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俏媳有空间〕〔惊世第一妃〕〔千亿甜妻:总裁老〕〔大道诛天〕〔从1983开始〕〔千年万里〕〔娇妻捧上天〕〔娇妻诱人:闪婚老〕〔好人平安〕〔电影世界大红包〕〔此间朝暮不辞你〕〔笙笙玉响〕〔西风吻过梨花开〕〔最强无敌熊孩子〕〔神级女婿何金银〕〔先生你是谁〕〔神医魔妃:邪王,〕〔何金银江雪〕〔都市之护花妖孽〕〔都市之修真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6章 06不走
    好不容易走到山顶时,我已经累得连话都说不出。好在山顶上没有旁人,用不着我跟谁开口。

    但因为没有人,孤独感就来得很强烈。

    山顶上的云很薄,却很大片,我身处其中,并不能都看得清楚。

    我以前不是没看过云,甚至还很多次,什么时候我想看了,振翅飞上高空就行了。不仅看,还可以在云里穿梭。但更多的时候,我喜欢飞得高高的,比云还高,自上往下地看它们。从那个角度看,太阳照着,云特别亮,特别白,万里无垠,像天上的海。我在上面飞,心情舒畅,觉得我的未来也跟云海一样波澜壮阔。

    但此刻不一样。

    此刻我在云间,不动,静静看它们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好像一切都跟我没什么关系,我是个无足轻重的局外人。

    不知道九里当年是不是也这么想。

    那时候妖界和天界大战,妖怪们死的死、逃的逃,爹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死去活来,姑姑却被禁在这里看云海翻滚。云海翻滚很好看,但刚一破壳就冲到天上去报仇的人哪有心情看?让一个报仇心切的人日日困在这里摘果子、看云海,堂庭君真是狠心。姑姑为什么要爱上这样狠心的人?

    我不明白,姑姑的好多事我都不明白,从来就没有人告诉我。

    我很难过。这样的地方是会让人难过的。我的眼泪流下来,湿湿凉凉的。雾气漫漫的云间,红果树长得很茂盛,山楂们挂了一树,红红的。这里没有鸟——我是说除了姑姑和我以外的鸟——来吃它们,所以果子们都很精神,比别的地方的都更骄傲。曾经我也很骄傲,觉得我是这世上最有前途的妖怪……

    我太难过了,又很想姑姑,就趴在膝盖上哭了。

    等我哭完抬起头来,发现老乌龟正伏在我脚边,就是被姑姑烧掉半截尾巴的那位,也就是前段时间驮我和黑子上来此处的那位。

    看到它,我顿时想起自己今日的惨状都是拜谁所赐!于是当机立断,马上掐住它脖子,恶狠狠质问它,为什么坑了九里还不够,又花言巧语骗我来堂庭山?还有,老家伙早早埋伏在无界山,是不是早就跟老仙儿狼狈为奸串通好,要对我这个天真善良的小妖怪下手?

    老乌龟憋出眼泪来,惨兮兮地喊我误会它了,让我先放手。

    我见识过这老家伙脑袋缩得有多快,才不会轻易上当,所以只是稍微减轻了力道,放手是不可能放的。

    老乌龟没办法,只好跟我商量,好泱泱,你想走老乌龟驮你走就是了,那有什么难的?

    老东西说得倒轻松,六合簪和黑子都在堂庭君手里,我怎么走?我走了,岂不是要把那两样宝贝白白送给老仙儿?我才不干呢!

    那要不,老乌龟又说,我去给你爹送个信儿,让他来接你?

    这虽然是个法子,且不失为是个好法子。但我并不想惊动爹。我当初离家出走就没告诉他,现在在外头惹到大佬,被人家摁在自己地盘上蹂躏根本就是活该!虽然我爹知道了一定会来救我,可这个人我丢不起。我已经六百多岁了,又不是小孩子,自己惹下的麻烦理应自己解决了对不对?

    老乌龟听我给自己找借口,老眼一转,鸡贼地说,泱泱,你是不是不想走?

    我早就说这老龟精吧,你们看,我心里那点小九九,一下就给它识破了。

    可……该怎么说呢?

    我并不是舍不得堂庭山,而是……我姑姑在这里待过好几百年对不对?她爱上了这里的仙人,跟人家轰轰烈烈的同时,还要背负为妖界复仇重整山河的重担。虽然最后把自己搭进去了,但这些事情,她毕竟都做得很好。你们当我想学习先烈精神也好,对自己家族史好奇也罢,我就是想知道,九里身上都发生过些什么。

    和平年代里已经很少有打打杀杀生生死死的故事,姑姑是离我最近的一个,也许我天生就有英雄主义情怀吧。

    我掏心掏肺地跟老乌龟讲我的心事,可这家伙似乎并不领情,一直盯着我的手,一会儿前脚挠挠,一会儿后脚动动,反正就是指望我撒开它呗。老乌龟轻浮的态度惹恼了我,明明我正在讲这么严肃的事情!我不耐烦跟它一般见识,拎了脖子扔出去,又抱着膝盖想哭。

    这山顶的云一定有催泪效果,不知道被老仙儿施过什么破法术,反正就是……动不动就让人眼窝子发酸!我勉强忍着,才叫泪不致掉下。但心里却难过得不行,甚至都不知道为谁。

    老乌龟灰头土脸地爬回来——它倒是锲而不舍,讨好我说,九姑娘喜欢写日记,老仙儿曾送她一本东海藻泥压制的复古风日记本,她喜欢得不得了,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往上面写。你想你姑姑——嗯,你想知道九姑娘什么事,找到那本日记本不就得了。

    哈!我就知道有这么个本儿!

    我爹就说他姐姐喜欢写日记,可惜他跟九里没怎么在一起住过,他又很尊重个人隐私,所以从来没看过九里都写些什么。

    远亲不如近邻,果然要问九里的事还得找她这些老朋友。老乌龟虽然老奸巨猾,但贵在知道得多又肯告诉我,不像堂庭仙府里那老仙女,扣扣索索,屁都不肯多放一个!

    我打趣老乌龟,说你连她东海藻泥复古风日记本(这什么玩意儿?)都知道,一定跟那老妖婆关系匪浅,你一定知道她日记本放哪,更知道她为什么会死对不对。

    可能是我一上来问的问题就很大,老乌龟防备心起,先是说九姑娘的遗物自然都由堂庭君收着,他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狐朋狗友哪有资格碰;后来又说九姑娘的死天下皆知,乃是命丧六合塔,魂飞魄散。而六合塔,就是我的六合簪,如今名义上归我,事实上在老仙儿手里,所以有关九姑娘的一切事,我还是得去找我老姑夫堂庭君。

    老奸巨猾!老奸巨猾!

    亏我刚才还夸它肯帮忙!

    狗东西!我一边骂,一边跳到它背上以怨报德。老乌龟这次脑袋缩得无敌快,任我怎么叫骂都不肯出头。可我今番没了六合簪,又不能撬它壳威胁它,只能眼睁睁看它做缩头乌龟,半点法子也没有。它不出来,我不下去,我们两个僵持了老半天,终于还是我爬山费尽体力更累一些,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仙府门口趴着了。这老家伙,都送到门口了,怎么就不舍得再往里送一步?堂庭君这么可怕的嘛!

    我嘟嘟囔囔地起身,身上很不畅快,显然是睡扭了腰脖子还落枕,反正就是浑身不舒服。更令人不舒服的是,我歪着脖子撑着腰刚一进门,就看到黑子同几个小仙女小仙童在逗大象!

    岂有此理!

    我一个小可怜在门口睡得四仰八叉的,扭了腰还坏了脖子的。这些人倒好,愣是眼睁睁看着,没一个出手相助,好歹给递个枕头呢!到底有没有人性啊!还仙人呢!仙你祖宗十八代的老树皮!

    看到我黑着脸进门,仙童仙女们呼啦一下作鸟兽散!偌大的院子里,只剩威武雄壮原名长毛象现为秃毛象的老仙儿坐骑,加一个一脸嫌弃的黑子!再加一个一脸惊恐的小仙童!这家伙有点眼熟……

    不管!

    “死黑子你是不是仗着有老仙儿撑腰胆子野了,竟然敢跟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你是不是真以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做梦吧你个死凡人,人家都是神仙,就是下凡投胎一万次都比你日子过得滋润!

    “你要是做什么巴结仙人得道成仙的美梦,我劝你趁早拉到,在人家眼里,你就是个屎!他们给凡人的仙丹仙丸都是拿破山楂充数的你知道吗?

    “真拿你当朋友,早把你情妹妹放出来送你俩下山逍遥去了,还会等到我回来骂你!”

    我这一天太累了,心情又很不好,一着急,骂了黑子很难听的话。

    黑子被我骂得脸直抽抽,随时要冲上来揍我的样子。

    我还不知死活,继续嘲讽他:“你看看你那个死样子,但凡能打得过我,还会连你情妹妹都护不住?别以为到了天上我就怕了你,没有六合簪挥不出翅膀,我照样能一巴掌呼死你!”

    黑子要走,我又笑他:“还想找老仙儿帮忙?哈哈,他是我姑父,又不是你姑父,咱俩真打起来,他也是帮我,有你什么好?”

    我爹说我最大的毛病就是冲动,以前我还不信,现在我总算是信了。眼看着黑子的脸由愤怒到绝望,再到平静,我明知他心里做好了跟我老死不相往来的打算,但就是拉不下脸说句道歉的话。直到黑子走了,不知道是去找他的朋友诉苦,还是向堂庭君告状。

    我还站在原地,像个傻逼。

    我想,我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完蛋了,而这一切都是冲动的锅。冲动是魔鬼。这话一点也没错。魔鬼告诉我,我会是那种到死都孤身一人的可怜虫,老了找一树杈,寒风落叶中自己抱紧自己,慢慢死掉。

    我终于想起那个脸熟的小仙童是谁,他就是我在厕所唐突的那个便秘的家伙。

    完了,我想,我才刚得罪过他,眼下又被他看到这副丑状,他一定会加油添醋宣传我的神经质。我的名声八成也要完蛋了。做妖太难了。

    我突然好佩服万妖山上那些不起眼的妖怪,他们都好厉害,有名声或者有爱情,有的还两者齐全,真是太了不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