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贵女重生:侯府下〕〔农家小福女〕〔林天〕〔重生为王〕〔林天秦若菲〕〔先生你是谁〕〔不死魔帝〕〔民国谍影(谍影风〕〔极品小村民〕〔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女主是个钱罐子精〕〔武道凌天〕〔重生在90年代〕〔妈咪,他才是爹地〕〔一剑斩破九重天〕〔何日请长缨〕〔霍先生,你是我的〕〔贞观贤王〕〔花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10章 10偷丹
    黑子本来不想去,我跟他说,是堂庭君要他去的;又说斗丹宴上一定有好多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灵药,你就不为自己,为你情妹妹也该去一趟啊!听到能治他情妹妹的病,黑子果然心动,但脸还是黑的,不肯当我面表现出来。可我都看到他手激动得发抖啦,这可瞒不过我!

    不管怎么说,我总算能去到太上老君府上了。

    我老师傅说神仙都是修自己,所以我原以为来斗丹宴的人不会多,像老仙儿,不也是很随意、可来可不来的态度吗?要不是我缠他,他还真就不来了呢。我遇过的神仙虽然不少,但正经说过话的并不多,住过的更少,所以我以为天上的神仙都跟我老姑父一样,不咋爱抛头露面呢。可是来到兜率宫一看——

    嘿,怎么这么热闹呢!

    太上老君的仙府里张灯结彩、人头攒动的,就很像,嗯……人间成亲娶媳妇的时候摆出来的宴席。大家都乐呵呵的,见了面还要拱手打招呼。这个说,呀呀呀,老仙友几百年不见,还是这么精神啊!那个说,哟哟哟,我看你法力又长进了嘛,是不是炼出了什么绝世好丹呀?反正就是互相恭维一番,什么好听拣什么说;可是暗地里,却又都较着劲,谁也不肯比谁差。

    哎,这些个老神仙啊,不是说好了修自己,不跟人争的吗?

    搞不懂,反正,来参加斗丹宴的人——神仙很多,虽然像我这样的妖怪、黑子这样的凡人绝无仅有,但好在我们俩都没什么名气,又是跟着老仙儿来的,并没被人为难。

    勉强坐了一会儿,我就坐不住了。我老惦记主人家的炼丹炉,很想亲眼看一看,把我爹练成老卤蛋的神器,到底长什么样。我问黑子跟不跟我一起去,黑子已经看花了眼,但他胆子小,不敢跟我乱跑。我不管他,自己偷偷溜出来。

    太上老君的府邸没有老仙儿的大,但是修得错综复杂,大大小小的门和连廊很多,我走着走着就迷了,连东南西北都分不出。

    可是说实话,这可不是因为我笨,而是——

    我从小在万妖山长大,万妖山是四方之海里的一座山,是我们妖界的大本营。我们那里地方足,大家的巢穴啊、洞穴啦,都修得很大。而且平常我们也不全在家里,而是动不动就要满山乱转、四海乱飞的!

    后来到了堂庭山,地方虽然小了点,可我的活动范围,也是以山来计算的。而且老仙儿的府邸四四方方很端正,才不像兜率宫这么密密麻麻,转得人眼晕。我没在这么精细复杂的地方住过,会迷路也很合理对不对?

    可是兜率宫的小仙童很不讲理,非说我这么可爱的小妖怪,是故意来捣乱的!还要拿绳子捆我!

    那我肯定不愿意,要跟他打架的呀。

    我们两个打得难分难舍,可终于还是他死板一些,给我偷偷变出来的蛇咬了脚,然后“哎呀”一声输给了我。我看他把绳子都准备好了,觉得不用白不用,所以就把他捆得结结实实,塞在了帘子后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特别聪明,跟小仙童打过架之后,我变成他的模样,竟然一下就把炼丹炉给找着了!

    一开始我还不敢相信,因为那根本就是个不起眼的的破炉子,圆滚滚,黑乎乎,丑得要死。我真不愿意相信,我爹就是给这破玩意儿炼成老卤蛋的。还有我奶奶,那么厉害的妖怪,怎么会给这破炉子一烧就灰飞烟灭了呢?根本不合理嘛!

    我是不肯信的,可是守炉子烧火的那两个仙童说得信誓旦旦,还嫌我来得太晚,说万一耽误了他们去前厅宴席喝仙酿,回来要收拾我!

    我从他俩对我的态度里,分析出被我打败的那个小仙童,在兜率宫并不厉害,而且很可能是鄙视链低端的可怜虫,于是瞬间就不觉得打败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了。本来呢,我还挺美的,觉得自己在被老仙儿摁了翅膀、抢了六合簪的情况下,还能轻轻松松打倒兜率宫的门人,一定是因为我特别厉害!我这么厉害,回头再除了封印,拿回法器,岂不是连太上老君也不用怕啦?

    然而,然而……

    美梦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就只剩个破炉子听我叹气。

    这炉子实在没什么好研究的,我又想起我爹说,最厉害的是炼他的三昧真火,于是低头往炉膛里瞧。那火看着也没什么厉害,连我都捏得出来。我伸手,想掐一点出来,深入研究一下,但没想到才一碰到就烫得不行,鼻间一股焦糊味,两根手指全黑掉了——我的羽毛给烧糊了!

    我手上特别疼,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我根本顾不上吹一吹手啊什么的,而是一个劲儿拍着胸口后怕:我这但凡慢一点,可就跟那倒霉金翅鸟一样,成了独翅侠了!真是好险好险!

    我不敢再碰火,又把主意打回那破炉子。

    破炉子上架着一口破锅,同样烧得黑乎乎。我很想吐槽一下太上老君,明明府里别的地方都修得富丽堂皇的,怎么这一口破锅、一个破炉子,就是不肯换呢?难道是什么传家宝吗?我想起我的六合簪,金光灿灿的,一看就很贵;而它复形成六合塔的时候,更是金砖碧瓦气派得不得了!

    我心里说,明明那样的东西才能当做传家宝,也才称得上极品法器嘛!

    我虽然瞧不上它们,可有了刚才烫手的教训,这次却不敢轻易动手,而是用了一招隔空取物——我拿棍子杵翻了那破锅!哈,并不是什么隔空取物啦!总之那破锅倒地,里头咕噜咕噜滚出来好多小黑丸,香香的。我捡了几颗,准备拿回去讨黑子的欢心。

    临走时,我多长了个心眼,又使了招隔空取物——是真的隔空取物,把所有东西都给复原了。哈,这样一来,就没人知道我来过了!嘻嘻,我真是个鬼机灵精!

    回去的时候,东山君正在找我——我忘了说了,因为我做的仙丸用了他的酒渍红果,这家伙就自诩仙丸也有他一份功劳,非要跟着来。唉,东山君脸皮可太厚了,好歹是个神仙,人太上老君又没请他,非巴巴地跟来!要我说,也太没面了!可人倒好,根本不管这些,一来就扑到宴席的仙酿上——我怀疑他就是为这个来的。

    这不,我才刚走开一会儿,他就四处找我,非要我跟他一起品鉴兜率宫的酒。

    老实说,兜率宫的酒可太淡了,香味也很薄,口感倒是清爽。可那又有什么用呢?身为酒,第一个度数不够,第二个香味不够,那还有什么意思?反正我尝起来,就是清汤寡水,很无聊。

    在座倒是有好多故作风雅的夸它,可说来说去,都像是在夸自己,要不就是拍太上老君的马屁,很没意思。

    东山君跟我意见一致,但对方人多势众,他争不过,反倒给扣了个没品味没风格的帽子,委屈得不得了,所以才一定要拉我来给他充场子。

    可问题是,我一个六百多岁、名不见经传的小妖怪,说话也没什么公信力啊。

    我让他去请老仙儿帮忙,可东山君摇头叹气说,拉倒吧,你什么时候见过他喝酒。我才想起来,每回都是我跟东山君喝,从来也没见老仙儿碰过酒杯。

    难道,我不敢相信,这天上还有不喝酒的神仙?还是我姑父?

    我很无奈,只好用力吐槽九里那老妖婆:既不喝酒又怕黑,如此极品,亏她下得去嘴!

    东山君哈哈大笑,一时把酒味之争都给忘了。

    眼看天黑下来,大家却都不着急斗丹。我很奇怪,就问东山君怎么回事。原来,所谓斗丹宴,不过是天上这群老神仙闲得无聊,自己给自己找点事情干。斗丹是由头,却不是最重要的,嗯,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吧,反正就是要放在三日大宴的最后一天,前两天主要是玩来着。

    怎么玩呢?

    赛飞!

    这个你们肯定不知道,连我都是第一次听说。其实也很简单,赛飞赛飞,顾名思义,就是飞行比赛!只不过,因为来参加斗丹宴的都是老辈神仙,他们自恃资历,不肯亲自出来飞——因为输了太丢人,所以就派各自的门人出来飞。既然是门人,那肯定什么人都有了,像带翅膀的、不带翅膀的、游水的、钻山的都等等等等,到了这里都不管,反正就是比谁飞得快、飞得高!

    我一听就很兴奋!

    我翅膀是白长的吗,可不就是等的这一刻?

    我求老仙儿高抬贵手,除了我封印,我要飞!可任凭我好话说尽,老仙儿就是不肯,非要让老仙女去——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到哪都摆脱不掉。我看着一脸得意的老仙女,恶意满满地说,她太老了,怎么跟人家比?万一累死在半路,那可就太难看了。老仙女一脸冷笑,表面一副不屑跟我一般见识的样子,其实我知道,她心里都恨死我了。

    可我想不明白的还是老仙儿。

    他口口声声说摁了我翅膀是因为我法力浅,出去会给人欺负。可我让他除封印,是要参加飞行比赛,又不是打架,会受什么欺负?何况我是鹤呀,又生了一对坚实有力的漂亮翅膀,简直生来就是要参加这个比赛的,他凭什么不让我去?他又不是我爹!我爹都没说不让我飞呢!

    我气极了,放狠话:无论如何,非去不行!摔死也飞!就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他是病娇灰姑娘〕〔穿越农家之妃惹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