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17章 17第三架
    提到姑姑,我又想起来九里怎样被天庭不依不饶,逼到自毁,于是就觉得太上老君这伙人很没意思,简直跟疯狗一样,惹到就甩不脱,不死不休,麻烦得很。

    可明明,是他们惹我们妖界在先!

    我叉腰怼太上老君:“您不要跟堂庭君叫板,也不要欺负他们两个凡人,小妖怪我敢作敢当,您要干嘛,尽管冲我来!我也跟您明说,我偷丹,不代表堂庭山也不代表凡人,纯粹是我个人行为。要说为什么,谁让您当年烧了我奶奶,又熬我爹爹……”

    我还没说完,老仙儿就吼我:“泱泱,不要翻旧账!”

    自打我在堂庭山遇上他,老仙儿还没这么凶跟我说过话,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脸上挂不住,心里又委屈,马上反驳说:“为什么不能翻旧账?他们要不翻旧账,老妖婆还不会死呢!”

    说到这番,我立马理直气壮起来:“观音娘娘可都告诉我了,当年妖界复立,天庭这帮人不忿,非要杀了九里才解气!可怜她一个弱女子,孤身在外,被这么一大帮老头欺负,无依无靠,只好躲到观音娘娘的紫竹林里去。可这帮老头子,欺软怕硬,不敢惹观音娘娘,就威胁要降一道天雷,劈了堂庭山!”

    在场的老家伙都坐得稳,但小朋友们听了,全都倒吸冷气,看来,当年天庭拿堂庭山威胁九里的事,年轻一辈并不知道。

    我摇头叹气,痛心疾首地说:“各位听听,这是神仙做得出的事吗?要知道,堂庭山上,除了我姑姑和堂庭君,可还有许多花花草草、大象和小松鼠,以及那么多可爱善良的小仙子和小仙女。”

    这句我是对着在场的仙童仙女们说的,以尽量增强他们的代入感,勾起他们的同理心。为此,我不惜把描述里的“他们”换成了“你们”,非常痛心地说:

    “可天庭这帮老头子,竟要把你们活活都给劈死!”

    看到大家又在倒吸气,我心满意足,却不表现出来,反而佯装抹眼泪,低声说:“这种事情,连我们那最凶残的妖怪都做不出,可天庭里备受尊敬的神仙竟然……”

    老仙儿听不下去,要制止我,我赶紧抬头看他,好真诚地说:“我知道,九里她喜欢您喜欢得不得了,就算为您死也不带眨一下眼的!别说您了,就连堂庭山的一草一木,她都爱得不行,所谓爱屋及乌嘛!”

    老仙儿听了直摇头,可他身后,东山君在憋笑,老仙女白眼都快翻到头顶上去了。

    我不理他们,继续说:“就因为姑姑喜欢您,舍不得堂庭山受她牵连,所以才被逼着离开紫竹林,回到堂庭山,最终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魂飞魄散”这个词我说了很多遍,早就麻木了。事实上,这种词也就是听着可怕,作为和平年代长起来的小花花,我并不知道,魂飞魄散,到底是怎么个死法。比起来,老妖婆的魂飞魄散,远没有我误砍红果树、放手黑子造成的伤害大,甚至,都没有老仙儿凶我的那一下让人伤心。

    老仙儿从来没凶过我。

    就算我被老仙女陷害,拉架势要跟他决一死战那回,他也只是抢走我六合簪,从头到尾都没对我甩过脸子。虽然那之后他有摁了我翅膀,不让我离开堂庭山来着。但那之外,全都对我很好,有求必应,还很纵容。

    现在黑子不属于我了,连老仙儿也凶我。我觉得很委屈,我离家万里,千里迢迢来投奔他,可……算了,打完这一架,我不打算回堂庭山了。

    我拉开架势,要跟兜率宫打架。

    可太上老君却阴阳怪气地说:“堂庭君,说好了前尘不咎,你怎么能带着这小丫头,当着这么多老友的面,在我的斗丹宴上这么闹呢。难道堂庭君不服当年的结果,要推翻重来吗?”

    老仙儿还没开口,我又抢在头里说:“不行吗?当年老妖婆打不过你,可不见得我也打不过你!”

    我这话说得狂妄,但打架嘛,不就是打一个气势?倘若我打都没打,就直接说我打不过他,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那还有什么意思?小妖怪我既然顶着复仇找茬的由头来了,就不好未打先退,管他打过打不过,牛皮先吹下再说嘛!万一太上老君见我说得这么肯定,不敢跟我动手,那我岂不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哈!

    就算真打不过,那最惨也不过是个魂飞魄散,谁家没有这先例似的!

    在座老神仙看我如此理直气壮,就觉得我可能真有两把刷子,都很想看我们打。但他们辈分都很高,不好跟小孩子一样瞎起哄,只好假装劝我们,说小姑娘不知道天高地厚,让堂庭君带回去修理就是了,没必要让老君动手,一来欺负了小辈不好看,二来真打死了不好跟妖界交代。

    你们听听,这是劝人吗?

    分明是要激我继续挑衅!

    我不负众望,又说了很多大不敬的话,终于气得老仙儿一挥手,封了我的嘴,又摁了我的翅膀,让我跟个僵尸人一样,只能蹦蹦跳跳,却说不了话,也骂不了人。

    太上老君见老仙儿终于出手,才阴险一笑,说:“堂庭君是明白人,老君我也不糊涂。本来小孩子胡闹,我是不会计较的,但她挑这日子不好,在场的小朋友多,把他们带坏了就糟了。所以我提议,由我的徒弟跟她打一场,她若是赢了,我绝不计较她一根手指;但若是她输了……”

    太上老君很会导戏,又很会卖关子,故意停下来不说。

    观众们果然坐不住,纷纷问道:“输了如何?”

    “输了,”太上老君看着我嘿嘿一笑,“那就动两根手指。”

    他这话说得人心里发毛,什么叫动两根手指?是他动两根手指?还是我动两根手指?我不明白,就只觉得被烧黑的那两根手指被点了名,不安地跳动。

    我举起手,想请太上老君解释一下,就见金翅鸟一跃而出,指着我说:

    “小妖怪,就由小爷来跟你打!今日不打得你哭爹叫娘,我跟你姓!”

    我心想这傻鸟不是真被我打傻了吧。这才过去一天,就忘了腿是被谁打瘸的,翅膀是被谁砍断的了?昨天没在大家面前说出真相,多少是给他留面子。这傻小子,难不成要再输一次,光明正大地丢回人?

    还没等我抗议,老仙儿就代我答应了,他又说既然我被封了法力,公平起见,金翅鸟也不能显形,不能使用法力。

    神仙打架,竟然不让人家使用法力——这老仙儿,也真是绝了!

    但没想到,在座老神仙看腻了神仙打架,反而对拳脚比试更加期待,所以对老仙儿的提议,纷纷举双手赞成。太上老君见大家都同意,只好应了。于是,我跟金翅鸟赤手空拳,就这么硬打起来。

    我们两个,一个妖怪,一个神仙,都没练过拳脚功夫,所以虽说是比试,其实全是胡来,你抓我头发,我揪你耳朵,野蛮得不行!

    但比起来,我在人间时,曾经干过不少敛了法力跟凡人打架的丑事。被老仙儿点过名的、在青山镇的那一回,就很经典。对方三个小子,我就一个姑娘,他们打我,我也打他们,虽然最后是我输了,但也没叫他们赢多少。反正,我说这话的意思是,我就算没有法力,只做个普通的凡人姑娘,也是能一个打仨的狠人。

    何况现在就金翅鸟一个!

    眼看金翅鸟横竖赢不了我,太上老君就使坏,拈了个兰花指,往黑子那边一弹——咻,就见一道金光向他飞去,不知道是个什么鬼。但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鬼,于是心里一急,拔腿就要过去救人。

    金翅鸟正被我挠得抱头,忽见我卖这么大一个破绽给他,立马抓住机会扑我。

    太上老君冷笑一声,收手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金光也随之消失。于是我立即知道被他阴了,但重心已然偏到黑子那边,无论如何回身不及,没奈何,被金翅鸟重重扑倒在地。鬼使神差,一只手垫到身下,咯嘣一声,两根烧黑的手指就此折断!

    我立马疼得全身缩成一团,冷汗直冒。

    老仙儿在我身上画了道什么符,说是止疼,但一点用也没有。我知道肯定是太上老君动的手脚,就恶狠狠瞪他。结果就听那老家伙说:“这两根手指算是对小朋友你的惩戒,只要你不踏入兜率宫,这法术便对你无效。”

    又对老仙儿说:“堂庭君,我可没有食言啊。”

    老仙儿不说话,打横抱起我,飞出兜率宫。老仙女立即跟上。东山君还跟对方理论了句什么,但也很快跟上。

    只有黑子,情意绵绵、无限深情地看着他那情妹妹,全然不知我是因为他才受的伤。

    我觉得心酸,伏在老仙儿怀里哭,一边哭一边想:大概爱情,就是会让人心酸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楼主大人求放过〕〔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给我一张复活卡〕〔抱定大佬不放松〕〔快穿:反派女配,〕〔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生命法典〕〔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