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八百二十二章: 等我
    玉锦堂深深看了韩予溪一眼,清冷的声音从口中泄出来,道:“我绝不会让你有嫁给别人的机会,等我。”

    等着我来提亲,等着我将事情解决清楚,等着我娶你进门。

    一切化进那深邃的眼神中,玉锦堂转身消失在暮色中。

    玉锦堂行色匆匆,很快离开了韩家,等他离开后,韩予溪只觉得心中的堵塞被疏通开,望着窗外的月色,只觉得心中格外的安宁,她相信玉大哥说到做到。

    玉锦堂的身影不停的在街上闪现,过了没多久,他人已经出现在玉家门前。

    一直等在门前的桃儿,双眸中闪着一抹精光立刻迎上前去,道:“玉大人,您回来真是太好了,你家小姐说有重要的事想跟您说。”

    玉锦堂眸光微深,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幽芒,嘴角更是勾起擒着一抹冰寒,道:“奥?看来我跟你家小姐还真是想到一起去了,我正好也有事情想问她,现在我还真有些期待,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事,走吧,前面带路。”

    桃儿听着玉锦堂的话,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深意,眉头跟着蹙起,脸上更是露出几分疑惑。

    这玉大人的话分明话中有话,听在她耳中,只觉得多了几分其他的深意。

    “是,玉大人请。”桃儿心中怀着忐忑走在前面,很快进了内院。

    此时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格外的静谧,只有清冷的月光跟着泄了一地。

    “玉大人,请,小姐就在里面。”桃儿走到门前,示意玉锦堂一个人进去。

    玉锦堂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心中正在犹豫,没想到就听见房内传来黄馨儿的声音。

    “门外是玉大哥吗?快请进来吧。”黄馨儿的声音一如之前一样的清脆,似乎并没有半点的睡意。

    玉锦堂听着她的声音,只觉得一直堵在心口的怒火直往头上蹿。

    如果不是她,溪儿也不会不理他,韩夫人也不会半点都不待见自己。

    这个女人简直胆大包天,居然敢冒充自己的未婚妻,现在弄的溪儿脸色消瘦,还不知道哭了多少回,简直可恶。

    玉锦堂再也没有犹豫,直接推门走进去,就看到黄馨儿已经梳洗过,正坐在梳妆台前。

    桃儿将房门重新关上,这才恭敬的走出门去,玉锦堂猛然听见房门关闭的声音,心中多了几分警觉。

    这个女人又想耍什么花招?

    玉锦堂心中暗暗诽谤,他现在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她明知道自己不喜欢她,干嘛还要这样对溪儿说?

    “黄姑娘,我非常感谢你这段时间对家母的照顾,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了,只是之前我娘跟你说过关于我的婚事,我心中早就已经有了打算,这次我爹娘来盛京就是让他们来提亲的,所以对于我娘说的事,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玉锦堂打算将话说清楚,毕竟这样拖下去,对他跟她都没有半点好处。

    此时黄馨儿这才慢慢转过身来,玉锦堂也才老看清楚她此时的面容。

    只见黄馨儿的面容,整个人如出水芙蓉一般娇嫩,明亮的双眸更是染上了几分氤氲。

    一头青丝,宛如低垂下来的瀑布,格外的乌黑靓丽。

    白皙如玉的面容,双颊透着点点粉嫩,高耸的鼻梁更是格外的惹人怜爱。

    一身翠色水雾百褶裙,外披一件淡蓝色的薄烟纱折纤腰以微步,这样楚楚动人。

    这样精致的黄馨儿,明显是格外的梳妆打扮过的,单单这样的面容就足够让人欣喜。

    “玉大哥,这件事我已经写信跟我爹说过了,你现在又让我当没发生过,这,这等我回到黄家,到时候该如何自处?难道,难道你想把我逼死不成?如果真是这样,不用别人嘲讽,你也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意思了,倒不如让我死的干净。”黄馨儿哭诉道。

    那声音中的哀求跟眼中的晶莹,并没有引起玉锦堂半点的注意。

    他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冷眼看着眼前哭诉的人,心中更是发出一声冷哼,他还真是小看这个女人了。

    之前她还觉得,如果这个女人肯乖乖的就这样离开,他就看在母亲的份上,不追究她伤害溪儿的事,可现在看来,她分明没离开的打算。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婚事好像只有我娘口头上跟你提过,而且你也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更没有去过你们家提亲,这样说起来,咱们之间并没有半点关系,可你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谎称是我的未婚妻?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何时有了你这样一位未婚妻呢?”玉锦堂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分明带着嘲讽跟奚落。

    “玉,玉大哥,我,我当初只是想求佛祖保佑,所以这才……我并没有想过告诉任何人,只是韩小姐好像有些误会了,我真的并非有意的。”黄馨儿说的格外委屈,好像这件事她真的没有想到会被韩予溪听到。

    看着眼前这张天真无邪的脸,玉锦堂嘴角勾起的弧度越发明显,跟着出声道:“黄姑娘,我再跟你说一次,我玉锦堂这辈子只会娶自己喜欢的女人,绝不会纳妾,更不会娶什么平妻来享受齐人之福。

    我知道这样做对你的名声多少有些影响,只要你说的出,我能办的到的,一定会义不容辞。”

    这是玉锦堂对她最大的容忍,如果这个女人真想得寸进尺,那不好意思,他只能把事情做的更绝。

    他绝不允许别人做出伤害溪儿的事来,而且这个人跟自己连半点关系都没有。

    “玉大哥,难道你就这般讨厌我吗?我对玉大哥是真心喜欢。

    第一次从玉伯母口中知道你,我就在心里对你多了几分喜欢,等真正见到你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心可以跳动的这般快,好像随时能从我心口跳出来。

    玉大哥,我喜欢你,我可以不在乎名声,只在你跟韩姐姐身边做一名服侍的小丫头就好,求您了,就成全我这片心意吧?”此时黄馨儿上前走了几步,恨不得贴到玉锦堂身上。

    感觉的身后有人靠近,玉锦堂警觉的立刻向后倒退了半步。

    黄馨儿刚准备扑上前,只觉得眼前的人影闪过,人就已经绕道她背后。

    黄馨儿气的咬牙切齿,姣好的五官都跟着扭曲在一起,格外的狰狞。

    转身的瞬间,脸色顿时变的更多了几分凄苦,这变脸的速度,简直堪称川剧。

    “玉大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拒人于千里之外?馨儿是真的很喜欢跟你在一起,求玉大哥成全馨儿这片心意,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去韩家门前跪着,直到韩姑娘答应为止。”黄馨儿这话简带着一股威胁的味道,让玉锦堂墨色深瞳中透着冰寒。

    “黄姑娘,可能我并没有把话说清楚,我玉锦堂这辈子都不能娶除了溪儿中以外的女人,况且,你觉得你现在以什么身份来威胁我?”玉锦堂双手环胸,身上散发出来的怒火更是汹涌的向着黄馨儿扑过来,将这个女人团团包围。

    黄馨儿只觉得全身像是掉入了冰窟之中,冷的彻骨。

    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就听见玉锦堂接着张口说道: “黄馨儿,说难听点,你手上所谓的信物,我直接告到衙门里去,一口咬定是你从府中偷的,到时候你不但半点好处都得不到,而且还有可能会坐牢,你想想,像你这样貌美如花的女子,如果真的进了大牢,那等待你的会有什么下场?”

    “你!”

    黄馨儿没想到,这玉锦堂平日里看起来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可现在单单几句话都像是夹杂着冰雹一样,冷的发寒。

    “玉大哥,你非要这样对我吗?我不过是想要留在府中照顾你,难道这也有错吗?”黄馨儿双手垂在身边,修长的指甲狠狠在掌心留下几个血印。

    她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双手紧握,脸色苍白中透着铁青,纤弱的身子更像是随时都能倒地一样,眼中一片血红。

    “你自然错了,而且错的离谱,你最不该做的就是试图想毁了溪儿的名声,像你这样的手段是何等卑劣,简直让我深恶痛绝,我只要看到你这副嘴脸,就让我犯呕。”最后两个字,玉锦堂咬的极重,连黄馨儿都能从他眼中看到那份厌恶跟不屑。

    “玉锦堂,你这么做可曾想过我的处境?这件事本就是你们玉家先招惹我的,现在反而让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们不觉得欺人太甚吗?”黄馨儿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一直积压在胸口的怒火更像是长在荒原上的枯草,快速的疯长。

    “黄馨儿,不要把自己想的有多么高尚,跟你比起来,我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再说,你敢说,开始接近我娘没有存了什么私心吗?”玉锦堂刚刚只是试探性的询问一下,没想到就看到她的脸色僵了一下,眼眸都跟着骤然一冷。

    眼睛开始四处乱瞟,不敢跟玉锦堂的目光对视,生怕泄露了心中的一丝一毫。

    “我,我不知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只不过,只不过是想帮玉伯母,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别有用心之人,玉大哥你不能这样胡乱的冤枉我。”黄馨儿说出来的话近乎在控诉,更多的像是在替自己辩解,可惜玉锦堂全然无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