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老公的小嫩妻〕〔武装大明〕〔抗战之最强民兵〕〔全能甜妻马甲多〕〔古武女特工〕〔我的性感姐妹花〕〔莫海谢雨桐〕〔都市仙尊归来莫海〕〔溟海仙尊莫海〕〔李欣雨〕〔仙尊重生〕〔从拔出石中剑开始〕〔非我无道〕〔溟海仙尊〕〔重生仙尊归来〕〔李欣雨莫海谢雨桐〕〔龙游天下〕〔战龙临门〕〔镇天神婿〕〔陈宁宋娉婷的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虎道人 第一百七十七章 任务开始
    一个多月后。

    万寿山五庄观上霞光阵阵,鸟雀群飞。四面八方的修士云聚其中,整个万寿山被悬浮在天的修士包围起来。

    今天是这一甲子袖里乾坤试炼任务的第一天,在今天就会更新试炼内容。今天之后,有长达一甲子的时间给外人完成任务,只要完成任务的,都能在五庄观习得袖里乾坤这门法术。

    这可是天下唯二的空间法术!

    少倾,五庄观飞出一名修士。这修士在大家的注视下来到山底的石碑之前。

    有认识的修士纷纷行礼道:“见过蓝玉道友。”

    蓝玉道人对四周拱拱手说:“各位道友稍安勿躁,我这就更新任务。”

    他的手对着石碑一指,石碑上的文字开始扭动,新的文字出现在石碑面前。

    做完这一切,蓝玉道人笑道:“这一甲子的任务已经更新,有些任务只有一次性,还希望各位道友把握机会。”他的话说完,又对着四方拱拱手,然后离开石碑。

    此时大家都有些迫不及待的凑上石碑,共赴社一群人也看了过去。

    “任务一:去道莲之国取回道莲莲子。”

    “任务二:上缴鬼铜二十斤。”

    “任务三:培育一颗莲影珍珠。”

    众人看着这三个任务都是面面相觑。有的人若有所悟,有的人一头雾水,有的人抓耳挠腮。

    张英小声的问旁边裴郭青:“你有什么想法?”

    共赴社的几个人都看向裴郭青,他说:“我们回去再说,这里人太多了。”

    众人点头,然后驾着云飞到了张英的小院。张英的小院都几乎成了聚集地。

    一行人坐好,然后裴郭青就开始说了:“和往常一样,五庄观几乎不给任务的详细信息,都要靠大家自己去找线索。今天蓝玉道人说了一句话,说这些任务有一次性的。通过比较,我觉得只有任务一才有可能是一次性的。”

    众人想了一下,发觉确实是这么回事,都认可的点点头。

    “但是那道莲之国在哪?”周万全问出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裴郭青摇摇头说:“这我也不清楚,还需要去打探一番。至于其他的东西,大家有线索吗?”

    几人都摇摇头,张英说:“这莲影珍珠我倒是可以问一下钱锣,他是珍珠方面的专家。”

    大家都点点头,于是乎张英就掏出传音符开始召唤钱锣。

    现在钱锣已经和李玉瑶同居了,而李玉瑶的莲塘和张英的小院不远,传音符也能传音得到。

    没有多久,钱锣就来到张英的小院。

    大家招呼他坐下,然后就问道:“钱道友,你知道什么是莲影珍珠吗?”

    钱锣愣了一下,说:“莲影珍珠,你们问这个干吗?”

    张英说:“这就是这一甲子的考验之一,要培育一颗莲影珍珠。”

    钱锣恍然大悟,他今天并没有去凑热闹,所以还不知道这试炼的内容。对于钱锣这种妖精而言,就算完成了试炼内容,他也学不会袖里乾坤,无他,妖类天生法术领悟不强。

    对法术领悟最强的就是人类,虽然妖类也是灵智大开,也有一些聪明的妖类。但是袖里乾坤这法术本来就难学难精,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妖类都不会来参加这个试炼的原因,费尽心思通过了试炼,可能根本学不会法术,那就尴尬了。

    况且作为鱼妖,钱锣对法术又是那种特别不敏感的。不然也不会连个飞行术都难。他是对袖里乾坤一点意思都没有的。但是他对莲影珍珠却是知道的。

    他想了一下说:“这莲影珍珠,就是在珍珠的内部有一朵莲花盛开的珍珠。这珍珠曾经在集市上出现过一次,然后就被五庄观的老爷们高价买走了。”

    大家听见他这么一说,马上追问:“那这个珍珠是怎么来的?”

    钱锣反问大家:“你们知道珍珠是怎么来的吗?”

    有些人一愣,蓝晶铃更是呆萌的说:“不是水里长出来的吗?我听说都是在水下采珠的。”

    “是啊,应该长在深水处,石缝之间。”许珍茹肯定的说。

    张英一脸无语,这两个姑娘是认真的吗?

    也不怪这两个姑娘,住在西州的许珍茹地处荒漠,水源都稀少,更别说出产珍珠了。同理,鬼州的蓝晶铃也是一样。

    不过张英马上发现其他几个男士也陷入沉思,他的心有点慌了。不会吧,这些人难道也信了两个无知少女的鬼话?

    钱锣的鱼眼瞪得老大,他无奈的说:“珍珠是产生在珠蚌之中,并不是长在水中的。珠蚌懂吧,就是一种贝壳。”

    “哦!”五人五妖齐点头。张英好险没被噎死,这五个人当真都不知道!

    张英有点无语,不过他跟上了钱锣的节奏,他说:“也就是说,我们要找到这特殊的珠蚌?”

    钱锣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说:“这是普通的珍珠,而莲影珍珠不是长在珠蚌中的,是长在莲蓬中的。说它是珍珠,它更加像是一种特异的莲子。只是和珍珠太像了!”

    擦!那你铺垫这么多干嘛?我都给你带偏了!张英腹诽道。

    “那我们就是要找到这种莲花?”裴郭青跟上节奏了。

    “是,也不是。”钱锣说。

    “没有人知道是哪种莲花可以生出这种莲子,想要找出这种莲花有点难。”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果然是袖里乾坤的试炼,就没有容易的。

    这时候钱锣想了一下说:“其实有人对这珍珠研究颇深,他叫龟河老人,是一个练气九层的修士。你们去拜访他可能可以知道更多。”

    大家听见钱锣这话,心中又是一振。有线索总比没有线索强嘛。

    这个时候,裴郭青说:“既然这样,大家不如分头行动。我和李道友去查找道莲之国的消息。蓝姑娘和吴夭夭去找一下鬼铜的消息。张道友和其他人去找找这龟河老人如何?”

    众人点了点头,然后各自分开。

    钱锣带着张英、许珍茹和周万全一同前进,龟河老人的洞府离万寿山很远,需要不少时间。

    在路上,钱锣说:“这龟河老人也是当初我四处游历时候认识的,他专心于对珍珠的培养,我则是专注于对珍珠的采集。我曾经在他家附近住了一年,跟他关系还不错。”

    这修行界有不少这样的人,对长生对争斗都没有什么兴趣,只对自己的爱好感兴趣。修行只是为了延长寿命,延长寿命目的则是有更多时间投入到自己兴趣中。

    一行人飞飞停停,终于到了钱锣所说的地方。

    “前方有一个小小的河湾,龟河老人就住在那里。”钱锣指着前方一处沼泽说。

    这片地方有大量的泥土裸露出来,形成大片的陆地。但是这样的陆地却全是烂泥组成的,踩一脚去就会陷下去。不过这样的烂泥却是非常肥沃,上面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物。

    在烂泥和水面交接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河湾一样的地形。忽然,周百万指着前方说:“那里着火了!”

    大家定睛望去,却看见一丛大火在河湾处燃烧,钱锣一看马上说:“那就是龟河老人的住所!不好,他一定遇上意外了!”

    大家飞速前进,马上就到了大火处。下方是一块莲叶,而在莲叶上的一处小屋则是燃起熊熊大火。

    “周道友!快!”张英喝到。

    周万全也没有迟疑,他取出自己的真火剑,对着下方就挥舞起来。莲叶上的大火被真火剑吸收,火势瞬间减小,没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但是莲叶上的小屋已经烧得只剩下焦炭,众人连忙钻进小屋查看。

    一个人形焦炭躺在地面上,头和身体却是分开的。这是本人一剑斩首之后再放了一把火。

    “可恶!有人抢先我们一步杀了龟河老人!”张英怒道。

    “他们定然没有走远,我们追!”许珍茹也脸色不好的说。

    周百万闻了一下,有点迟疑的说:“味道分成三道离去,我们追哪一道?”

    张英取出一张二重传音符,直接将它撕成四片,每人给了一片说:“我们分开追,用传音符联系。百万给出方向。”

    百万分别朝着东、东南和西边一指说:“就是这三个方向,应该没有多远。”

    张英转头对钱锣说:“钱兄不擅长飞行,你就在此料理一下他的遗体。如果我们没有回头,你就自行回去。”

    钱锣点点头。

    三人各自驾云驾风离去,张英选择的是西边,骑着赤潮飞速的追了上去。

    龟河老人的死亡不是偶然,天底下没有这么多偶然的事情。定然是其他打听莲影珍珠的人干的,而且极有可能他们已经从龟河老人口中问出不少有用的东西,杀他灭口是为了防止其他的修士也得到信息,毕竟少一个人知道,他们就少一个竞争对手。

    赤潮飞行速度很快,没有飞多久。忽然周边景色一变,张英一头扎进一处白茫茫的空间中。

    ‘这是阵法!’张英心中一动,知道自己进入到一个阵法中。

    “大哥果然好算计,马上就有人入了圈套。”一个声音响起,一个道人出现在张英的面前。这道人头戴紫金冠,身穿大红袍,腰系紫罗带,脚穿白云履,手持青萝扇。正笑盈盈的看着张英。

    而被他称为大哥的人则是虎目宽额,身穿锦斓长袍,手持铜锏一把。

    “小子!我看你也是从龟河那里过来的吧,对莲影珍珠你知道多少,说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一命。”持扇的修士首先开口。

    张英没有答话,而是四周看了看。他说:“这是一个困阵,除非攻破阵法或者收起阵法,不然阵法中的人都不能出去。包括你我。”

    两个修士听见张英这样一说,都奇怪的互相看看,这人倒是异常镇定啊。

    张英笑笑,说:“既然都不能跑,我也就放心了。”说完,他拍了拍赤潮的虎头,从赤潮背上下来。

    “小子,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持扇修士说完,手中的扇子轻轻扇动起来,一阵狂风就对着张英吹了过来。

    和普通的风不同,这风带有火燥之气,然后空间猛地被点燃,一阵火风刹那间形成。

    风助火势,在风的加持下,火更加势大。

    张英也没有迟疑,也吐出一口金风迎了上去。

    那人一看这金风,反而笑道:“你用什么不好,非要用风法。我的风生火不会被风吹散,反而会因为风势而更加旺盛!”

    他的话没错,金风吹了过去,这火势反而更加旺盛,灼热的风朝着张英吹来,珠光锦云罩马上激活。

    珠光瞬间将张英笼罩起来,灼热的火风马上被隔开,新的珠光锦云罩对法术防御大增,这火风一时半会是攻破不了锦云罩。

    张英心中一定,手中又出现小斧头。然后猛地对着持扇修士打了过去。

    小臂大小的斧头隐藏在火风中,急速的朝着那道人打去。现在小斧头的重量已经达到了五百万斤,要是被这小斧头劈中,不死也要脱层皮!

    那修士洋洋得意,还不知道危险到来。倒是那持锏的修士虎目一瞪,手中的铜锏就对着持扇修士的前方扫去。

    “嘭”的一声巨响,这持锏修士退后几步,而小斧头则是被打飞回来。张英和他都面露异色。

    ‘这斧头是怎么回事?怎有如此大力?’持锏修士心中惊疑不定。

    ‘这修士好厉害!连小斧头都能挡住!’张英心中也在赞叹。

    而那持扇的修士更是吓出一身冷汗,他连忙退后,口中喊道:“多谢大哥相救!”

    就在他退后的时候,赤潮忽然消失在原地,他的身上伸出风火翼,一个加速就出现在这修士的背后,直接朝着这修士扑去。

    既然风法不好用,那就肉搏!

    “二弟小心!”持锏修士大惊,就想要驰援自己的兄弟。但是张英岂会放走他。

    他甩出水元煞珠,清波神将瞬间出现,手中双锏就对着这修士打去。

    我虎踞观修士,向来是以多欺少!一人一虎不够用,我就招出神将御敌!

    这持锏修士猛然看见清波神将,他的铜锏用力一扫,口中大吼:“给我死开!”

    刚好清波神将也是使用双锏的,他的双锏对着铜锏一格挡,“轰隆”一声巨响,清波神将直接被这铜锏打成水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