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从游戏开始〕〔修炼从杀猪开始〕〔从综艺开始当巨星〕〔砂隐的崛起之路〕〔我只想安静地当保〕〔深渊剑神〕〔我在云隐开健身房〕〔系统解绑中〕〔绝世大少〕〔姜小姐今天也不乖〕〔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傅先生谈个恋爱吗〕〔天命凰徒〕〔最强豪婿〕〔我男主超甜〕〔农门福女〕〔空间之田园记事〕〔凤策长安〕〔嫡狂之最强医妃〕〔枭妃倾天:妖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21章 21拦路
    金翅鸟很烦人,侥幸赢过我一次之后,愈发地烦人。本来我带黑子离开堂庭山,关他屁事?可这傻逼瘸腿鸟,不仅死缠着我,还一路嘚啵嘚——我怀疑,他就是想用他早至的更年期烦死我,然后继承我的美丽大翅膀。可恶至极!

    我受不了他,拎起黑子当武器砸过去,凶他:“我把心上人让给你,你带他搞基去吧,不要烦我!”

    金翅鸟吓了一跳,躲过黑子的肉身攻击,仍然不上不下、不远不近地跟着,但嘴巴,终于老实了一点。

    只可怜黑子再度被吓得屁滚尿流,人飕飕下降的速度,半分抵不上他屎尿噼里啪啦掉落的速度。我又不可能真摔死他,只好丢了根羽毛过去,那羽毛逐渐变大,像小船一样兜住他。黑子已经吓死过去,乖乖蜷在羽毛里,虽然狼狈,却也惹人心疼,主要是惹我心疼。我很心疼,也很心痛,因为想到这么没用的人都看不上我,我这辈子,大概率是找不着对象了。

    金翅鸟追上来,说我看黑子的样子不大聪明,还自作聪明地打比方,说就是那种破壳时被挤到脑袋的那种鸟,脑袋歪到一边,傻笑,还流口水。

    天地良心!我明明在心痛好吗,怎么可能傻笑还流口水?对着黑子的一身屎尿还流得出口水?那是哪门子的爱恋,分明是变态好吧!

    金翅鸟咯咯地笑,说别不承认,你刚才就是那傻样。

    我怒火中烧,但同时又觉得无奈。真的,就在这片刻之间,对于金翅鸟不遗余力地诋毁我这件事,我已经愤怒过头,只剩无奈了。

    我想起来我们学堂的老师傅,就是那个很有个性、又很有脾气的老头——嗯,起码在他因为爱慕人类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黑历史被翻出来之前,确实如此。我们都怕他生气,但吊诡的是,不管我们做什么,最终都会惹他生气;更可怕是,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他还是会生气!简直了,完全就是个气宝宝嘛!一生气就吹胡子瞪眼,眼珠子滴溜溜,好几回都转到脑袋后面去啦!

    ——哦,我是不是忘了说,我们老师傅是只猫头鹰?

    猫头鹰这种妖怪,本身就很变态,脸能转到脖子后面,你敢信?唉,苦死我们了,课堂上谁要是开个小差、讲点小话什么的,一抓一个准不说,人还特喜欢从背后瞪我们,那画面——简直惊悚!完全没考虑过会对我们幼小的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

    我爹还落井下石,说身为妖怪,就得多多历练,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小心平路走多了摔大跟头!

    好在我娘还算客观,说平路都能摔的那是先天不足,再历练也没用,得回炉重造、打死再投胎。

    我们对后面那句不感兴趣,但对“回炉重造”异常好奇,我爹不就是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熬了几个七七,才变得这么厉害的吗?所以啊,本着大胆假设、大胆求证的研究精神,我和我妹支炉架锅,狠狠把我弟炖了七七——呃,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弟他是先天不足,生来就傻,不是被我们炖傻的,真的不是……

    算了,我也别描了,咱们说回正题。其实我扯这一大段的核心思想,就是说我们老师傅早年间一直很爱生气,但后来,气着气着就蔫了,虽然还是老黑着张脸,看谁都像瞪人,但他发脾气的次数,是肉眼可见的减少。更多时候,就是摇头,又叹气又摇头,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孺子不可教,无可奈何”。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原来,愤怒的尽头是无奈啊。

    被烦得头掉的时刻,我竟然还能悟出妖生大道理,可见,除了“修行无处不在”这一基本原则,最主要,还是小妖怪我孺子可教、很可教、非常可教!

    早说了我是不世出的天才,哼!

    在本天才的眼里,金翅鸟跟凡人黑子一样弱鸡,所以对他的弱鸡攻击,姑娘我根本无所谓。对,无所谓!

    我撇下金翅鸟振翅高飞,趾高气扬,顺心顺气,整个人都顺畅愉悦得不得了。

    因为太过愉悦,我忘了通行三界的一个大道理:乐极生悲。没错,就是这四个字,我正闭着眼睛翱翔在云上,听着耳畔呼呼风声,不期然,啪叽撞上一人!

    那也不是旁人,不偏不倚,堂庭山最讨人厌的老仙女是也。

    老仙女打扮得很美,不知道要去勾搭谁,老树怀春,瞎飞不长眼撞到我身上来。我自然没有好脸色给她。她也怒目瞪我,还说我跳蚤命,养个伤都不肯安分守己,见缝插针地捣乱。

    我很震惊,倒不是因为撞上老仙女震惊,而是——上次见她,也不过就是一日之前,一日之隔,老仙女骂人的词汇就这么创新了!这老家伙的学习能力,真是很给我们小朋友压力啊。你们品品,“跳蚤命”,这词是不是新颖又准确?不错不错!我一定要偷偷背下来,还要记在我姑姑的日记本上,回头金翅鸟再烦我,我就这么骂他。

    “堂庭山这样的仙山圣地,普天之下再难找出第二个来,多少人趋之若鹜,你可倒好,打断了腿都要跑!”

    老仙女义愤填膺地骂我。我有点害怕:离开堂庭山,就要打断腿吗?我看看金翅鸟的瘸腿,那家伙很不好意思,敛着翅膀装死鸟,不说话。真没义气!活该要拜太上老君那种老油条为师,一辈子出不了头!

    没办法,我只好亲自出马,跟老仙女套近乎:“堂庭至美老仙女姑姑呀,我两条鸟腿打断也没多少肉,您就别打了吧?回头我送您两条金华火腿,随您煎炒烹炸,那才叫好吃呢!再说了,您不是向来看我不顺眼吗?我走了,您应该开心才是呀,干嘛要生气?小心变老呀!”

    老仙女气成了金鱼眼,说修辞手法都听不懂吗?九里那鬼丫头再不学无术,话还是听得懂的,你这什么玩意儿,丢不丢人啊?

    我撇嘴,丢人也没丢你家人,要你管?

    老仙女也撇嘴,要不是堂庭君有令,我才懒得管你!

    我歪头,心里犯嘀咕:再怎么是亲戚呢,可我跟老仙儿,毕竟没啥深厚交情,至于这么舍不得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