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15章 15斗丹
    大清一早,我就找到黑子,把他情妹妹还给了他。黑子高兴得都快炸了,涕泗横流,当场跪下给我磕头,还喊我姑奶奶。我一看我俩的辈分要乱,赶紧溜了。

    再见到他俩,就正经是在斗丹宴上了。

    我们在兜率宫都已经住了三天,千呼万唤,终于把斗丹宴给盼来,那心情,自然是非常期待、非常雀跃!尤其是我们这些小辈,什么都没见过,兴奋地奔走相告,转着圈地看各家都带了什么极品好丹来。

    金翅鸟在我们这一群小孩里充人,仗着主人的身份,对我们呼来喝去,一时说不让我们乱跑,会扰乱会场秩序;一时又比我们还兴奋,嚷着喊着叫我们过去看新奇的神丹仙丸。

    不过老实说,我转着看了一圈,觉得也不过如此。无非是些红的、绿的、黄的、黑的药丸,要么香气扑鼻,要么一股怪味。功效自然都给吹得天花乱坠,什么延年益寿、法力大增之类的词儿,管它有没有呢,先套上再说,反正一时半刻也验不出来。

    我觉得无聊,就坐回去喝酒。余光瞧见黑子给他情妹妹要了一堆丹来,也不管对不对症,一股脑全给她喂下肚,然后又鞍前马后地倒水、揉肩、嘘寒问暖。我鼻子好酸,浑身都酸,不停往外冒酸水,赌气别过头去,更连一颗仙丹也不肯再看。

    金翅鸟很贱,自从被我打过之后,人后绕着我走,人前却非要撩拨我。这不,我一个人清清静静坐着喝酒,他非要凑上来说风凉话!先说别家丹如何如何好,我家丹如何如何奇葩。见我没反应,又调转枪口,说黑子同他那情妹妹,真是天作之合,人间佳偶,只羡鸳鸯不羡仙!

    我骂他:“关你屁事!”

    他就说我小气,败兴,还跟我吹嘘他家师即将出炉的丹怎样惊天动地,前所未见。

    我问他:“能治好你的瘸腿吗?”

    他脸就发白,人又发抖。

    我乘胜追击:“断翅呢?”

    这下金翅鸟彻底气疯了,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念着及时补刀的家训,我又晃着手里的“闷倒驴”,说你家破酒,屁味没有,害得我们出来赴宴还得千里迢迢自带酒水,真是失礼!

    金翅鸟不忿,要插嘴。

    我又说,就冲贵府这手残程度,连个酒都做不好,还能做出什么灵丹妙药来?可别吹大了牛,一会脸给打肿,回去亲娘都不认得。

    金翅鸟一张脸红了白,白了红,眼眶含泪,伸手指了我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我懒得理他,继续喝酒,大声咂嘴。金翅鸟没办法,站了半天,终于偃旗息鼓,灰溜溜走了。

    我三战全胜,按说应该很得意。可我举着酒杯往黑子那边看时,却发现他自始至终没往我这瞧过一眼,满眼都是他情妹妹,柔情蜜意,正是最戳我的那种眼神。我顿觉心窝上挨了一脚,说不出的难受,又觉得人生灰暗,毫无意义。再喝酒,竟也没什么滋味,反倒跟我对兜率宫仙酿的评价一致:

    没意思,没意思,毛意思都没有。

    人生艰难成这样,我实在坐不下去,正要起身逃离,却被东山君一把摁住,说要斗丹了。我很不解,刚才不是都比了一圈了吗,还要怎么斗?

    正费解时,各家桌上的丹却都飞了起来,一个个化作各色神兽,红的、绿的、黄的、黑的,要么香气扑鼻,要么一股怪味。更离奇是,这些要么憨态可掬、要么凶神恶煞的怪兽,一个个剑拔弩张,随时要打起来的架势!

    这是要……来真的?

    我摇着头不敢相信:太上老君所谓斗丹,竟是货真价实地斗,一点水分都不掺!

    天哪,到底哪找来的这些神仙,咱有点文采,讲究点修辞比喻行不行?再不济也都是几万岁起步的老老神仙了,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不要跟凡间小屁孩斗鸡一样,货真价实地斗丹啊?你们都不要形象,不要仙设的吗?确定凡人还会给你们建庙立像,香火供奉?

    我非常傻眼,在座却都一副兴奋又斗志昂扬的模样,真让人接受不了。

    但只丧了一下,我就想起来,虽然在座一个个都老不正经,可小妖怪我,却是正正经经做的山楂丸哎!这下好了,要我怎么跟他们斗?拿山楂丸扔他们吗?

    但老仙儿和东山君都不慌,连老仙女都一脸的胸有成竹。

    我瞪大眼睛看,就见老仙拿起山楂丸,吹了一下——仿佛上面沾了土,他要吹掉似的,然后便向上一抛,山楂丸凌空化作一只小兽——红脑袋,红身体,还有红红的翅膀,牙齿很尖,眼睛很凶,嗷嗷地叫着冲到战场里去了!

    我目瞪口呆。

    又很不开心:既然有这种好玩的法术,为什么不教我?非要“指点”我上山摘什么破果子,又累又无聊,根本就是要打消我的学习热情嘛!这种教学水平,我无奈地摇头,难怪堂庭山上都是老仙女这样的货色,死板又没用!哎,现在想想,真不能怪他们。徒不教,师之过嘛!

    一口酒的功夫,小怪兽们全都显形,下场打起来。

    现场气氛高涨,原本一个个德高望重、正经端坐的老神仙,此刻全都站起,撸袖子撩长衣,咣当一脚踩在席上,伸长脖子看小怪兽打架!胶着时喊加油,赢了说好棒,失了分还要叫再来——那叫一个投入啊。中间我还听一位带口音的老神仙撩着胡子骂:“给我打死那个龟孙!”

    老实说,一恍惚,我还以为老乌龟来了呢。

    眼看小怪兽们斗得难舍难分,我们一群小孩哪还坐得住?全都跑到场子中间,近距离观战,时不时还被那些老头嚷:“给老子让开点儿!”我反正只管看我的,才不理挡没挡他们呢!其他人也跟我差不多,大家都一个劲儿往前挤,追着自己家怪兽看,谁管后面那些老家伙!

    我的山楂丸还不错,凶凶的,打起架来完全不讲章法,横冲直撞!倒是跟我本人有点像。后来我一想,这本来就是我做的嘛,不跟我像才奇了怪呢,对吧?

    而且,还有个好玩儿的事,就我做仙丸那山楂,不是东山君泡酒的吗?做成仙丸时就一股扑鼻酒味没错吧?眼下,化成个凶巴巴的小怪兽,更像是从酒缸里捞出来的,熏得好多不喝酒的丹兽退避三舍不说,连它自己,都三不五时晕乎乎,愣往柱子上撞呢!

    原来,这小可爱打架横冲直撞的风格,竟然有一半儿是因为醉了!

    你们说好不好玩儿?嘻嘻!

    金翅鸟拉偏架,我们山楂丸跟谁打,他就拿着把破扇子,呼哧呼哧地扇,还说我们丸丸浑身酒味,还没打呢就把人家熏晕了,不公平。我信他个鬼咧!这就是我们家山楂丸的初始设定好吗?酒气攻击是它的技能点啊,有本事你也加上!

    那家伙说不听,还要扇。我脾气一下上来,显出一边翅膀来,跟他对扇!

    然后力气就没控制住,把满屋子怪兽扇得晕头转向,爹找不到妈,公找不到婆的。

    太上老君一下就怒了,怕我们俩毁完他的飞行比赛,再毁了他的斗丹宴,于是招呼都不跟老仙儿打一个,咻一下,就把我们俩变成两个木墩墩,动都动不了的那种。

    我跟金翅鸟欲哭无泪,又没有嘴巴,不能说话;还没有脖子,抬不了头,想看小怪兽们打架也看不到了,满眼都是老神仙们的裙下风景!

    最可恶是,不知道谁先开的头,有不长眼的家伙,为了看小怪兽打架,竟然拿我当踮脚板凳,踩得那叫一个开心!

    看我被踩,金翅鸟一开始还笑,比死了妈还高兴,但没想到报应来得比他的笑还快——因为他个头比我大,头上同时落了四五只脚!

    真是大快人心!大快人心!

    本来我们俩被变成这样,是不可能再看到斗丹盛况的了。可我们家山楂丸特别贴心,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后,掉到地上,掉下来人家也不急着重回战场,而是呼噜呼噜地倒地大睡,还四脚朝天露肚皮的那种,好像特意下来陪我似的。

    金翅鸟用眼神笑我:怂货,害人害己了吧。

    我急了,拼命朝山楂丸使眼色,鼓励它赶紧打起精神来,再上去大战三百回合。但它睡着了呀,任我眼神使得再溜,再殷切,人看不到啊!都白搭啊!我没办法,又不见老仙儿来管,只能眼睁睁看它睡大觉,同时努力忽略金翅鸟不怀好意、极尽嘲笑的丑态。

    但那家伙没高兴太久。

    有句话叫什么“傻人有傻福”你们听过吧?

    就最后上面打得差不多了,好像正在分什么冠亚军,比分咬得很紧。全场观众分成两派,一派喊“加油加油加油”,另一边就叫“咬它咬它咬它”!但没想到他们叫得太响,吵到我家山楂丸睡觉,小家伙起床气很厉害,睁眼看到有人在它头顶打架,那还了得?当场一跃而起,不分敌我,冲上去一通乱拳,把两个冠军候选人都给打趴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翅鸟这会儿没有脸,但我真的看到他脸黑了,一块好端端的木墩儿,当场给气成了木炭!真是笑死我了!太爽了!我真是没嘴也想喊:

    “山楂丸,好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楼主大人求放过〕〔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给我一张复活卡〕〔抱定大佬不放松〕〔快穿:反派女配,〕〔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生命法典〕〔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