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4章 04惨败
    老仙女成了老树皮,自己把自己吓个半死,尿一地不说,还呲哇乱叫,简直要把整座山都吵醒!

    我看着她的崩溃样,对这些所谓仙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嗤之以鼻。

    按理说,我们这些做妖怪的,动不动就被打回原形、现个真身啥的,应该更害怕才对啊。但说实话,我活这么多年,眼见的耳闻的都算上,还真没听过哪个怂包被自己吓到尿失禁的。

    我想,这应该归功于妖界的挫折教育吧,不像天上这些老神仙,端久了,连自己长啥鬼样都忘了。

    在心理素质上有了优越感之后,我又进一步,对自己的外貌产生了骄傲情绪,于是想也不想,当着老家伙的面儿,就把翅膀抖开了。

    不瞒各位说,我这对翅膀长得可好了——每回我在上面飞,地上的家伙都以为是云飘过,又大又厚不说,羽毛还漂亮!我爹说,这是我们家族里最好的。连我娘都夸——你们知道我娘审美有多挑剔吗,那可是嫌弃过嫦娥发型丑的人物啊!

    我翅膀长得好,倒不能说我天赋多么异禀,而是……像翅膀好坏这种,还真是后天多过先天。你们不知道,为了这对翅膀,从小到大,我花了多少力气。像什么每天振翅五百下啦,朝沐晨露,夜晒月华啦之类,都是基本操作。毕竟世上没有丑妖,只有懒妖嘛!各位长翅膀的朋友别灰心,要记住:不管是谁,能做到上面这些,都可以拥有一对美丽坚实的大翅膀!

    嗯……可能得排除我弟。

    前面说了,我弟缺心眼。我教他振翅,本来是要促进血液循环,一方面减少赘肉,另一方面加速羽毛新陈代谢,淘汰先天不足的,长出更好的。可那傻子把振翅实践成自残,一通蛮力乱使,好的不好的羽毛全都给振掉了,差点给自己整成秃毛鹤!

    啧啧!什么悟性!

    再说那句“朝沐晨露,夜晒月华”,其实就是要规律作息、修身养性嘛!可他倒好,硬是收集晨露拿来洗冷泡澡,又大半夜不睡觉搁外头吹风受凉晒月亮!这家伙……他不伤风感冒都对不起晨露和月华嘛!哼!明明是自己用力过猛,还敢跑爹娘那告状说我练旁门左道!你们说这家伙是不是傻,我们是妖怪,不练旁门左道难道还修仙啊?

    唉,真是朽木不可雕,我弟大傻逼。

    至于我那妹妹——那家伙恋爱脑,打小一门心思谈恋爱,连法术都不好好学,还指望她费这力气?何况她们那一堆小女妖审美畸形,追求什么不好,偏要柔弱美,还说练成我这样没有男妖会喜欢,因为在我身上找不到雄性自尊心!什么鬼话?我这样……虽然的确没男妖喜欢,连个凡人都……

    唉算了,不提他不提他。

    总之吧,我兴高采烈、无比骄傲地向老树皮化的老仙女展示我的翅膀,毫不保留地嘲笑她。

    “当场报仇,及时补刀”——这句是我娘教我的,我觉得我贯彻得不错,值得一朵小红花。

    但显然我姑父跟我娘的教育理念完全相反,他当着东山君的面,对我表示不满,一副我被教坏了的样,还自作主张地要亲自“指点”我。

    打死我也不能同意啊。

    我姑父这个人吧,虽然我家里都叫他老仙儿,但那是沿袭我姑姑的叫法,他其实一点也不显老。至少没我爹显老。虽然实打实的算,他比我爹至少也得老个几万岁吧。我倒不是因为他长得显年轻就瞧不上他,毕竟才经过老仙女那一出,谁知道我这外表仙风道骨潇洒俊逸的老姑夫真身啥样啊,说不定都老成化石了呢。

    当然了,作为妖界最有前途的孩子,咱向来不以貌取人。我不同意他指点我,主要还是因为,这家伙是我世仇啊!虽然我觉得九里那老妖婆很没妖格,是个烂人,但她毕竟是我亲姑姑。对我们做妖的来说,恩不记,仇是一定要报的。

    这是原则,不能破。

    再说了,我这要真受了仇人姑父的指点,回头传我爹耳朵里,那老家伙还不得伤心死。毕竟我这六百多年的法力,全是他亲力亲为、手把手教出来的……唉,要是我爹在这,我准叉腰跟这老仙儿对着干。

    可谁让我爹不在呢,没办法,我只好跑路。

    可死黑子不肯跟我走,蜷在老仙儿身后装乌龟,连眼神都不敢跟我接触。我越来越头疼自己的眼瞎,可到底舍不得放过他,只好摇着六合簪威胁他,意思是——

    你不跟我走,我就让你情妹妹走。

    黑子明白了——你们看他多聪明——颠颠地跑过来,勉强算是跟我一个阵营的。

    我提上黑子挥着翅膀就飞,结果脚还没离地,就着了老仙儿那老混蛋的道,翅膀给他摁了回去!而且再抖不出来!气死我了!这可是我最最得意、最最得意的翅膀啊!我靠着它飞天遁地的!又不是你们这种假装清高的神仙,不仅有坐骑装逼,紧急时刻还能乘风而去!老子是鸟啊,飞天遁地全靠一对翅膀,你封我翅膀,那就是宣战啊!不光是对我宣战,信不信我爹知道了,来挑你的堂庭山啊?我爹……

    东山君笑我:“都六百多岁的大姑娘了,就别一出事就把爹搬出来,要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我真是——这家伙有病吧!他怎么不想想,我跟他那姘头堂庭君可差着辈呢,靠自己我打得过他吗?我恨死他了,这死哈哈仙净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本事不济,我铁定拿他第一个开刀!姑奶奶平生最恨这种叉腰说风凉话的,有种你上啊!

    还有这老仙儿也真是,都他妈一千多年过去了,还整以大欺小、以强凌弱这套。不仅欺负人,还要站在道德高地上奚落我们,真是卑鄙无耻!当年姑姑肯定也是这么被他阴的,人小姑娘身上背着家仇族恨呢,他一句话就要人留下来学艺,学个屁艺啊!树皮变仙女吗?简直有病!

    一对神经病!

    我面前这俩,个顶个都是有仙山私产的老辈神仙,在仙界有名有姓、大名鼎鼎的。今天被我打包一起骂,也算是相当少见了。往前数,大概也就是一千多年前我姑姑这么做过。但那时候妖界覆灭,九里跟这伙子神仙势不两立,怎么骂都不错立场。而我,和平年代,上门挑衅,竟还只有六百多年的微弱道行!简直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所以,堂庭山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仙子仙女全都用很可怜的眼神看我,大概是觉得我命不久矣。

    命不久矣也不能示弱,都给架到这个份上了,哪还有什么退路?

    我不管,硬碰硬拿出六合簪以一敌二。万一我今天折在这了,以后妖界的记录里,我就是不畏强权、誓死抗争的女英雄!现世荣耀虽然享受不到了,万世景仰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嘛。而且,最关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觉得黑子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不畏强权、誓死抗争的小妖女一定帅爆棚了吧!

    大战一触即发——

    即……?!

    死老仙儿敢抢我六合簪!

    仗还没开打呢就被人抢了法器,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在妖界这一众小辈里,我向来是最拔尖的那个,俗话曰“别人家的妖怪”。我爹最器重我,从来都是手把手教;我娘隔三差五夸我,说我天纵奇才、根骨极佳!我这样有前途的妖怪,竟然还没开打就被人抢了法器?完了完了,妖界不要活了!爷爷奶奶拼死挣下的名声,爹跟姑姑忍辱负重打下的江山,全败我手里了!我真是……

    堂庭山一点也不可爱,我要回家。

    回不去就死这!

    不然能怎么办?堂庭山上天光大亮,我的惨败给这伙人瞧得真真切切,想瞒都瞒不住。老树皮用她粘痰一样浑浊的老眼睛看我,既阴险,又幸灾乐祸。黑子更是在我六合簪脱手的那刻起就倒戈相向。一时间,这堂庭仙山上的堂庭仙府里,个个都是我的仇人!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妖怪,强敌环俟,法器还给人抢走,简直惨到不行。

    除了一死给妖界挣脸面,我还能怎样?

    仿佛还嫌我不够悲壮,我胃又犯起病来,绞疼得厉害,活像孙悟空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死命折腾。

    “给口酒喝成不成?”

    我不肯示弱,打算喝了酒从容赴死。堂庭君没开口,倒是哈哈仙东山君很讲义气,说难得再遇上个识货的,拼着喝死我也不会短我酒。说这话时,他一如既往附赠招牌式的哈哈笑,只可惜,我已经笑不出来了。

    我想到了我姑姑九里。

    她当年单恋堂庭君,但面对这样冷冰冰不给人留丝毫情面的老神仙,势必受过不少打击。以老妖婆的性格,借酒消愁是一定要的,只不知道她酒后有没有做过别的什么,比如勾引堂庭君?要不然,为什么老乌龟说堂庭君后来爱上她。

    堂庭君这人一点人情味没有,我实在想不出他会因为什么爱上姑姑。就像我也想不出,我明明比他那情妹妹好一万倍,为什么黑子就是不喜欢我。

    姑姑要是还活着的话,我真想向她讨教讨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楼主大人求放过〕〔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给我一张复活卡〕〔快穿:反派女配,〕〔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生命法典〕〔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