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六百五十四章:清醒,太丑了
    他还真是低估了这水太子的无耻,黑夜看着眼前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n 就在沉默的时候,突然听见玉瑶嘴里发出一声细微的嘤咛。\n   水倾绝猛然转身,扯动了他背后的伤口,疼的嘴里发出一声闷哼。\n   动作却依旧没有减慢,低沉而魅惑的嗓音,道:“瑶儿,瑶儿你醒了吗?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n   “夫人,您真的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我终于不用死了。”黑夜高兴的差点跳起来。\n   刚刚他还担心,如果等主子回来了,夫人还没醒过来,到时候,自己这条命就交代在主子手中了。\n   玉瑶只觉得自己耳边有人不停的说话,双眼就像有千斤重。\n   好不容易睁开自己的双眸,眼前出现片刻的模糊。\n   看着头上灰色的围幔,还有周围熟悉的环境,玉瑶眼前出现片刻的恍惚。\n   没想到她还能活过来,眼前橘红色的烛光,让她心中出现阵阵的温暖。\n   能活着真好!\n   刚刚她感觉自己已经活不过来了,没想到还能让她重新醒过来,玉瑶心头生出几分感慨。\n   “瑶儿,你看看我,能看到我吗?”水倾绝从来没感觉原来期盼是这种味道,充满苦涩。\n  刚进来时,他看到玉瑶全身被冰层覆盖,那一瞬间的惊骇很快被心中的担忧替代。\n   所以他想都没想就冲进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这般的担惊受怕。\n   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就算当初自己被设计掉进海中,被海水淹没的那种窒息感都没有这次这样的害怕。\n  玉瑶听见耳边传来水倾绝的声音,转头正对上那双倾城潋滟的桃花眼,看着他眼中流出开的担心,玉瑶出声道:\n   “水倾绝,你真是好吵,而且你这个样子,真是太丑了。”玉瑶说完,就听见身边的水倾绝眼底流下一滴清泪。\n   这样的水倾绝,玉瑶还是第一次看到,下意识别开眼。\n   这个男人突然这样煽情,玉瑶感觉还真是不习惯。\n   “夫人,夫人您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帮你看看。”黑夜说着就已经将水倾绝给挤到旁边,还不忘露出一丝厌恶。\n   这个水太子,果然趁着主子没在,想讨好夫人,可是只要有他在,绝不会让他得逞的。\n   玉瑶眼睛微转,打量了房中一眼,并没有看到独孤老头的身影,心中一阵担忧。\n   刚刚虽然她已经昏过去,可脑海却是清醒的,而且,此时玉瑶的心中突然出现一个大胆的猜测,关于她的身世――\n看周围没有他的身影,玉瑶忍不住出声道:  “独孤老头他人呢?我昏过去之前,好像看到他在我房中出现了。”\n   黑夜手指正放在玉瑶的胳膊上,听见玉瑶询问独孤老头,手指上的力道,顿时加重起来,很快又恢复平静。\n   “夫人别担心,您现在还是先把伤养好,您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等过两天,自然就体会告诉您。”黑夜出声安抚道。\n   “黑夜,我现在就想知道,独孤明他到底是怎么了?”玉瑶声音低沉,透着一股嘶哑,声音中却夹杂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威仪。\n   “夫人,独孤神医他,他死了!”黑夜沉痛的出声道。\n   “死了!怎么可能!”玉瑶猛然听到这个消息,感觉胸口一阵窒息,刚恢复了几分气血的脸上透着惨白,一脸的震惊。\n   “不可能的!我刚刚明明还听见他说话的声音,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呢?黑夜,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玉瑶清冷的声音透着一股冷冽,让黑夜宛如坠入了寒冰之中。\n   “是真的,独孤神医还在那里,不信,夫人您可以自己看看。”黑夜脸上透着一股伤心。\n   虽然他跟独孤明不是很熟悉,可他的医术,却让他不得不佩服。\n   尤其是刚刚他又将自己的医书送给自己,这也算他的半个师父,难免生出几分感伤。\n   玉瑶自然不敢相信,这几天明明还一直在自己身边吵嚷个不停,现在居然说没就没了。\n   玉瑶慢慢从床上起身,看着角落里被放置的独孤明,心中就像突然缺失了一块,变的空洞洞的,让玉瑶心中涌出无限的哀伤。\n   等玉瑶缓步走过去的时候,吧嗒一声,玉瑶的脚下居然滴落下一行清泪。\n   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不知何时,她早已经泪流满面。\n   玉瑶缓缓蹲下身来,揭开盖在独孤明身上的衣袍,就看到他那张了无生机的脸。\n   一张脸就像泡在水中刚刚才拉出来一样,惨白的吓人。\n   之前还是灰白的头发跟眉须,现在皆变成如雪般的白色。\n   全身的皮肤更像是没了半点养分,变的干枯如苍老的树皮。\n   显然独孤明在临死前,受了非人的痛,手指都因为疼痛在掌心划出无数道血痕。\n   嗤――\n   跟在玉瑶身边的水倾绝,自然也看清了独孤明的样子,心中掀起一阵波动。\n   眼神下意识落在身边的玉瑶身上,显然他也想到了,独孤明变成这个样子,应该跟玉瑶体内突然发生那么大变化有关。\n   玉瑶缓缓将衣衫盖在独孤明身上,收敛起脸上所有的哀伤,神色冰冷,道:“黑夜,把你看到的所有的事说给我听。”\n   “夫人,您刚醒过来,还是不要太过操劳,现在独孤神医他……”黑夜不想让玉瑶这般伤神,忍不住出声劝阻道。\n   “我要听!”玉瑶一字一句,牙齿咬的极重,声音更是透着不容拒绝的坚定。\n   黑夜知道玉瑶的固执,只能将他看到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n   听到独孤明临终前的交代,玉瑶狠狠闭上双眼,默声道:“独孤明,是我连累了你。”\n   她还能清晰的感受到当时自己体内发疯一样的在吸收着别人的鲜血。\n   她体内像是有一个魔鬼,当时自己全身冰冷,感受到水倾绝身上血液的温度,她整个人都快要沸腾起来。\n   玉瑶下意识的目光落在水倾绝的胳膊上,薄薄的衣服自然遮盖不住上面的伤口,清晰可见。\n   玉瑶只觉得自己的双眼发涨,因为那个玉佩,自己险些害了两个人。\n  此时玉瑶身上露出一股浓重得哀伤,突然脑海中响起来小狸儿急切的声音,道:\n“小主子,小主子,快,你快些将地上的人放进空间里来,快呀!”\n   “小狸儿?”玉瑶有些不明所以,口中默念出声。\n   离她最近的两人,水倾绝听的清楚,反而是黑夜还沉浸在他的思绪之中,没有听清。\n   “瑶儿,你在说什么?”水倾绝的声音一下穿透玉瑶的耳膜将她的思绪唤醒。\n   此时玉瑶脸上露出一抹淡笑,对着水倾绝道:“水倾绝,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这份恩情,我玉瑶定然记在心里,多谢,以后只要你有需要,我定会义不容辞。”\n   水倾绝看着她脸上的疏离,让他潋滟的面容勾起一抹邪魅。\n  “奥?我刚刚流了那么多血,现在全身无力,后背还有伤,我想在这里住下,你不会不顾情谊,还将我赶走吧?”说着还不忘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n  玉瑶转头看了水倾绝一眼,看他脸上的表情不似作假,转头平静的道: “好!自然可以。”\n   “……夫人……”黑夜露出一抹焦急,这水太子明显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好待在夫人身边,他这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n   要是等主子回来了,知道着水太子一直待在这里,非得发疯不可。\n   玉瑶仿若没有听见黑夜的话,道:“无事,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先出去吧,把独孤明留下。”\n   “夫人,这独孤神医已经去了,不如让他入土为安吧?”这人死为大不如早点让他入土,也好让他走的安生。\n   “不用,我自有打算。”两人见玉瑶漆黑的凤眸多了几分清冷,齐齐打了一个寒战。\n   水倾绝深深看了玉瑶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邪魅,转身步履僵硬了一下,接着轻盈的离开。\n   纵然水倾绝半点都没表现出异常,可一直盯在他身上的玉瑶,依然看出来了的不适。\n   水倾绝走的极快,后背却略微有些拱起,玉瑶锐利的凤眸透着一丝冷光。\n   血!殷红的鲜血!\n   虽然水倾绝穿着一身红衣,可她后背那片湿意,让他那大红的长衫显得格外刺目,自然让玉瑶捕捉到。\n   看来水倾绝在进来的时候,背后的伤口就已经被撕裂,只是他一直不想让玉瑶觉察,这才没有表现出半点。\n   这么久的时间,已经是他身体的极限,他很贪恋跟玉瑶在一起的时光,可他的身体不允许他任性。\n   刚刚他厚着脸皮要求住下来,他只想离她再近一点。\n   “呵!”水倾绝刚走出玉瑶的房间,嘴里强忍多时的血,哇的一声吐在地上。\n   一直等在门前的知心立刻上前,脸上透着一股担忧,道:“公子,您这是何必呢?您身上的伤好不容易才止住血,现在又裂开,要是伤口再感染了,就真的麻烦了。”知心苦口婆心,忍不住出声道。\n   “本公子可没这么容易死,不会有事的,放心。”水倾绝低沉而魅惑的嗓音,倾泻而出。\n   “哼!那可不一定!”黑夜紧随其后,站在两人不远处,双手环胸,冷冷的说道。\n\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