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剑帝重生都市〕〔王婿〕〔星途璀璨:她比总〕〔影后的咸鱼男友〕〔神医妙相〕〔萌宝来袭:总裁爹〕〔纯情直男俏东家〕〔第一神婿〕〔别叫我歌神〕〔医婿〕〔青云端〕〔极品天医〕〔爱相约千年〕〔龙隐〕〔宠妻攻略:神秘老〕〔霸婿崛起〕〔重生回潮〕〔第一至尊〕〔穿越财富人生〕〔女总裁的全能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七百零三章:泡进醋缸里
    玉瑶最不喜欢被人搀扶,可这次她并没有拒绝荷花,只因为她感觉自己坐了趟马车,整个腰身都快变的散架了。

    这罪魁祸首自然就是陌染那家伙,玉瑶决定了,接下来一个月,都不能再让陌染爬上自己的床。

    那家伙简直就像只喂不熟的白眼狼,每天都要把她折腾的昏睡过去才肯罢手。

    玉瑶都要深刻的怀疑,自己再这样下去,这辈子都要在床上度过了。

    尼妹的!那家伙太厉害了!她怂了!

    “瑶儿回来了!”

    玉瑶才刚进了院子里,就听见面前传来一声男子低沉带着魅惑的嗓音走过来。

    不用抬头,玉瑶都能知道,来人,定然就是一直住在庄子上白吃白喝,美其名曰还在养伤的水倾绝。

    “水太子好雅兴,没想到居然还待在庄子上,看来我这庄子招待的还不错,不然水太子怎么会流连忘返呢?”听着玉瑶略带嘲讽的话,水倾绝脸上则露出一抹淡笑,那笑容带着一股魅惑人心的感觉,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深陷。

    “瑶儿这是想要赶我离开吗?没想到瑶儿居然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还真是让本太子伤心,这……”不等水倾绝说完就被玉瑶打断道:

    “停停,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行了吗?我没意见。”

    这家伙,如果现在她真的把水倾绝给赶出去了,恐怕这家伙连忘恩负义这词都落在自己身上。

    反正这庄子上她也不会再经常过来,这家伙想住就住吧。

    谁让自己欠他一次救命之恩呢!

    想起来,玉瑶就感觉一阵火大,这家伙居然携恩让她报答,简直太可恶了。

    “我有意见!”

    只见陌染高大的身躯坐在马背上,一双冰冷的寒眸看着眼前的水倾绝。

    水倾绝也跟着转头,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目光已经在空中交汇,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依旧能让人感觉到那强大的气场,恨不得将周围的空气冻结。

    “你怎么来了?”

    玉瑶看着随后跟来的陌染,眉头跟着蹙起来,一脸的疑惑。

    此时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现在的样子,都是因为这个家伙造成的。

    陌染感受到玉瑶脸上的不悦,心头压制了一路的怒火,猛然爆发出来。

    从马背上下来,看着他如行云流水一般潇洒的动作,玉瑶双眸出现一阵恍然。

    这个该死的陌染,没事干嘛要做这样让人晕眩的动作?让她平静的心跟着像是装进去了一头小鹿,在不停的乱撞。

    没等玉瑶回过神来,陌染已经来到她的身边,宽大的手掌直接从玉瑶的身后穿过,落在她右边的腰身上。

    即使隔着那么多的衣服,玉瑶依然能够感受到他手掌中的灼热,让她一直恍惚的神色跟着回过神来。

    陌染倨傲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水倾绝,眼中尽是得意跟炫耀。

    水倾绝从陌染近了玉瑶的身,眼神就变的犀利起来,看着他的手放在玉瑶身上,只觉得心中盘踞的怒火一下升腾起来。

    双眸中更是染上了两簇火苗,恨不得将陌染那双手给砍下来。

    只是目光触及到玉瑶眼中的无奈跟默许后,水倾绝只觉得一路飙升到口腔中的怒火一下被堵在口中,充满苦涩。

    “我自然是……想你了!”

    陌染口中的灼热一下喷洒在玉瑶脖颈处,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对上他那双眼眸,玉瑶一阵气结。

    这个陌染,他故意的!

    玉瑶感受到来自他手掌心的力道,忍不住在心中怒骂,这个家伙,看来又掉进醋坛子里去了。

    他们两个才分开有一柱香的时间,他居然也敢说想她?简直一派胡言。

    玉瑶娇嗔的怒视了陌染一眼,显然这眼神并没有多少杀伤力,陌染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脸上露出了几分高兴的神色。

    玉瑶感觉自己真是理解不了眼前的人,厉声道:“有病,既然你想跟就跟吧。”说完转身进了院子。

    水倾绝的目光一直落在两人身上,感受到两人之间的亲密,还有玉瑶对陌染的认可,他感觉自己的心一阵疼。

    那种疼痛,让他整颗心 都在抽搐。

    可即便这样,水倾绝面上却格外的潋滟,让他本就倾城的面容看起来更加邪魅。

    “水太子,我代表我家夫人感谢你对她的救助,至于你对她的恩情,我陌染自然会记在心中,他日有任何的请求,只要我陌染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事,都会竭尽全力。”陌染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水倾绝,眼中更是在不断积蓄起飙风。

    这个该死的水倾绝,在自己面前,居然还敢盯着瑶儿的背景,简直就是该死,他真恨不得直接将他那双贼眉鼠眼给挖出来。

    之前还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做过什么事,他现在巴不得将这个水倾绝给丢出去。

    水倾绝感受到陌染的怒火,嘴角反而勾起一抹潋滟的邪佞,那充满魅惑的声音,张口说道:

    “这欠我恩情的人是瑶儿,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我早就已经跟瑶儿索取过报酬了,这点就不劳陌大将军操心了。”说完一副与你无关的表情。

    这表情落在陌染眼中,格外得刺眼,垂在衣袖中的手,更是露出咔咔的声音。

    手背上跟着冒出青紫色的筋络,看起来格外狰狞。

    “水倾绝,不要以为这次是你救了瑶儿就可以在我面前张狂,别忘了,瑶儿她可是我的妻子,还有,瑶儿又岂是你可以随意称呼的?”陌染怒到极致,恨不得将眼前满脸风骚的水倾绝给生撕了。

    这个该死的东西,他怎么可以这般称呼瑶儿?

    瑶儿只能属于他一个人,连名字都不可以。

    “我能这样称呼,自然是瑶儿准许的,你也别忘记了,虽然你跟瑶儿拜过堂,可还差了一拜,最重要是,她的名字可没在你们陌家的族谱里,这又怎么能算进了你陌家的门呢?”陌染听着水倾绝的话,自然听出他话中的嘲讽。

    “……水倾绝……”

    陌染的声音夹杂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即使水倾绝隔着几步距离,都能听见他后槽牙发出的格格声。

    不等水倾绝反应过来,就感觉后背传来一股飙风,这飙风中夹杂着凌厉冰冷的掌风,让人不寒而栗。

    水倾绝感受到那股强劲的内力,自然不敢怠慢,身影快速转身,运起全身的内力,直接对着陌染的掌风打出一掌。

    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快速在空中交汇,顿时火光在空中炸开。

    飙风更像是凌厉的刀刃,直接从空中四散开,发出嘭的响声。

    两人各自站定,陌染身上的衣服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可水倾绝身前的红衣,却被打出的掌风化成利刃给划上了一条口子。

    额前的一缕碎发,也跟着被掌风给划断,落下来一丝丝。

    水倾绝看着对面的陌染,脸上的邪佞尽数收敛,眼中更是出现狠辣。

    陌染看着水倾绝那略狼狈的样子,脸上露出一抹邪魅,让他本就俊逸的脸庞看起来更加英俊。

    “怎么样?我看你这伤早就已经好了,还是乖乖的从庄子上滚出去才好。”陌染冷声道。

    “好没好,只有打过以后才知道,只是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陌大将军,居然会是一个喜欢在背后偷袭的小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水倾绝的话,让陌染的怒火更是疯狂的攀升。

    这个该死的水倾绝,既然他这般喜欢找死,他刚刚就不该手下留情。

    “是不是小人,只有试过才知道。”陌染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低沉跟着透出来。

    “本太子正有此意。”水倾绝脸上也跟着勾起一抹邪佞,出声道。

    只看到一红一黑快速缠斗在一起,两人赤手空拳,在院子里打起来。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地震了吧?”

    荷花跟在玉瑶身边,刚走进房中,人还没来的极坐定,就感觉院子里一阵地动山摇,脸色都跟着变的苍白。

    心中暗道,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地震呢?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难道这地震也已经没有任何的预兆了吗?

    那这样下去,他们想要逃跑都不可能。

    听着荷花的话,玉瑶恨的咬牙切齿,单单听着这声音,她就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该死的家伙,简直太胡闹了。

    一个刚刚骑死八匹马赶回来,另一个身上的伤才刚好转,虽然看起来已经没有大碍,可毕竟那伤在背后。

    还流了那么多血,居然还有精神在这里打斗,简直是没把她玉瑶放在眼里。

    “荷花,走!”玉瑶顺位就向院外走去。

    “什么?小姐,咱们去哪儿啊?这都地震了,出去会更危险的,小姐……”

    荷花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玉瑶的身影已经快走出房门,立刻跟上前去。

    “住手!”

    玉瑶才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院子周围的篱笆都在摇摇欲坠,地上的东西更是被掀翻在地,鲜花全都落的到处都是。

    那五颜六色的花瓣更是在空中不断的飞舞、盘旋,看起来就像一只只蹁跹起舞的蝴蝶。

    玉瑶的声音都隐没在这打斗声中,两人更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能看到一黑一红在相互交手,连他们的身影都难以捕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波旁之主〕〔女总裁的护妻高手〕〔最强女装大佬〕〔快穿逆袭:男主到〕〔巨富女婿〕〔国子监绯闻录〕〔贴身战兵〕〔华娱特效大亨〕〔奶爸圣骑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