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13章 13放手
    后来又说回甘露的事,观音娘娘不接话,反而问我身边的凡人是谁。

    我说是我心上人,所以才走哪带哪,形影不离。结果还没等观音娘娘笑,黑子就跪在地上磕头,喊救命,还说是我掳了他的情妹妹,囚在六合塔里,逼着他他才留在我身边的。

    他哭得情真意切,磕头又很卖命,观音娘娘哪有不信的道理?她老人家最见不得别人做坏事,当面指责我恃强凌弱,十分地不乖,还要我立刻拿出六合簪,放了那可怜的凡人姑娘。

    我被黑子大大地阴了一回,心里十分不爽,可眼下求着观音娘娘,只好认栽,跟观音娘娘解释,说六合簪被老仙儿抢走了,他不肯还我。

    观音娘娘便叹气,说堂庭君既然知道你胡来,怎么也不管管。

    金翅鸟逮到机会,插嘴告堂庭君的状,说他在太上老君的地盘,欺负兜率宫的人,是不给老神面子。然后又亮出他的断翅和瘸腿来,指着我,说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妖怪,仗着有堂庭君撑腰,不仅欺负凡人,还不把他们神仙放到眼里……

    总之,就是堂庭君霸道无德,我任性狂妄,统统该打。

    他口才比黑子好很多,一番慷慨陈词,有理有据,说得大家义愤填膺。连我听了,都觉得老仙儿实在过分,而我也确实坏得无药可救。

    可问题在于,我是妖怪啊,妖怪坏不是很正常吗?

    我虽然有理,但一来我很尊重观音娘娘,不打算在她老人家面前吵架,惹她心烦;二来黑子和金翅鸟说的都还算是事实,我就算反驳,也只是换个角度,没什么实质区别。所以,我只是老老实实听着,并没有开口。

    可能观音娘娘看我被围攻得厉害,又觉得金翅鸟好歹是兜率宫的得意门生,给我一个小妖怪欺负成这样,一定是他自己学艺不精,不能怪我。所以她老人家并没有更为难我,只是叫我们回去,说等我放了关在六合塔里的那个凡人姑娘,再来找她。

    我们几个都不甘心,都想再跟观音娘娘多说两句。但观音娘娘只是笑笑,然后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而我们几个,却已经在紫竹林外面了。看门的小仙童看到我们,一脸了然,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我们再进去一次的请求。

    我们三个,只能空手而归。

    兜率宫里气氛特别好,大家都在等第一名回来,都很想看看,第一名会拿到什么信物。接着我们仨出现,把大家都给吓傻眼了,说怎么还挂了彩,是给观音揍了吗?

    我和金翅鸟对望一眼,竟不约而同地默认了。

    我知道金翅鸟肯定不会实话实说,毕竟他才在观音那里吃过一回瘪,不会想再丢一次人。可对于我为什么也不说,他显然并不明白,所以才会用那种古怪又诧异的眼神看我。

    黑子倒是没看我,他心虚得很,哪敢看我?

    可他越不敢看我,我越沮丧。

    我想,观音娘娘一定没有谈过恋爱,至少没有单恋过别人,所以才会说得那么轻巧,一开口就是让我放了那个凡人姑娘。我放了那姑娘固然简单,可姑娘放了,黑子怎么可能再跟着我?这么简单的道理,观音娘娘会不懂?不,她肯定明白,她就是要让我放人,并最终放手自己的爱情。可是,我的爱情来得如此艰难,怎么能说放就放,说撒手就撒手呢?

    我很沮丧,垂头丧气地走回席间,跟老仙儿说观音要我先放人。

    东山君正在喝酒,闻言一拍大腿,说观音真是个明白人,一眼就看出那小子配不上你!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以为观音娘娘跟你一样肤浅?人家那是慈悲,慈悲你懂吗?

    东山君懂不懂我不知道,可我自己,并不懂。我想不明白:观音娘娘的慈悲,为什么要牺牲我的爱情来换?难道就因为黑子不爱我,我的爱情就不是爱情了吗?

    东山君摇头,说你那是单恋,单恋怎么能叫爱情呢?爱情得像你姑父和九里那样,两情相悦!两情相悦的才叫爱情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因为按他的理论,我可能这辈子也得不到爱情了。

    都说哀莫大于心死,我感觉我现在就是这种状态,心死透了,空落落的,胃里头还不停冒酸水,难受得要命。

    我不再说话,大口喝酒疗伤。

    东山君一边给我续杯,一边叹气,说真不懂你看上那小子什么,图他黑吗?又说九里那丫头虽然各方面都很不正经,审美却始终在线,比我这个后人要好几万倍不止。然后又说我爹自己讨了个大美人做老婆,就不管孩子的死活了,把这么一个盘靓条顺的大姑娘,教得眼盲心不亮,为了个模样人品都不咋地的凡人要死要活,真是丢死个人!

    见老仙儿半天不说话,东山君直接连他一块嫌弃,说你好歹是个长辈,该管得管啊。

    老仙儿微微摇头,还是不说话。

    我彻底绝望了,拎了壶酒,打算直接离席,找个没人的地方痛快哭一场。可还没等我屁股离座,就看到满座哗然,齐刷刷地望向黑子的方向。黑子坐在我们这一侧的角落,很不起眼的位置,能把满座的目光吸引过去,是因为此刻,他手里正拿着一块紫色的石头。

    紫色石头是紫竹林的特产,连紫竹都是因为长在紫石上才变成紫竹的。凡间好多人只知紫竹林,却不知那里原来叫紫石林。

    黑子就是其中之一,以为是什么怪石,给吓了一跳,满脸的少见多怪。

    黑子没见过,但在座的神仙却个个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那不是怪石,而是南海紫竹林观音道场的信物。所以才哗然。因为,按老仙儿之前所说,谁先拿着信物回来,谁就赢了。如今黑子拿到紫石,不管是什么途径,今天这飞行比赛的冠军,就名正言顺落到了他头上。

    这剧情真是跟我之前想的一样好笑。在座一个个都是吃香火的神仙,兴师动众办了这样一场飞行比赛,到头来,冠军却是一个又黑又土的凡人!这转折,我估计连老仙儿都想不到,所以才目不转睛地看我,想让我给他个解释似的。

    我才不呢!

    看戏一样看各位老神仙的反应不是更有趣?

    我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无非就是为难呗!一个凡人赢了神仙的比赛,冷着不理吧,显得他们没气度;可真要让他们上去恭喜,一个个又拉不下那个脸来,所以才左右为难,东拉西扯,打死不肯入正题。

    我觉得有趣,又有点赌气的意思,故意问老仙儿:“规则是您定的,不夸两句吗?”

    老仙儿不说话,看着我,显然早猜出那石头是我动的手脚。

    没错,那块石头就是我放到黑子兜里的。我说过要让他大大地出风头嘛!我说到做到,现在还有谁比他风头更大的吗?你们看他笑得多开心,半点也不顾念,我正为了他,绝望到想死。

    东山君又出来打圆场,说黑子一个凡人,竟然赢了一帮神仙,可见这是天意,于是就问他有什么愿望,说要帮他实现。黑子很激动,当场跪在老仙儿面前,求他把他情妹妹从六合塔里放出来。

    六合塔很出名,起码比我出名很多。老神仙们一听这三个字,全都精神一振,用焕然一新的期待目光看我和老仙儿。我估计他们都知道九里和六合塔的故事,所以才会这么兴奋。

    最兴奋还是黑子,兴奋得心潮澎湃,黑脸上都快冒出白来了。这家伙太精了,知道求我我会拒绝,所以直接越过我,求堂庭君,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老仙儿是老神仙嘛,又是定规则的人,黑子当着他那么多同僚求他,这哪还是求?分明是逼!他就是想逼着老仙儿,让他不答应也得答应。

    这么精的凡人,天底下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人人都在笑,全都露出看戏的表情,期待地看着堂庭君。

    我知道,大家都在期待一个美满结局——有情人终成眷属嘛。这种戏码自古以来就倍受欢迎,从盘古开天辟地演到世界末日,从来不会少观众。

    至于我——没有人在意我,我是这场戏里的坏人嘛!不修理我已经是人家以德报怨了,还想怎么着?何况真说起来,这戏还是我自己导的呢!呵,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在心里笑自己,同时跟大家一样,等着老仙儿一锤定音。

    可万众期待中,老仙儿却摇了摇头,用不容置喙地语气说:“换一个。”

    黑子傻了,神仙们也傻了,连我都他妈傻了!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堂庭君堂堂一个老神,竟然为了我这样一个小妖怪,枉顾身份,当众欺负一个凡人!这转折真是太爆炸了,在座都只有傻眼的份,只有当事人老仙儿一脸淡定,还安慰似的,摸了摸我的头。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老东西,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