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八百零五章:耍宝
    张富阳只觉得整张连都被玉瑶打的火辣辣的疼,铁青中透着一股冰寒。 . .co

    看来今天玉瑶这个女人是不打算轻易放过自己的女儿了,可淼淼的头发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张富阳就是想破脑袋都没想清楚,只是看着林子航那厌恶的表情心中懊恼,看来这婚事要吹了。

    “张淼淼,你再不跟玉姑娘道歉,是想等着大刑伺候吗?”张富阳狠狠闭上双眼等睁开的时候,眼中一片血红。

    “爹!”

    张淼淼仿佛有些难以置信,毕竟从小到大,爹都是宠着自己长大的,现在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这般呵斥?

    张淼淼心中的委屈跟屈辱一瞬间全都涌上心头,双眸泛着血红,格外的可怜。

    “道歉就道歉。”张淼淼看自己父亲已经拿定主意的样子,只能委屈的轻声呢喃。

    还有比现在更丢人的事吗?

    “对,对不起!”张淼淼不情不愿的起身道歉,眼中的痛恨越发深邃。

    “难得张大人如此深明大义,不过张姑娘似乎并不情愿。”玉瑶轻声说道,眼中的邪魅更是透着一股冷冽,让人全身透着冰寒。

    “淼淼!”张富阳声音粗嘎,带着几分警告的意思。

    张淼淼积蓄在眼底的煞气都快喷涌出来,看着玉瑶的眼神更是恨不得将她生撕了。

    这个该死的贱人,都是因为她,她简直就是自己的灾星。

    张淼淼只觉得整颗心都在发涨,生疼,怒意如火,自胸腔一路往喉咙里涌。

    “我真心的,跟玉姑娘道歉,希望玉姑娘原谅。”张淼淼说着躬身行礼,最后两个字被张淼淼说的咬牙切齿,距离她非常近的玉瑶,都能感受到那后槽牙发出的咯吱声。

    “今天看在我大哥被无罪释放的份上,我就原谅张姑娘的行为,还希望张姑娘谨记才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用年幼无知来开脱的。”张淼淼自然听出了玉瑶话中的嘲讽。

    年幼无知?

    亏张富阳这个老东西说的出口,现在的张淼淼都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今年如果还是没能嫁出去,相信明年十九岁的张淼淼就真的成了老姑娘了。

    张淼淼气的脸色都变绿了,就像刚从染缸里爬出来一样,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再加上她那特殊的头发,格外的狼狈。

    “大哥,溪儿,咱们走吧。”玉瑶轻唤一声,几人转身离开了刑部。

    等这些人离开,北辰齐跟林右相等人也跟着离开,吴大人等人自然是进宫去禀报皇上。

    此时走在最后的只剩林子航一人。

    张淼淼顾不得此时还在公堂之上,立刻爬起来去抓林子航的衣襟,声音更是温婉透着几分小心翼翼,道:

    “林公子,我,我的头发一定是被玉瑶那个贱人给偷偷剃没的,等明年,明年这个时候,定然就会长出来,还是会跟从前一样,您,您不要嫌弃我。”张淼淼声音中更是带着几分哀求。

    林子航连头都没转过来,将自己的衣袖从张淼淼手中甩开,声音中更是多了几分疏离,道:

    “张姑娘请自重,这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张姑娘的名声有损,我,我还有事,现在就告辞了。”林子航说着连头都没回一下,更别说看一眼张淼淼。

    仿佛只要看一眼她都觉得是在茶毒自己的眼睛。

    张淼淼呆愣的看着林子航那逃也似的离开的背影,一颗心都像是坠入了冰窟之中,冷的下沉。

    “淼淼,你还是先回府里去待着吧,等过几天,爹再亲自去林家拜访一下,唉!”张富阳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受伤的表情,只觉得整颗心都被人用刀在剐,心疼的无以复加。

    “爹,怎么会这样,林公子他,他怎么会这般无视我?女儿好难过,我该怎么办?”此时的张淼淼就像一只受了伤的雏鹰,在等着老鹰的照抚。

    没一会儿,就听见张淼淼嘴里发出几声呜咽,显然她正伤心恸哭流涕。

    此时闻声赶来的张夫人,从后院进来就看着哭成泪人的女儿,心疼的走上前,道:“哎呀我的乖女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假发呢?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张富阳一听张夫人这话,自然听出了她已经知道张淼淼头发被人剃光的事,脸色铁青中透着犀利。

    “假发的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吗?”张富阳只觉得怒意如火,下一刻就跟着喷涌而出。

    “是,是我,这林公子催的紧,总不能让他在心里对淼淼生出嫌隙来,所以只能这样了,可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头发怎么会……”张夫人在临走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张淼淼一定小心行事,可没想到居然还是被识破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说了,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先照顾好淼淼,我先进宫去复旨,等回来后再从长计议。”张富阳说着将怀里的女儿交给张夫人,然后转身快速跟出去。

    今天的三司会审,可是皇上亲自下的旨意,此时不止是他,连林右相都只能先将三皇子送到林家,然后再进宫去。

    他可不能去的太迟了,不然就算皇上不怪罪他,这吴大人这边他也要把握好时机才行,毕竟这吴大人到底是谁的人,他还不清楚。

    张富阳紧赶慢赶,终于在吴大人刚进宫后不久也跟着进了宫,而此时的林右相也已经出现在宫门前,两人正好一同进了宫。

    相对于三人进宫去,而此时的玉瑶等人正悠闲的向着玉锦堂的府邸而去。

    此时玉锦堂的院门前,玉锦展已经焦急在站在门前等待着。

    今天他本想一起去的,可无奈被陌大将军给留下来,说他去只会说错话,还不如在家里等消息。

    所以大哥被第一时间释放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命下人去准备好了火盆等东西。

    “来了来了,二少爷,大少爷终于回来了,同行的还有大小姐跟姑爷还有韩家小姐一起,看大少爷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大事,这是太好了。”来禀报的人自然是玉府的管家。

    这玉府的管家姓程,他之前就在其他人家做个小管事,因为一直被那府里的管事给打压,后来直接寻了个错处被主家给发卖了,在玉锦堂第一次去牙行买人的时候就被挑中了。

    这程管家果然不负玉锦堂的信任,一直将府里的事打理的井井有条,深的玉锦堂的信任。

    这份信任果然没错,这程管家在玉锦堂出事后,将府里的大小事全都管理的更加严格,这才避免了玉府里出现乱子。

    曾经盛京里有户官家,就是因为主家被下了大狱,没等人出来,整个府里就已经乱成一团。

    更有甚者,那下人全都将府中值钱的东西给偷出去变卖了,拿着银子跑路的大有人在,所以有这样一位管家,也是玉锦堂之幸。

    “程管家,我大哥他们呢,他们现在到哪儿了?快,快把火盆点的旺旺的,一会儿一定让大哥迈过去,去去身上的晦气。”玉锦展年少,一直在心里担心大哥,可他有心无力,根本就插不上手。

    第一次让玉锦展感觉自己原来是如此的没用,眼看着大哥出事,他根本半点忙都帮不上,只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能了。

    经过这件事,更加坚定了他要奋发向上的决心。

    如果他们玉家不是只有大哥一个的在朝为官,没有其他人的根基,那些人也绝不会这般的欺辱他们,更不会随意拿大哥开刀。

    玉锦展双手紧握,直到看着黑夜坐在前面驾着的马车,这才重新展露笑容。

    大哥这次能回来,真是不幸中万幸。

    玉锦展正想着,看着马车已经停下来,快速迎上前去。

    “大哥,二姐,姐夫,大,韩姑娘,你们回来了,太好了。”玉锦展眼看着玉瑶跟陌染从马车内跳出来,转身又看着一起下马车的韩予溪跟玉锦堂两个人,立刻出声道。

    刚刚玉锦展差点将韩予溪叫成大嫂,幸好接到玉锦堂那警告的眼神,这才将称呼硬生生改成了韩姑娘。

    只是这藏在口中最后的那个字,在场的人全都心知肚明,彼此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韩予溪自然也听出来了,娇羞的脸色绯红,看了一眼身边的玉锦堂,快速低垂下头去。

    玉锦堂脚下抬起,用脚踢在玉锦展的身上,换来玉锦展一个苦笑。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过是在府里的时候说顺口了而已。

    大哥干嘛用这样的眼神?之前他叫大嫂的时候,他不也非常高兴吗?

    这还没怨他吗?

    玉锦展这脑回路只能用简单来形容,玉瑶看着有些马大哈的玉锦展,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跟大哥都是长脑子的人,玉婷虽然差点可也还是有几分小聪明,可到了玉锦展这里,好像罗氏真是特别厚待他,居然只给他一个强壮的身体,白让他长了一副脑袋,没给他带脑子下来。

    看着所有人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玉锦展只觉得心里一阵憋屈,一脸的哀怨。

    “大哥,二姐,你们用得着这样看我吗?我可是你们嫡亲的弟弟。”玉锦展这样求同情的眼神,让韩予溪觉得一阵好笑。

    没想到像玉大哥这样温润如玉般的人,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弟,这真是太出乎她的预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