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22章 22放行
    “哼!想得倒美!”

    老仙女又笑我,还是偷听了我的心声后肆无忌惮地笑我,简直卑鄙!我很不爽:就算是小孩子,就算是妖怪,隐私权就是隐私权,神仙就能知法犯法啦?这么不尊重人,难怪只能当个老仙女,正经台面上不了,追着我一个小妖怪扯皮!

    老仙女使这一招之前,我只是讨厌她;现在发现她能看透人心,我就开始害怕。因为连人类都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心事都被她偷听去,架还怎么打?老仙儿忒不公平,这么厉害的功夫教老仙女不教我,叫我怎么跟她斗?摆明了欺负我们妖怪嘛!九里真可怜!

    金翅鸟问我:“关九里什么事?”

    这家伙,别看人不仗义,打架也不行,八卦倒是很有一手,真不知道兜率宫整天都在教些什么。我很无奈,小声跟金翅鸟说老仙女会读人心声,今天如此这般欺负我,当年一定变本加厉欺负我姑姑。金翅鸟当即摇头,说这世上就没有读人心声的法术,是你自己心里有鬼;要不然,就是这位仙师活得久了,会解人心。

    仙师?解人心?

    呃……恶心死我算了!当面见识到金翅鸟拍马屁的功夫,我对兜率宫的印象又差了三分,心里暗暗发誓:等我法术修炼好了,一定要再去兜率宫,不把他们趟得人仰马翻,我倒着飞!

    我跟金翅鸟嘀咕了半天,老仙女不乐意了,直接生硬地打断我们,要带我回堂庭山。可我不想回去啊,何况我本来也不是堂庭山的人。老仙女说,堂庭山什么地方,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儿吗?一个个的,真拿自己当人物了!

    这逻辑我就不懂了。

    首先,堂庭山是仙山没错,可也不能禁锢人自由啊,犯法的!其次,是个人物又怎样?不是人物又怎样?老仙女说出这种话来,分明是戴有色眼镜看人,自己给人分三六九等,拜高踩低,拉帮结派,狗眼看人低,乱七八糟!哼!

    当然,最后,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我本来就不是人物,我是妖物嘛!

    老仙女听了我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不跟我说话,直接亮家伙动手。我叮嘱金翅鸟,说你站远点,刀剑无情,小心砍断你另一边翅膀,或者打瘸你另一条腿!金翅鸟脸皮直抽抽,但他知道我的厉害,到底是退后了两步,提着翅膀,目光关切地看着。

    见他站开,我才放心。

    但其实我让他走开并不是怕伤着他,而是怕他跟老仙女联手,两个人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我爹说了,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集中力量对付主要敌人。按我爹的教诲,我是应该团结金翅鸟的,可我讨厌他,实在团结不起来,只好提防他跟老仙女搞团结。反正只要他俩不团结,一个个上,我胜算还是很大的。

    老仙女挺厉害的,我没跟她硬碰硬交过手,今天是头一回。不打不知道,一打吓一跳!别看老仙女长得漂亮,动起手来却丝毫不含糊,一点也不念着是在跟小辈打,又犀利又不留破绽,招招下狠手不说,还老怼我的破绽。偏我这个人打架糙,破绽多得一塌糊涂,我爹教的嘛,他老人家说厉害就行,抠那么细干嘛,娘娘唧唧的。唉,估计打死我老爹也想不到,此时此刻,他宝贝女儿我,正在跟堂庭山最娘娘唧唧的人打架。呃……只能算我倒霉了,不然还能咋?

    好在我身手虽糙,人却够狡猾,不时变个小蛇啊、老鼠啊什么的吓老仙女。老仙女打架非常认真,没见过我这么捣乱的,所以虽然实力在我之上,打起来,倒也只能占个平手。

    我很得意,心想实力虽然是第一战斗力,但实战时能发挥多少也很重要啊。像我这种发挥大于实力的,真是很适合跟人打架。哈,既然姑娘我这么适合打架,以后更要经常惹是生非,还要努力为非作歹!

    之前那句误我的大道理叫什么来着,乐极生悲?

    没错!姑娘我又乐极生悲了。我单开心自己靠小聪明跟老仙女斗个平起平坐,忘了老仙女活得比王八还久,见识过的有小聪明的不止我一个,远的不说,九里那老妖婆就赫然在列!跟老妖婆斗智斗勇过的人,是能轻易被我糊弄的吗?

    我吃亏在得意忘形上,眼看不敌,心里懊恼死了。想跑,一回头又被人撞上,惨兮兮鼻血都给撞出来了,疼得要死!

    这次也不是外人,是堂庭山那个便秘的小仙童。小仙童撞得比我还惨,好半天找不着北,晕头转向地翻白眼,忘了自己为什么来。

    老仙女要继续动手,金翅鸟提着小仙童喊,堂庭君也来了吗?

    老仙女听到堂庭君,瞬间老实,收了刀剑——好家伙,跟我一个小妖怪打还要动刀剑,真没风度!哼!我气鼓鼓地收回翅膀,见了血了,还秃了好几块,真是,自打破壳起就没吃过这么大亏!兜率宫都只敢动我两根手指头,老仙女你够嚣张啊!我冲小仙童喊,堂庭君到底来不来?我要告状,他得赔我两万三千七百八十一根羽毛,少一根都不行!

    小仙童跟着重复:“两万三千七百八十一根,少一根都不行。”

    老仙女哼一声,跳开了。看来是想耍赖,翻脸不认账。我很不忿,但往小仙童来的方向张望好久也不见堂庭君来,不敢擅自跟老仙女叫板,只好装腔作势冲小仙童喊,记牢了,回去好好报告给我姑父,问他还记不记得九里,还管不管他家可爱善良的大侄女了!

    金翅鸟捂嘴笑,娘娘唧唧的。不消说,挨我一顿白眼呲。

    小仙童终于缓过来,羞羞答答对我笑,被老仙女瞪了一眼,赶紧收起笑容,好正经跟老仙女汇报,说堂庭君要她不要为难我。

    我很得意,老仙女很气愤,指责说我在兜率宫丢了堂庭山的脸,又偷了堂庭君的日记本——我连忙插嘴说,日记本是老仙儿给我的,才不是偷!又说本子本来就是我姑姑的,不是他们堂庭山的。老仙女不服,恶狠狠盯我,盯得我发毛,不知道她心里打什么鬼主意,我又不会读人心声!

    好在小仙童不畏强权,坚持说,堂庭君说了,不为难我。

    我感觉小仙童非常正义,可以说是我这次出门遇到的所有人里,最正义的一个了。不知道是不是便秘的人都这么正义。我很感动,把仅剩的、留作纪念的最后一颗山楂丸给了他,嘱咐他多吃山楂,好好照顾我好兄弟,然后趁老仙女没回过神来,呼啦一下飞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楼主大人求放过〕〔边缘世界里不可能〕〔精灵之虫王崛起〕〔给我一张复活卡〕〔抱定大佬不放松〕〔快穿:反派女配,〕〔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生命法典〕〔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萌神恋爱学院〕〔我就是这般好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