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六百二十三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就在玉瑶冥思苦想的时候,就看到此时玉锦堂已经搀扶着韩予溪从马车内下来。

    刚把韩予溪放在地上,她脚下一个趔趄,幸好被身边的玉锦堂及时扶住,不然她真的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

    “谢谢!”韩予溪的声音细蚊蝇,感觉被玉锦堂搀扶住的手,都变的滚烫,脸色透着一丝櫻粉,快速缩回来。

    心中一阵腹诽,都怪她,刚刚在马车上贪睡,一时间腿脚变的有些麻木,刚刚从马车内下来,要不是被玉锦堂搀扶住,她这次真的要再在这个男人面前出丑了。

    玉锦堂装似无意的将手拿开,转身离开的几步,脸上依旧带着一丝从容的淡笑。

    难道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玉瑶又忍不住在玉锦堂跟韩予溪身上来回打量,只见大哥脸色根本看不出多少。

    看来这个大哥隐藏的太深,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再询问吧。

    “瑶儿,还是快些进屋去吧,正好黑婶子已经将饭菜做好了。”玉锦堂笑着看向玉瑶,眼中含着警告。

    玉瑶的目光太*了,让人想要忽略都难,更别说眼前的韩予溪。

    对于玉瑶的目光,她全都看在眼里,所以脸色才会更加殷红。

    咕噜噜――

    一阵饥肠辘辘的声音传来,让韩予溪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头狠狠垂在胸前,眼神就是不敢落在玉锦堂身上。

    这真的不能怪她,从早上起来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吃过东西,而且还受了这么大的惊吓。

    ‘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一听说有好吃的,这肚子就忍不住了。

    “知道了大哥,咱们快些进去吧。”玉瑶怪嗔的看了玉锦堂一眼,这才让韩予溪跟在身后一起向院子里走。

    “哎呀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可知道,大少爷他……”荷花碎碎念的从房内走出来,就看到跟在玉瑶身后一身狼狈的韩予溪,立刻住了嘴。

    “荷花,先帮韩姑娘梳洗一番,等会儿再带她来前厅用饭。”韩予溪感激的看了玉瑶一眼,这才跟在荷花身边向着后院而去。

    等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后院一角,玉锦堂脸色这才变的严肃起来。

    “瑶儿,你可有受伤?”知道大哥应该是听说她遇刺的消息才来看自己,玉瑶感觉心中一阵暖流划过。

    “大哥我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玉锦堂见玉瑶果真没有受伤的痕迹,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瑶儿,以后出门记得要带上几个护卫,陌染不是给你留下了两个人吗?黑月呢?她怎么没待在你身边?”上次来的时候,他看到黑月几乎寸步不离的跟在瑶儿身边,所以才放心的几天都没来庄子上。

    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就听到玉瑶遇刺的消息。

    如果不是荷花这丫头偶然说漏嘴,他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

    这次倒是多亏了闫道清,如果不是他护着瑶儿,相信她也不能这样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

    想起闫道清,玉锦堂跟着想起来闫柳絮那个女人。

    他从来没想到再见闫柳絮,居然会是在那种场合,现在要不要跟瑶儿说一声呢?

    他从来不知道哪个女人的城府会如此之深,一直将兴哥儿耍的团团转。

    不仅早就已经跟温家大少爷暗度陈仓还想要设计陷害邀月池。

    这样蛇蝎一般的女人,没想到她居然会跟重情重义的闫道清是亲兄妹。

    都说龙生九子个个不同,现在看来不人真的是不同的,尤其是人心,这可是最难测的东西。

    “黑月她受了一点伤,我已经将她安排到别的地方去修养了,不用担心,现在我身边还有其他人保护,倒是大哥你,等会儿吃过饭,我们一起去书房再详谈。”玉锦堂知道,现在玉瑶不愿多说,恐怕是有特别重要的事。

    兄妹俩走进前厅时,所有人都等在那里,连韩予溪都已经重新梳妆好等在桌前。

    见玉瑶兄妹走进来,脸色微红,目光直接越过玉锦堂,落在玉瑶身上。

    “玉姐姐,今天幸亏有你,溪儿多谢你出手相救,不过溪儿还想请您帮个忙?”韩予溪说着眼神又落在玉瑶身上眼中闪着恳切。

    玉瑶见她的眼神总是无意的落在旁边的大哥身上,心中一阵含笑。

    你个丫头干嘛要这般小心翼翼的看着大哥?大哥向来为人温和儒雅,庄子上的人全都很尊重他,却并没有人会怕他,现在却单单这个丫头露出害怕的表情,真是太奇怪了。

    这让玉瑶越发好奇两人之间的相识了。

    “溪儿,你不是一直喊我玉姐姐吗?有什么事尽管说,玉姐姐自然会帮你。”玉瑶是真心喜欢眼前这个丫头。

    从她来到盛京以来,只有眼前这个丫头一直没条件的帮助她,信任她,凭着这份情意,她也会出手相助的。

    “玉姐姐,我想请你一会儿派人送我回家,我担心我娘她……”韩予溪说着一双水灵的星眸泛起红血丝,看起来格外的伤心。

    玉瑶这才想起来,之前韩予溪就说过,她这次出来就是为了她娘的病,只是没找到所谓的冤魂,反而差点被人给暗害了。

    只是如果这个丫头就这样回去,她怕那人会再对她下手。

    还有韩夫人的病,之前玉瑶见过她,她是一个慈祥和蔼的妇人。

    那次宫宴上,自己弃妇的名声被揭穿的时候,所有的女人都对自己含着鄙夷跟嘲讽,却只有她,眼中只有心疼。

    而且还允许溪儿靠近自己,安慰自己。

    还有韩进,上次的事,也是因为自己,他才会受到牵连,无论如何,都是她玉瑶欠他们韩家。

    现在韩夫人病重,她不能袖手旁观。

    “溪儿你先安心在这里住一晚,等明天,我跟你一起去韩家,到时候让黑夜去帮韩夫人看一下,他的医术,跟方紫焱那家伙相差无几,相信他应该能帮到你。”玉瑶淡淡的说道。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韩予溪听完玉瑶的安排,双眸泛着星光,宛如天上的星辰,如日月一般熠熠生辉。

    “现在放心了吧?快吃饭吧,刚刚不是还说饿了?”

    玉瑶揶揄的看了韩予溪一眼,韩予溪的脸跟着变成被煮熟的虾子,红彤彤的,看起来分外清丽可爱。

    “……玉姐姐……”

    韩予溪嘴上刚嗔怪的看着玉瑶,就听见她肚子适时的发出饥饿的讯号。

    这下,韩予溪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双眼更是死死盯住自己的双脚,不敢抬头。

    整个前厅的人都笑起来,连玉锦堂这这不苟言笑的人都跟着嘴角上扬,这下韩予溪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起身就准备离开前厅,不想由于用力过猛,差点撞在玉锦堂身上。

    抬头看了他清俊的面容,立刻娇羞的离开了几步。

    不想又撞到身后的椅子上,整个身体都跟着倒仰。

    “小心……”

    “韩姑娘,小心!”

    “啊……”

    饭厅上的人齐齐倒吸口凉气,眼看着韩予溪就要连同身后的椅子倒在地上。

    电光火石之间,就看到玉锦堂快速起身,连人带椅全都被他稳稳扶住,而韩予溪整个人稳稳的落在玉锦堂的怀里。

    前厅里的人,立刻瞪大的双眸,看着两人的样子,全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腾的一下,韩予溪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不断上涌,仿佛全都聚集在脸上,她的脸就像天边的红霞,惹人迷醉。

    “大哥,这人已经没事了。”听着玉瑶突然冒出来的声音,韩予溪急忙从玉锦堂怀中站起来,反而玉锦堂依旧气定神闲的坐原来的位置。

    玉瑶随手抓住韩予溪的手,将人带回椅子上坐定,道: “现在能好好吃个饭了吧?不然,一会儿要是饿晕了,我怕有些人会担心的。”

    “对啊!韩小姐,快吃饭,我荷花最讨厌饿肚子了,那感觉真是太痛苦了,我们大家都会担心你,吃饭,这可是刚刚小姐专门吩咐我娘做的,说是补气养血。”荷花这没头没脑的话,惹的韩予溪心中更是流过一股暖流。

    小心翼翼的看了玉锦堂一眼,心中微想,我们大家?这里面也包括眼前这个男人吗?

    心中刚冒出这样的念头,顿时感觉心中微震,眼神又重新落在眼前的烫碗中,生怕被身边的男人发现。

    这样细小的动作,全都被玉瑶看在眼里,心中暗暗生出一阵轻笑。

    如果大哥也对溪儿有心思,那她倒是乐见其成,毕竟韩予溪并不像那些世家大族里的千金小姐,没有那么多的矫揉造作。

    最重要是跟她还特别投缘,韩家也并不是三皇子那边的人,如果有这样一位嫂子,她倒是乐见其成。

    一顿安静的饭吃下来,玉瑶明显感觉到韩予溪的局促跟不安,眼神也总是装似无意的落在大哥身上,见大哥没有理她,脸上会流露出忐忑跟不安。

    看着韩予溪的反应,玉瑶在心里笑的肠子都快打结了。

    这丫头,简直是将自己的心思全都*裸写在脸上,不过,这样直率单纯的丫头,反而更让人喜欢。

    只是不知道大哥心中作何感想?不如等会儿亲自问他一下。

    玉瑶打定主意,一碗饭很快进了她的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轮回学府〕〔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