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第八百四十章:激怒,真面目
    “奥?不知道一直云英未嫁的宋姑娘所谓的孝道到底又是什么呢?我倒是洗耳恭听。”玉瑶阴侧侧的看着宋雨薇,嘴件勾起的唇瓣都带着一股奚落。

    “你!”

    玉瑶这话说的宋雨薇面红耳赤,她现在住在陌家,身边更是没有爹娘可孝顺,而陌夫人只是她的姑母,自然更多的是尊敬,何谈孝道?

    宋雨薇自然看到玉瑶眼中的嘲讽,这眼神让她的心跟着变的骤紧。

    “姑母!”

    宋雨薇转而将目光落在陌夫人身上,积蓄在眼角的泪水,瞬间滑落下来,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

    “好了,都是一家人,再说,薇儿丫头就像我的女儿一般,自然对我一样孝顺。”陌夫人都发话了,玉瑶自然也不会一直揪着不放。

    前厅里的空气骤然变紧,此时陌雨凡带着身边的下人走进来,目光先是落在玉瑶身上,只觉得这样的女人果然耀眼夺目,可却是一只带刺的玫瑰。

    他自然不能染指,倒真是可惜了这样如玉般的美人。

    “大哥大嫂,你们来了。”陌雨凡走进来,玉瑶转头就看到他略显苍白的面容,心中多了一层疑惑。

    陌染自然也看到他进来了,跟着从他身上扫过,只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在陌雨凡进来之后,从陌染眼中居然看到了冷笑。

    等玉瑶晃一下神,就看到陌染眼中早已回复如常,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还是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陌雨凡走进前厅,脚下仿佛有几分虚晃,看起来有气无力的感觉。

    双眼也多了几分迷离,精神多了几分恍惚,陌夫人担心的询问道:“凡哥儿,你这是怎么了?”

    虽然之前陌雨凡身体不好,可他最近脸色已经好了许多,突然又变成苍白如纸的样子,一下让陌夫人的心跟着揪起来。

    “我,我还能怎么?没事。”虽然陌雨凡这样说着,可是看他的脸色,可是半点都不像没事的人。

    相反,陌夫人的心不但没有放松反而变的加紧了几分。

    他这个样子,看起来可是跟玉瑶形容的样子有几分相似。

    这玉瑶反而像没事人,面色红润。眼底虽然有几分乌青,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可凡哥儿反而更像是遭受了那种东西吸食的样子,面色苍白,全身乏力,虚弱,不过才一夜的时间,脸颊看起来都消瘦了许多。

    这种种事情综合起来,陌夫人心中大惊,猛然从梨花木的椅子上站起来,双眸染着焦急,道:“凡哥儿,昨天你有没有遇到什么特殊的东西,或者是……”

    正打算询问,目光触及到站在对面的陌染两人,仿佛脖子突然被人遏制住,声音戛然而止。

    “母亲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陌染清冷的嗓音就像水涧青石,清冷,凉薄,更像是一把尖锐的刀,深深划在陌夫人心口。

    他知道了!

    陌夫人几乎可以肯定,依着她对陌染的了解,这个男人定然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他绝不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

    陌夫人葱白般的指尖发颤,用手指向陌染,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伪装她的和善,声音尖锐如刀,刀刀扎进陌染的心口,冷声道:

    “凡哥儿可是你的亲弟弟,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手脚?”陌夫人这辈子可以对任何人心狠手辣,可唯独对待陌雨凡,那可是疼到骨子里。

    所以现在知道陌雨凡有可能中了那种蛊毒,她怎么还能淡定的了?

    陌染冷漠的勾唇轻启,道: “母亲觉得我能对他做什么?再说昨天我可是从将军府里离开了,母亲不是亲眼看到我离开的吗?”

    这下,陌夫人被怼的哑口无言,直接对视上陌染那双深邃冰寒的眼眸,只觉得像是深不见底的幽潭,让人不寒而栗。

    陌雨凡就是再傻也能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这些消息,心中多了几分不解,道:“娘,您这是说什么?我的身体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对我下毒?”

    陌雨凡说着眼神跟着落在陌染身上,眼中的深意自然不言而喻。

    陌雨凡脸色越发的苍白,旁边的人看着他,感觉脸色近乎透明,竟然丝毫没有血色。

    玉瑶心中感叹,那火胎虫真是厉害,没想到才短短一夜的功夫就让陌雨凡变成这样。

    如果不是被小狸儿发现的及时,恐怕遭殃的人就是她了。

    陌夫人深深看了一眼陌雨凡,心中排山倒海的怒火在胸口不断翻滚。

    谁都知道,如果陌染想去的地方,即使是皇宫内院他也可以来去自如,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将军府。

    只是她手里没有证据,陌夫人只觉得对陌染的恨更加深了一分。

    此时她真的在懊悔,早知道就在他小的时候就可以让他“意外身亡”,现在也不会让他成为凡哥儿的绊脚石。

    如果不是有他的存在,自己的凡哥儿就是名正言顺大将军的人选,可偏偏他过的好好的,可凡哥儿出生就一直带着病。

    老天爷真是瞎了眼,这么多年她寻遍了名医,好不容易才让凡哥儿看起来不再病歪歪的,没想到现在又被陌染这个该死的给祸害成这样。

    只是她想不通,刚刚她明明看到玉瑶手腕上还带着昨天送给她的手串,可为什么凡哥儿偏偏是这副样子呢?

    想不通的不止是她,连旁边的宋雨薇也跟着吃惊不已。

    陌雨凡她可是最清楚不过了,虽然看起来消瘦,力气还是不小,体力自然也还不错,想起这个,宋雨薇就跟着脸红发烫。

    看这个样子难道是姑母她在背后做了什么事?

    就在所有人心中猜疑的时候,陌夫人冷声道: “凡哥儿别瞎想,快,找扶二少爷下去休息。”

    陌雨凡还想再多说什么,就被身边的人给带着出了前厅,此时宋雨薇也紧张的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好,果然好的很,陌染,这次的事我记住了,既然这样,那你们还是住到府上来吧,不然这不孝的骂名就要落在玉瑶身上,你也不想让她刚进陌家的门,就被人说三道四吧?

    再者,她再怎么说都是咱们大将军府的长媳,总不能整天这样无所事事,我正好可以教她一些打理后宅的事,这不为过吧?

    你这后院总不会只有玉瑶一个人,所以还是早早学会才好。”陌夫人这可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什么住进来?还不是这老妖婆想办法要磋磨自己?

    而且这后宅的事有什么可教的?陌染的后院只有她一个人,又不会有人跑出来跟她争风吃醋,所以更没必要。

    等等!

    玉瑶突然想起来,好像还真有几个这样的人,只是一直被她给无视了,还被发配到后院去干活了,这么久过去了,不知道那些女人怎么样了。

    看来这陌夫人是想借着那些女人来打压自己了!

    玉瑶冷漠的勾唇,看来是时候来处理一下那些人了。

    “多谢母亲操心了,只是我的后院有瑶儿一个人就够了,这管理的事学不学都一样。

    还有,这次的事只是想给母亲提个醒,不要再试探我的耐性,瑶儿就是我的软肋,如果有人胆敢再拿刀子插我的软肋,那就别怪我更恨。

    我陌染向来睚眦必报,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您想继续挑战我的耐性,那我下次一定会让您见识下血的颜色。

    如果没什么事,我跟瑶儿就先告辞了,母亲您自便。”陌染全身散发着冰寒,说完就拉着玉瑶出了前厅,轻飘飘的样子,根本不做任何的停留。

    “陌染,你站住!”两人此时就在门前站定,轻轻转身,道:“母亲还有何吩咐?”

    此时的陌夫人被气的全身发抖,脸色更是黑的堪比锅底灰,就这样定睛的看着陌染两个人,忽然发出一声冷笑,道:

    “好你个陌染,你别忘了,当初你父亲临终前是如何叮嘱你的?如果你敢动手,就是大逆不道,被整个北辰国所不容,你就等着下十八层地狱吧。”陌夫人狠心的咒骂,让玉瑶气的腿肚子都跟着抽搐了几下。

    这个老女人真是不知好歹,地狱是什么地方?只有死人才能去的地方,这不就是在诅咒陌染会死吗?

    “就算下地狱,那也比有些人烂肠子的好,我看不仅心是黑的,恐怕连心肝肠都是黑的,而且早就已经黑到骨髓了。

    这样的人才最应该下十八层地狱,不然这老天爷岂不是都看不下去了?

    这样没有良心的人,我看真该是死有余辜,陌染,你说对吗?”玉瑶蓦然回头,跟着怼向陌夫人。

    “你!贱人!”

    陌夫人被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看着玉瑶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陌染淡笑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人,没有出声,轻轻点点头。

    这下陌夫人整张脸都气成了铁青,没想到她会被玉瑶这个贱人指着鼻子骂,奇耻大辱。

    “贱人骂谁的?”玉瑶扬起下巴,做出一副倨傲的表情,一瞬间便将陌夫人给激怒了。

    看着面目狰狞的陌夫人,玉瑶觉得心中一阵暗爽,恐怕这才是陌夫人的真面目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