算亲自来喂黑月喝药,眼中的坚定,不容人反抗。

    “停!我,我自己喝!”黑月一把将张博宇手中的药拿在手中,一饮而尽。

    将碗重重的交到张博宇手中,道: “现在药已经喝完了,你可以滚了,我要休息了。”

    说完直接将整个后背亮给东篱博宇,连一个眼神都没舍得给他。

    这次东篱博宇并没有再出声,真的乖乖的离开的房间,出门还不忘交代门前的人仔细照顾黑月。

    黑月听着房内终于恢复了宁静,一下睁开双眼,心中的压抑让她流下两行清泪。

    东篱博宇,这个该死的男人,他居然将自己全身上下看个精光,这里明明――明明――

    随便唤一个丫鬟都可以办到的事,他干嘛要亲自动手帮你自己换衣服?

    那个男人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

    黑月这一天差点在生死边缘上来回,时不时嘴里还发出几声闷哼,半夜里,仿佛置身在了冰与火之中,全身冷的发抖,却又热的滚烫。

    黑月一时间感觉口干舌燥,可眼帘却沉重的犹如千金,一直没能睁开眼。

    黑月只觉得耳边不时传来几声厉喝,还有男子刻意压低的嗓音,那声音充满关切,让黑月的心底徒然生起一丝温暖。

    此时的她就像一根没有根的浮木,很想用手抓住这份难得的温暖。

    东篱博宇看着黑月双眸紧闭,双手却不停的在空中挥动,她脸上升起的渴望,让东篱博宇忍不住将她双手握紧。

    而此时的黑月,像是终于找到了依靠,脸上露出一抹淡笑,在黑暗的橘黄下,显得格外温婉。

    东篱博宇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心中就生出了难得的安静。

    刚刚他突然听见负责照顾黑月的小莲来禀报,说她听见黑月嘴里发出呜咽跟嗤语。

    不等小莲反应过来,东篱博宇已经从床上跃起,顾不得穿好衣服,直接向着黑月的房间冲过来。

    等房间里的蜡烛点燃,看到黑月那张格外红艳的脸颊,张博宇第一次露出了想要杀人的眼神。

    “该死的,她居然发烧了,还不快去请大夫?”小莲看到自家公子这样慌乱的样子,吓的脸色惨白。

    她之前还进来看过,见这位姑娘并没有什么异样,就放下心来。

    再说眼前这姑娘不喜欢被打扰,小莲就直接出了房间,去了隔壁的房中休息。

    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这位姑娘们就发起烧来,这,这真的不能怨她。

    只是看着公子这样犀利的眼神,让小莲心中生出一丝胆怯跟恐惧。

    公子向来温和,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现在单单这样看着她就让她吓的打颤。

    “是!是!”小莲如获大赦,直接向外面跑去。

    东篱博宇双手被黑月攥住,感觉到她掌心的薄茧,张博宇心中生出一丝心疼。

    这个女人,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女子对待,她一直待在陌染那家伙的身边,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他已经记不住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她的,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只觉得这个丫头心性冰冷。

    除了陌染,什么人都入不了她的眼,当时自己只是心生逗弄她的心思。

    故意找机会碰到她,亲眼看她跟黑夜那几个人在一起杀人。

    那样出手狠辣无情的人,怎么可以对自己无动于衷呢?

    还有她这张纯净的脸,总想看看除了冰冷以外的情绪。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会是一名女子,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心中的一根弦像是被人给波动了一下。

    从那以后,他脑海中时不时会想起她,这次他来到盛京,只是想见见她,没想到居然会在城外遇到昏倒在地的她。

    这还真是难得的缘分,刚看到她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双眸紧闭。

    东篱博宇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快凝固住了,心底徒然生出了一丝杀念。

    这股念头冒出来,挡都挡不住,要不是还有几分理智,黑月还等着大夫医治,他定会将凶手找出来,然后大卸八块。

    他自然知道黑月是女子,可她的身子,就是不想让其他的人看到,就好像她女儿身的秘密,他不想跟其他人分享一样。

    他亲自动手帮她换掉血淋淋的衣服,看着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张博宇眼中没有半点亵渎,只觉得双眼泛红,带着一丝心疼。

    这个女人,她为什么总喜欢将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

    他陌染又不是非她不可?离了她一样有其他的人为他做事,她何必要冒这样大的险?

    他即心疼又自责。

    如果他早一点出现在她面前,现在她是不是就不用受这么重的伤了?也不会流这么多的血。

    他颤抖着手亲自帮她的伤口上药,看着她后背上那新伤加旧伤的痕迹,东篱博宇再次为这个女人心疼。

    啪嗒――

    一滴清泪直接落在她的背上,混合着血水流下来,那温热的感觉,引得黑月背脊僵了一下。

    东篱博宇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流过泪了,用手拭了一下那股湿热,连他自己都感到诧异。

    眼看着黑月眉头紧皱,东篱博宇将黑月放回床上,有些仓惶的从房内走出来。

    他是一个懦夫,居然害怕从黑月眼中看到厌恶而逃出来。

    仔细叮嘱了一下小莲,他转身离开的黑月的院子。

    他现在要理清楚自己对黑月的这种陌生的感觉,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股魔力,一再的让自己对她无法抗拒。

    她身上这种吸引力,对他来说是致命的,就像一种毒,会让他上瘾。

    不过才见到她,居然就让他欣喜若狂,看到她受伤,他会心疼到窒息,见到她恼怒,他居然会害怕。

    这所有的感觉混合在一起,让他不敢轻易的靠近,心里却又舍不得。

    他现在即矛盾又挣扎,还有种不能抗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轮回学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