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被系统带偏了〕〔最强兵王〕〔神说世界之风起云〕〔重生之灰姑娘奋斗〕〔掌家小农女〕〔六零彪悍人生〕〔我家王妃超A的〕〔主播小傲娇〕〔楼主大人求放过〕〔刀不语〕〔世子在线求生〕〔仙道长青〕〔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锦绣田园:骗个夫〕〔侯府娇宠〕〔全能影后超酷哒〕〔罗马尼亚雄鹰〕〔启晗〕〔婚字当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六百六十三章:再次求娶,遭拒
    回想当日的情景,玉瑶只觉得自己傻气,正走在回廊中,就看到不远处一抹大红色的身影缓缓从月光下走过来。

    只见男人倾城绝艳的身姿,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

    一头漆黑如墨的墨发垂在身后,清风徐来,卷起漂浮,让他整个人更增添了几分飘逸。

    一双剑眉下,那细长的桃花眼,充满多情又似无情,眼波流转间,更是增添了几分妩媚。

    厚薄适中的唇瓣微微勾起,嘴角荡着令人炫目的淡笑。

    水倾绝!他怎么过来了?

    他行走间看不出几分异样,看来身上的伤已经好多了。

    之前玉瑶不小心听黑夜提及,当初为了救自己,水倾绝身上可是带了刀伤,还为自己输了那么多的血。

    等看过自己后,回到自己的院子就昏了过去,全身发起高烧。

    黑夜为了救他,又忙了一整晚。

    玉瑶心中觉得愧疚,命荷花给水倾绝送去一瓶灵泉水还有几颗补血药丸。

    现在看来,应该用过了。

    此时的黑夜,脸色还透着几分苍白,只是这样多了几分病弱的水倾绝,反而衬的他越发妖艳。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妖孽,这样的他站在自己面前都让自己有点自惭形愧。

    没事干嘛要长这般好看?简直是不给女人留活路。

    “瑶儿!你也还没睡?”水倾绝闲来无事,就想起来在院子里走走,没想到居然碰到玉瑶。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双眸中顿时染上了一丝淡笑,让他本就潋滟的面容变得更加柔媚。

    “嗯,你不是也没睡,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睡了。”看着眼前的人,玉瑶本能的不想跟他太过靠近。

    不止因为她已经是陌夫人,还因为玉瑶感觉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对于他,玉瑶生不出恨,可也喜欢不起来。

    现在他又救了自己,让玉瑶觉得亏欠了他,现在她根本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他,所以只有尽量的躲避。

    其实她都知道,每当夜深的时候,窗外总会有人守到半夜。

    闻到独属于他身上的气息,玉瑶就已经心知肚明。

    没想到今日在这里遇到,让玉瑶有些避无可避。

    “你怕我!”

    水倾绝身影一瞬间就来到玉瑶面前,感受到男子身上的气息,玉瑶向后倒退了半步。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困了,让开,我要回房了。”玉瑶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面色跟着冷下来。

    “既然没有,为何看到我就要离开?我真的让你这般厌恶吗?”水倾绝双眸落在玉瑶身上,眼中闪着晦涩的光。

    “是!我讨厌你,可我也感激你,如果不是你出手相救,我玉瑶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听到她肯定的答案,水倾绝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心殇,很快嘴角又勾起一抹邪魅。

    “既然知道是我救了你,那你就是这般感激你的救命恩人的吗?”水倾绝双手环胸,潋滟的桃花眼充满邪魅。

    这样转变的水倾绝让玉瑶心中多了几分诧异。

    “怎么?你以为你不喜欢我,我就该放手,然后这样祝福你跟陌染吗?怎么可能!”听着水倾绝嚣张的话,玉瑶眼角跟着抽搐几下。

    她怎么就忘了,这个水倾绝可不是那般轻易能打发的人,对于他的厚脸皮跟无耻,玉瑶可是早就已经领教过了。

    “那你想怎么样?这救命之恩,又让我怎么还呢?”玉瑶也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人。

    两人仿佛又回到多年前,眼前的女人还是当年那个小丫头,水倾绝眼前重新浮现出当年的场景。

    也许就在那个时候,她这样小小的人影,就已经深深刻印在他的心头。

    难怪当初自己非要将她找出来,回想起来,应该不止是她小小年龄就有那样的智慧,还有她面对自己时的那份独特。

    也许在那个时候,他水倾绝就已经中了一种名为玉瑶的毒,此刻这毒已经*骨髓,再也难以拔除。

    玉瑶看着水倾绝正在出神,忍不住蹙起眉头。

    自己脸上难道还有花不成?干嘛要这样看着她。

    不自觉用手摸了一下脸颊,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忍不住轻咳出声。

    水倾绝看着眼前的玉人,心底更是化成一片柔软。

    他真的很贪恋现在这份静谧中的美好,真希望时间就停留在此刻,让这份美好镌刻成画。

    “水倾绝,你怎么了?可是伤口又不舒服了?这更深露重,还是回去吧。”水倾绝听着玉瑶口中那淡淡的关心,轻的化成了羽毛,正在不断撩拨着自己的心湖,让他的心升起一*涟漪。

    “如果我这次来还坚持向北辰睿求娶你,你会答应跟我一起回水清国吗?”水倾绝还是忍不住询问出声。

    上次他的求娶,因为他的突然离开不了了之。

    这次他不想再这样贸然,即使心中知道答案,可他还是忍不住询问出声。

    玉瑶柳眉轻挑,潋滟的凤眸眯成一条缝,眼中闪着一丝寒芒,让人不寒而栗。

    “水倾绝,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我开这种玩笑,我也不认为有什么可笑的,而且,你明知道我已经嫁给了陌染,这样的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否则,不管你是不是救过我,我都不会再见你,而且,这样对你跟陌染的名声也有损,还请你自重。”玉瑶声音猛然拔高了几个度,声音低沉中透着一丝尖锐,像是不断在搜刮着水倾绝的耳膜。

    水倾绝看着全身透着冰冷的玉瑶,心中像是吞进了蛇胆,满是苦涩。

    原来自己的求娶在她看来不过只是玩笑。呵!水倾绝,你明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干嘛还要自取其辱呢?

    果真是犯贱!

    “玩笑?既然你觉得是玩笑那就是玩笑吧,天色不早了,本太子可要回去好好养伤了。”说完大红色的身影在玉瑶面前拂过,直接越过她向着自己的院子而去。

    “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恩情!”水倾绝低沉的嗓音含着几分魅惑从玉瑶身后响起来,没等玉瑶转身,就看到水倾绝那绝艳的身影已经离开了后院。

    玉瑶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总觉得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丝孤寂跟厚重的哀伤。

    “我会还!”

    玉瑶轻声,缓步离开了原地。

    只留一地清冷的月光泻在地上,让这院子多了几分冷漠。

    玉瑶离开的身影格外的决然,岂不知身后那双潋滟的桃花眸,一直看着她离开这才舍得收回目光。

    水倾绝喃喃,道:“水倾绝,你果然已经无药可救。”说完脸上露出讽刺的笑。

    等他回到自己的院子,就看到知心早就已经等在门前,看着水倾绝进了房间,这才跟着进去。

    看着眼中多了几分落寞的水倾绝,知心忍不住出声道:“太子殿下,您这次回水清国可是已经答应了箫姑娘,而且因为您上次求娶玉姑娘的事这箫太师已经对您不满,要是再被他们知道你现在还留宿在玉姑娘这里,到时候……”

    没等知心说完,就被水倾绝猛然打断道:“知心,你逾越了!”

    声音清冷就像夹杂着寒冰,嗜血的眸光更是簇织着狰狞的火焰,一下让知心背脊生出了细腻的冷汗。

    知心跪在地上,声音夹杂着恐慌,道:“太子殿下,知心都是也了您好,自从您喜欢玉姑娘以后,您已经遭受了多少的伤害,上次差点葬身大海,回到水清国之后,又被大皇子的人差点杀死。”

    知心说着顿那一些,像是下定了决心又接着说道:

    “上次也是,因为玉姑娘,明明是您救了她,为了她,您连云雾山也闯了,还差点从那悬崖上跳下去,可到头来,这玉姑娘何曾将您放在心里?”知心苦口婆心的说着。

    “这次也是,您身上那么重的伤,看到她受伤,依旧为了她,差点连命都搭上,这样的您都快来变的不是您自己了,难道你真的要为了她连水清国都不顾了吗?您这样对的起您的母妃吗?对得起皇上吗?更对得起对您情深的箫姑娘吗?”知心声音中夹杂着心痛跟难过。

    他在替水倾绝不值,明知道玉瑶心中没有自家公子,为什么还要为了她,让自己受到伤害?

    “闭嘴!你闭嘴!闭嘴!”

    知心的话句句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在不断凌迟着水倾绝的心。

    让他本就千疮百孔的心更补上了一刀,鲜血淋漓,疼痛难忍。

    水倾绝双眸染上嗜血的光,看着眼前的知心,睚眦欲裂。

    能将地上的人抓起来,直接一掌打出去,只见知心的身体就像一块破布,直接被丢出去摔在地上。

    知心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殷红的血落在地上,格外的醒目。

    “我最讨厌别人对我的事指手画脚,知心,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没想到连胆子也跟着变大了不少,不要一再挑战我的耐性。”此时的水倾绝,绝艳的脸上更多了几分邪佞,身上的气息压的人难以喘息。

    “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水倾绝宽大的手掌攥成拳落在手边的兀机上,掌背上的青筋都跟着凸起来。

    知心看不清水倾绝脸上的表情,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只能默默的起身,从房中退出去。

    只是不知道太子殿下他能否听进去他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