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巧你也是书穿总〕〔殿下,王妃又醉了〕〔重生宠婚:霍少,〕〔邪王追妻:神医狂〕〔未婚美妻超级甜慕〕〔战神媳妇有空间〕〔如水微澜暮寒凉〕〔闪婚甜蜜蜜:总裁〕〔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星光璀璨:慕少宠〕〔慕微澜傅寒铮〕〔婢女也秀色〕〔三宝难养:总裁老〕〔夫婿上门来〕〔超品修仙小农民〕〔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我是一朵寄生花〕〔凶灵秘闻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兔子爱上窝边草 第二十五章 暖男
    快要步入冬季的温度冷的让人难以抵抗,一整个下午阮媚颜都在打喷嚏,洗鼻涕,嗓子传来干燥又疼痛的感觉让她更打不起精神,蓝月辉在旁边劝她好几遍去医务室看看吧,她就是不去。

    蓝月辉抵不住阮媚颜的抵抗,决定自己去给她买药,

    在他到了医务室的时候,看到温阳拿着几盒药匆匆离开,他分明清楚的看到里面有感康,用脚指头也知道是买给谁的。他用手撸了下自己的头发,该死,晚了一步,他在医务室门口沉思了几分钟后转过身离开。

    教室内,温阳用阮媚颜的杯子给她打好了热水,和药一起摆在阮媚颜的桌子上,温阳坐在蓝月辉的位置,不停地关心着阮媚颜。

    “媚颜,我刚去问那个医生啊,他说这个药可管用了,你别担心,吃了我的药肯定就好了。”

    阮媚颜笑了笑,“谢谢你啦。药钱多少啊?等我明天给你。”

    “咱俩这么好的关系,你生病了我怎么能趁人之危呢!你就好好养病吧!”

    南梦在后面开口道;“媚颜,天气冷,你多穿点以后。”

    温阳点头,“就是,你可别跟南梦我们这样的糙汉子比,我们可不怕冷。”

    南梦站起来锤了他一拳,“你说谁糙汉子呢?”

    “怎么,你难道不是啊?”

    南梦翻了个白眼。“行,温阳。你个重色轻友的男人。”

    温阳拿起阮媚颜的杯子,“水还烫吗?我给你吹吹吧?”

    阮媚颜刚要开口说话,一声咳嗽声打断了她。

    温阳抬头,“月辉,你回来了啊,你刚去哪了?”

    蓝月辉摇摇头,“没去哪。”

    温阳没有起来的意思,“我觉得这个位置还真不错,辉哥啊,要不咱俩换个座位吧?”

    蓝月辉面无表情,“要上课了。”

    温阳耸耸肩,只能回到自己的位置,南梦不爽,“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坐一起?”

    “哪有啊,你说咱俩从小到大天天在一起,你……”

    “天天在一起所以你就闲我烦了?”

    “不是,南梦,你今天怎么了啊?”

    “没怎么啊。”

    南梦看着阮媚颜桌子上的药和热水,她酸了,小时候她每次生病,温阳比她爸妈都要着急,给她买药,买她爱吃的罐头,照顾着她;她摔倒以后,他二话不说就背着她去医院;她每次说她饿,他半夜买好零食悄悄敲她卧室的窗户给她送过去。

    就是这样的一个男生,宠她宠到上天的男生,如今喜欢上了另一个女生,她就再也不是那个唯一让他在意的人了。

    南梦抬头深呼吸了一下,开始拿起笔抄笔记,温阳从小伴着她长大,一看这丫头就不高兴了,但是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他实在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前排阮媚颜咳嗽不停,蓝月辉拍了她的后背,拿起水杯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吹一吹递给了阮媚颜,“可以吃药了。”

    阮媚颜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杯子,她的杯子从来没有男生用过,甚至女生都没有人碰过她的杯子,因为她是处女座,天生的洁癖使她无法忍受与别人共用一个杯子。

    蓝月辉看着眼睛睁的像鱼眼睛一般大的阮媚颜,“怎么了?”

    阮媚颜咽了下口水,“没,没事。”

    “那快吃药啊。”

    蓝月辉温柔的话语让阮媚颜不受控制的点点头,手不自觉的接过杯子,拿起药就喝了下去。

    终于熬到了放学,温阳看着憔悴的阮媚颜,“媚颜,我送你回家吧。”

    阮媚颜回头,正要想着怎么拒绝,蓝月辉开口了,“不用,我送她,顺路。”

    温阳没有说话,顿了顿,“嗯,那你照顾好她。”

    蓝月辉点头,“我会的。”

    阮媚颜看蓝月辉收拾书包,“今天不补习了吗?”

    “你这么难受了还想着补习?”蓝月辉弹了她一个脑瓜崩。

    阮媚颜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可是马上就考试了。”

    蓝月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乖,今天先回去休息,你说你本来脑子不好使,这一难受更是一团浆糊了吧?”

    阮媚颜收拾好东西,“我脑子里都是你!”

    蓝月辉笑了,“嗷~原来你真的暗恋我。”

    “你!不是,我意思你是浆糊!”

    “你脑子里都是我啊原来~”

    “蓝月辉!”

    阮媚颜一路追着蓝月辉打,两个人到了车棚,蓝月辉骑了一辆很酷的黑白相间的摩托车出来,她不知道这是什么车,只觉得它的样子相当的拉风,酷炫爆了。

    “你换车了!怪不得戴头盔。”阮媚颜惊讶。

    蓝月辉骑上车,“过来。”

    阮媚颜乖乖的走过去,蓝月辉将头盔戴在了她的头上,“这个帽子不错吧,又安全又保暖。”

    这是阮媚颜第一次戴头盔,以前总是在电影里看到过这样的场景,她正要上车,又被蓝月辉喊住了。

    “等等。”

    “怎么了?”

    蓝月辉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她穿上,“好了,上车吧。”

    “不用不用,这样你多冷啊!”

    “不冷,热的很。”

    “可是……”

    “快上车吧。”

    她点点头,乖乖骑了上去,柔软的车座比每天的自行车更让人感觉舒适,也距离蓝月辉更近了一些。

    蓝月辉回头:“坐稳了,抱紧我。”

    阮媚颜乖乖的点头,蓝月辉开动油门出发,由于天气很凉,他并没有骑得很快,阮媚颜炽热的体温传给他了温暖的讯息。

    阮媚颜紧紧的抱着蓝月辉,回想这些日子,不用再每天挤公交,不用害怕走夜路,不用担心会碰到坏人,每天都有蓝月辉的陪伴一起回家,似乎上学都变得让人心情愉悦,只要他陪着自己,就很心安。

    蓝月辉一路上一句话没说,最近几日的事情让他对活着有了新的概念,他讨厌疾病,讨厌人的脆弱,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病魔就可以将人逼上绝路。现在的他只想让自己在乎的人健健康康的,真的只要健康,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仿佛应了那句话,在这世上,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