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主的钱都给我花〕〔神龙斗皇〕〔狂战武尊〕〔钥之旅〕〔绝武通天〕〔近身狂婿〕〔最强神医〕〔近卫高手〕〔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大家都赞我旺夫〕〔农门恶女是团宠〕〔反派搞事操作手册〕〔傻子欧巴是天才〕〔此间朝暮不辞你〕〔笙笙玉响〕〔西风吻过梨花开〕〔重生之好命〕〔99次翻译:吻安,〕〔秦爷撒糖甜蜜蜜〕〔农女的悠闲生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认盘古做大哥 32 逃命(二合一)
    虽然没来得及学会战斗技法,但催动血气出手的吴明,威力依旧不能小觑。

    一巴掌扇下去,别说一头牛,就是十头象也承受不住。

    他这是含怒出手,一来为了惩罚一个凡人蝼蚁对自己的不敬,二来是为了发泄内心的不满与惶恐。

    所以他这一巴掌,并没有打算留下齐正的性命。

    眼看着巴掌就要落下,想象对方一脸惊恐与惨死的模样,吴明莫名的兴奋。

    这种能够掌控别人生杀大权的感觉,真特么爽!

    吴明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齐正临死前震惊、惊恐、不信等表情。

    可是,想象中的表情并没有出现,对方面无表情,只流露出了一个眼神。

    眼神中只有一种意思。

    煞笔!

    没等吴明愤怒时,眼睛突然一花,然后,原本陷入老蚌肉中的人突然消失不见。

    紧接着,没等他思考明白,小腹中陡然传来一阵剧痛。

    这剧痛如此熟悉,以至于让他瞬间回想起那天在电梯门口发生的事情。

    然后,没等他反应过来时,脖子便被一双大手死死钳住。

    又是特么熟悉的感觉!

    、心中还没来得及叫糟,膝盖批头盖脸的朝脸上撞去。

    “咔嚓!”

    糟糕,鼻子歪了。

    “噗!”

    喷出一脸鲜血。

    “嘭!”

    眼冒金星,意识开始迷糊。

    “砰!”

    眼睛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晕过去前,吴明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我特么明明已经是修仙者了,实力比以前不知道翻了多少倍,为什么还会被一个蝼蚁打的晕过去!

    ……

    看着瘫软在地的吴明,齐正松开了双手。

    啧啧,还是这么弱不禁揍。

    随意的拍了拍手,没有再多看一眼,齐正迫不及待的问道:“古大,怎么样?这一整块灵气都炼化了?”

    “嗝!”脑海中的盘古深深的打了个嗝,说道:“全部炼化?怎么可能!最多只炼化了这坨肉的五分之一的灵气而已。”

    “啊?怎么这么少?”

    “少?以我现在的实力,能够炼化这么多已经算是超长发挥了!看来今后不能好高骛远,饭还得一口一口吃,否则迟早会撑死!”

    “撑死?你不是无限制的炼化灵气?”

    “如果是我完全体,别说一头小小的河蚌,就算是人间加另外四界都不够我一口吞的!但是现在嘛,毕竟我是残识,连我全盛时期亿万分之一的实力都达不到,所以没有办法,我能为力了!”

    齐正一脸遗憾。

    还想炼化这头老蚌后实力大涨,在人间横着走呢!

    现在看来,并不是自己的实力不够,而是盘古的上限到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吃饱喝足,开溜啊!”

    “啊?这就跑路了?”

    “不然嘞,等着老蚌秋后算账?”、

    齐正一惊,“什么?老蚌还有秋后算账的实力?那几位强者无法将它镇压?!”

    “镇压?你想多了。等老蚌的灵识完全清醒时,就这群小鱼小虾,根本不够它吞的。”

    “啥?就这还没有完全清醒?!”

    看着一挑多还游刃有余的样子,齐正害怕了,“那它完全清醒后的实力是什么样子?”

    “胃液翻涌一下,除了那七个还能扑腾几下外,其余人连个骸骨都不会留下。”

    齐正:“……”

    走走走,赶紧走!

    本以为大吉大利今晚吃鸡,没想到差点翻船!

    幸好没有落地成盒!

    偷摸着准备溜走时,发现躺在一旁昏迷的吴明。

    想了想,齐正的圣母光环开启。

    还是把他带着吧,留在这里万一被哪个不长眼的兵器砸死,他的圣母心会愧疚的!

    单手拎着吴明的脚踝,找准头顶井口大小的出路。

    “嗖”的一声,吴明如脱弦之箭,准确无误的扔了出去。

    正中靶心!

    齐正得意一笑,拍了拍手,刚打算蓄力准备以同样的方式跳出去时,专心战斗的老蚌突然发现这边的动静。

    用心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那坨肉上少了那么多的灵气后,陡然悲呼一声,“欺人太甚!吃我血肉还想一走了之?给我纳命来!”

    老蚌幻化的老者精神一松懈,三件后天灵宝的攻击便有了一丝停顿,七位长老立马抓住机会,死命反扑。

    一瞬间,居然将它逼的手忙脚乱。

    无奈,只能集中精力,先应付眼前攻击。

    眼看着对方即将逃走,它心中暗恨,要不是大半灵识陷入沉睡,自己怎么可能被这帮垃圾给逼迫成这样!

    心中不爽的它,分出一缕心神从下面翻滚的胃液中抽出一件残缺的中品灵器,“嗖”的一声向齐正砸去。

    这些残破的灵器是它平时吞食的人类残留下来的兵器,因为兵器中含有灵气,虽然稀少,但聊胜于无,便放在胃液中慢慢消化,就当是磨牙棒一般。

    此举纯粹是为了发泄自己无法作为的怒火,同时也想恶心一下对方。

    但却没有想到,这等无心之举,却收到了奇效!

    ……

    准备逃走的齐正差点被老蚌的一声怒吼吓跪。

    一股无法抵挡的威势扑面而来,直接将他压迫的无法动弹。

    齐正肠子都悔青了。

    让你特么的手贱,让你特么的圣母心爆棚!

    现在好了,把别人就走,自己却折在了这里!

    舍己为人!

    还真特么的伟大!

    刚准备求助盘古出手时,这股令他心悸的威势突然消失。

    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感觉自己被挑逗了一样,齐正一脸茫然。

    咋的,被我英俊帅气的外表所折服,舍不得动手了?

    正疑惑时,一道光影“嗖”的一声迎面砸来。

    齐正后撤一步,完美避开。

    “噗!”

    一个不知名的东西砸进了脚下的蚌肉中。

    齐正本不想理会,毕竟逃命要紧,奈何临走前手贱的把肉里的东西又给挖了出来。

    定睛一看,卧槽,居然是件灵器!

    “残破的中品灵器,太垃圾,里面蕴含的灵气少的可怜,扔了吧。”

    炼化了老蚌肉中充沛的灵气后,盘古现在不屑这点灵气。

    齐正则没有想那么多,眼下逃命要紧,哪还管灵器不灵器的。

    刚想扔掉,一道喝声从身后传来:“给我把东西放下!”

    没等转身去看,便有一道劲风从身后传来。

    看都不看,游鸿身法施展,轻松的避开了攻击。

    来人是一位中年大汉,一脸横肉,一阶下品的实力,能够活到现在不容易。

    以他目前的实力,肯定无法与那些人去争了,所以抢夺一件残破的中品灵器合情合理。

    看着他居然为了一件没什么鸟用的中品灵器拼死拼活,齐正有些同情他,正想将手中的东西送给他时,没想到后者又杀了过来。

    一边施展战斗技法一边口嗨道:“东西留下,我留你一具全尸!”

    齐正:“……”

    现在的修行者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

    看不出我这样英俊潇洒又帅气的盘古弟弟已经是一阶中品的实力了吗!

    当下懒得躲避,大摔碑手施展而出,一巴掌把人扇飞了出去。

    顺带着将手中的东西也扔了出去。

    刚准备潇洒转身离去,又见一帮人眼睛放光的冲了上来。

    不过不是冲向他,而是向着突然得到灵器后懵逼的络腮胡大汉杀了过去。

    看着为了争夺一件残破的中品灵器而杀成一团的散修们,齐正赶紧压下开始升起的圣母心,再次蓄力准备跳出去。

    一直关注这里的老蚌一愣,继而阴阴一笑。

    抢走了我那么多的灵气还想一走了之?没门!

    意识连动,胃液中“嗖”、“嗖”飞起了无数残破灵器,一窝蜂的向齐正所在的地方砸了过去。

    刚刚跃到半空中的齐正,便被这些残破的灵气迎面砸了过来。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头顶上空如下雨一般砸下来的灵器,齐正只来得及呼喊一句,“古大救我!”

    然后便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想象中被一股强大灵魂附体,然后操控自己身体大杀四方,自己以第三视角将一切尽收眼底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脸上就像是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中,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

    “嘭、嘭、嘭……”

    齐正直接被灵器雨给埋在了蚌肉里。

    幸好最后时刻,盘古放出精神力卸去了一部分力道,否则他现在可能已经被这些武器戳的千疮百孔。

    费劲的从灵器堆了翻身而起,齐正怒不可遏,“古大,你为什么不救我?!”

    盘古的声音从脑海中淡淡的传来,“怎么救?”

    “附身啊!然后用我的身体大杀四方,震惊整个修行界!凭你的实力,别说老蚌腹中,就算是七大势力的祖师堂又如何,还不任你来去自由!”

    盘古鄙夷道:“以后少看些网络,容易误导人知道吗?”

    “呃,难道不是吗?”

    “是个屁!我要有这实力还用得到躲在你的脑海中?早特么展现出我无敌的身姿了!你忘了我上一世是怎么失败的?”

    “您是说孙悟空?”

    齐正好奇,刚想继续询问,眼前突然出现一大帮虎视眈眈的人。

    齐正:“……”

    这一帮人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心中的疑惑还没有想出答案,一帮人便饿虎扑食般的冲了上来。

    吓得齐正连忙施展游鸿身法躲开。

    然后,这帮人猛的冲进了灵器堆中开始翻找。

    这些灵器是老蚌几千年积攒下来的废品,有的灵器中的灵力已经被它炼化干净,成了一堆废铁,有的则还残存有一些灵气,尚有一些威力。

    当然,绝大多数都已经成为了废铁,只有少数武器中残存了一点灵气。

    有个人幸运的翻出来一件,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被身旁的人一刀砍在身上,顺手抢走。

    后者并没有走多远,便被另一人缠住,紧接着便是血腥的厮杀。

    齐正吓了一跳,转头看向漂浮在半空中的王座上。

    老蚌幻化的老者正好转过头看向他,一脸的冷笑。

    心中一惊,齐正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这头大妖给盯上了!

    当下不敢犹豫,立马跳起,向出口而去。

    不能再留下了,否则迟早要折在这里!

    见他要走,老蚌还想调动胃液里的垃圾时,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心中暗恨不已。

    想从我越河大妖手中抢走灵气还不付出代价?门都没有!

    当下一狠心,从王座中飞出一柄赤色长剑。

    剑光流传,气势迫人,一看就不是凡品。

    感受长剑中蕴含的剑气,蜀山剑宗的长老道出了它的身份。

    “上品灵器!”

    不是残缺的,而是完整版!

    如果运用得当,完全可以同阶无敌!

    越河大妖阴阴一笑:“想要?我非不让你们得到!”

    说罢,扬声道:“那位要离开的小友,我看你顺眼,送你一桩机缘,拿好!”

    手臂一挥,赤色长剑追着已经跃至半空中的齐正而去。

    见状,不用几位长老明言,一帮嫡传弟子们默契转身,纷纷追了出去。

    其中,张守一与杜子腾追的最积极。

    因为他们已经认出了齐正,一脸的怒火与杀意!

    不仅是他们,还有一帮不怕死的散修们也死死的追在身后。

    留在这里不仅什么都得不到,还有很大的可能会丢了性命,不如去抢夺那件更容易到手的机缘!

    看着身后乌央乌央的一大帮人追着自己,齐正差点感动哭。

    “我去你妈个梆子的老蚌,等我实力变强后,非得把你祭天了!”

    冲出老蚌腹内,齐正没敢停留,辨别了一下方向后,立马遁走。

    在他头顶一丈处,赤红长剑紧盯着他。

    一边飞速奔驰,齐正一边问道:“古大,有什么办法能甩掉它?”

    “目前为……,小心!”

    话还没有说完,盘古突然出声提醒。

    可惜,晚了。

    齐正与一道身影结结实实的撞了个满怀。

    “嘭!”

    好似两辆汽车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两人撞的同时向后倒飞了出去。

    竭力稳住身形,晃了晃脑子,看清眼前人的面孔后,齐正忍不住道:“吴明?!”

    盘古突然严肃道:“小心,不是吴明,是天魔!”

    心中一惊,齐正才发现吴明的不同。

    外表与吴明无异,但一双眼眸却变得漆黑无比,嘴角虽然扬起,但却僵硬无比,给人一种诡异之感。

    “嚯嚯嚯,找到你了!”

    干哑尖锐的声音从吴明的嘴里嗓子中传来,好似玻璃摩擦一般,异常刺耳。

    “艹!屋漏偏逢连夜雨!”

    不用盘古提醒,齐正立马换了方向,继续逃走。

    身后追赶的声音已经逼近,他不敢停留。

    见状,吴明立马动身,就欲扑过去。

    只是身体好似不听指挥一般,身在半空突然栽在了地上。

    接着他抱头怒吼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干哑的声音从吴明的嘴里传来,“我,我是上古时期魔神的一缕神识,因为被人陷害,不得已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现在我需要有人帮我崛起,助我重返巅峰,……”

    听着脑海中传出来的那道声音,吴明从惊疑不定,到一脸惊喜,继而仰天大笑。

    我果然是天命主角!今后谁都不能阻挡我崛起!”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