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12章 12求甘露
    兜率宫本来就很挤,被我们俩这么一打,更是乱七八糟。太上老君身为主人,眼看自己徒弟跟人闹起来,把个好好的宴席整得乌烟瘴气,那自然是气得不行。老人家一生气,便要打我们两个,老仙儿手快,一把把我拽开。金翅鸟却没这么好运,给他“家师”结结实实招呼在头上,顿时疼得龇牙咧嘴,眼泪都快出来了。

    其实我知道他是故意夸张给他师父看,想博同情。毕竟我们俩刚才挺着翅膀互扇时,他连眼皮也没眨一下——这家伙娇归娇,真本事还是有一些的。

    但看他那个怂样,我还是想笑。

    太上老君看我笑他徒弟,就很不爽,面上却笑着跟老仙儿说,好好的飞行比赛,给俩熊孩子搅和黄了,真是该打!

    老仙儿不说话——我知道他是舍不得我挨打,毕竟我是他心上人的侄女嘛。

    但因为他不说话,太上老君就很尴尬,拉着大家说,各位看看,今天这难题,怎么解决好。

    可没想到没人接话。

    其实本来就是嘛,小孩子打个架,大人跟着瞎掺和什么?多讨厌!

    在座的老神仙都是明白人,且都不想做讨嫌的人,所以宁愿晾着太上老君,也没一个开口。最后还是喝多了的东山君,实在受不了尴尬,先是哈哈干笑两声,然后直接跟太上老君说:“小屁孩的事叫什么事,还用得着解决?”

    我虽然很不爽他管我叫“小屁孩”,但老实说,他这话说得很对。

    以前在家时,我娘也老这么说。每回我们仨打架,我爹要管,我娘就说,小孩子的事,管他们干嘛?愿意打就让他们打去,谁打赢了谁说了算!又骂我弟,架都打不赢,还好意思哭?

    本来我跟金翅鸟的事,打一架也就了了。他打不过我,以后自然不敢再找我麻烦。可惜太上老君不知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非要和稀泥拉偏架。这下好了,人是拉开了,事却没法解决,还被正正经经摊在台面上,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按我娘的话,这就叫“痴鼠拖姜,自找麻烦”。

    所以热心肠的东山君才要开口劝一劝太上老君,要他放放手,不要管孩子管得太紧。他的本意,是出于热心,想化解尴尬来着。哪知道,酒喝得晕头转向,没注意说话时的语气重音,结果反而变成了怼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给他这么一说,笑得就更尴尬了。

    这时候,老仙儿开口了。他说小孩子的事还是用小孩子的方式解决,今天他俩把飞行比赛搅黄了,咱们就让他们再比一场。这样他俩怨气有地方发泄,咱们也有节目看。

    太上老君赶紧说好啊好啊,好主意!

    老仙儿又说,干干地飞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定个目标。他不等老君开口,就看着我和金翅鸟说,你们俩,要不要去南海紫竹林找观音大士?谁先到了,求他给你们一个信物,谁先拿着信物回来了,咱们就判他赢,其他人就没戏了。

    东山君用肩膀撞我,意思是老仙儿以公谋私,要给我创造救红果树的机会。

    在场的神仙自然也都听得出来,老仙儿这几句,完全是出于私心,都没想到到他一个老神仙,竟然当场偏私,简直跟太上老君不相上下,一样不要脸,所以都不好意思说啥。反倒是金翅鸟那傻小子,一听老仙儿说拿不到信物就没戏,想也不想就说好,完全没看到他家师的犹豫。

    他都说话了,那我也赶紧点头。这么好的机会,还能拱手让给他不成?

    太上老君什么也没赶上,只好自己给自己收场说,今天太晚了,观音大士肯定也休息了,咱们明天再比,明天再比。

    趁他家师说话的时候,金翅鸟一个劲翻我白眼,一脸我会输的样子。

    我就不明白了:这家伙明明被我落下那么远,怎么还好意思瞧不起我?难不成,他觉得自己回去睡一觉,第二天就能赢我了?呵,不自量力!信不信姑娘我再借你一对翅膀,你都没那个本事!傻鸟,就乐吧你,明天有你哭的时候!哼!

    第二天,为了不让大家输得太难看,也为了让黑子大大地出风头,践了我来前说过的话,我决定带着黑子一起去。黑子这回倒没犹豫,还一脸期待的样子。

    我知道怎么回事。

    之前我在凡间游历时,就听说了观音娘娘的好口碑。简单来说,她老人家除了送子,还兼做各种好人好事,深得大家喜爱。所以黑子才想见她,不外是求着观音娘娘救她的情妹妹罢了。就他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

    金翅鸟见我带黑子一起去,笑得鼻子冒泡:“就你们俩,一个妖怪,一个凡人,别说见观音大士了,我怕你们连紫竹林的门都进不了!”

    我回他:“等着哭吧你!”

    然后一骑绝尘,率先飞走。

    再然后,我就轻轻松松、简简单单、顺顺利利地第一个到了南海紫竹林。黑子很兴奋,比我这个第一名还兴奋,我感觉,也比他见太上老君时要兴奋。从黑子的表现上,不难看出,要论粉丝数量和群众基础,那还是观音娘娘更胜一筹!所以也难怪,紫竹林的门童,比金翅鸟那个自大鸟还要趾高气昂。这家伙竟然说,观音娘娘不是观音娘娘,而是观音大士,还说我不改口的话,他就不让我进门!

    简直是霸权嘛!

    先不说“观音娘娘”这个称呼,本来就是我在凡间,跟她老人家的善男信女们学来的。咱只说“观音娘娘”和“观音大士”这两个词儿,是不是差不多?就差两个字,又没有不尊重的意思,你管我怎么叫呢!

    可人家就是要管!

    真是权大一级压死人。

    黑子劝我不要跟小仙童争,说见观音娘娘重要,仙童让改口,咱们改口就是了。黑子难得求我一回,我本来打算听他的,先糊弄过小仙童,进去见到观音娘娘再告他的黑状。但没想到我们磨叽的功夫,金翅鸟那家伙就到了。他断了一截翅膀,竟然还能飞得这么快,看来倒是我小瞧他了。

    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看到我们被拦在门口,就得意洋洋地叫嚣:“小妖怪,被我说中了吧?是不是连门都进不去?哈哈哈……”

    都别拦我,我要揍死他!

    今天没有太上老君拉偏架,你还不给我哭?

    我打金翅鸟打得很解气,也很开心,尽管我自己也挂了彩,但到底还是他伤得更重一些,鼻子流血、眼睛乌青那都是小的,最关键是——这家伙腿被我打瘸了!本来翅膀就瘸了,现在腿又瘸了一只,这下靠自己你可是飞不回去了!哼,再给我笑啊!

    金翅鸟大概没料到我真会动手,也没料到自己竟然打不过我,一时灰溜溜的,任那小仙童——这家伙原来不是轴,而是欺软怕硬——开了紫竹林的大门,请我们进去,他都好一阵犹豫,不敢走在我前面。

    我很得意,拖着黑子,走得大摇大摆,看都不看那傻鸟一眼!

    观音娘娘好漂亮呀,都快赶上我娘了。

    我一见到她老人家就不敢再放肆,而是老老实实地说明来意,求她赐一滴甘露,救救我的红果树。

    观音娘娘很慈祥,一直笑笑的,听说我要救的红果树长在堂庭山上,就问我认不认识堂庭君。我说认识呀,那是我姑父。观音娘娘就说哦,他是你姑父啊,然后又问我叫什么。我本来想报我爹给我取的名字,但那个名字有点小气,不像泱泱这么好听,我怕金翅鸟笑话我,便跟观音娘娘说,我叫泱泱。

    “泱泱啊。”

    观音娘娘这么重复了一遍。她声音特别好听,不闹又不飘,就是实打实的好听,很钻心的那种。我们几个都迷得不行,盼着她多叫几遍。但她却好像在想什么,直隔了好一会儿也没说话。等到我们都快打起盹儿来的时候,才又听她老人家开口。

    “六百年前,堂庭君也送来过一个小妖怪。”

    我赶紧说:“是不是叫九里?那就是我姑姑!”

    观音娘娘便慢慢地点头,还是微微地笑,说:“没错,就是九里。她在这里待的好好的,可突然有一天就说要回去,再后来,就听说她死了,死在她自己的六合塔下面,魂飞魄散。”

    我知道九里丧命六合塔,可不知道,原来她死前在紫竹林住过。九里那个老妖婆,不管是在万妖山,还是堂庭山,都是个云山雾罩的人物,明明好多人都知道她的事情,却都假装不知道,故意不告诉我。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肯开口的,还是个铁定不会撒谎的,我自然要好好问一问。

    我问观音娘娘,九里她为什么来紫竹林,又为什么要回去。

    观音娘娘说,她来,是因为天庭要杀她;而她要回去,是因为天庭杀不到她,便要在堂庭山降一道天雷。

    我小声嘀咕:一道天雷而已,又打不死她的堂庭君,至于担心成那样吗?

    观音娘娘听到了,便说:“一道天雷而已,自然伤不到堂庭君,可山上的生灵啊,可就要遭殃了。”

    我不敢再嘀咕,但心里还是不明白:为了堂庭山上那伙欺负她的人牺牲自己?这行为简直比我弟还傻白甜,怎么可能会是九里那老妖婆?要知道,那可是跟我爹一块创业复兴妖界的狠人呐,多少神仙都死在她手里,怎么可能突然转性,做起圣母来?

    简直太不合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