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伏藏师〕〔太初符神〕〔法学生猛〕〔岳风柳萱大结局〕〔位面劫匪〕〔魔帝,丹尊她又作〕〔梦幻王〕〔顶级强者〕〔覆殷商〕〔我的体内有只鬼〕〔封少的掌上娇妻〕〔战神萧天策完整版〕〔我家师父超凶哒〕〔绝世无双萧天策免〕〔我始乱终弃了元始〕〔心尖苏美人〕〔脾虚的女人老得快〕〔帝少的私宠甜妻〕〔主角叫萧天策的小〕〔逝水年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虎道人 第29章 与部落的交易
    ,

    这部落的名字叫河图部落,拥有四名巫祝,其中修为最高的大巫祝练气六层的实力,这实力对于瑞阳而言都是垃圾,甚至不用他,大灰一只老虎就能搞定这个部落。

    所以一名练气九层的高手来到这里,这几个巫祝都是胆战心惊的,生怕这高手随手就将他们这个部族给抹去。

    部族准备了上好的食物招待张英俩人,连带两只老虎也有新鲜的羊肉吃,只不过大灰对这个不屑一顾,而赤潮咬了一口也不吃了,不是因为膻。而是这是普通的羊,血气含量太低,吃了除了涨肚一点用也没有。

    他的行为让投喂他的牧民揪心不已,这好端端的羊咬死了又不吃,他又不敢从虎口夺食,眼看这羊肉就浪费了,这能不让这牧民心痛嘛。你不吃就别咬它啊!看看旁边那只灰毛的老虎,他不吃就不咬羊,只是让那只羊战战兢兢的站在身边。

    部落最大的帐篷内,四个巫祝陪着张英两人坐下,熊熊的火堆在帐篷中燃烧,驱赶着春季的寒意。四个巫祝都很紧张,桌子上摆着他们尽所能提供的最好美食。尽管如此,张英看来也有些粗糙。

    “不知大人经过我们部落有什么事交代?”为首的巫祝小心的问。

    “我们只是路过,要去西方的东阳部落。”瑞阳回答。

    几个巫祝听见瑞阳这样说,心中是安定不少,至少不是直接找他们的。“东阳部落离此地还有一千里左右,他们整个春夏都会在不冻海,大人倒是不用着急。”

    为首的巫祝说着话,忽然那个年轻的巫祝插嘴:“不知大人去东阳部落有何贵干?”这小年轻一开口,就被为首的老巫祝瞪了一眼,显然是怪他不懂礼数。

    瑞阳也不以为意,淡淡的说:“听说那里有人见到一种鹿首羊身的怪物,我也想去见识一下。”

    瑞阳的话让几个巫祝愣了愣,他们互相看看,谁也不知道瑞阳口中鹿首羊身的怪物是什么,那年轻的巫祝也叹口气,显然和瑞阳拉关系的打算落空了。

    场面一时冷下来,这几个巫祝看张英两人也不动筷子,自然知道他们看不是自己的粗劣饮食,想要喝酒缓解气氛的打算也落空,只能硬着头皮说:“不知大人可有宝物让我们见识一下。”

    想做交易就想做交易,什么叫见识宝物。张英撇撇嘴想到。

    瑞阳也点点头,说:“可。”

    然后四个巫祝大喜,各自出去张罗‘宝物’去了。趁着这个时候,瑞阳跟张英说:“北地草原的修士难得去修行繁华的地方,我们虎踞观都算偏居一偶,这草原更是偏僻到旮旯。所以他们对交易非常看重,如果你以后去到类似的地方,不妨用交易拉拢当地修士。”

    他顿了顿,又说:“而且这些地方有时候也会有意外收获。”

    他看了看眼前的食物,又说:“出门在外,尽量不要食用他人的食物,恐防有诈。”炼气期的修士还算是肉体凡胎,毒药也会要他们的小命,修为高最多也是毒抗高一点。

    没多久,几个巫祝鱼贯而入,手中拿着不少东西。他们撤下桌上的食物,将各自的东西摆放在桌上。

    一时之间,各种草根石块骨头羽毛都出现在张英面前。这些东西大多数张英都没有见过。而瑞阳扫了一眼,也兴致缺缺的收回眼神。

    “这些东西你们想怎么交换?”瑞阳说。

    “我先!”最先按捺不住的反倒是那个年老的巫祝,他指着自己面前的几样东西说:“我有一根天净羽,一块土龙骨和一块化骨石。”

    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前一年冬天的时候,我为了防住一场暴风雪,不慎被寒气攻入心脉,现在想换一颗能治疗伤势的丹药或者办法。”他用希冀的眼神看着瑞阳,这寒气入体让他痛苦不已,每天都要坐在大火堆之前驱寒,尽管是这样也只是缓解而不能根治,所以他现在非常希望瑞阳有办法。

    瑞阳看了他一眼,有点意外的说:“那你可是真的走运,我刚好有两根火属性的牛角,你用它磨成粉吃,定能药到病除。”这两根火属性的牛角,正是那只牛妖的牛角。平常这种妖兽他看都不会看,这次刚好是为了赤潮才击杀它,没想到刚好是这老头的机缘。

    那牛妖练气七层,就算眼前的四个巫祝绑在一起也不够它打的,主要是这四个巫祝太穷,没法宝也没有强力法术。

    这老头兴高采烈的接过两根牛角,这差点让他热泪盈眶。要是没有这牛角,他只能硬生生的扛着伤势,会大大减少他的寿命。现在是保住本来就不多的寿命了。

    第一次交易就非常顺利,剩下几个巫祝更加上心。那个年轻一些的巫祝有点迫不及待的拿出他的东西,说:“我修为浅薄,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只是有一次我追逐一只神异的老鹰,从它的嘴里抢下这节树枝。这树枝四季不枯萎,我觉得是好东西。”

    瑞阳点点头,说:“你运气倒也不坏,这树枝是长青树树枝。本身就有四季常青的效能。这树枝种在地上,过个几十年长大了,能聚集木气,算是一种辅助修行的东西。不过现在它只是一根树枝,想要有效果需要十几年。你开价吧。”

    这话的意思是,这东西还算不错,但是现在不值钱。这年轻的巫祝听后也是大涨见识,只不过他们草原民族四处游牧,这种需要定点使用的东西没用。

    他毫不犹豫的说:“我想换一门法术,最好是攻击的。”

    瑞阳毫不犹豫的摇摇头,说:“这不够。”

    这年轻人一下就麻脚了,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几个长辈,年老的那个刚刚已经掏空身体,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剩下的两个人沉默一下,各自分出一样东西给他。

    随后这年轻人又用充满希冀的眼神看着瑞阳。瑞阳点点头,说:“我这里有一门乌蛇术,能化出一条乌蛇攻击敌人,你看如何?”

    这年轻人一听大喜,他哪里有拒绝的意思,马上就点头同意。随后瑞阳给他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张英一听就知道,这乌蛇术也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术,如果在虎踞观中,没有一个弟子会去兑换这种法术。但是在这种散修中,这却是一门不错的法术。看着年轻巫祝高兴成这样,张英不由得摇摇头。

    而且这本册子一定是光溜溜的只有法术的册子,根本不会像虎踞观中的法术还有详细的讲解。除非这年轻人有足够的天赋,不然想要入门都要花好一阵子时间。

    其他几个巫祝也满意的点点头,换来的法术他们也可以练,也能传承下去,总体而言还是赚的。

    因为大头都被兑换了,剩下的两个巫祝只能兑换一些元气丹,将放在身边无用的东西换成元气丹,他们也是非常满意的。

    瑞阳大手一挥,将这些东西全部打包带上。

    交易完成,巫祝们高兴的唤来女子跳舞,还重新上了酒菜,反正不管张英他们高不高兴,这几个巫祝是高兴坏了。

    一阵喧闹之后,张英和瑞阳重新上路。离开之前,这年轻的巫祝来到瑞阳身边,有点犹豫的说:“有一件事应当告诉大人。前年我们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暴风雪,那次暴风雪我们损失惨重,过后我们在西北方找到一处冰封的地洞。这地洞就算在夏季也不会融化,而且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我等实力低微,没有能力破开冰洞,或许大人可以去碰碰机缘。”

    听到这个消息,瑞阳总算展现出一个笑容。离开之后,瑞阳对张英说:“如果我们不示好,这些人会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们吗?这就是我说的意外收获。”

    张英不得不佩服瑞阳经验老到,这几十年也不是白活的。

    两人稍微偏离方向,朝着西北方向前进。走了一天一夜,终于看见一个冒着寒气的冰洞。

    这冰洞是个往下的地洞,洞口极深。往下看可以看见下面结着厚厚的冰晶。肉眼可见的寒气在不断冒出冰洞,可见下面的温度之低。

    瑞阳仔细打量一下,说:“这极有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居然有如此异象。”

    “你且在此等候,我下去探查一番。”说完,他纵身跃下冰洞。留着张英在上方。大灰也留在上面接应。

    仅仅是过了一刻钟,瑞阳就从洞中飞了出来。他浑身打哆嗦的说道:“下面太冷了!我才下了十来丈就坚持不住。”

    不过他满脸是惊喜之色,越是这样,说明下面的宝贝越发不一般。

    “我们要想个办法下到底层,不然看到的机缘得不到,那就太难受了。”瑞阳自言自语的说。“可惜我的老虎不是水虎或者冰虎,不然可以考虑硬抗过去。也不是火虎或者炎虎能保护自身。”

    他的脑中飞转,想要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