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第26章 26黑羽
    却没想到并没唬住老头。

    老家伙比我还狠,一句解释没有,直接抬指封了我嘴巴。封人嘴巴这法术很简单,但老头捏诀的指法相当老练,我判断,他道行起码在千年以上。至于以上多少,那就不好说了。

    总之,我是遇到麻烦了。

    果然,封了我的嘴巴后,老头没有直接就走,而是转向黑子,问他和我的关系,以及我和九里的关系。黑子亲眼看到老头对付我的手段,当场老实交代,还不忘提到,妖王是我爸爸,堂庭君是我姑父,估计是想搬出他两位来撑场子,让对方不敢太胡来。

    但老头明显对九里以外的人并不关心,听到我是九里的侄女,已然双目凝神,在我身上打量起来。老人家眼皮垂得厉害,几乎看不到什么眼白,就剩一对黑黑的漆点,深不可测。

    我给他盯得极不自在,想挣扎,结果绳子勒得更紧,血管都快要勒断了,毛掉了一地。老头给提醒了似的,俯下身,在我翅膀里翻找起来。

    完了,我遇到大麻烦了!

    我知道他找什么。正因为知道,才更害怕。可是,人给绳子捆着,反抗不了,只能乖乖任他摆布,脑袋飞快转着,思考脱身的办法。

    黑子不知情,但见我不敢动弹,也知道大事不妙,所以主动向那老头套近乎,指望用他“神仙下凡”的身份,缓和一下态势。但结果可想而知,人家根本不卖他面子。什么神仙下凡,我们以为是逗人家玩,却原来是人家演戏给我们看。我猜,他们早就从载黑子的羽毛船上嗅出了九里后人的痕迹,所以才故意做戏,为的就是请君入瓮。

    可惜我太傻,是人是妖都分不出,活该被抓!

    只是,这种险境,捆我的却是黑子,用的还是兜率宫的仙绳,直接把我最后一线生机掐死。我真是倒霉,都怪我人缘太差,不能让黑子喜欢我,还招惹金翅鸟报复,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唉,大概这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吧。

    但话说回来,就算老头现在离我这么近,我也还是嗅不到他身上有一点妖气。我的鼻子虽然不算很灵,但对妖气还是很敏感的,不可能觉察不到。出现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是妖怪。之前啃我的小朋友说他们是魔童。魔童是个什么物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但老头显然对我很熟悉,知道小魔童中了我的毒,要在我身上找解药。

    解药很快找到,是一根黑色的羽毛。

    那根黑羽很小,也不起眼,但却能解那几个魔童中的毒。我打赌老头吃过九里的亏,所以才知道到我身上找解药。所以,他刚才俯身过来翻找时,我才要说完了。因为这家伙显然是老妖婆的对头。老妖婆死了,人家报复不着,只好欺负到她的后人、小妖怪我的头上。

    只是,不知道当年老妖婆当年怎样得罪过他,害我落到这个悲惨地步。

    我真是惨,平生没享过老妖婆什么福,刚从她老情人手上逃出来,转眼又撞进她老仇人窝里。真是惨!太惨了!

    老头面无表情地拔了我的毛——疼死了——捏了朵火烧成灰,搀进水里给几个小魔童喝。小魔童肿得咿呀咿呀的,老往天上飞,水都喝不进。还是他们妈妈一个个摁到地上,捏着鼻子往嘴里灌。魔童们抹泪哭,说太臭啦,臭死啦!

    可恶,当着黑子的面,瞎嚷嚷什么!

    我这个人很有原则,那就是记仇不记恩。小魔童们当着黑子面骂我,大大地伤了我的自尊心。这个仇我一定要牢牢记下,他日就算化成灰也要狠狠报复。

    我心里暗暗发誓,因为说不了话,只能冷眼看魔童们喝了水,嗖嗖地往外放气。他们放气的时候,我才确定:这些东西,还真不是人类。人类哪个会放五颜六色的气?吞了彩虹吗?

    而且,老实说,小魔童们放的气才臭呢!熏死人了!……啊我死了!

    我跟黑子不提防小魔童们这么臭,双双给熏晕了。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明晃晃的太阳直直照在脸上,睁不开眼睛。背后还火烧火燎的,鼻子里闻到一股羽毛烧到的感觉。我拧着头去看,害怕真的给烧着。兜率宫里给三昧真火烫那一下子,我记到现在,真是太疼了。

    绳子捆得太紧,我脖子扭不到背后去,阳光又刺眼,什么也看不清。可是,我看到旁边的黑子了,像烤猪一样吊在根黑棍上。屁股底下是一盆血水,赤滚滚地冒着泡,咕咚咕咚,但升腾起的不是蒸汽,而是火苗,烧着黑子的脸,皮都掉了。

    我吓坏了,这是什么人间炼狱?

    一害怕,就喊了出来:“妈呀!”

    呀,没想到我的害怕之力这么厉害,竟然冲破了老头施在我身上的封嘴巴法术。我活动活动了嘴巴,想着能不能一鼓作气,直接冲破身上的绳子。但是不行。想来绳子毕竟是兜率宫的,法力高强,可不是这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比得了的。

    接着,我又听到旁边窸窸窣窣的,好像有人过来。可惜跟黑子不同,我被朝天捆着,勉强看到旁边的黑子已是艰难,窸窸窣窣的人声听得到,人影却一个也看不着。但他们却开口跟我说话,原来还是那几个魔童,叽里呱啦的,佷生我的气。

    我听了一阵,才勉强明白。

    原来,他们说我血统不纯,那根黑羽的解毒功能一般般,小魔童们毒只解了一半,肿只消了一半,还不是均匀的一般,而是……左边的肿消了,右边的却还留着;脑袋的肿消了,身体却还圆着;或者反过来,大脑袋小身子;还有别的都恢复却独留一根手指比树粗壮的,简直笑死人!

    最好笑的,是有个小孩头和四肢都好了,躯干却肿得肥猫一样。牵他的小孩顾着偷笑,一不小心松了手,那孩子便飞了上去。所以我才看到。像一只充气癞蛤蟆,笑死我了。最搞笑的是,其他小孩看他飞,一开始还够,蹦了好几蹦也没够着,索性不够了,跟着我一起笑。

    看在他们逗我开心的份上,我好心解释:我娘是神仙啦,所以黑羽只继承一半的功效。

    “那为什么毒性不减半?”

    小魔童们不懂,我也不懂。按理来说,是该配套的。可为什么,偏偏不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